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吼着在她体内释放精华:娇喘 软糯 小东西 紧致

   如果他发狂把我丢出去,我倒不至于死在外面。

    于是我说:“是我对她说我想流产。”

    繁华盯着我,一动也没动。

    我说:“我希望她帮忙说服一下你,我不想给你生孩子。咱俩的情况也不适合生孩子,我……”

    “嘭!”

    话还没说完,繁华已经甩上了车门。

    虽说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我还是害怕,紧张地看着他,看着他只穿了一件衬衫,站在寒风里,掏出了香烟。

    如果以前知道,怀孕了就能得到如此待遇……我早就把他药倒了。

    我等了五分钟,眼看着繁华的耳朵已经冻红了,便蹭到驾驶座上,推开了车门。

    繁华显然是听到了动静,让开门口,皱着眉问:“干什么?”

    他的声音跟冷风一起冲进来,冻得我打了个激灵。我说:“你进来抽吧,我不嫌弃。”

    他按住了车门。

===

https://www.AiyyzX.com/第84章 怕冷的小兔子===

https://www.AiyyzX.com/

我便放下车窗,探出手去拽住他的手,真冰凉:“快点,你是南方人不知道,我小时候,郊区真的有人把耳朵冻掉了咳咳咳……”被冷风呛了一口。

    繁华灭了烟蒂,拉开车门坐进来,一边闭上车窗,一边说:“谁告诉你我是南方人?”

    我说:“我姐夫不是说你是苏州人吗?”

    “那是我妈妈,”他说:“我是北方长大的。”

    “……”

    但是他说话口音不太像北方人。

    繁华发动了汽车,又瞄了过来:“继续啊。”

    “……”

    继续什么?

    “继续问啊。”他睖了我一眼,开出车位,一边说,“你最好适可而止。”

    我只好问:“你爸爸还在吗?”

    “还在。”

    “那他……”我问:“是做什么行业的?”

    “没有工作。”他轻描淡写地说,“待在家里照顾孩子。”

    居然?!

    我很惊讶:“就不工作,专门照顾你们吗?”

    “嗯。”

    我不禁感慨,“所以你和你姐姐都是被爸爸带大的小孩。”

    繁华勾起了唇角:“你们不也是?”

    “不是的,”我说,“小时候我和我姐姐都是被妈妈带的,后来是刘婶。我爸爸不希望我妈妈工作。”

    繁华说:“你以前跟我说,你妈妈是科学家。”

    “以前是的。”我说,“但是后来我爸爸觉得,小孩子需要妈妈,就不准她去实验室工作了。”

 文学

    穆安安说,以前他们两个总为了这件事吵架,我爸爸甚至欺负她。

    但是在我的印象里,我爸爸每次回时都是先抱一会儿我妈妈(发最-快),然后才来看我……只是他不常出现。

    我想多半是穆安安记错了,毕竟她的记性不如我。

    繁华哼了一声,听着有几分嘲讽:“我准你去。三年产假以后,立刻就去读研究生,然后再考个博士。”

    我心里一抽,看向了他。

    他也瞄过来:“听到了吗?别再整天胡闹了,抓紧时间,生孩子之前先毕业。”

    我没说话,闭上了眼。

    繁华果然安静下来。

    睡意逐渐袭来,头又开始晕,并且隐隐作痛。

    不得不说,他描述的那个远景真的挺好。

    我也无所谓去追究真假——反正实现不了。

    想到这里,我便有些难过,忍不住抱紧了自己的身子,克制不住地发抖。

    这时,暖意袭来,伴随着熟悉的气味儿。

    一只手在我身上拍了拍,像在拍小孩子。

    “睡吧。”他的声音轻轻的,很温柔,“两只怕冷的小兔子。”

    我是被强烈的反胃弄醒的。

    头晕脑胀地冲进浴室吐了好一会儿,跌跌撞撞地回到床边,找出药来塞进嘴里,刚把药瓶放回抽屉,就伸来了一只手。

    我怔怔地看着它拿走了药瓶,拎到主人的眼前端详着。

    三千万还没来得及取出来,这就……败露了?

    繁华仔细端详着药瓶,转动着瓶身,显然是在读说明,稍久,忽然莞尔,把药瓶丢到了床上,笑着看了我一眼:“就这还说想流产。”

    我怔怔地拿起药瓶,头晕眼花地低头一看,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孕期维生素的瓶子。

    我把药瓶放回抽屉里,又躺到了床上。

    闭上眼,这会儿药还没起效,眩晕和疼痛自然没有减轻,胃里仍旧有点翻腾,我怕把药吐出来,竭力忍耐。

    忽然,身上覆来了压力。

    我睁开眼,正好对上了繁华的眼。

    他半撑在我的上方,瞬也不瞬地看着我,目光幽暗。

    这是又怎么了?

    我禁不住有点紧张。

    良久,他低下头,在我的唇角轻轻吻,低声问:“这样拿捏我是不是很爽?”

    “……”

    又在说什么怪话?

    “说啊。”繁华说着,抬起了我的下巴,眼中有了寒意,“又装哑巴?”

    我只好开口:“什么叫……拿捏你。”

    “就是明明自己也想要孩子,还说要流产。”他危险地眯起了眼,“就喜欢看我阻止你的样子,是不是?”

    他的逻辑还真是无懈可击……

    我说:“我根本没这么打算过,你想太多了。”

    “你是不用这么打算。”他手指用力,我开始有点痛。他的呼吸亦有些急迫,“你根本就是这种自私自利的戏精,习惯像放风筝一样吊着男人……”

    “那你被吊住了吗?”我忍不住打断他。

    他一下子闭嘴了。

    我重新闭上眼,说:“我想再睡一会儿。”

    没听到声音。

    头晕在消退,痛意也在减轻。

    我逐渐放松下来。

    这时,唇上又尝到了一阵暖。

    他吻得绵缠,而且折腾,又啃又咬,很是疼痛。

    我倒也不觉得烦腻,毕竟他现在要护着“孩子”,这样做不了别的。

    果然,过了一会儿,繁华便松了口,翻身跳下床,没多久,便传来了浴室的关门声。

    我又躺了躺,发觉因为吐了半天,又有点饿。

    最近这几天说来也奇怪,像是我的错觉,食欲好像是比住在别墅那边时好了些。

    也许是被繁华逼出了效果?

    我系好衣服来到厨房,李嫂正戴着手套从烤箱里取蛋糕。

    我问她要了一碟,坐到桌边正要吃,忽然感觉脚边毛茸茸的。

    低头一看,原来是小白兔。

    小白兔的身上仍然缠着绷带,一只耳朵竖着,另一只不知去向。

    我轻轻用脚趾碰碰它,它竟立刻僵住,倒在了地上。

    我从来没见过有哪只兔子会这样,一时间愣住了。

    这时,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托住了小白兔,把它从地上捧了起来,它颤动着粉红的小鼻子,睁开了眼。

    “小菲菲,”繁华温柔地抚着它的小绒毛,撩起眼,笑眯眯地看向我,“一害怕就装死,这是属于兔子的智慧。”

    小白兔明显很信任他,耳朵朝后,舒服地靠在他的手心里。

    我见它可爱,伸出手正想摸它,它却身子一歪,又“死”了。

    我:“……”

    繁华开始笑,点着它的小脑瓜,说:“跟你一样。”

    我也跟着笑了两声,却很快就笑不出了。

    小家伙一定恐惧到了极点,难受到了极点,才会想出这种法子。

    跟我一样。

===

https://www.AiyyzX.com/第85章 我需要承认什么===

https://www.AiyyzX.com/

繁华将小白兔放回笼子里,回来时又按了按我的头:“你又在忧伤什么?”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总叫它小菲菲?”

    “名字而已。”繁华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又瞟了我一眼,“干嘛这么计较?”

    “名字而已,”我学着他的口气说,“干嘛非要叫我的?”

    “全世界也不止你一个菲菲啊。”繁华说完,不等我说什么,便拍了拍自己的腿,“过来。”

    “……”

    “坐那么远,聊天不方便。”他张开手臂,催促,“过来。”

    我走过去坐到他的腿上,他满意地搂住了我的腰,唇角勾起了坏笑:“但是别人的菲菲肯定不像小兔子。”

    我说:“人家肯定更漂亮吧。”

    繁华眯起了眼:“真会演。”又道,“谁还能有你漂亮?”

    “……谢谢。”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夸奖我,虽然听起来假惺惺的。

    “瞧瞧这害羞的样子。”他的手指在我的下巴上搔弄着,就像在逗一只没有人格的小猫,“纯情少女。”

    我拉开他的手,感觉脸颊发烫,忍不住抚了抚自己的脸。

    “我姐姐说你看起来真老实,一点儿也不像个红颜祸水。”他反手捏住我的手指,把玩着,一边低笑,“她真是不了解男人。”

    “……”

    “真正的狐狸精本就不该有风尘气,就是要这样纯情乖巧,娇羞被动……”他的手掌覆在我的腿上,慢慢地挪动,撩起了眼,似笑非笑,“激起男人的控制欲跟独占欲,却又不给他安全感。”

    我用力地捉住了他的手。

    他一笑,抽出手来,捏住了我的脸:“这就是菲菲的智慧。”

    他捏得我无法回避,我只能直视他:“我也很希望我有这种智慧。”

    我一点都不讨厌有这种本领的女人,我相信那样的女人肯定不会被男人所累。

    繁华倒也没生气,而是翘起了唇角:“这就是你最狡猾的一点。即便被看穿也绝不承认,因为你知道,即便男人的理性看穿了你,感性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留有想象空间……承认是在破坏那份想象。”

    “……”

    繁华挑眉:“这是什么表情?”

    “很困惑的表情。”我拉开他的手,问,“你说的这是我吗?”

    繁华松了手,身子靠到椅背上:“不然呢?”

    我说:“酒店记录的事已经澄清了。”

    繁华歪了歪嘴巴:“这不是重点。”

    我脱口而出:“难道你不是因为这个才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是补了……吗?”

    繁华敛起了笑容,注视着我。

    这目光宛若猛禽,专注又冰冷。

    我不由得寒毛直竖,猛然想起,上次提起这个话题,他甚至把我……

    脊背上忽然渗了一层冷汗。

    其实那件事才过去不久,刚刚一个月而已。

    我怎么忘了?

    思及此,我作势就想站起身。

    繁华却攥住了我的手臂,“穆容菲。”

    “……”

    我掰他的手指。

    “我今天就把话说清楚。”他蹙起眉,目光中有了戾意,“你这种姿色的女人,有点经历是正常的。我既然碰了你,也就代表我已经不计较这个。”

    “……”

    他若是不计较干嘛还一直说呢?

    虚伪。

    “但你不能试图隐瞒它,”他继续说,“这样很恶心。”

    我不由得动作一滞,抬头看向他。

    “听懂了么?”他看着我的眼睛,神色冷厉地诘问。

    “听懂了。”我说,“所以你的意思是,就算酒店记录是被我姐夫澄清的,你还是觉得不信?坚持觉得那是我的?”

    繁华露出不耐烦:“我一开始就知道那是你姐的。”

    “那我需要承认什么呢?”我用力推开他的手,从他腿上[[看书就去-x]]了跳了下来,“有证据吗?就算是屈打成招也要先给个模板吧,我总得知道我该招什么吧?”

    繁华没说话,只是盯着我。

    我能看到他的手攥成了拳,手背上青筋毕露。

    他想打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