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住花蒂猛吸公主~出水了使劲

 他和云舒的关系他早就想过,也已经想清楚,这一步是早晚的事,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今晚很不错。

    没想到自己败给了朋友圈。

    云舒趁着谢闵行松手的空闲,推开谢闵行捡起地上的浴巾,跑出浴室,立马换上睡衣。

    头发经历刚才,也湿着披散开。

    云舒心跳太快,双手按压心口,平复心跳。

    心跳平稳后,果真在床上翻腾找手机,抱着手机翻朋友圈,就一会儿又二十多条留言评论。

    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仔细看就会发现,少女回复消息就是心不在焉,耳朵竖起来听身后的动静。

    谢闵行换好衣服,出门就看到云舒湿散着头发坐在床上玩儿手机。

    谢闵行拿着一块儿干毛巾,走到床边,单膝跪在床上,在云舒背后。

    云舒立马警惕爬到脚头:“我朋友圈儿消息真没回复完。”

    谢闵行:“头发不干,明天会头疼,我给你擦头。”

    云舒不信,摇摇头,抱着手机去用吹风机吹头了,她可没忘记,刚才发生的啥。

    之前发生,她会傲慢害怕的住进西子房间,现在西子不在,她不去。

    再说了毕竟是自己的老公,亲亲又不会掉肉。

    手机的魅力太大了,谢闵行好不容易一天不加班儿,云舒一直抱着手机聊天,他在床头翻看最新的财经报告。

    云舒爬过去看了两眼,“难看死了,无趣。”丝毫忘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事。

    云舒继续看手机。

    谢闵行被云舒这样说,也觉得财经报告很无趣,放下手机打开自己的微信,一看消息五十多条,还都是朋友圈的。

    好奇心驱使他点开了消息。

 文学

    谢闵行终于明白,云舒为什么捧个手机不停了。

    就她和秦五聊天能聊二十多条。

    “放下手机睡觉。”

    谢闵行看了眼时间,强制要求云舒。

    云舒看着手机摇头:“我不,还不到九点。”

    “我取消点赞。”

    “你敢。”云舒坐正身子。

    本来点赞就是云舒自己点的。

    谢闵行:“睡不睡?”

    云舒瞪眼望着谢闵行:“就秀一次恩爱,还是我自导自演的你还威胁我。”

    谢闵行问:“睡不睡?”

    “你去你沙发上去,别赖在我床上。”

    谢闵行:“我看着你睡着,我就去沙发上。”

    “哼,谁信,你先去不去我不睡。”

    谢闵行:“不睡的话,来做点助眠运动?”

    谢闵行说这话慢慢贴近云舒,将人压在身下,低沉的嗓音疑问:恩?如何?

    云舒在身下生气的放下手机,蒙着被子不看谢闵行,待身上重量消失,云舒咕噜到边儿,离谢闵行八丈远。

    背对着他。

    谢闵行也躺下,放下手机将卧室的灯都关了,看着云舒的背影他相信,云舒睡着后会自己躺倒他怀里。

    果然半夜,佳人入怀。

    卧室的小台灯开了一盏,昏黄的灯光下,怀中少女恬静的睡颜,像混世魔王突然变乖了吧的宝宝。谢闵行拿出手机拍了一张云舒睡着的侧颜,不施粉黛,依旧天真。

    谢闵行的处女圈儿是云舒的睡颜,配字:很美很可爱。

    熄灯睡觉。

    谢闵行的朋友圈炸了,当事人搂着老婆还在睡回觉。

    群消息,秦五:“我靠,你们快去看,谢老大的朋友圈,我是不是做梦了?谢老大发朋友圈了。”

    向来少出没的陈四也在大半夜跳出来,“他妈的,我可能眼瞎了。”

    杨老二:“淡定,谢老大的号可能被盗了。”

    秦五:“呼叫老三。”

    陈四:“呼叫老三。”

    杨老二:“呼叫老三。”

    秦五大哭表情,“老三不在,没有眼线了。”

    陈四:“老三去当国家的女婿了。”

    杨老二:“期待老三的回归。”

    一群人由谢闵行的圈儿转移到了谢闵慎的身上,又从谢闵慎的身上谈到陈四相亲的事儿,说谁谁消息。

    最后群里只有秦五一人嗷嗷乱叫。

    “杨老二,你出来,我发誓不问你童养媳的事儿了。”

    “陈四你出来,我也不问你和李家大小姐的事儿了。”

    “老三呐,你在哪儿啊~你快回来~”

    “……”

    这边是黑夜,那边是晨曦。

    阳光透过云彩照向战乱过的大地。

    周围都是凌乱的铁皮,正中间围着一块儿干净的空地,寸草不长。

    谢闵慎领手下在基地周围晨跑。

    一身红衣,红如艳阳的女子出现,妩媚妖娆。

    谢闵慎身后的一群士兵见到此人都驻足叫:“嫂子早上好。”

===第106章 甘愿做俘虏的明媚女子===

第106章 甘愿做俘虏的明媚女子

    女子俏皮点头:“早上好呀。”

    每次,谢闵慎想到要不是维和需要他们,谢闵慎真想一脚踹死自己的这帮手下。

    如果说晨曦是希望,那么这个女子就是明亮。

    谢闵慎:“你身体好了就赶紧走。”

    “我不走,我是你的俘虏。”

    非基地路过的士兵诧异:这年头还没见过这么想对手俘虏的人。

    也有士兵诧异:那儿有军官想赶走自己的俘虏。

    谢闵慎的手下一口一个嫂子,女子很满意,谢闵慎很生气。

    女子挑眉示意:你奈我何?

    谢闵慎需要去消消气,害怕一个没忍住失手掐死自己的手下。

    破旧的土墙,随时会倒塌的样子,谢闵慎坐在一个小角落里。

    拿出手机看到群消息还有家人的叮嘱,以及少有的朋友圈图片。

    秦五还在群里哀嚎控诉有他们几个朋友,家门不幸。

    谢闵慎看着就笑了,仿佛自己和他们一直在一起,甚至他们说话的语气动作谢闵慎都能想起来。

    谢闵慎也发了个朋友圈,是前段时间有一次战争他救下的一个小女孩儿,他在她眼中看到了寄托,一个小小的女孩子,浑身脏兮兮的,眼中是感激和对他们的寄托。

    照片是孩子,配字是:一切安好。

    秦五看到朋友圈爆炸了:“你们大爷的,都在线不理我,你也不理我。”

    越是这样,杨老二点了个赞,陈四评论:等你回来。

    秦五发了一堆笑脸。

    谢闵慎看着群聊天记录看着大哥大嫂的朋友圈,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不是难过,是好的心情。

    放下手机,谢闵慎看了眼烈日,心叹:后背已稳,他放心前冲。

    次日一早是云舒先醒的,一看表才六点多,外边的天还没亮,她看到自己躺在谢闵行怀里,又很没出息的怕冷,于是缩在他怀里不出去,睡个回笼觉。

    六点的天空,像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纱,天上的月亮慢慢变淡,树叶摇曳,光影稀疏,荆紫山的星星灯关了,只留下远处天空的一抹淡淡的橘黄色晨光。

    谢闵行惯性,用力搂紧云舒,为云舒拽着被子再盖一下,末了吻一下她的发丝。

    云舒飘了……

    好想就这样一直老去。

    云舒起床和谢闵行理论好久,“不是说我睡着你就谁沙发的么,你干嘛睡床。”

    “你枕着我胳膊,我抽不开手,走不了。”

    “你说谎,我多轻,轻轻一推就开了。”云舒在洗漱间一边刷牙一边理论。

    谢闵行在衣帽间的一排表面前挑选今日搭配的表,回复云舒:“你低估了你的体重,高估了我的能力。”

    云舒去上班儿的路上看到了谢闵行昨晚发的朋友圈,在车上吐槽谢闵行:“你干嘛不给我美颜?”

    “不会。”

    “你干嘛不给我p图?”

    “不会。”

    “你干嘛偷偷拍我照片。”

    “秀老婆。”

    云舒“勉勉强强”的接受谢闵行的话,偷偷保存下来图片。

    但是在谢闵行的朋友圈下,云舒发现,清一色的评论:呦,谢老大,小嫂子晚上睡觉还要枕胳膊呀?

    云舒回复:不仅枕胳膊了,他还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了。

    又是清一色的抱拳回复。

    谢闵行开车,余光看到云舒回复的欢快,想了想还是没提醒她。

    结果没过多久,谢夫人在云舒的评论下回复:“小舒,你们买故事本儿了?”

    云舒放下手机生无可恋的看着开车的谢闵行:“妈妈和秦五他们有微信?”

    谢闵行好心回答:“爸爸和爷爷也都有。”

    这时消失已久的谢爷爷出现了,“好呀丫头,爷爷等你的好消息。”

    此好消息人皆知是何意。

    云舒看着手机对开车的谢闵行说:“我在朋友圈被爷爷催孕了。”

    谢闵行:“符合爷爷的风格。”

    “闵慎也发朋友圈了,是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儿,看着挺好看的。”云舒和谢闵行闲聊,“闵慎说一切安好。”

    云舒拿起谢闵行的手机,打开微信找到谢闵慎发现两人是空白框。

    “你们兄弟俩都不私下聊天的么?”云舒意外。

    谢闵行:“闵慎那里信号不好,能打电话就打电话,聊天他很少能接收到。”

    一句无意识的话,云舒听出了不对,“闵慎在那里参军?为什么信号会不好?”

    谢闵行:“机密。”

    云舒又问:“闵慎是军医吧?”

    谢闵行:“嗯。”

    巧遇高峰期,云舒的话匣子又合不住了。

    “老公,你悄咪咪的告诉我,闵慎去哪儿了吧。”

    谢闵行:“这是机密,我哪儿知道。”

    云舒一脸不相信:“你肯定知道,哼。军医怎么会去山里,一去几个月这么久。” 哼,欺负她云舒傻?谢闵行好心提醒:“闵慎现在是少校。”

    “哦”还真是自己傻。不过,少校是什么鬼?

    道路在交警的指挥下,车辆有序缓慢的前进着,云舒拿着谢闵行和自己的手机玩儿了一路。谢闵行视线看到云舒,“一部手机不够玩儿?”云舒捧着手机点头,“两只眼睛,一只一部手机。”

    下车前谢闵行叮嘱:“今天我来接你,等着我。”

    “每天不都是你嘛。”云舒挥手,蹦跳跑进公司。

    谢闵行才放心的驱车而去。

    手机被云舒都玩儿的热乎着,谢闵行拿起手机拨通弟弟的电话。

    三声没人接,谢闵行自己挂断电话。

    公司内,性感妖娆的毛经理走到云舒桌前:“小舒,你的人找的如何了?”

    “还在努力中经理。”

    毛经理安慰:“不急不急慢慢找。”

    内心:很急!

    云舒感觉到了压力,中午吃饭的时候路过超市,三个人愣是没拦住一个人,眼睁睁看着云舒空手进去,大包小包的拎出来。

    “小舒,你买这么多吃的完么?”那拉看着云舒手里的薯片锅巴薯条等各种膨化食品。

    云舒:“我们所有人的,一起吃。”

    安琪说:“小舒,公司可以吃零食么?”

    云舒也问那拉:“公司有规定?”

    那拉:“没有明确条令这样要求。”

    云舒:“那没关系,走吧。”

    那拉还有点纠结:“唉,小舒你这影响不好。”

    你可以任性我们可不能。

===第107章 爱逛街的老公===

第107章 爱逛街的老公

    云舒盯着那拉眼睛,不可信道:“什么时候,那女王竟然变得畏缩了?甘心被零食束缚?”

    那拉被云舒一个刺激,立马挺身抬头,甩头发,“怎么可能,买!”

    云舒又拿起一包虾条放在购物车,冲安琪和那拉叫:“你俩还要啥不?”

    安琪摇头,那拉取出最上头的罐头递给云舒:“来一瓶。”

    中午,空旷的办公室角落里大摇大摆的坐着三个松鼠,彼此交换吃着零食,聊着八卦,毕竟他们公司也是有不少还在成长中的艺人的。

    “那拉姐,你新给公司签了一个上城影视的学生,你要怎么包装她呀?”云舒问。

    那拉:“你是说白莹?”

    “好像是姓白的,是吧安琪,咱俩那天遇到的是叫白莹吧?”云舒不太确定问安琪。

    安琪点头:“15号练习室,是她。小舒你问这干啥?”

    那拉:“你说白莹啊,她名字有点普通,但是姓不错,目前提起白姓的明星只有白帆,我要让她在大众面前一下子就记住,所以给她商量了一下,重新起个名字,白樱,樱花的樱。

    日本富士山樱花不是开了么,我已经向公司申请了,去富士山拍樱花照,召开记者会的时候用。感觉怎么样?”

    云舒:“大姐,你拍个照片还要去日本?她不是还没有开始接影视剧呢,干嘛开记者发布会?”

    那拉:“她已经接了一个,《良辰》里边她是小七公主,备受父母宠爱,天真无邪。后来喜欢上男主是将军,因为将军功高盖主,那帝王和太子还有一些迂腐的朝臣容不得将军的存在,派人暗杀,小七公主救下将军三次,得到的只有将军的感谢,和兄妹情。

    后来,将军家变,他再次遇难掉落河中,他被一个女山大王救下,两人成婚,公主以为他死了,整日郁郁寡欢……

    还有什么来着,我想想。”

    那拉说着往嘴里扔了个锅巴,喝了一口饮料,“总之小七这个角色演出去绝对备受观众喜爱。风头压过女主那是必然的。”

    云舒听的有点儿入迷,也吸了口饮料,“小七是女二?”

    那拉摇头:“不是,女四。”

    “啥?”

    “怎么会女四?”

    云舒和安琪同声问,都不敢相信。

    那拉:“女四又怎么了,网上的喷子,贴吧,还有导演的微博下边儿都在说,他们最期待的小七到底是被谁抢走了。”

    那拉又说:“你们俩新入门,一定不要看剧多少,上镜次数多不多,来判定她是女几号。”

    云舒:“你是说小七这个角色一播出,风头碾压女一号?”

    那拉:“记住一句话,女主只有男主来爱,女配是由观众来疼。”

    云舒吃东西的手卡在包里不动,她看着安琪,同样安琪也看着她。

    两个傻大白,都默契的给那拉竖起大拇指。

    云舒办公室吃零食,拉着部门员工一起吃零食的事儿,毛经理偷偷打了小报告。

    谢闵行关注点在于:“她中午吃饭没?”

    毛经理:“总裁,我没留意到。”

    谢闵行:“行,我知道了。今天早点下班。”

    毛经理内心:少爷,你宠妻也太过分了吧。不过我们喜欢。

    下班儿又早了,办公室其他同事目光盯着云舒。

    云舒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还是毛经理说:“大家都不想早下班儿?那就留下加班。”

    办公室没一会儿时间就留下云舒和安琪还有被下属速度吓到的毛经理。

    安琪和云舒对毛经理道别,也小跑去等电梯。

    安琪问:“你真不知道?”

    “我知道啥?你们别有色眼光看我,我老公有面儿,但是我和我老公不一档子事儿。”

    很快云舒的话被打脸了,楼下停着一如往常的黑色商务车,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谢闵行不会这么早到楼下。

    那拉在门口拉着云舒说:“大佬,托你的福,万分感谢。昨天的你朋友圈儿秀的是小恩小爱,今天你老公秀的是柠檬。”

    谢闵行接着云舒,第一句话就是:“饿不饿?”

    云舒:“不饿,我问你啊,今天我早下班儿是不是又是你要求的?”

    谢闵行摇头:“不是,怎么了,不是因为你们部门业绩好,毛经理给你们放的假?”

    云舒:“你别骗我。要不然你怎么会来这么早?我刚下班儿你就到。”

    谢闵行:“我说偶然你信么。”

    司机憋着不敢吭声,就怕少夫人去问他真相。

    云舒坐在一旁对谢闵行说:“别整官僚主义好不好,你这样会引起别人的反感,毕竟秦五经常不在公司,我作为她大嫂还是有义务帮他看管公司的,如果这事儿真是你提出的,我肯定是帮理不帮亲,我去举报你。”

    云舒说完又问:“去哪儿吃饭?”

    谢闵行:“餐厅定好了,这个点刚好人少,我们去吧。”

    云舒:“我们又不回家吃饭?要不给妈妈打电话一起出来吃饭吧,我们不回家,家里都没人了。”

    谢闵行揉揉云舒的毛茸茸头发,说:“你打吧。”

    云舒是个制服控,偏偏谢闵行最喜欢穿正装,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墨蓝色衬衣,皮带扣发着金色的光芒,云舒心想:上辈子我拯救了地球,绝对的。

    在谢闵行充满温柔和爱意的目光下,云舒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谢夫人不太想和儿子儿媳一起外出吃饭,“你们小两口想在外边吃就吃过饭再回来,我就不过去了。”

    “妈,你在家也没什么事,就出来吃饭呗。”

    “我才不出去当电灯泡。”

    云舒看着手机被挂,“妈说,不当电灯泡。”

    谢闵行:“那我们走吧。”

    饭后,云舒发现司机没了,“车呢?”

    “我让他先走了,附近有个商场,我陪你去逛街消消食。”

    谢闵行说着,胳膊搭在云舒的肩膀上,搂住她往前走。

    云舒:“我没见过你这么爱逛街的男朋友。”

    “是老公。”谢闵行纠正。云舒吐舌,“我还没谈过恋爱就结婚了,我亏大发了。”

    谢闵行:“你多好,省略过程直接到结果,多少人羡慕你。”

===第108章 缺吃缺喝缺钱花===

第108章 缺吃缺喝缺钱花

    云舒吐舌:“说的想我很稀罕似的。” 谢闵行:“反正你不讨厌。”“切,你说我嫁给你,拜托,我是你们家花钱买的。还值不少钱呢。”

    两人几步路到达商场,这里人为满患。

    云舒拉住一个往前奔跑激动的男生问:“唉,今天做什么呢,这么多人?”

    男生略激动道:“高维维在这里取景。”

    云舒一听高维维,国际女神,激动的跳起,跟着男粉丝就往前跑。

    谢闵行及时拉住小妮子,“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云舒:“我要去要签名照啊。”

    谢闵行单手叉腰,拉着云舒说:“你又不喜欢她。”

    “笨,我不喜欢有人喜欢,我拿着她的签名照,放网上拍卖,那可不就挣钱了呀。”

    谢闵行知道真相想掐死这小妮子:“我缺你吃缺你喝了,还是缺你钱花了。你心里眼里怎么都是钱。”

    云舒:“钱谁会嫌多。”

    谢闵行还想进一步教育云舒的时候,他身后想起了熟悉的一声:“闵行。”

    谢闵行听声音不用转身就知道是谁。

    云舒的视线被谢闵行挡着,看不清背后是谁,她戳谢闵行的肚子说:“好像有人叫你。你听到了么。”

    谢闵行按下不安生的手,长臂裹住云舒,将她禁锢在怀里,“别乱动。”

    转身,云舒才看清是谁,带着鸭舌帽,大黑墨镜还有黑色口罩,她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云舒第一反应,不会是黑社会吧,在逃亡。

    谢闵行:“维维,你怎么在这儿?”

    “嗯?”云舒看着谢闵行又看着黑衣女子?

    认识?

    维维?

    云舒惊讶的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你是高维维?”

    路过的人,听到声音都驻足,往这边儿看过来。

    “快,女神在这里。”

    人群中不是谁喊了这么一句,接下来的一切,失了控制。

    粉丝们的疯狂出乎云舒意料,他们三人被人群围住,谢闵行将云舒搂在怀里紧紧保护者,另一只手,也在护着高维维避免受伤。

    三个人被紧紧的围在中间,周围的人越挤越多,谢闵行眉头紧皱,身边的温度极骤。

    谢闵行浑身散发的气息是危险的,眼神迸发的是冷冰,周围的人有一瞬间的安静,有点不敢再往前挤。

    谢闵行身上的王者气息与生俱来,严肃起来,让人不寒而栗,此刻他很严肃。

    这副模样,高维维看在眼里,她心明白,谢闵行这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他怀里的云舒。

    舒羽全程被谢闵行搂在怀里,脸埋在谢闵行的胸膛,因此没看到谢闵行冷酷的样子。

    云舒的脑袋都是嗡嗡乱响,是警察和保镖齐上阵,才开出一条路。

    高维维见惯了这种场面,加上谢闵行的有意维护,她没受伤害:“闵行,先上我的保姆车吧。我看你车也不在附近。”

    云舒就不一样了,虽然被谢闵行保护在怀里,但是多少还是有些影响。

    在高维维发出邀请的时候,她其实很想去。

    谢闵行开口,声音听不出温度:“不用了,小舒受了点惊吓,我带她先回家。”

    高维维看了眼还被谢闵行保护在怀里的少女,羡慕的目光,拉上车门,继而自嘲一笑。

    谢闵行的专车也到了,云舒一上车,身边儿才安静下来。

    云舒长叹一口气,“本来我还想做明星呢,算了算了,打死我都不去。”

    谢闵行拧开一瓶水递到云舒的嘴边,“要喂不要?”

    云舒手不碰瓶子,低头吸了一口水,“压压惊。”

    云舒喝过后,谢闵行就着也喝了一口。

    谢闵行交代司机:“刚才的事情稍后你去处理了。”

    司机:“明白。”

    高维维被围攻这件事,在网络上火了一瞬间,什么都没有了。

    微博热搜也不存在。

    网民们都在网上讨论场面多惊人,刚发出去的视频瞬间被和谐。

    最后上热搜的是,高维维的靠山

    已经在休息室的高维维蜷缩在沙发上,经纪人在旁边刷新着网络:“维维,你又上热搜了。这多久了没上热搜了。”

    小助理接了杯温水递给高维维:“姐,喝点儿水吧,今天是我们的失误,没有做好防护措施。”

    高维维接过水杯,声音无力问:“热搜的视频删了吧”

    经纪人:“维维,没有视频,热搜标题是你的靠山。”

    高维维抬头看着经纪人,疑惑:“什么意思?”

    经纪人将手机递给高维维,同时间,另一部手机响了。

    经纪人和小助理看到来电显示,面面相觑,纷纷走出休息室,亲自在门口守着。

    黑色星期五,但对于某些人来说星期五是光明的,比如高中学生。

    谢闵西从早上开心到中午,放学她背着书包就冲出教室,看到校门口一辆熟悉的车辆,熟悉的车牌,还有车把手边儿站着的云舒,谢闵西飞奔过去,张开胳膊大鹏展翅和云舒来了个大大的亲密接触。

    “嫂子,我过大星期了真不容易。”

    云舒:“快上车,中午在外边儿吃饭,不回家。”

    当天,浩翔地产的锦绣城最高层换上了朱嫣的照片,同时浩翔地产的网站也发出消息,朱嫣将作为锦绣城的代言人3年。

    谢家一行人只有谢闵行接到了消息。在餐馆,谢闵行拨通电话,交代自己的人,毁了谢先生的手机网络。

    “大哥,我们都点好菜了。”谢闵行进屋,谢闵西开口到。

    谢闵西的旁边坐着的是云舒,两人亲近的仿佛不是嫂子和小姑子的关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