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窗台上:他的火热顶端抵着她的入口

   “太太,早餐备好了。”

    白兮染“哦”了一声,穿着睡衣走出去,就看见王嫂在楼下忙碌,“今天周六,您吃完了早餐要不要出去逛逛?”

    “去哪逛?”

    她一看见王嫂这表情一激灵就醒了,“他不会又要我学什么规矩吧?不去不去,我自己有事呢。”

    白颖儿说的“回门”,她还没回过。

    “这倒没有。”王嫂住了嘴,帮她倒了牛奶过来,出去回电话了。

    “先生,太太说她有安排了。去公司参观的事恐怕要改天……”

    墨君辙浓眉微蹙,“她要去哪?”

 文学

    “没提,要拦着吗。”

    那边,男人沉默了几秒才开口,“不必,由着她想去哪就去哪,不过……派个司机跟着。”

    “是。”

    白兮染自然知道王嫂打小报告的事,可依旧自在的喝牛奶吃早餐。

    半晌,王嫂才进来,笑容满面的将红枣莲子羹往她面前递,“补气血的,对女人那方面损耗尤其有用。”

    “咳咳咳咳!”白兮染差点呛到,“该补的是他……他一点都没有节制而且上了年纪容易肾虚。”

    “太太说的有道理,待会就去超市买条鳖……保管要让太太早点怀上小宝宝!”

    白兮染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我没想怀,王嫂你别胡说。”

    她忽然想到,新婚夜那天晚上他们两个好像没有做措施?

    应该大概可能不会那么巧吧?

    “太太?”

    白兮染“蹭”的一下起身,“我吃饱了,换个衣服就走。”

    现在吃避孕药应该来得及!

    ……

    司机一路将白兮染送到了白家小区外边,旁边已经停了一辆火红颜色的跑车。

    “今年新款,刚上市两个月就买回来了,如何?”

    许斐似乎在她来的时候刚好从车上下来,此时脸上有些炫耀之意,结婚当天吃了个闷亏,今儿自然要找回场子……

    可他话还没说完,穿着西装的司机已经将车子停好过来,“太太,这是车钥匙。您如果确定不需要我接,可以自己开车回家。”

    白兮染随意至极的将车钥匙收起来,没发现许斐一脸菜色。

    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迈巴赫齐柏林,这一辆市价少说接近两千万。

    “姐姐,怎么姐夫没一起来吗?”白颖儿眼尖,知道许斐脸色不好看,很快转移了话题,“爸爸一直很想正式跟姐夫见面的。”

    “是啊兮染,女婿不在?”白勤天匆匆忙忙从屋子里出来,衣着正式整洁,领带都打好了为的就是给墨君辙留个好印象。

    可四下瞧,的确不见人。

    白兮染却径直走了过去,皱了皱秀眉,“我来了还不成么,难道爸你想见的人只是他?”

    被一语说中了心事,白勤天脸色立刻沉下。

    “胡闹!哪有回门自己一个人回的,你现在赶紧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

    “要打你自己打呗,凶我干嘛。”白兮染就剩下那么一点点耐心,此刻也已经消耗殆尽。

    本来就是被扫地出门的,她真是何必还回来凑热闹?

    白勤天冷着一张脸正要发作,被王秋蓉拉着才好不容易缓下来。

    便直接在客厅坐下,开门见山,“我们公司想要一个设计大赛的项目,墨家是竞争者,咱们也不要他送,你跟墨君辙说说让他退出这次竞争吧。”

    白兮染愣了下,“爸,你说的设计大赛项目就是我们学校也参加的那个?”

    她皱眉,少说两个亿的投资,怎么能随便让人放弃。

    “可他墨君辙现在是我白勤天的女婿!让他让点利润出来,天经地义。”

    哈?

    白兮染小脸一下子就沉了,“原来你们打的这个主意,我说怎么非要我‘回门’呢。”

    她作势要起身,“要提,你自己找他说去。”

    白勤天似是被说中了痛处,将茶杯直接扣在桌面,“把你嫁过去他付这点聘礼怎么了,看看许斐,许家已经跟我们达成了下一季度的合作共识……”

    “那是因为许老太太当年和妈妈的情分!”许家老太太早已去世,婚事也是她在世时定下的。

    白兮染看过去,眼里都是失望,便嘲讽的笑了笑,“许老太太和妈妈,可都不知道她们走了之后,你们这样欺负我。”

    “姐姐怎么说话呢。让你吹吹枕边风就算欺负?别忘了你姓白,就算嫁了人也该为这个家做点贡献才是!否则阿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