天生鼎炉_天帝为奴——浅爱深喜欢

    他那个所谓的姨妈,这么多年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父亲的态度等等等等,都让乔少轩云里雾里,似乎越来越糊涂。

    最后,一碗馄饨不知不觉吃光了,汤勺还在碗里来回舀着,老太太看到了就笑了,“没吃饱吗?要不要再来一碗?”

    “哦……不用了,饱了!”乔少轩赶紧说道,放下勺子,从钱包里掏钱付账,随口问道:“他们家原来有个园丁的,姓冯的,不知道您听说过吗?”

    “你说老冯啊!我前儿还看见他了呢!”

    乔少轩猛抬头,“您前天还见过他?”

    他以为人早就不在了,没想到居然还活着。

    “是啊!他身子挺硬朗的!从家来都不用坐车,走着来回!”老太太笑着说道,“我们就不行了,我家老头子的腿,到了阴天下雨就疼,别说走那么远的路了。”

 文学

    “那您知道他住哪里吗?”乔少轩强忍着激动问道。

    “就门口这条路一直走,过两个村子,叫冯家圩的,就住那儿!”

    乔少轩说了两句感谢的话后,就出了小店,走到对面上了车,发动后,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往前面开去。

    这条路出了县城,柏油路都是新修的,周围农村也都全部被粉刷过,白墙黑瓦,鱼塘稻田,景色倒是很好。

    一路上,都有各种村落的牌子,乔少轩就这么一路开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在一个村头看到了冯家圩的牌子,一拐弯开了进去。

    他在不远处看到一个人,稍微一打听,就打听到了他要找的人住在哪里,慢慢地开了过去。

    村西头,一个鱼塘前,一座二层小楼。

    鱼塘边儿上,水泥修整过,一个老人坐在小板凳上正在鱼塘边儿上削莴笋,削下来的皮子叶子扔进了鱼塘。

    乔少轩停下车,从车里下来,看着老人,眼眶都红了。

    老冯跟着母亲到了家里,母亲去世就离开了,可以说,他整个童年几乎都有他的存在。

    花园里给他搭的鸟窝,玩得满身是泥后,他不嫌脏地把他抱到水池里,拿着水管给他洗干净,半夜偷摸起来,在花园里给他烤麻雀吃。

    这些东西,随着时间似乎早就淡忘了,可这一刻,他才知道,有些事情,连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老冯……”乔少轩走近些后,叫了一声。

    老人抬起头,皱眉看着乔少轩,好一会儿后,忽然吃了一惊,手里的东西全都掉在了地上,“你是……轩轩?”

    轩轩,只有老冯这么叫他。

    “是我!”乔少轩从母亲死后,第一次掉下了眼泪。

    香烛店。

    方驰正在整理货架,陆小小又来了,还带了一个食盒,挺大的。

    “陈妈给你做的,还煲了汤!”陆小小把食盒放在桌子上。

    方驰笑了,“让她费心了。”

    “她就这样,你越爱吃她越高兴!”陆小小笑了,过去帮他整理。

    “差不多了!”方驰拉着陆小小到后面去洗手,“这几天不是说要好好休息吗?怎么又来了?”

    陆小小瞪了他一眼,没说话,脸微红。

    方驰乐了,就是故意在逗她,看旁边没人,忍不住亲了一口,“在我家也是休息,晚上别回去了!”

    陆小小又瞪了他一眼,没说话,甩甩手进去了。

    方驰挑眉,没说回去,那就是同意了!

    两人坐在店里,慢悠悠地吃着饭,电视机声音很轻,在旁边放着江城新闻。

    “少轩的事还没消息?”陆小小问道。

    “他那个事情应该就是私事,如果没有其他问题,应该不会特意跑来说一声的。”方驰道。

    “也是!”陆小小道,“我前天回去还跑去问我爸的,我爸说,他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只是知道乔叔叔刚结婚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忽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方驰点点头,“豪门大户的事情,本就复杂,老爷子也不好打听。”

    从上次帮着乔振海处理祖宅事情的时候,方驰就知道乔家从祖上三代关系就很复杂,乔振海这里更是如此,所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乔少轩不管是因为什么,想要了解当年的事情,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陆小小叹了口气,“我家多好,没有那么多事情,我妈妈当年是为了保护我爸爸牺牲的,这么多年了,我爸爸都没有再娶!我大哥他们都劝过,让他找个合心意的,老来做个伴也好啊!可是,你看到了,我爸那个脾气,根本劝不了!”

    这还是方驰第一次听到陆小到她母亲的事情,以前知道她母亲生下她不久就去世了,也没多问。

    今天一听,这里面还有另外的原因,是保护陆鼎天才牺牲的。

    陆小小用了“牺牲”这个词,可能当时有什么特殊情况。

    “我很敬佩你父亲!”方驰说道。

    陆小小笑了一下,“不说他们了!他们的事情不管我们的事情!对了,我大哥今天问我的,说以后……你是打算还住在香烛店还是……”

    “还是什么?”方驰忍住笑,已经猜到了陆天奇的意思了。

    估计是想问他们两个将来结婚后,是住在香烛店,或者其他地方。

    “哎呀!就是想问,我们以后是在这里住还是住到我家去,要是都不喜欢,他可以送我们一套东郊别墅!”陆小小一口气说完了。

    “看你喜欢!”方驰不逗她了,“你喜欢哪里就住哪里,以后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说了算!”

    陆小小看着方驰,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有些感动,“你说的?”

    “我说的!”

    “拿来!”陆小小伸出手。

    “什么?”方驰问。

    “你不是说以后都是我说了算吗?那家里的钱都归我管!”陆小小假装凶狠了一下,还有些小得意。

    方驰乐了,说了句“你等着”就上楼了。

    “哎?你干嘛去?吃饭呢!”陆小小不知道他要干嘛,怎么好好的就上楼去了。

    方驰拿了一个盒子下来,往陆小小面前一放,“都上交了!以后每个月别忘了按时给我发零花钱啊!”

    陆小小很诧异,打开盒子一看,好几个红本本,香烛店的,道观的,还有一个居然是旁边一个城市山里一座山的!

    “这个也太夸张了吧!”陆小小问道,“一座山啊!这上面还有一个什么问天观,是道观?”

    方驰乐了,“是我师门!”

    方驰的师门所在,外人几乎都不知道,哦,吴轩知道。

    自从噬魂认主后,师门就把道观过给了方子白,因为安魂灯和因果铃都是方子白的。

    所以,当方子白升天后,自然而然地就成了方驰的了。

    只不过,他常年不回去,偶尔去一趟,也是看看自己几个师伯师叔们,顺带着送些灯油钱和需要的其他物资。

    这些,这门多年都是这么过的,也没人知道,方驰这么多年到底给师门花了多少钱。

    盒子里还有两张卡,其中一张全黑,“你……”陆小小看到这张卡,一言难尽,他家只有陆天奇有一张。

    这种卡,可以在全世界任意一家银行无限制地透支。

    方驰这么有钱吗?

    大地主!

    大富豪!

    陆小小一瞬间,觉得对方驰了解的太少太少了。

    原以为,他帮人看风水,选阴宅,道观香火钱和香烛店的收入,百十来万存款应该有的。

    却没想到,他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东西。

    先不说香烛店和道观,那座山的土地证和问天观的产权的价值就非常难以估算了。

    问天观可以说是除了青云观以外,江城附近最大的道馆了,还是在非常有名的一处风景名胜区。

    还有那张黑色的卡,不是你有钱就能拿到的,他不仅是你有钱的象征,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有了这些,方驰居然还如此低调,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怎么了?”方驰看陆小小发证,忍不住笑了,看陆小小盯着那张卡,就明白了,“这个啊,也不能说全是我的,我师门有很多师兄弟,有些不适合干这行的,早早就出去发展了,有的做的还不错,每年都会给师门打很多钱!还有些师兄弟入世修行,也混得不错,所以,这张卡说是我的,还不如说是师门的!”

    陆小小点点头,看向旁边那张金卡,“这个呢?”

    “这个是我的!”方驰立刻说道,“里面具体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反正交给你了,随你怎么花!”说完,他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张,“嘿嘿,这里还有一张,是香烛店和道观收入的,你要也给你!不过,这里没有多少钱!”

    陆小小瞪了他一眼,“你留着零花吧!”

    “好嘞!”方驰把卡收了起来。

    陆小小又把盒子盖上推给方驰,“你还是自己保管吧!”

    “不是说好了,以后你当家吗?”

    “我当家也放在你那里,我要用找你要!”陆小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6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