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跟老公爱受|可不可以不要欺负我

  “歌儿,你,你怎能如此胡闹!”徐氏脸色铁青的接过王嬷嬷递过来的水,连漱了十几口水才罢休,但只要一想到自己方才喝了尿,她的脸色便没法好看。

    “我瞧着姨母和妹妹好似毒素没清干净呢?是不是童子尿不够?要不再喝点?”叶挽歌天真的问道。

    叶芷芙已经完全顾不上礼仪了,她崩溃大叫,“你分明就是借机羞辱母亲和我!你这是报复!府里怎么会有毒蜘蛛,是你,一定是你带进来的!”

    “那蜘蛛呢,立刻收起来!”徐氏看了叶挽歌一眼,语气里都是隐隐的怒意。

    “在呢夫人,老奴已经收好了。”王嬷嬷急忙说道。

    “这蜘蛛为何只咬我们而不咬你?所以一定是你!对了,一定是你给我抹的药膏有问题,啊!”叶芷芙这才想起来,立刻惊恐的用手袖胡乱的擦掉脸上的药膏。

    叶挽歌一脸无辜的走上前,“妹妹你这话说的,被毒蜘蛛咬了是你们的不幸,怎么就怪到我的头上来了呢?”

 文学

    “歌儿,院中突然出现毒蜘蛛必然不是巧合,若是你胡闹,你现在承认,姨母还可以原谅你。”徐氏带警告。

    叶挽歌耳朵动了动,听到了院外传来的脚步声,好啊,请来看好戏的人到了。

    “姨母为何要冤枉我?我见你们中毒万分焦急还赶紧想办法替你们解毒,现在你和妹妹却都觉得是我毒害你们?我又如何控制蜘蛛咬你们啊!”叶挽歌拔高了音量,一脸委屈。

    “不过……你们喝尿时,的确令人……蛮痛快的。”叶挽歌眸中闪着狡黠,用只有自己和叶芷芙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着。

    末了还凑近她耳边,说道,“你的脸……不觉得有些痒吗?若是毁容了,再便更令人痛快了。”

    叶芷芙心下一沉,下意识便觉得脸上发痒,她一想到自己被灌尿和被毁容,就睚眦欲裂,她猛推了叶挽歌一把,骂道,“贱丫头!你说什么!”

    叶挽歌猝不及防的惊呼一声,踉跄的往后退,后腰砰一声撞上了桌子,桌上的几盘菜都被撞得掉落在地。

    “宝儿!”

    “小姐!”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

    香冬领着几人从院外走了进来,她一看到自家小姐险些摔倒急忙飞身上前扶住。

    叶挽歌轻轻靠在香冬的怀中,十分委屈的看向方才唤她乳名的男子,唤道,“爹爹……”

    声音刚落,叶挽歌就看到了叶景明身旁的男子,一身叶衣,姿态清雅凛然,她嘴角抽了抽,险些演不下去,秦非夜怎么会在这里!

    秦非夜的身边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长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见了她微微的点了点头,唤了一声,“长姐。”

    叶挽歌记得,这孩子叫叶季阳,是叶家旁支过继来的孩子,将来欲接替永宁侯之位。

    “还不见过寂王殿下?”叶景明对满屋子人没有一人上前请安有些不满。

    “妾身,臣女,奴才见过寂王殿下。”一屋子人这才反应过来,立刻请安。

    “见过皇叔……我腰疼,行不了礼。”叶挽歌扶着自己的腰,嘿嘿的笑了笑。

    秦非夜斜睨了她一眼,开口,“本王……并非你皇叔。”

    “还有半年不就举行婚礼了,四舍五入您就是我的皇叔了呀!”叶挽歌一脸的理所当然,她就是爱看秦非夜这幅不爽又拿她没办法的样子!

    叶景明总觉得今日的女儿不大一样却又说不上来,他轻声低喝,“宝儿,不得对寂王殿下无礼。”

    秦非夜摇了摇头,眼底似乎闪过一丝无奈,才冷声道,“免礼。”

    “宝儿,可撞疼了?”叶景明这才走上前来,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叶挽歌。

    宝儿是叶挽歌的乳名,如今也只有这个便宜爹爹和太后老太家会这般唤她了,便宜爹爹也不过三十五岁左右,青衣儒衫,模样俊逸清秀,有这个年纪独有的韵味。

    叶挽歌觉得这个爹爹也忒年轻了一点,毕竟现代的她也二十有五,是以这个爹爹,叫的实在拗口。

    “好疼啊,可是……妹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叶挽歌垂下头,扶着自己的腰,浑身都透着一股子绿茶叶莲的味。

    “芷芙,你为何推宝儿?你读这么多书,还不知要敬爱长姐吗?”叶景明责备的看了叶芷芙一眼。

    徐氏欲上前,可手一离开撑着的桌子便觉得头晕脑胀的,她唯有站在原地说道,“老爷,芷芙也是一时着急,并非故意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