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当着孩子面作过爱的吗?纯H各种姿势各种地点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繁华道:“知道了,我这就来……没有,你想太多了。”

    他挂了电话,随后看向我:“拿手机拍下来。”

    我说:“如果你有事,我可以画老鼠。”

    繁华脸色骤然一阴,我连忙拿起手机,对着他,拍了一张照。

    繁华遂站起身走过来,拿过我的手机看了一眼,递给我说:“十二点之前画完。记得签名。”

    说完他便开始穿衣服。

    我见他穿得是家居服,便问:“是家里来人了吗?”<(醋溜儿-文学首发)/p>      “跟你没关系,画画。”

    他说完,伸手在我头上按了按,转身走了。

    房间里重新恢复成一片安静,我拿着手机,一边看着照片,一边画。

    起初又废了几张纸,因为实在是太蠢太丑了,后来其实也没有变好看,是我自己放弃了挣扎,开始胡乱画。

    终于,几个小时后,我搞定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幅画。这幅画最妙的一点就是,哪怕繁华把它挂在办公室,都不会有人看出那条只搭着一床被子的长虫就是他。

    画好之后,再看表,竟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繁华居然没有来检查。

    可能是因为这幅画确实有些复杂,我花费了许多精力,这会儿他没有来,我反而觉得有些不舒服,便打开了门。

    门外灯火通明。

    看来家里真的来了客人。

    我在一楼转了一圈,没看到繁华,这时,看到一个机器人正端着托盘往搂下走。

    托盘里是两只红酒杯和小食。

    碰到我时,它停下来,说:“太太,晚上好。”

    “你好。”我问,“红酒是谁的?”

    “是先生和余若若小姐的。”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问:“他们在哪里?在做什么?”

    “他们在书房愉快地聊天。”机器人说,“并且拥抱。”

    我结束了对话,让机器人下去,自己忍着恐惧,上了楼。

    书房就在出事的房间隔壁,我几乎是踮着脚走过去,来到了书房门口。

    纠结了一会儿,握住门把手,轻轻旋开了门。

    一开门,顿时传出了那熟悉的声音。

    绿孔雀表演了无数次的声音。

    我不死心地推开门,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书房的沙发。

    繁华坐在沙发上,余若若跨在他的身上,白色连衣裙的后背已经解开,上半身几乎一览无余,白皙的手臂搂着他的脖子。

 文学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甚至看不到繁华的脸,只能看到他搂着她的手臂,很紧,显然不是摆拍。而且余若若面色潮红,兴奋的样子肯定也不是装的。

    在我进门的这一刻,余若若也看了过来,她似乎已经料到是我,愉快地眯起了眼,然后松开手臂,捧起了繁华的脸。

    这下我彻底看清,那真的是繁华。

    他望着她,这个侧脸真是温柔。

    即便是他今天对我比较和善的时候,也不曾这样温柔地看着我。

    余若若捧着他的脸,饱满的嘴唇往他的唇上贴去。

    我没有勇气冲进去,我打不过他们,进去之后只能得到欺凌跟侮辱。

    只能在他们双唇几乎交接的那一刹那,关上了门。

    我恍惚着离开了书房门口,经过我的房间时,又想起,就在一周多以前,就是在这里,余若若拿住了我的胳膊。

    然后,她跟繁华一起,一唱一和,共同把我推进了地狱。

    在三年以前,也是在这间屋子里,我满心欢喜地住进来,然后一日一日地独守空房。

    想起这些,我便感到了一阵深刻的耻辱。

    攥紧了手里的画,以最快的速度冲下了楼梯。

    房间里充斥着淡淡的血腥气,我找出衣服和包,一边忍不住地想起那个画面:

    在他那样搂着余若若,望着她的目光充满了怜爱、痴缠,温柔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而就在三个小时以前,在这个房间里,他压着我,像控制敌人一样控制着我,像对待应召女郎似的随意折辱。

    我……却还画了画。

    思及此,我将那副画撕成几片,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

    门外虽然下大雪,但幸好风不大。

    我冲出去,一口气跑到了大门口。

    今天家里没有人,到处都只有机器人。

    我得以顺利跑到了外面,在寂静的街道上沿着路边走。

    走了约莫十分钟,脑袋逐渐开始清醒,这里是别墅区,纵然是白天也很少见到计程车,晚上更是稀少。我想拿手机叫辆车,这才发现自己带了钱包,但并没有带手机。

    我只好继续往前走。

    忽然,远处传来引擎声。

    我下意识地躲到了树后,眼看着那辆黑色的迈巴赫疾驰而过。

    车牌号我也看清了,好像是繁华的。

    不,他是不可能出来追我的。

    他正忙着跟余若若在书房里乱搞。

    这一代开迈巴赫的人太多了,我真是太没出息了。

    我从树后出来,又在路边走了一会儿。

    出来时忘记戴帽子了,耳朵冻得几乎没了知觉。

    头也很痛,这样下去,不知多久才能走到最近的地铁站。我想在里面取取暖,等到早晨有了地铁,再去市区买手机找酒店。

    至于那个家,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要回了。

    我正想着,忽然,身边无声无息地靠来了一辆车。

===

https://www.AiyyzX.com/第82章 很符合你的人性===

https://www.AiyyzX.com/

繁华登时脸色难看起来,用手拢了拢我的衣领,拉过外套盖到了我身上,随即下了车。

    寒风里,他只穿了一件衬衫,笑着走过去抱了苏怜茵一下。

    苏怜茵皱起眉,可能是在指责他不该穿这么少,又拉着他上了车。

    这会儿看不见他们了,我掏出手机,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

    苏怜茵的个人信息网上几乎没有,与繁华相关的只有fh和s之间的合作新闻,还都是最近一年才开始的。

    都这个时代了,既然是亲人,怎么会在网上完全没有痕迹呢?

    那真的是他姐姐吗?

    他是不是骗我的?

    正看着,车门忽然被人拉开,冷风灌进来,手机又被人夺走了。

    繁华扫了一眼屏幕上的网页,抬起了眼。

    我避开他的目光,却见他又把我的手机揣进了口袋,忙说:“你干嘛又抢我的……”

    “我姐姐想跟你一起吃午饭。”他把手撑在车顶上,好整以暇地说。

    我愣了愣,说:“那我回家去了。”

    “你一起来。”繁华说,“不过她不喜欢你,你忍着吧。”

    我说:“!最快发!我回家吃。”

    “我让你一起来。反正回家你也是哭。”繁华问,“有餐馆推荐么?”

    我摇头:“我去的地方档次都太低了……”

    其实,我去的也基本是本城顶级餐馆了,但一想到苏怜茵美丽优秀的样子,以及对我那明显的厌恶态度,我就想要回避她。

    繁华顿时笑了一声:“穆容菲,你这是在自卑?”

    我摇了摇头,说:“我也想不到哪里好吃。”

    “当初是谁兴致勃勃地给我介绍餐馆,特色菜都背得滚瓜乱熟,”他饶有兴致地瞧着我,“现在想不到了?”

    “你也没去不是么?”我说,“我这就上楼去了。”

    “那就问问我的崽崽想吃什么。”繁华说着,手掌从外套下面探进去,按住了我的肚子,“快点,外面真冷,把我冻坏了,医药费可就没人赚了。”

    他提起我爸爸,我认为是一种威胁。

    要我适可而止。

    我只好抓住他的手腕,别扭地说:“太阳城吧。”

    太阳城就是上次我和梁听南去过的那家,环境优美,有私密的包厢,菜品丰富好吃,因为是炒菜,不像火锅吃完了会把气味儿留在身上,比较符合苏怜茵完美的样子。

    下车前,我问繁华:“你姐姐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她喜欢你才不正常。”繁华说,“在她面前少说话。”

    我和繁华先在订好的位置坐下,服务员很快便将苏怜茵引了进来。

    近距离看她,真是美得令人窒息,皮肤如同皓白的瓷,细腻得毫无瑕疵。我开始理解为什么某些男人会在美女面前失态了,美到了这种程度,震撼人心毫不过分。

    而且,可能是因为繁华那么说了,现在我也觉得他俩的确长得很相似,尤其是鼻子和嘴,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服务员红着脸放下冷盘便出去了,包厢里只剩我们三人。

    繁华拎着茶壶给苏怜茵斟茶,苏怜茵一眼也没看我,只问繁华:“你的胳膊又怎么了?”

    他没换衬衫,上面还有血。

    “没事。”繁华笑着说,“一点小问题,已经处理好了。”

    “我听说你打了穆总。”苏怜茵说,“不要再做这种有失风度的事。”

    繁华只是笑,夹起一块藕,放到了苏怜茵的碟子里:“尝尝,三姐。这是这里的特色菜。”

    苏怜茵拿起筷子,夹起藕,尝了一小口,微微颔首:“果然不错。”

    姿态当真优雅得如公主无二致。

    繁华笑了起来,活脱脱像个献宝的孩子:“这店的装潢虽然有点差,但菜的味道在全国都是一流。”

    苏怜茵掀了掀唇角:“若若告诉我了。”说着,看向了我,“是穆小姐喜欢的店。”

    她的目光绝对丝毫不友善,我不由得避开。

    这时,繁华剥了一只虾,搁到她的碟子里,讨好道:“姐,这是你喜欢的。”

    苏怜茵脸上有了一丝较好看的笑:“还是像个小孩子。”

    说罢,夹起了那只虾。

    繁华也笑了起来。

    我望着紧挨着她的那盘藕,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伸筷子。

    这时,服务员来敲门,推来了热菜。

    繁华一一给苏怜茵作了介绍,可能是因为我在,苏怜茵显得很冷淡,全程几乎没说几句话。

    我不参与话题,更是无人理我。

    吃到一半时,繁华忽然来了电话。

    他拿出来一看,说:“抱歉,姐,是阿平。看来是公司有事。”

    “去吧。”苏怜茵笑着说。

    繁华出去了,包厢里只剩我跟苏怜茵两个人。

    我见苏怜茵看我,便朝她笑笑,见她面无表情,顿觉尴尬,干脆低头吃菜以此逃避。

    这时,那盘藕忽然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

    是苏怜茵。

    她看着我,淡漠的神情就如画本里“视万物为邹狗”的神女:“你喜欢的。”

    我不懂她的意思,也不敢多说,只讷讷地道:“谢谢。”

    苏怜茵执起筷子,再度夹起碟子的藕,张开贝齿,轻轻咬了一口,说:“藕这东西,看着朴素笨重,一刀切下去,才知心眼无数,纠纠缠缠。品尝过后,方知滋味也很鲜美。”

    我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解读一种蔬菜,完全听得出,她的话意有所指。

    我更尴尬了,应付着笑了笑,垂下了头。

    沉默。

    半晌,苏怜茵的声音再度传来:“接下来的五个月想怎么过?”

    我身子一震,抬起了头。

    苏怜茵看着我,仍旧是那种无波无澜的冷淡表情。

    我几乎呼吸不畅:“你……什么意思?”

    “阿华说你怀孕了,这真的很糟糕。”苏怜茵说,“你得拿掉这孩子,趁着它还小,否则等它长大、成型,会觉得很痛。”

    心口处传来钝痛,我不禁放缓了呼吸。

    “抱歉,”苏怜茵说:“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吓你,相反,我是在称赞你做了一个理智聪明的选择,也很符合你的人性。”

    “……”

    我说不出话。

===

https://www.AiyyzX.com/第83章 我求之不得===

https://www.AiyyzX.com/

“不过阿华那一关委实不太好过,所以……”她说着,打开皮包,拿出一张纸,推了过来。

    是支票。

    三千万。

    我一愣。

    忽然想起繁华曾问过的那三个字——

    谁来过。

    我问:“你想要我做什么?”

    “阿华一定会问你为什么流产,而我需要你瞒住你的病。”苏怜茵说,“至于理由,随便你去想,即便你说是因为我用钱引诱了你,也没有关系。”

    我拿起支票,说:“好。”

    苏怜茵不信任地看着我。

    “我本来就已经不打算把病的事告诉他。”我说,“这对我来说是很容易的条件,你放心,我绝不会食言。”

    苏怜茵的目光仍旧充满警惕:“你不想知道理由?”

    “我能猜到。”我说,“你不希望他感到难过。”

    得知身边深入接触过的人死了,但凡还有些人性在,多少都会感到有些难过,何况……我跟他还曾是夫妻。

    我相信,在他亲姐姐眼里,他是有这点人性的。

    苏怜茵微微颔首,专注地看着我的样子和繁华几乎无二致:“他会难过。不仅难过,还会悔恨、痛苦……难道你不希望么?我不相信有人会如此无怨无悔。”

    看来她知道繁华都对我做了什么。

    也是,那天繁华刚拿到流产单,后脚就去了苏怜茵身边。虽然他后来又不知为何回来了,但透过这件事不难看出,繁华是会跟她分享心事的。

    所以我索性坦荡些:“我当然希望了。”

    苏怜茵眼神发冷。

    “我活着时,他不知道珍惜,弃我如敝履。等我死后,他幡然悔悟,甚至思念成疾,染上抑郁,整个下半生都受到折磨,”我看着她,轻声说,“如果真能如此,我求之不得。”

    苏怜茵没有说话,只是专注地看着我的眼睛。

    “但这种事只会发生爱我的人身上。”我说,“不爱我的人,只会稍稍有点愧疚,很快就会重新振作,娶新妻生孩子,潇洒生活,甚至把我的死当成与新欢的谈资。对我来说,这是最后一次羞辱。让他以为我还活着,并且离开他,享受更好的人生,是我给自己留下的遗产。”

    说到这儿,我拿起了支票,朝她笑了笑:“谢谢你帮我拦住余若若,这件事由我自己让他知道为好。”

    繁华回来时,我已经放好了支票。

    在这之前,苏怜茵也给了我一张名片,说如果需要帮助,可以联络她。

    这所谓的“帮、最-快发、助”,当然是说隐瞒病情方面。

    我道谢接过来,和支票一起,放到了皮包夹层里。

    三千万,交给信托的话,可以撑我爸爸十年。

    若是十年时间,还不够让穆安安原谅我,那也只能说是天意了。

    吃过饭后,我先上车,繁华又跟苏怜茵聊了一会儿才进了驾驶座。

    最近连日来都在下雪,路面都被洁白的积雪覆盖,天地一片寡白。

    繁华慢慢地开着车,我一言不发。

    车里的路况广播在不断絮叨着,内容是各个道路因为雪天而造成的剐蹭事故。

    忽然,广播声低了,繁华的声音传来;“我姐姐跟你说什么了?”

    我回神看向他:“没说什么。”

    “周平轻易不会在那种时候打过来。”繁华侧脸看了我一眼,“交代吧。是不是让你流产?”

    我说:“是你告诉她的吗?”

    繁华“嗯”了一声,停顿半晌,又道:“我妈妈不见我,需要她帮帮忙。”

    我没说话。

    他姐姐的态度已经完全表明了,他家人不接受我。

    繁华又瞟了过来:“你果然早就打听好了。”

    我没听懂:“什么?”

    “我家的事。”他睖了我一眼,口气有些嗔怪,“装也要装得像一点,这时候总该故作惊讶地问问吧。”

    我说:“我不想跟你聊这个。”

    我对他一直都是真诚的,无论是兴趣梦想,还是亲朋家人,早在一开始,我就告诉了他。

    可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他告诉我的仅是冰山一角。

    不过无妨,我与他早已走到尽头了。

    我根本就没有兴趣。

    沉默间,忽然,繁华把车靠到了路边:“穆容菲。”

    我看向他。

    他转头看过来:“我是不可能离婚的。”

    他的话题跳转太快,我没能理解。

    “就算我姐姐向你保证,”他一本正经,甚至可以称得上严厉,“但她也奈何不了我。否则我当初就不会娶你。”

    看来他是以为苏怜茵在跟我说这个。

    我也乐得他如此误会,便问:“那你当初为什么娶我?”

    繁华眯起了眼,伸手掐住了我的脸:“不要转移话题。”

    “……”

    他盯着我的眼睛问:“你有没有答应她?”

    毕竟都没聊这话题,我可以轻松做答:“没有。”

    繁华似乎并不放心,又看了我半天,才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手,靠回了椅背上:“我姐姐说你不爱我,要我跟你离婚。”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