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秘书办公室噗呲噗呲好爽;解开旗袍露出奶头

   云舒一进去就坐在办公桌前,毛经理客客气气走过来:“累不累?你可以再休息一下午的。”

    云舒摇头:“工作刚适应,我还不想偷懒。”

    安琪抱着一摞文件,走到云舒处:“云舒,这是今天我俩需要筛选的名单和照片。”

=== htTp://www.5ikAidian.cn/第93章 安琪的心思===

第93章 安琪的心思

    云舒疑惑看着毛经理:“为什么让我们俩做这?”感觉在忽悠小孩儿。

    毛经理卖弄自己的秀指,解释:“你们两个都是刚来公司要先从底部学起,况且你们手中都没有资源。如果你们两个学的快的话,下周你们就可以外出谈签约了。”

    云舒了然,点头。这个解释有道理,现在让她出去搞签约,她也不会,毕竟是从后门进来的,上司说什么就是什么。

    云舒拉着凳子在自己桌子边,让安琪坐下:“你看这一摞,我看这一摞。分工。”

    安琪点头:“好。”

    那拉和周俊两个人头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

    “咱俩刚来公司的时候没做过这么轻松的活吧?”

    周俊小声:“公司谁做过?肯定是云舒家里边联系毛经理了给安排轻一点的活。”

    那拉认同的点头:“估计是她老公。”

    “有道理。”

    两人又嘀咕了一会儿,才分开做工作。

    一下午,云舒和安琪都在看文件,安琪将筛选出来的文件送到毛经理办公室,听到毛经理正在打电话汇报:“我给少夫人安排的都是最轻松的活。”“不费劲儿,就翻几页文件。”“是是是!”一个下午,谢闵行的工作心不在焉,隔段时间都要打电话问一下情况。

    挂断电话,看到安琪:“怎么了?”

    安琪:“毛经理文件我们看好了。”

    毛经理挥手:“放这儿回去吧。”

 文学

    安琪张嘴想问什么,却没有开口退了出去。

    她走到另一名员工处问:“你们刚来公司也是从看文件做起的么?”

    老员工:“你傻吧,哪儿有这么轻松的,你这是拖了云舒的福,才跟着查文件吧。”

    安琪在这一刻,心里烦躁不堪。她并没有认为和云舒一组就是福气,相反,她认为自己耽搁了,一下午的时间在做一些废事,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而且什么都学不到。

    云舒不知道她想的这些。下班后,云舒和那拉周俊一起。

    那拉在刻意和云舒维持关系:“云舒,你老公来接么?”

    云舒点头:“他就在门口。”

    那拉:“好羡慕,我也想要人接。”

    周俊:“我的后座你做不?也可以接你。”

    那拉:“滚蛋,你那能一样么,人家的是国家限量版的豪华轿车,你那是摩托车,能比么?”

    周俊:“说白了你不就是想坐四轮儿的呗。”

    那拉:“你不想?”

    周俊点头:“谁不想。”

    云舒不听她俩打闹:“我老公来了,我先走了。明天见。”

    “拜拜”

    “明天见。”

    云舒一蹦一跳回到车里,谢闵行就伸手拉住云舒为她暖手。

    “办公室暖气不管用?手怎么这么凉。”

    云舒:“我出来的时候去洗手间洗了洗手。”

    “没热水供应?”

    云舒翻白眼,哪儿有公司洗手间还供应热水的?“你想什么呢,卫生间怎么会有热水?”

    谢闵行发动汽车,随口一句:“很快就有了。”

    云舒没放在心上,回到家就剩下四个人坐在餐桌上用餐。

    餐厅里只有筷子碰碗的声音,丝毫不尴尬,偶尔谢闵行会和谢先生说一些商业上的事情,云舒听不懂就拉着谢夫人唠嗑说东话西。

    夜里,谢闵行又被打发去沙发上,云舒涨了胆子说:你不睡我睡!

    谢闵行认输,他睡!

    他有自信云舒会心疼他,最后让他上床。

    云舒可没有他这份心思。

    夜里,一个躺在床上一个躺在沙发上。

    云舒软绵绵的叫:“老公。”

    “嗯?”黑夜中,低沉又磁性的声音快速回应。

    云舒心脏又扑通扑通跳的老快。

    云舒在黑夜中睁开星河眼睛,一眨一眨的,“老公,爷爷什么时候回来?”

    谢闵行:“爷爷是去邻市参加政治大会了,十天半个月回不来。”

    “爷爷都一把年纪了,而且只是挂了个将军的虚职,怎么还需要全国各地乱跑。”

    谢闵行:“将军是个虚职,但是将军麾下的将士可不容小觑。副总统是爷爷的学生,安城某军团总司令是爷爷一首提拔上去的……还有开国元勋这身份。”谢闵行没有说,云舒还是小,没有了解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

    云舒认真道:“国家就不顾及爷爷的身体了么?”

    “放心,管家陪着,没问题。随行医生也带了五个。”谢闵行宽慰云舒。

    云舒放了心,加上睡意来袭,很快就沉睡了。

    翌日,云舒刚到公司,就遇到了安琪,云舒看安琪在毛经理门口徘徊,云舒问:“安琪,你有事儿找毛经理?”

    安琪没想到云舒这么早就来了公司,她支支吾吾没说请。

    云舒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

    安琪看看毛经理的办公室又看看云舒,她想在公司学习能力,不想一直做杂活儿,可和云舒一组只能做些不轻不重的工作,根本锻炼不了自己,她想放弃,不想和云舒一组,但是,整个外联部,只有她和云舒两个人是新来的,如果不和云舒一组,没人一组,要么就是,她被开除。

    她不能被开除,她放弃本专业,一定要来这里,就是为了钱。整个办公室都知道云舒的身份,非富即贵,副总裁还要给她叫嫂子,能和云舒攀上关系确实很好,安琪却不想这样。

    安琪坐位置上,打开了电脑,却没有进入工作状态。

    这天又是筛选文件,安琪去送文件的时候,听到毛经理一副狗腿子在向电话那头的人保证,绝不会让云舒察觉猫腻。

    安琪眼神一颤,心中有一个注意行成。

    今天,云舒下班的时候火急火燎,等不了电梯了,自己推开安全通道就跑楼梯。

    那拉不放心也跟着,周俊看看电梯又看看云舒和那拉的方向,“诶呦,我滴姑奶奶,等等我。”

    周俊也跟着跑。

    事实证明跑电梯很管用,云舒到一楼大口大口呼吸,那拉也在喘气儿,“云舒,你急什么?”

    云舒这才发现那拉也跑下来了,后边还跟着周俊:“啊,我父母今天回国,我要去接他们,时间快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 htTp://www.5ikAidian.cn/第94章 谢闵行娶了个未成年===

第94章 谢闵行娶了个未成年

    云舒看到门口一辆熟悉的黑色商务车,向他们挥手,跑到车门口坐在副驾驶,张口就是:“老公,水。”

    谢闵行看着云舒一路奔向自己,他按捺心中的冲动,忍者没跑出去,抱她。他从座位中间处拿起一瓶水,拧开瓶盖递给她:“这么着急见我?”

    云舒喝过水,缓了过来:“你想多了,我是着急见我爸。”

    谢闵行挑眉看着云舒:“嗯。”

    云舒“啪”一巴掌拍在谢闵行的胳膊上:“想什么呢,不是给你叫爸,是我爸妈。”

    谢闵行:“我说什么了么?”

    云舒:“……” 尴尬! 云舒推搡谢闵行了一下,嘟囔:“赶紧开车。”

    谢闵行开怀大笑。

    车子离开后,身后有不见的长镜头对着他们离开的车影一直对焦。

    抵达机场,正好赶上云父云母挽着胳膊走出来。

    云舒站在最前头,谢闵行在她身后站着,云舒看到父母后,蹦跶着朝他们挥手:“这儿,妈妈这儿。”

    蹦的太欢,谢闵行担心她崴到脚,于是在后边伸开胳膊,双手按住栏杆,将她圈在怀中,用自己的胳膊圈个圈儿,围起来。

    云舒没有留意到,但云父云母可是人精,两人相视一笑,往出口方向走。

    一路上,云舒都在问云父云母的见闻,回到家事情也知道的差不多了。

    到了云端别墅区,打开屋门。

    “哇塞,老公你可以啊,在哪儿找的保洁阿姨这么厉害,你看这花还是新鲜的。”云舒是最惊喜好奇的那个,最先冲进去。

    谢闵行:“从家里佣人里找的。你慢点跑。”

    晚上,云舒和谢闵行没有回谢家住在了云端别墅里,云父已经知道女儿工作的事情了,云母却还在唠叨云舒:“你现在还小,还是学生当以学习为主,又不是缺你吃缺你喝你跑去工作干什么?延迟毕业好玩儿么?你看你发型都变了,原来的齐刘海也梳在后边,你这孩子!”

    云舒自从工作后就将齐刘海给梳后边,露着大额头,还有些碎刘海零散的在两鬓前,显得稍微成熟些,加点俏皮可爱的味道,却比以前更好看,更娇俏。

    “诶呀,妈,我这多好看啊,以前上学的时候,你就认准学生头,齐刘海加上短发,我这也适合,再说了我嫁人了。”

    云母:“嫁人了,和你发型有什么关系?”

    云舒轻声嘟囔:“不知道的还以为谢闵行娶了个未成年。”

    谢闵行离她最近,听到了这句话,刚送到嘴里的水愣是被呛到了,他真的很想知道,云舒的脑子是用什么构成的。

    谢闵行被呛到,云舒问:“你喝个水都能被呛到?”

    一边儿说,一边儿顺着谢闵行的后背。

    云父云母坐了一天的飞机也累了,“得了,我和你妈先去休息了,你们俩也赶紧回屋睡吧。”

    二老离开后,云舒看着谢闵行问:“你睡哪儿?”

    谢闵行挑眉:“你屋。”

    “不行,我屋里只有一个懒人沙发你躺不下。”

    谢闵行:“不是有床么。”

    云舒:“那不行,我床才1.5,挤不下你。”

    “我抱着你就可以了。”

    云舒摇头:“不行!”

    谢闵行:“你想让爸妈认为咱俩分居?还是说你想让我睡地上?老婆这可是冬天。”

    云舒怎么想都不是,最后说:“要我们偷偷溜走?” 谢闵行看着云舒笑,起身就冲楼上喊:“妈爸,我……”

    余下的话,被云舒用手堵住。“好,不就是睡我床嘛,睡睡。”最后,谢闵行得意的跟着云舒进入她的闺房。

    上一次进来是叫云舒下楼吃早餐结果遇到某女人不穿睡衣睡!

    现在才仔细打量这个房间,米白色的窗帘,窗户是落地式,旁边儿一个奶茶色的懒人沙发,一个原木色三角的小桌子,地上放着一个电脑包,亮黄色的被褥,白色的床头,一边儿一个软皮小柜子,上边放着台灯,脚头还有个奶白色的梳妆台,椅子上能看出主人的用心,特意套了个鹅黄色垫子。

    谢闵行走到床头打开云舒的衣帽间,里边真是各种各样的衣服应有尽有。

    云舒扒开谢闵行一边儿胳膊挤进衣帽间,惊讶道:“哇塞,老公回去一定要给咱家佣人阿姨涨工资。”

    谢闵行跟着云舒进了衣帽间,整整齐齐,分类有序,而且小角落还放着小香包。

    云舒:“我从来没有这个仔细过。”

    谢闵行:“挺好的。”

    “嗯?”

    云舒不解,谢闵行也不解释。

    床一个人睡大,两个人睡挤。两人抱起来,刚刚好。

    谢闵行倒是自然,直接坐在床边儿,伸着修长的腿交叉放在床上,后背自然靠在床头。

    云舒丢给他一份儿报纸:“喏,家里应该只有报纸,你先看着,我洗过澡你去洗。”

    谢闵行接过报纸,随手翻了两下,这是几天前的报纸,他已经看过了,此刻他要继续看,不为别的,就为他的小妻子。

    云舒又被谢闵行迷住了……

    云舒心想:看个报纸还非要有表情,真是的。

    谁的妻子能三天两头的被自己老公迷的呆住,除了这对儿夫妻还真没谁了。

    谢闵行很满意,装也要装到底。云舒迷一会儿回过神儿,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拿起睡衣就下楼去洗澡。

    谢宅,谢先生回来后看到家里没有孩子们,只有谢夫人在摆置她的花。

    谢先生:“孩子们呢?”

    谢夫人:“闵行和小舒今晚在亲家那里住下了,不回来。”

    谢先生了然点头。

    “吃饭了么?”谢夫人问。

    谢先生:“嗯。”

    他的晚餐已经吃过了,谢夫人一个人没胃口,就又去了花棚。

    夫妻两人明明应该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而他俩只有孩子在的时候可以说上两句话,当其他人不在家时,也就是搭伙过日子的陌生人。

    书房,谢先生接住了一通电话。

    “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谢先生:“我在家。有事?”

    “嗯,想你了,今天过来陪陪我好不好?”

=== htTp://www.5ikAidian.cn/第95章 骨感美===

第95章 骨感美

    谢先生:“我晚些过去。”

    “好。我等你。”

    挂断电话,谢先生在家也尴尬,拿起刚才脱下的外套,下楼。

    佣人将晚餐端出来:“先生,可以用餐了么?”

    谢先生:“我用过了。夫人呢?”

    佣人是回国后新聘请的,对于谢家的事情,和云舒一样,两眼白。“夫人去花棚了。先生去哪儿?需不需要告诉一下夫人?”

    谢先生:“不必。你们先吃饭吧。”

    “我们已经用过餐了,这是为您和夫人准备的。”

    谢先生扣好扣子问:“夫人没吃饭?”

    佣人摇头:“没有,一直在等先生。”

    谢先生停下系扣子的动作,心中动容。

    佣人自己退下了,他看了眼花棚的方向,最终也只是交代佣人:“将饭菜保温,等夫人出来再盛出来。”

    而他自己则坐在车里,发动车准备下山。

    紫荆山现在一到夜里,满山的星星灯闪烁着。

    像是家的灯光,这里才是家。

    谢夫人洗净手上的泥巴,走出花棚,佣人就跟上去:“夫人用餐么?”

    “先生在做什么?”

    “先生出去了。”

    谢夫人停顿了一下,继而又走回卧室说:“我不饿,下去吧。不用再准备了。”

    “先生他…”佣人话没说完。

    谢夫人打断:“我要去休息了。”

    “是,夫人。”

    谢先生在灯光拥簇下,驾车离开紫荆山。路上的每一道灯光,由亮及暗,预示着,家离谢先生越来越远。

    等红灯期间,他拿起电话往谢宅的座机拨过去。

    “喂,夫人用餐了么。”

    佣人回道:“先生,夫人没有用餐,她已经回卧室休息了。”

    谢先生单声嗯,便结束了电话内容。

    十分钟后,原本离开了的谢先生又回到家。

    谢夫人洗过澡围了一条浴巾在浴室房间吹头发。

    当谢先生推门进入卧室的时候,发现屋里没人,又听到浴室的风机声直便接推开门。

    “啪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