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热杵在腿间进进出出_巨大热杵在腿间进进出出

    慕浅走出来的时候,吴昊刚好也从隔壁的房间里走出来,慕浅便又冲他道谢一番。

    吴昊又客气了一番,很快离开了警局。

    林夙这才上前来,“走吧,我送你回去。”

    慕浅点了点头。

    车子驶出警局,林夙才又道:“刚刚我找人打听了一下,初步的查证结果出来了,那个驾车人是个小混混,车子的确是偷来的,他喝了酒,又出了事,所以才弃车逃跑了。”

    “哦。”慕浅听了,却只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怎么了?”林夙见她这样的状态,低声道,“吓着了?”

    慕浅安静许久,才终于抬眸看向他,“不是意外。”

    林夙微微一顿,“什么?”

    “今天晚上这场车祸,应该不是意外。”慕浅说,“我刚才录口供的时候仔细回想了一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林夙微微皱眉看着她,仔细地听着她说。

    “第一次,是那次我进医院,是有人把我推下了马路,我才差点被车撞;第二次,是那次我跟霍靳西在一起的时候,只不过那次刚好有别的车替我挡了一劫;第三次,就是今天晚上……没有这么巧,不可能这么巧,我三次都差点被车撞……”慕浅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开口,“是有人想要杀我。”

    林夙眉目之中有一丝恍然,更多的却是担忧,“你有没有跟警察说?”

    慕浅缓缓摇了摇头,“我只是突然联想起来,可是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几件事相关,说了又有什么用?”

    “你确定这几件事有关联?”林夙又问。

    慕浅脸色微微泛白,目光却坚定,“越想越肯定。”

    林夙安静片刻,握住了她的手,“交给我来调查,另外你最近进出,我会找人来保护你。”

    慕浅听了,眼睛有些发直地盯着他看了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抽回了自己的手,微微一笑,“不用了。”

    林夙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抬眸看她,“为什么?”

    “我自己的事,还是我自己来查吧。”慕浅重新笑了起来,“毕竟我得罪过什么人,我自己心里才有数。”

 文学

    “那你说说你心里有什么数?”林夙说。

    慕浅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想到。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又刁钻又嘴硬,指不定什么时候得罪了人自己都不知道……我还要回去好好梳理梳理,看看到底是谁和我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林夙又安静片刻,才开口:“我说了,这件事交给我调查,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出事。“

    “算啦,算啦……”慕浅轻轻笑了起来,“你不用为我做这些事,没有必要。过了这段时间,我想我应该会回美国去了……”

    慕浅说完便转头看向了窗外,车子里一时安静下来,直至她的手忽然被人握住。

    林夙缓缓将她的手放进了自己掌心,低声道:“不用走。”

    “算啦,我始终还是斗不过霍靳西。”慕浅试图抽回自己的手,“还是回到从前的生活状态最好。”

    林夙紧握着她的手,没有让她抽出去。

    “我说了,你不用走。”林夙说,“霍靳西的事,我也会为你解决。”

    慕浅安静了片刻,才又抬眸看向他,目光温柔带笑,“林先生,从一开始我就是抱着找救生圈的目的接近你的,你不用为了我做这么多,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你。”

    林夙低了头,摩挲着她的指根,缓缓道:“可是我有。”

    慕浅怔忡片刻,林夙再度抬起头来看她,“交给我?”

    许久之后,慕浅眼睛已经隐隐开始泛红,才终于点了点头。

    林夙伸出手来将她拥入怀中,“我不会让你有事。”

    慕浅靠在他怀中,闻言轻轻笑出声来。

    林夙车行至慕浅家楼下停留许久,两人就坐在车里说话,良久,慕浅也舍不得下车。

    “时间不早了,早点上去休息。”眼见着时针指向凌晨两点,林夙才终于开口,“我会尽快约霍靳西谈谈你们的事。”

    “你确定……他会有那么好说话?”慕浅问。

    林夙缓缓道:“霍靳西的行事作风一直很明确——无利不往。他既然是个商人,那就一定有能够打动他的条件。”

    慕浅忽然微微偏了头看着他笑,“我在你心里真的有这么重要?毕竟我们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万一将来你后悔……”

    “有些人和事,无关时间长短。”林夙说。

    慕浅安静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心满意足地推门下车。

    眼看着慕浅上楼进入屋子,还走到阳台上向他挥手,林夙这才吩咐司机:“去翰林苑。”

    翰林苑,先前他送给慕浅的那套房子所在的小区。

    深夜,小区内多数人已经陷入熟睡,楼群之间,唯有星点灯光。

    林夙打开一扇门走进屋子的时候,一具温香软玉的身体蓦地投进了他怀中,带着难以自持的喜悦,“你好久都没来看我了……”

    林夙身体站得笔直,满目寒凉,连声音也镀上一层寒意,“我是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对慕浅下手?”

===第76章 股掌之间===

听到这句话,女人身体微微一顿,缓缓抬起眼来看他。

    四目相视,林夙眸中再无从前的温和清润,薄薄的镜片后面,是难以掩饰的冰凉。

    她一点点松开他,盯着他看了许久,终于冷笑了一声:“原来你是为她来的。”

    她转过身,有些僵硬地走了两步,却又克制不住地再度转身,“在她出现之前,我们已经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没有单独见面,她出现后,你来见了我三次,却三次都是因为她!她现在已经是霍靳西的未婚妻了,却还是不知廉耻地一直接近你!这样一个女人,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林夙安静地听她说完,面容始终冷凝,“那你是不肯收手?”

    “对!”女人身体微微颤抖着,“我要她死!”

    林夙听完这句,又看了她一眼,转身就准备推门离开。

    女人见他这样的的动作,却又瞬间慌乱起来,一下子冲上前去从身后抱住他,“你不要走!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动她,你不要走好不好?”

    林夙站着没动,女人连忙站到他身前拦住他的去路,再一次抱住了他,低声着祈求:“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只是生气她这么对你,我为你感到不值,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吻上了林夙,继续低喃诉说:“只要你跟她不再有关系,我不会再乱来……”

    林夙却忽然捏住她的手腕,微微推开了她。

    “无论我跟她是什么关系,都轮不到你来动手。”

    “好,好……”女人连忙回答,“我答应你,我不会再给你添麻烦……”

    “记住自己说过的话。”林夙一字一句地说完,松开了她的手臂。

    女人大喜,忍不住伸出手来要抱他的时候,林夙却绕过她,径直推门离开了。

    女人僵立在那里,面对着面前重新关上的房门,渐渐地全身僵硬。

    ……

    慕浅一觉醒来,从叶惜那里得知自己又上新闻了。

    昨晚那桩车祸现场有不少目击者拍摄照片视频,后面又报了警,慕浅想,这要想不上新闻也难。

    “那桩车祸怎么回事?”叶惜在电话里厉声质问她,“你怎么三天两头出意外?是不是跟林夙有关?”

    “酒吧附近嘛,喝醉酒的人本来就多,发生车祸有什么稀奇,正好被我遇上了呗。”慕浅满不在乎地说。

    “那你跟林夙又是怎么回事?”

    “我光明正大跟他以朋友的方式相处,当着那么多人也没忌讳,公众还有什么话说吗?”

    叶惜冷笑了一声,“公众现在几乎要奉你为神了!来来去去将两个钻石王玩弄于股掌之间,我都想为你鼓掌。”

    “你要是虚心请教的话,我可以传授方法给你。”慕浅说,“谁叫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叶惜懒得理她,直接挂掉了电话。

    慕浅放下手机,查阅了一下几天没开邮箱,随便一翻,忽然发现一封很有意思的邮件。

    她照着邮件上的号码拨了电话过去,接通之后,对方非常兴奋地约她面谈。

    中午,慕浅正在化妆,忽然听到敲门声。

    门打开,林夙的秘书站在门口,看着她微微一笑,“慕小姐,林先生让我给您送个礼物过来。”

    慕浅接过他手中的盒子,有些疑惑地打开来,惊喜得眼睛都亮了。

    “顺便,林先生想约您晚上一起吃饭,可以吗?”

    慕浅将手中盒子里那套天价蓝宝石首饰展示给他,“林先生出手这么大方,我好意思不答应吗?”

    这套首饰她走的时候留在了翰林苑,这会儿林夙又让人给她送了过来,倒真是巧得不能再巧,正好有用。

    慕浅重新化了个隆重的妆容,配上一对显眼的蓝宝石耳环,挑了一件小礼服,出门赴约。

    约她见面的人,是桐城最顶尖的娱乐公司的高层高鸣,冲着这家同时拥有施柔和叶明明的公司,慕浅欣然前往。

    见面的地方就约在对方公司,一见面,高鸣就对慕浅大加赞赏:“慕小姐真是天生绝色,当初见慕小姐的照片就被惊艳了一通,今天见到真人,更让人惊艳了。”

    “高先生有话直说吧,不必客气。”慕浅说。

    高鸣笑了笑,“早前给慕小姐发那封邮件,是希望能够寻求合作的机会,以慕小姐的条件,要是愿意出道,肯定能成为首屈一指的红星……当然,后来才知道慕小姐您原来是霍先生的未婚妻,以您这样的身份,当然不需要纡尊降贵。但是,万一慕小姐有兴趣来娱乐圈玩玩,咱们也不是没可能合作,对不对?”

    短短几句话险些将慕浅捧上天,慕浅忍不住笑出声来。

    娱乐圈的人,嘴皮子都不是一般溜,慕浅和他谈了一个多小时,若不是内心坚定,都险些要被高鸣为她设计的宏伟事业蓝图给打动了。

    “高先生您这么有诚意,我当然愿意试试。”慕浅说,“不过您也知道霍家是什么样的家庭,这种事,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能算的。”

    “那当然那当然。”高鸣说,“慕小姐尽管和霍先生慢慢商量,只要您有兴趣,随时打电话给我。”

    聊过之后,高鸣送慕浅离开,快要出门时,正好遇见三五个年轻女演员,其中一个人见到慕浅,立刻上前来挽住了慕浅的手臂,“慕浅姐!”

    慕浅转头一看,很快认出了她在沈星齐的酒局上见过的小明星江伊人。

    高鸣见状,开口问道:“伊人,你认识慕小姐?”

    “当然啦!”江伊人说,“慕浅姐,上次我们聊得可开心了,对吧?”

    慕浅很快笑了起来,拉着江伊人的手对高鸣说:“高先生,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妹妹,又聪明又漂亮,要是有机会,请高先生多多照拂照拂。”

    “那当然!”高鸣说,“伊人本来就是我们计划力捧的演员,她又努力又有天赋,未来指日可待。”

    江伊人一听,激动得眼眶都快红了,看着慕浅,满目感激。

    慕浅拍了拍她的手,“听见没,要好好努力呀,不要辜负公司和高总的期望。”

    江伊人重重点了点头,“我知道,谢谢你,慕浅姐。”

===第77章 痴情专一霍靳西===

江伊人感谢慕浅在高层面前为她说话,非要请慕浅喝下午茶,刚好慕浅有空,索性应约。

    坐下之后,江伊人除了一个劲地表达对慕浅的感谢,还因为自己从前的口无遮拦向慕浅道歉。

    “对不起啊慕浅姐,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你原来是霍先生的未婚妻,我还在你面前胡说八道……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呢?”慕浅笑着喝了口茶,“你当时说的那些,没有任何破坏我和霍靳西关系的成分,不是吗?”

    江伊人听了,忍不住兴奋地笑出声来,“对啊对啊!霍先生面对着施柔和叶明明都不动心,是因为他对你忠贞不二啊!像这样痴情专一的好男人,真的已经很少见了,尤其是霍先生那样的身份地位,更是难得。慕浅姐,你真幸福,我好羡慕你!”

    慕浅听到她对霍靳西的评价,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两人聊天的瞬间,江伊人的手机响个不停,她调了静音,手机依然不停闪烁。

    慕浅瞥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不会有什么急事吧?”

    “哪能啊!”江伊人说,“还不是公司那些人,刚刚她们看见我们这么熟,拼命地跟我打听慕浅姐您……对了,慕浅姐,我能不能问你,你今天去公司是干什么呀?是您打算入股我们公司,还是有其他的合作啊?”

    “我哪来的资本入股你们公司啊。”慕浅笑出声来,随后缓缓道,“是你们高总说想捧我出道,要和我签约呢。”

    “真的啊?”江伊人一听就睁大了眼睛,“那慕浅姐你答应了吗?”

    慕浅微微偏头一笑,“考虑中咯。”

    江伊人听了,点了点头,兴奋得眼睛都放光。

    慕浅看她那模样就知道,这个消息至少在他们公司内部,是藏不住了。

    跟江伊人喝完下午茶,慕浅便又奔赴晚餐的约会。

    她到的时候时间还早,等了二十多分钟,林夙才走进餐厅。

    见到慕浅盛装打扮的模样,林夙微微笑了起来,“不会是为了跟我吃饭才穿得这么隆重吧?”

    “为什么不会?”慕浅反问,“难道林先生觉得自己不值得吗?”

    林夙不搭理她的调侃,转而问道:“下午去见谁了?”

    “木华娱乐的副总裁高鸣。”慕浅说,“他邀请我签约出道。”

    林夙听了,不由得抬眸看了慕浅一眼。

    “怎么样?”慕浅说,“如果我进娱乐圈,你会同意吗?”

    林夙接过服务生递上的热毛巾擦了擦手,说:“如果你问我,我并不赞同。但是如果你喜欢,那没问题。”

    慕浅托着下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笑了起来,“那你会不会太纵容我了?”

    林夙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这套首饰你戴很好看。”

    慕浅笑出声来,“托您的福。”

    正说话间,包间外头忽然传来一丝响动,像是碗碟摔在地上,原本是寻常的动静,慕浅却忽然缩了一下身体。

    林夙敏锐地察觉到,抬眸看她,“怎么了?”

    “没事。”慕浅微微呼出一口气,“昨晚之后,我有些精神紧张,今天从木华娱乐出来,还老觉得有人跟踪我。你说我是不是神经过敏了?”

    林夙听了,沉眸思索片刻,才又道:“有没有想到会是谁做的?”

    “暂时还没有。”慕浅说,“不过接下来我出入会小心一点。”

    “你觉得这就够了?”林夙说。

    慕浅耸了耸肩,“不然还能怎么办?敌在暗我在明,我只能警醒自己。”

    林夙安静片刻,才又开口:“搬到我那里去住吧。”

    “你那里?”慕浅笑了起来,“就算你觉得我住的地方不安全,要搬我也搬去翰林苑就行,干嘛要搬去你那里?”

    “翰林苑的安全系数不见得高。那里住着不少名人,时常有狗仔混进去。”林夙说,“但我那里肯定安全。”

    慕浅安静了一会儿,直截了当地拒绝:“我不。”

    林夙闻言,安静地注视她片刻,也没有多说什么。

    吃过饭,林夙还要回公司,因此照旧先送慕浅回家。

    “我后天有空,你的时间可不可以留给我?”林夙问。

    慕浅看他一眼,“给你干嘛?”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慕浅微微哼了一声,“那到时候再说吧。”

    车行到慕浅公寓楼下,慕浅正准备下车,林夙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今晚放心睡,我会让人在这楼下守着。”

    慕浅听了,转头看他,“跟我在一起真的很受罪,对不对?”

    林夙缓缓道:“我甘之如饴。”

    第三天是周末,林夙一早来接到慕浅,随后驾车驶向城南的方向。

    慕浅很快认出他前往的方向,转头看他,“喂,我说了我不想去你家。”

    “这么久了,你就去过一次。”林夙说,“再去看看吧。”

    慕浅听完,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沉眸不语。

    车子驶入小区,经过霍靳西的别墅,停在了林夙的别墅门口。

    慕浅被林夙牵着下车,不巧,正好被隔壁阳台上的林淑看了个满眼。

    慕浅笑着冲林淑挥了挥手,跟着林夙走进了别墅里。

    一进门,慕浅脚步就停顿了一下。

    别墅内部,与她上次所见,已经是大不相同——客厅里的家具一改从前的温馨平实风格,换成了她喜欢的色彩饱满浓烈风,各个家居摆设上,那些原本的照片都收了起来,最重要的是,客厅中央原本那幅林太太的巨大肖像画,没有了。

    慕浅在客厅里走动了一圈,将每一样新家具都抚摸了一遍,随后才又走到林夙面前,抬头看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搬到这里来。”林夙说,“这是我的诚意。”

    慕浅安静了一会儿,才又道:“可是你爱你的妻子并没有错,我这是在逼你忘了她。”

    “是你说的,人总要向前看。”林夙说,“现在,我准备好了。”

    慕浅垂着眼,安静了许久,才渐渐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投入林夙怀中,伸出手来抱住了他。

===第78章 连霍靳西都敢算计的女人===

确定了要搬进林夙的别墅这件事之后,慕浅上上下下将房子参观了一圈。

    整栋房子八间卧室,十二个卫生间,林夙对慕浅开放了大部分区域,然而却还是有两个房间的门慕浅拧不开。

    不用想慕浅也知道那两个房间里放着什么东西,她也表现得不甚在意,参观完剩下几个房间后,转头就迎上了刚从楼上上来的林夙。

    慕浅倚在走廊墙壁上看着他,“参观得差不多了,我住哪间房?”

    “你想住哪间?”林夙问。

    慕浅耸了耸肩,“对我而言,都差不多啊。”

    林夙上前两步,渐渐贴近她。

    慕浅呼吸隐隐紧绷 。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住我的房间。”林夙沉眸看着慕浅,缓缓道。

    慕浅不由得笑出声来,“我住了你的房间,那你住哪里?”

    林夙没有回答,伸手扶上了慕浅的腰。

    这样旖旎暧昧的氛围之中,慕浅身体却隐隐一僵。

    林夙察觉得分明,慕浅却仿佛想要掩饰一般,主动凑上前抱住他的腰。

    林夙安静了片刻,才微微笑了起来, “没关系,我等你准备好。”

    慕浅听了,声音有些低地开口:“我不是——”

    林夙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说:“最近你精神太紧张了,先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慕浅靠在他怀中没有动,好一会儿才开口:“你这么好,我会泥足深陷的……”

    林夙不由得低笑了一声,还没说话,忽然就听到了门铃声。

    两人对视一眼,林夙握了慕浅的手带她一起下楼去开门。

    不出意外,站在大门口的人是刚刚看见他们的林淑。

    一眼看到林夙和慕浅握在一起的手,林淑脸色赫然一变,抬手就往慕浅手上重重打了一下,生生打得慕浅缩回了手,她才厉声开口:“慕浅,你这是在干什么?”

    林夙虽然没有大动作,却还是立刻伸出手来护着慕浅,慕浅摩挲着自己的手背,有些委屈地看向她,“林阿姨,您这是干什么呀?”

    “我干什么?你是什么身份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林淑看着慕浅和林夙,“身为靳西的未婚妻,你现在跑到这里,跟别的男人手牵手是什么意思?”

    慕浅听了,看了林夙一眼,这才缓缓开口:“林阿姨,谁都知道那不过就是为了挽回霍氏声誉的权宜之策,我肯配合在记者面前做戏已经给足了霍家面子,难不成还真的要我把自己搭进去?”

    “就算你是做戏,那也应该做足全套!”林淑瞥了一眼林夙,“现在这样,简直不知所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