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被塞玩具领奖_无剧情纯肉高HN

  自然,这些事情有人处理,不需要方驰和陆小小以及陆家出面,蒋律师全权代表了。

    这边的事情解决后,思幽也没有动静,邪煞更是老实的不在出现。

    日子就这样闲了下来。

    九处的人打算给自己放个假,方驰就回了香烛店。

    听说暂时事情过去了,杨家父子和吴大妈他们也都搬了回去,松子一家和胡大哥他们也回来了。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和原来一样,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只是,道馆里的香火更旺了。

    松子爸爸的经理,三五不时就会过来上柱香,买些供品,或者给方驰带些礼物。

    坐在柜台后面,方驰给供应商打电话补货。

    之前见到的那个干瘦老头儿又来了。

 文学

    方驰仔细地看了看他的面相,微微蹙眉。

    一个应该早就死了的人,怎么还活着?

    不会是又有邪士帮着跟别人换命了吧?

    可看他的装束又不像是花得起那个钱的,这就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前阶段被思幽搅得都没闲工夫,这会儿看到什么都有些疑神疑鬼,生怕又是思幽在后面搞出来的鬼。

    人家不说,方驰自然也不会问,他们这行就是这规矩。

    你不来惹我,我也不管你!

    只是,一次两次来这里买香烛纸钱,这就有些奇怪了,家里总死人?

    方驰没吭声,坐在柜台里叠元宝,老头儿拿了一摞纸钱和两根蜡烛过来,放在柜台上。

    “十六块!”方驰说道。

    老头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二十的,嘶哑着嗓子说道:“再帮我拿几炷香,不用找了!”

    方驰看了眼,也没小气,拿了一个细长条的小盒子,里面大概十几根香递过去。

    “这个是十块钱,当结了善缘了!”方驰说道。

    “多谢!”老头儿没显露出高兴来,依旧面无表情,拿着东西离开了。

    杨海和黑子正好走到门口,看着老头儿离开,进门就说道:“方哥,这老头儿又来买东西,看着可太渗人了!”

    “方哥!”黑子叫了一声。

    方驰看了两人一眼,两人手里拿着手机,黑子还抱着一个电脑。

    “你们又开播了?”他问道。

    “嗯!你不是说暂时没事了吗?再不开播,粉丝都要人肉我们了!”杨海呵呵地笑道,找凳子坐下了。

    “你说那个人又来?”方驰问道。

    “可不是!”杨海立刻说道,“最开始是大过年那天来的,还是半夜,把我瘆得差点儿做噩梦!”

    “没事儿!”方驰说道,“人家想必是怀念亲人,或者家里有新丧。”

    杨海嘿嘿笑了两声,和黑子开始摆弄电脑,还把手机连上往上传视频。

    方驰自己叠着元宝,看他们两个嘀嘀咕咕的样子挺搞笑,就问道:“这次去哪儿拍了?”

    杨海抬起头,说道:“方哥,之前有名的鬼屋之类的都拍的差不多了,说实话,就那么几个地方,我们后来不都是找新地方吗?今天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准备拍医院。”

    “医院?”方驰有些意外,“人家给拍吗?再说了,医院闹鬼吗?”

    “偷摸拍,又不是拍医生患者什么的,有什么不让拍的!”杨海呵呵笑道,“我们都是晚上拍,去太平间!”

    “太平间?”方驰乐了,“那人家更不会让你们拍了!”

    “是这样不错!我们就是把光线调暗,拍通往太平间的走廊,效果也是杠杠的!”

    “那地方阴气重,你们去那里也要小心些!”方驰叮嘱了一句。

    “我们都带着你给的平安符呢!”杨海拍了拍心口窝,“是有点儿瘆人,不过有这个,我们就不怕了!再说了,粉丝都盼着能拍到什么,那种期待其实是最吸引他们的!”

    “今天也要去拍?”方驰又问,习惯性地掐动手指。

    “是啊!我和黑子先把昨天的视频整理一下,其他人也拍了,给我们发过来了。”杨海说道,“晚上我们去第一医院!其他人去离家近的医院,到时候看哪个合适,剪辑一下就行。”

    方驰点点头,没说什么,杨海最近没什么事情会发生。

    他把叠好的元宝,用线穿了,剩下的拿过几个黄纸袋子装了封了口,摆到货架上。

    杨海已经习惯了在香烛店干活了,因为这里安静,人少。

    方驰随他去,自己出了门,到松子家看看,一家人都挺好,回老家也没遇到什么事情,转头出来,又去了胡大哥的包子铺。

    “方驰来啦!”胡大哥笑着说道,“回老家一趟,带了点儿特产,还准备给你拿过去呢!”

    “别拿了,就让嫂子没事儿做点儿,我尝尝就行!”方驰笑道,“你这么多天没开门,都馋了,拿几笼包子。”

    “你喊一声就成,怎么还自己过来拿了?”胡大哥笑着拿了四笼包子,“就这么拿去吃吧,回头把笼屉给我送回来就行。”

    方驰拿着包子回了香烛店,“别忙活了,过来吃饭!”方驰说道,把笼屉放在桌子上,又去拿了碗。

    一转身,门口吴大妈又来了,端着两个大碗,“还没吃呢吧?正好!刚出锅的!”

    杨海赶紧跑过去接过来,“吴大妈,我来我来!”

    吴大妈笑呵呵地递过去,“梅菜扣肉、什锦菜!你们慢慢吃!”

    “谢谢吴大妈!”杨海替方驰说了。

    方驰走到门口,问道:“吴大妈,强哥好些了吗?”

    “好多了!唉!这事儿弄的,好好一个姑娘,没有缘分啊!”吴大妈说着说着就叹上了气,“还有朋友老同事的要给强子介绍,可我看他那样子,也不敢提啊!方驰啊,要不你给算算,强子这事儿什么时候能过去啊!”

    方驰抬起手,掐算了一会儿,笑道:“您别担心了!这事儿啊,还真的说不准,缘分等着强哥呢!”

    “没有个时间?”吴大妈不死心地问道。

    “真说不好,就说今年,看不出来!”方驰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赶紧吃饭吧!我回了!”吴大妈挥挥手,走了。

    不是方驰算不出来,他算出来了,吴强的缘分就在身边,只是跟他始终是若即若离的样子,要守得云开雾散,就要到年底过年的时候了。

    他不能说,这会儿要是说了,恐怕又能让吴大妈和吴强想起孟诗雅的事情来。

    都是过年的时候!

    他回身,跟杨海和黑子一起吃午饭,对面胡大嫂又送来一小盆米粥给他们搭口。

    正吃着,电话就响了,方驰接了,“老婆,想我了?”

    杨海和黑子一听这话,立刻挤眉弄眼起来。

    方驰看着他们乐了,用手做了个要打的动作,继续和陆小话。

    “好,我知道了!我吃过饭就过去!”放下电话,方驰说道:“你们两个有点儿眼色啊,下次见到小小要喊嫂子懂不?”

    “真是小小姐啊!”杨海八卦地问道。

    “那你觉得还能是谁?”方驰瞥了他一眼。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早就觉得你们早该在一起了,怎么这么长时间啊!是不是你不够主动啊!”

    方驰乐了,“这事儿吧,要讲究个水到渠成,等你们交了女朋友就知道了!”

    “方哥,那你们有没有那个啊?”杨海故意挑了下眉毛。

    “你觉得你方哥有毛病?”方驰问。

    “没啊?”

    “那还问?”

    “哦,我明白了!”杨海嘻嘻哈哈地笑道,跟黑子两个又挤眉弄眼起来。

    方驰懒得跟他们说这些,喝完最后一口粥,说道:“你们收拾,我先走了!”

    “这就走了?”杨海问了一句,然后就又笑了,“对对,赶紧走,不然小小姐等急了该生气了!女人,就该哄着!”

    方驰乐了,“你又懂了?那你自己也赶紧找一个去!”

    他说着话,骑着摩托离开了。

    杨海和黑子看他离开了,也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吃完后,把剩菜倒进另一个碗里,把大碗洗干净给吴大妈送了回去,笼屉也给胡大哥拿过去了。

    回到香烛店,两人一下午的功夫,把事情做完,吃过晚饭就离开了。

    第一医院,正是上次杨大伯住院的医院,也是城南最大的一家三甲医院。

    这会儿才晚上七点多,医院护士大多数都下班了。

    两人坐在里面的小花园里,和其他人联系了一下后,就等着天再黑点儿。

    他们坐着的地方,是个花坛,身后是住院部,前面是急诊大楼和门诊大楼。

    病人开始减少,来看望病人的家属也离开了,这里渐渐地变得不再喧嚣,安静了下来。

    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三个大楼都能直接从边缘到达的一处平房,就在住院部和门诊大楼中间的夹缝处,挨着围墙一横排。

    但是进去过的人都知道,进太平间后,是一个斜着向下的路,没有楼梯,方便推车。

    地下一层才是真正太平间所在,两扇对开的弹簧门,里面还有一道门,旁边一个房间是看守太平间的一位老人。

    再往里才是一排排的冰柜,冰柜前是几个停尸床。

    夜晚,尤其是天都黑下来的夜晚,那里根本就看不到一个人,一盏不大的带着灯罩的白灯泡,把那里映衬得更加阴森。

    杨海调整了一下手机拍摄角度,效果很棒。

    “黑子,看看,这样看着是不是挺像恐怖片的?”杨海笑着问道。

    黑子看了一眼,调着自己手机的明暗度,说道:“太白了,暗一点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6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