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用手让你喷出来%男主边作边说流氓话

  如果阿德想捞钱,有的是机会。

  阿德退休之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每年支付给阿德的退休金大概是15000兰特,加上从英国政府领取的爵位收入,以及各种出版方面的收入,阿德每年的收入在五万兰特左右。

  这么多年过去了,阿德却一分钱都没有攒下来,联邦政府每年支付给阿德的退休金,阿德会原封不动的捐赠给菲丽丝名下的基金会。

  英国政府给的俸禄,阿德会捐赠给军人服务社,用来帮助那些因伤致残的退伍老兵。。

  出版社方面的收入,阿德捐赠给约翰内斯堡医学院,用来奖励那些最出色的学生。

  约翰内斯堡医学院以阿德的名义成立了米尔纳基金会,  将奖学金的颁发范围扩展到整个南部非洲,基金会设立的米尔纳奖学金,  在南部非洲的影响力仅次于玛蒂尔达奖学金,  以及以罗克名义成立的洛克奖学金。

  罗德斯家族设立的罗德奖学金,  主要用来颁发给国际留学生,这个是有特殊用途的,  影响力其实并不高,只有有资格获得罗德奖学金的学生,才会进入罗德奖学金的视野范围。

  早在二十年前,  阿德就早早写下遗书,等他去世后,他会把所有剩余的财产都捐赠给南部非洲联邦政府。

  阿德对联邦政府还有要求,  他的葬礼不允许大张旗鼓,也不允许以他的名字设立纪念碑,米尔纳市是个特殊例子,  阿德也不希望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街道或者广场,  他希望罗克能在国家公墓里挑一個最不起眼的地方安葬他,  墓碑上就写:这里安葬着一位老兵。

  有这样的总督和首相,是南部非洲的幸运。

  让罗克欣慰的是,  南部非洲人并没有忘记这位为南部非洲贡献一生的老人。

  罗克来到紫葳医院的时候,紫葳医院外面的街道上挤满了为阿德祈福的民众,  医院的铁栏杆上挂满了各种花环,  五颜六色的彩纸上写着各种温馨的祝福,  很多民众举着自制的纸板,最频繁出现的一句话是:上帝保佑,希望你尽快好起来!

  紫葳医院正门挤满了赶来采访的记者,  摄影机的三脚架密密麻麻,  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在紫葳医院门口聚集了一个多月,只为在第一时间得到第一手新闻。

  罗克的座驾人尽皆知,  是尼亚萨兰重工特别为罗克定制的陆军一号,  这是一辆拥有堪比装甲车防御能力的轿车,  车身经过特别加固,车门上安装了防护钢板,  轮胎也是防爆的,  车内还安装了最新的空调系统。

  陆军一号在特勤局安保人员的保护下进入医院,直接停在地下停车场,  医院院长苏蔚早早就在地下停车场等待,  他是苏冼的大儿子,同时也是南部非洲卫生部首席专家。

  苏冼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在南部非洲的卫生系统工作,  苏冼本人现在早已退休,担任南部非洲卫生部首席顾问,他常年居住在比勒陀利亚,担任阿德的保健医生时间长达三十年之久。

  “情况怎么样?”罗克一边走一边了解情况。

  “很糟糕,米尔纳勋爵现在已经陷入深度昏迷,心跳随时可能停止。”苏蔚表情难过,他和紫葳医院的医生们已经竭尽全力,还是不能阻止阿德的健康恶化。

  这不怪苏蔚,1854年出生的阿德,现在已经88岁,参考时下人均寿命是标准的高寿。

  另一个时空的阿德,卸任总督回到英国之后被闲置,1925年郁郁而终。

  罗克的出现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另一个时空的阿德活了71,这个时空寿命延长了17年,可见心情对于健康还是非常重要的。

 文学

  和阿德一样,另一个受到罗克影响的是基钦钠。

  另一个时空的基钦钠,一战期间乘坐巡洋舰前往俄罗斯的时候遭到德军潜艇袭击,基钦钠随舰身亡。

  现在基钦钠已经92岁了,身体还非常好,一顿可以吃半斤肉,活到一百岁估计也没问题。

  基钦钠现在就在苏蔚的病房里,苏冼在陪着他,基钦钠刚刚向苏蔚发了火,要求苏蔚无论如何也要挽救阿德的生命。

  “上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盖文,我才几天没见你,你为什么苍老了这么多?”基钦钠见到罗克的时候,  把罗克错认为盖文。

  基钦钠和阿德一样,  都是一辈子没结婚,自然也就没有孩子。

  阿德身边还有侄子西德尼·米尔纳,基钦钠身边连个孩子都没有,  所以盖文和阿尔文每一次回到比勒陀利亚,都会去看望基钦钠,把基钦钠当做长辈尊敬。

  “元帅,你已经老眼昏花到这种程度了么。”罗克哭笑不得,他保养的其实也不错,六十多岁的人还有腹肌呢,脸上也没有多少皱纹,白头发倒是多了不少,不过也正因如此,头发居然变成了更有魅力的灰白色。

  “呵,原来是阴险的洛克,你来的正好,你是南部非洲首相,你来告诉苏蔚小子,如果他不能让阿尔弗雷德恢复健康,你就把他一脚踢到前线去服役。”基钦钠脾气依然火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罗克在基钦钠口中就成了“阴险的洛克”。

  这跟罗克的做事风格有很大关系。

  罗克,或者说绝大部分南部非洲人,做事情不像美国人那么张扬。

  美国人是兜里有一个大子儿,恨不得吹成一百个,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很有钱。

  南部非洲人很低调,街头穿圆领衫大裤衩拖鞋,嘴里叼着一个烟斗,手里牵着南非獒遛狗的老头,可能是家里拥有数千英亩农场的百万富翁。

  刚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住在单身公寓里,上下班通常挤电车,为了省钱自己做饭,日子过得很拮据。

谷骥</span>  他们中的很多人其实不是没有钱,想在比勒陀利亚或者洛城这样的大城市里买房,只要跟家里开口很轻松。

  但是他们不会那么做,至少不会毕业就马上买房,他们有更明确地追求,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南部非洲的大城市,房价两极分化很严重,风景优美的富人区,房价高出天际,不过那不是为普通人准备的,为普通人准备的社区房价并不离谱,如果选择贷款买房的话,对于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也并不困难。

  现在的南部非洲,已经过了资本积累的原始阶段,南部非洲的地方政府不靠卖地赚钱,更多依靠税收,其中征收比例最高的奢侈品税和遗产税,房产税当然也有,不过首套房不收税,所以房产税和普通人没有多大关系,只针对罗克和小斯这样的富人。

  南部非洲的收入再分配做的也不错,政府以税收优惠和其他政策鼓励私人投资公共项目,在私人企业经营一段时间后,联邦政府会将项目收回,这样私人企业获得了利润,民众感受到了发展的红利,联邦政府一分钱不花,就满足了全社会的需求。

  联邦各级政府的收入除了保证政府机构运行之外,更多是用在保障民众福利上,尤其是民众最关注的教育和医疗,南部非洲拥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公立教育制度,以及医疗水平。

  所以罗克才会同意阿德在紫葳医院接受治疗,因为紫葳医院的医疗水平并不低,南部非洲有疗养院,只为因伤致残的退伍军人开放。

  南部非洲不高调,工业能力却逐渐超越英国,现在居然成了整个盟国的奶妈,连高调的美国人都被远远甩在身后。

  所以在很多欧洲人眼里,罗克确实是有点阴险。

  不过也只有基钦钠敢这么当面说出来。

  “把他踢到前线,那他不就可以享受到属于军人的荣耀了吗。”罗克顺着基钦钠的意思说。

  “对对对,不能这么便宜他。”苏冼在旁边哈哈大笑,苏蔚靠在门框上一脸郁闷,一句话都不说,这房间里的人,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没错,我差点忘了,那就把他踢到伦敦去,让他和全世界最讨厌的人在一起。”基钦钠现在彻底成为一个南部非洲人,对于大英帝国各种看不上。

  曾经大英帝国可是基钦钠的骄傲,基钦钠为大英帝国工作了一辈子,可以说是亲眼见证了大英帝国是如何从“日不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爱之切则恨之深,基钦钠曾经对大英帝国的爱有多少,现在对大英帝国的鄙视就有多少。

  “你们先聊,我去看看米尔纳勋爵。”罗克安抚了基钦钠才去看阿德,老小孩就得哄着来。

  西德尼·米尔纳坐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头深深埋在膝盖里,双手捂着脸,心情悲痛的难以自制。

  “振作点西德尼,还没有到该悲痛的时候。”罗克很生气,人还活着呢,想哭等回家后夜深人静时随便哭。

  “抱歉勋爵,我的心情很难受——”西德尼·米尔纳双眼通红,他知道阿德已经油尽灯枯。

  罗克直接进病房,再多的安慰对于现在的西德尼·米尔纳来说都没有意义,告别是人生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得经历。

  病房里的气氛同样凝重,阿德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的管子,西德尼·米尔纳的妻子戴安娜同样两眼通红。

  戴安娜是西德尼·米尔纳的第二任妻子,之前是西德尼·米尔纳的助理。

  看到罗克进来,戴安娜搬了一把椅子,放在阿德身边。

  罗克对戴安娜点头致谢,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已经瘦脱了相的阿德,心情莫名其妙的平静。

  不是罗克无情,而是到了罗克这个岁数,已经没什么看不开得了。

  人总有一死,这些年几乎每年,都会有当初在开普敦警察局一起战斗过的兄弟去世,罗一、李德、高德高登兄弟,安东这几年也辗转病榻,罗克自己现在也是六十岁的人了,早就已经见惯了生死。

  阿德这一生很精彩,他出生在德国的黑森大公国,成年后一直在英国的殖民地工作,毫不客气的说,阿德就是南部非洲的缔造者,如果不是当初阿德积极争取,南部非洲可能现在还是英国的殖民地呢。

  退休之后阿德也没闲着,他写了好几本书,《民族与帝国》、《英国与埃及》、《当务之急》等等,阿德最大的理想是南部非洲蒸蒸日上,取代腐朽落后的旧大陆国家,成为全世界的领导者。

  让罗克真正心痛的是,现在已经是黎明前夕,阿德却即将撒手人寰。

  “这几天苏醒过吗?”罗克身为首相,工作肯定是很忙的,不过他今天推掉了所有工作,决定在病房里好好陪伴阿德一天。

  哪怕阿德就这样一直昏迷着,罗克也不会离开。

  “没有,从一个星期前几乎就是昏迷状态,中间只苏醒过两次,生命全靠营养针在维持。”戴安娜刚开口,眼泪又簌簌而下。

  “去看看西德尼吧,另外去把苏蔚叫来。”罗克希望得到一点和阿德单独相处的时间。

  戴安娜轻手轻脚离开。

  “我的老朋友,我应该早点来看你的——”罗克还是忍不住红了眼圈,这一别就是永诀,再也不会有人提醒罗克“你得冷静一点”了。

  现在的罗克,对于南部非洲的影响力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就算罗克说地球是平的,也马上会有南部非洲的科学家去修改教科书,对于所有南部非洲人来说,他们对罗克的信赖已经达到迷信的程度。

  所以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有人敢让罗克“冷静一点”嘛,也就老眼昏花的基钦钠,才有资格整天“阴险的洛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