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好紧都含进去/院里埋把头进她腿内侧

    但是,那个人,不论是身材还是长相,几乎都跟他已经死去的母亲一模一样,当时差点儿吓瘫了!

    他觉得事情不太对,他明明看到了,还看得十分清楚,今天一大早就立刻过来找方驰来了。

    昨天?又是昨天!

    方驰立刻想起早上杨海给他看的视频了,那个女人他想起来了。

    不正是在乔家祖坟遇到的那个女人吗?

    虽然视频不是很清晰,但是那个面孔,那个气质以及穿的那身儿现在很少有人穿的改良旗袍,都让方驰一眼就认出来,那个女人就是见过的那个!

    她当时对乔振海的恨意丝毫不加掩饰。

    而乔振海的态度也很暧昧。

    只是,涉及到乔家的隐私,方驰并没有多问,只是提醒他祖坟被人动过手脚,让他查查那个女人。

    至于后来到底查没查,他也没问。

    如今这个女人忽然又出现了,这里绝对有问题。

    方驰手指掐动了一会儿,说道:“这位……”他停顿了一下,“你父亲后来查过吗?是什么人?”

    乔少轩一言难尽,“我问过一次,我说那个你说是我姨妈的人,有没有去查?结果我爸把我训了一顿,还让我不许插手,查没查我不清楚,但我觉得我爸肯定和她之间有些什么!”

    这不明摆着吗?

    当时那个女人就差指着鼻子大骂乔振海了,能没有关系?

    还有一点,方驰忽然想起来,当时好像那个女人对乔少轩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双眼含泪,叫他“少轩”,那种表情,那种语气,不像陌生人,反而有点儿像血缘至亲。

    他微微蹙眉,犹豫了一下,“你外祖家,你了解多少?”

    乔少轩愣了一下,挠挠头,说道:“我爸说我我妈家里没什么人了,一直都没有什么来往,要不是那次在祖坟遇到这个什么所谓的姨妈,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人!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方驰点点头,说道:“你父亲寿禄没到,没有危险,只是,不会好过!之前我给他过建议,只是没有听!你既然找到我,我只能跟你说,你最好去查查,或许当年发生过什么事情才导致你们和你外祖家一直没有来往!”

 文学

    “啊?”乔少轩这回是真的愣住了,“发生过什么事情?可我爸为什么……为什么说没人了?我小时候我妈死前那段儿时间,也没看到他通知我外祖家什么人过来看看,我妈去世办丧事,也没见有人来过。”

    这种情况,方驰从陆鼎天那里也听到过一些,只是他不了解情况,不会多说。

    “你先去查查吧!这件事情和你这位姨妈、你父亲、母亲有关系!”方驰说道。

    “不能吧!”乔少轩有些不淡定了,“难道这里面真的还有别的事儿?”

    方驰不说话了,但笑不语,给两人倒了茶。

    乔少轩坐不住了,起身准备离开,然后又想起来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

    “现在不用!”方驰拦住了,“回头事情解决了,你再给不迟!”

    “好!”乔少轩也没坚持,方驰说得对,事情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只是自己疑神疑鬼的,这钱方驰不会收。

    如果事情很复杂,需要方驰出面,再给也不迟。

    “那我先回去了!”乔少轩站起身说道,“回头我请你和小小吃饭!”

    方驰点点头,看着乔少轩离开了香烛店。

    坐在茶海边儿上,方驰开始思索。

    那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先是在乔家祖坟做了手脚,这一点,他很肯定,但是因为是乔家的私事,他已经给破了,就不好再多说,留给乔振海自己处理了。

    但是现在反过来看,这个女人似乎还没有罢手,又来了!

    只是对于乔少轩来说,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乔少轩离开老街,就回了公司,找人安排去调查的事情后,到了晚上,买了些水果直奔医院。

    第一院住院部一个高级病房里,保姆刚刚伺候完乔振海吃饭,收拾东西往外走。

    “二少来啦?”保姆笑着问道。

    “嗯,我爸吃过了?”乔少轩问道。

    “刚吃过,胃口还行,吃了一个包子,一碗粥!我去洗碗,你进去吧!”

    乔少轩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把水果放在桌子上,坐到旁边,“爸!”

    “来啦?”乔振海刚吃完,没躺着,靠坐在病床上。

    “好些了吗?”乔少轩问道,“我这几天没什么事,晚上我来陪床吧!”

    “不用!”乔振海几乎没有犹豫地就拒绝了,很坚定,让乔少轩感觉似乎生怕他来陪床似的。

    乔少轩点点头,说道:“那也行,我晚上过来陪您吃饭,吃过饭我就回去!”

    乔振海没拒绝了,“你哥知道了吗?”

    “他这几天答辩,没敢打扰他,不过他说工作已经找到了,去上班之前有段假期想要回来看看。”乔少轩说道。

    “你哥他一心都是钻研学问,家里这些糟心事儿能不告诉他就别告诉他了!”乔振海说道。

    乔少轩心里有些不屑,早干嘛去了?

    这些糟心事儿还不是你干出来的?

    只是他也长了心眼儿了,没有多说什么,也没问他父亲那个便宜老婆怎么不见了!

    这话说出来,就是找架吵,乔振海现在的身体,根本就不能激动。

    坐了一会儿,又说了几句,乔振海就催着他走,“你没事就回去吧,在我这里干呆着干什么?工作也忙,早点儿回去休息去!不用总过来陪我!”

    乔少轩没说什么,保姆回来了,就交代了两句起身走了。

    只是,他离开病房,并没有离开医院,而是站在走廊茶水间里呆着。

    斜靠在里面一点儿的地方,正好能看到他父亲的病房门。

    他倒是要看看,今天晚上那个女人还会不会来。

    方驰问他的话,让他立刻明白了,他昨天看到的那个人不是他母亲,而是在祖坟见过的,和母亲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个女人。

    既然她来过医院,父亲又不承认,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不想让他知道的关系吗?

    他等了好半天,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多了。

    但是,昨天那个女人还没有出现。

    他有些站累了,摸摸口袋,掏出香烟打火机,出去进了消防通道。

    这里有个八宝粥的罐子,里面有烟头,是打扫卫生的人放的。

    他上下看了看楼梯,没见到有人,点着了烟,就站在那里抽了起来。

    有人上楼,乔少轩看了一眼,是个打扫卫生的,就没注意了,正好有电话进来。

    他接起电话,“你说!”他把烟头扔进了罐子里,推门走了出去,“查到了什么?”

    他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往茶水间走,没注意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后面还有一个人。

    她看了一眼乔少轩的背影,直接进了乔振海的病房。

    乔振海激动地坐了起来,“你来啦!”

    女人慢慢走过去,坐到了病床上,被乔振海一把抱进怀里,“你要是早点儿出现,我也不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你不知道,这么多年了,我心里一直想着你吗?”

    女人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轻声说道:“你欠我的,总归要还的!”

    乔振海身体颤抖了一下,抱得更紧,“你说,要我怎么还,想要我这条命我都给你!只要你肯原谅我!”

    “我看到你把少轩教的这么好,我就已经原谅你了!”

    “玉柳!”乔振海叫着她的名字,抱着她的脸就亲了上去。

    女人没躲,但嘴里却说着,“你的身体,不行!等你好了……你冷静一下,门没锁……”

    乔少轩在茶水间里接完电话,整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母亲家从他母亲嫁给他父亲后没多久,外公外婆就相继去世了,之后不知道什么人给办了后事,房子也卖了,就再也没有人了。

    还说,周围有个老人,似乎记得当年他外婆似乎生了两个孩子,但是有一个说身体不好,早夭了!

    所以,大家知道的,她们家只有一个女儿。

    那这个姨妈是从哪儿来的?

    乔少轩风中凌乱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这时候应该去问问他父亲去了。

    但是,病房门从里面上了锁,从小窗户看进去,灯也关着,应该是睡了。

    乔少轩寻思了一下,就离开了,坐着电梯下楼回去了。

    这事儿不着急,既然有了眉目了,后面的事情就好查了。

    母亲家里只有这么多信息,那就查他父亲,做过什么,尤其是结婚那两年,肯定发生过什么。

    电梯门合上了,乔振海病房门也开了,玉柳从里面走出来,轻轻带上门,来回看了看,进了消防通道。

    楼下,天色已经全黑,玉柳来回看了看,快步往太平间方向走去。

    走到太平间侧面,最里面的墙根儿下,她蹲了下去,从旁边拿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扒了一个小坑,把一样东西放进去,又用土埋上了。

    起身后,她用脚踩了踩,又来回看了看,转身快步离去。

    第二天一大早,乔少轩又上门来了,“师父!我给你带早饭了!”他进门就喊道。

    方驰刚给方子白上过香,转头说道:“昨天就忘了说你了,不要随便叫师父!”

    “昨天你都没反对,今天也不用反对了!师父吃饭!”乔少轩笑着把从酒店打包回来的海鲜粥放在了桌子上,还有两笼水晶虾饺。

    方驰好笑地摇摇头,这个便宜徒弟,以为叫了师父就真的是师父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