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她_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她

    轮毂与地面交叉,发出刺耳的声响,转瞬之间,那辆推车便超过了那名贼匪,拦在了他往前去的必经之路上。

    “轰!”

    推车与墙壁发生了猛烈的碰撞,剧烈的声响在巷弄间回荡,彻底搅碎了夜的宁静。

    伴随着“嘎吱”的声响,它的生命也在瞬间走到了终点……伴随着无数的调味料粉末融汇成的烟尘,四处弥散……

    无数的锅碗瓢盆,包括一次性的碗筷散落一地,彻底阻绝了那人追击的脚步。

    望着远处渐渐消失的身影,卓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既然已经被迫入局,那他也只能无奈的充当一次英雄了。

    可是,这英雄当的,可真亏呀!

 文学

    卓九不禁有些蛋疼,先不说营生的家伙了,伴随着艾恬雅的远去,眼见着追击无望的贼匪,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仍旧留在现场的卓九身上了。

    ——因为,正是由于卓九的横空出世,才彻底打乱了他们的全盘计划。

    想到着,他的双眼不禁泛起了血红,提着刀,一步步朝着卓九走去……

    形势已然恶劣到了极点,而更为糟糕的是,剩余的两个贼匪也渐渐缓了过来……他们的脸色同样不是很好看,恶狠狠的盯着卓九,就像是望着一个落入陷阱的猎物。

    他们为刀俎,而卓九只是他们盘中的鱼肉。

    卓九浑身上下顿时毛骨悚然了起来。

    星城的治安一直都很好,也鲜少出现暴力行凶或者伤人的事件,但这一切的前提是,眼前的这几个人要保持足够的清醒。但显然,这三个人早已被愤怒蒙蔽了双眼,加上酒精上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都完全是有可能的!

    卓九终于开始有些紧张了。

    他眼神飘忽的观察着四周,却发现身前身后,所有逃窜的线路,都被围堵了个严严实实,除了那个持刀向他步步逼近的贼匪外,另外两个人也是满眼狠厉的盯着他,丝毫没有留给他任何的可趁之机。

    见状,卓九赶忙摆了摆手,着急的说道:“兄弟,别冲动,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不如我们就此揭过,各退一步?”

    他尽量扯出一副和善的笑,虽然他也知道,这时他的笑不一定会比哭好看多少。

    眼前那人仍旧在一步步的逼近,此时的他显然已经听不进任何的东西了,他的眼睛越发的通红起来,目光直直的盯着,好像只有卓九一人。

    “兄弟,清醒一点,你们现在做的事,是违法的!你们现在走,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我也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谁和你是兄弟!”那贼匪显然已是怒极,陡然加快了脚步,挺着刀便直直的朝着卓九捅来。

    寒光乍现,挟带着无尽的寒意。卓九除了慌忙的向后退撤,没有任何的办法。

    然而,倒退的速度终究没有那人向前奔袭来的快……伴随着刀光一闪,虽然卓九避开了捅向腹部的致命一击,但仍旧没有避开随即上滑的刀刃,他的手臂在躲闪的瞬间被划开了一道十几厘米的口子,奔涌的鲜血,瞬间飞溅了出来。

    “额嗯……”卓九发出一声闷哼,无力的靠在了一旁的墙上。

    “真他妈的痛啊!”

    传来的剧痛瞬间让他的表情开始扭曲……一切似乎渐渐超出了控制,眼前这人没有丝毫的留情,显然是已经上头了!

    这让他整个人越发的开始惊恐。

    对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无妄之灾,而他的出现,更像是一场意外。

    ——或许在旁人看来他是在英雄救美,但实际呢,美倒是一去无影踪了,而所谓的英雄,极有可能将会变成一个替罪羔羊。

    滴滴鲜血洒落在地,漾出妖异的鲜红。

    这非但没有让眼前的贼匪清醒,反而,他眼里的血色变的更加的浓重了!

    “老子不会挂在这里吧!”卓九怔怔的望着眼前那个宛若杀神的人,整个人都呆住了。

    虽然他知道这时的自己应该尽力闪躲,来谋求一线的生机,但临到头来,脚步却像是灌满了铅,怎么挪都挪不动。

    “就在前面……”

    就在那贼匪步步逼近的时候,一阵好听的女声,悠悠的自远传传来。

    同时响起的,还有不少急促的脚步声……卓九不禁长舒了一口气,这些繁杂无比的声音,在此时的卓九听来,丝毫不缔于仙音。

    而听到远处的响动,那贼匪的眼里也是流露出几丝的挣扎,随后恢复清明。

    虽然他的脸上仍旧留有不甘,但还是止住了自己前行的脚步,他知道……只能到此为止了。

    先前他之所以想要前去阻拦艾恬雅,就是担心如果她跑出去,找到帮手或者报警……现在大局已定,他也只能无奈的拖上剩余的两个人,踉踉跄跄的离开。

    不过在离开之际,他们还不忘将那辆破旧的推车踹烂,并将里面装着钱的那个小盒子带走。

    ——这里面,装着卓九这几天的全部营收。

    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卓九脸上的神色也变的越发的严峻起来。

    毕竟,他前面做的那些事,也并不算是十分的光鲜,一旦遭遇盘问,就连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

    虽然损失的营生的推车以及几天的收入,但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有个安稳的居所显然更为重要……望了望那辆破旧的推车,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找到旁边的一条巷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待到艾恬雅回到现场时,只剩一片的狼藉。

    ……

    “待我回到现场时,你也已经离开了……”

    “和先前在星城南站时的你一样,事了拂衣去,根本没有留给我表示感谢的机会。”

    卓九整个表情都扭曲了:房东阿姨,你能不能不要脑补了……虽然当时自己做的事,的确容易让人误会为英雄救美。

    ——但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巧合懂吗?

    他是真的不想出现,也不想被卷入风波,要知道,就因为这事,他白白少赚了多少钱,要不是后面运气好,又捡到了一辆没人要的半新不旧的车,也许他真的要饿死在这里了。

    不过吐槽归吐槽,此时的卓九仍旧不敢抬头。

    虽说是误会,但就整个过程来看,说他是英雄救美,似乎也没错。

    “不过……”卓九的眉头一皱,“很明显,当时她并没有发现是我,那么后来,她究竟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呢?”

    绝不可能是那晚。

    因为这条巷弄本就十分的晦暗,路灯也没几盏。

    即便平时晚上两人擦肩而过,倘若不是细细打量,都无法看清彼此的面容。

    更何况是在那样混乱的情况下。

    要不那三个匪徒也不会选择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来做那些下作的勾当了。

    “那,她究竟是怎么发现是我的呢?”卓九的胃口被狠狠的吊了起来,他想抬起头来问个究竟,最终还是强忍住心里的好奇,继续趴着装死。

    “是不是很好奇,我怎么知道是你的?”艾恬雅带着些许的戏谑,笑着问道。

    望着眼前仍旧没有一点反应的卓九,她的情绪也有点复杂。

    “那天我带着一群热心人回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只剩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更是让我无比的担心。”

    是了,是血迹……卓九的眉头一皱,虽然不致命,毕竟是刀伤,伤口也并不是很浅,他也是花了不少的时间,才堪堪将血给止住。

    待他趁着夜色回来的时候,除了那辆破车仍旧被丢在路边没人处理,其它人早就已经散了。

    “当然,我也没那个本事,循着血迹找到你……即便受了伤也要不管不顾的离开,显然,你就是不求回报。”

    “不要脑补了……”卓九心里开始咆哮,他就是这样一个低级趣味,而且胆小怕事的人。

    “不过,你留下的那辆推车,成为我找到你的唯一线索。当然我也不可能那么迟仍旧待在那儿,毕竟前面发生了那样的事,想想还有些后怕。”

    “不过有钱自然有有钱的好处,我可以轻易的雇到一个人在一旁盯梢……你也知道,这条巷子里,大多数的房子都是我的,想要安排一个人隐匿起来,实在是太简单了!”

    她不说,卓九还真忘了她是一个富婆的事实。

    这样,一切也都变的合理起来了,包括为什么她会发现是自己,以及后来发生的一切。

    ——会不会都是她计划中的一环呢?

    虽说有些巧合,但在这种刻意的安排下,他竟是丝毫都没有察觉。

    “所有的推断只能从那辆推车入手……”

    “当时散乱一地的各种锅碗瓢盆以及调料,可以轻易的判断出,这辆车就是你的主要的营生手段。”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