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隔壁老头揉搓奶头,农民工玩肌肉爷们N

   凤九儿一阵无语,但想想,九皇叔现在这种情况,蛊毒确实越来越厉害。

    上次动了真气救她,更伤心脉,听起来,确实都是她害的。

    她吐了一口气:“其实,我已经在想办法除去他身上的蛊毒,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药引,你别用语言刺激我,我至少还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第118章 没准哪天,裤子都脱了===

第118章 没准哪天,裤子都脱了

    “只要九儿小姐时常来哄王爷睡觉便好。”

    至于什么给王爷解蛊毒之类的,御惊风根本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这个蛊,还得回到南蛮才能解,但这近两年,外敌不断侵犯,王爷随时都有可能回到战场上。

    王爷身上的蛊毒,还是得另想办法才行。

    至于这丫头……御惊风不是不相信她,可她年纪小小的,能有什么作为?

    神医都暂时束手无策的事,御惊风自然也不会对凤九儿抱任何幻想。

    “九儿小姐,请。”

    凤九儿从清风苑离开,本来打算回自己的寝房,但走到半途,却又一转身,朝另一个方向去了。

    御惊风今夜的话,让她知道了这个年代各国的紧张局面。

    每年进来的新学子当中,必然混着各国的奸细,只是,人数如此多,想要查清楚谈何容易?

    新学子里也许有,那没准,她们龙四军就有,也许,他们四二队也有?

    慕牧?邢子舟?单一刀?还是小樱桃?

    九儿揉了揉眉角,被御惊风的话弄得有点神经崩溃了。

    虽说有奸细,但,毕竟只是少数,哪来这么多?今晚大家一条心对敌,怎么可能他们几个人当中有奸细?

    来到一间寝房前,凤九儿敲了敲门,很快,有人过来开门了,是小樱桃。

    “你还在这里。”凤九儿往里头张望了下。

    每个寝房住着三个人,房间简陋,雷同现代的宿舍,三张床并排,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些桌子凳子,还有三个衣橱。

    小樱桃拿了糕点过来的,不过,只有邢子舟和单一刀在吃,慕牧靠在床头上,正在看兵书。

 文学

    看到凤九儿,慕牧颔首道:“进来坐。”

    “我来看看你的伤口。”凤九儿走了进去,小樱桃主动给她搬来椅子,放在床边。

    单一刀给她递上糕点,被九儿拒绝了。

    五人才不过相处了大半天,却像是已经认识许久那般。

    经历过患难共生死的,果然是不一样,更何况,在军队里,本来就是最容易产生生死之交。

    如果说新学子里头真的有奸细,凤九儿只希望,不要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

    她在床边坐下,慕牧已经主动将自己的衣裳解开,让她看手臂上的伤口。

    倒是小樱桃看到他敞露出来的胸膛,小脸一红,慌忙别过脸,想看却又不敢看。

    “在部队里,这种场面不是很正常,没准哪天看到他们连裤子都脱了。”

    男人脱件衣服而已,实在是没什么好避开的,更别说她这种学医的。

    活这么大,除了没有亲眼见过男人……咳咳,不可描述部位,其他的,哪里没瞅过碰过?

    不过,她那会连大学都没有毕业,还在实习阶段,动手的机会倒也不多。

    要是真的跟着执行重大任务,别说不可描述的地方,就是剖开看身体里头构造也不是不可能。

    于她来说,还真不是什么大事。

    可不想,九儿这话,不仅让小樱桃一阵脸红,就连单一刀和邢子舟也愣愣看着她,手里的糕点都忘了往口中送去。

===第119章 是这里的某个大人物===

第119章 是这里的某个大人物

    凤九儿在给慕牧伤口上药,指尖触碰之下,很快感觉到他体温有点高。

    再看慕牧那张脸,很帅气的脸,如今满是红晕,连耳根都红了。

    “咳,”单一刀好不容易,将口中的糕点咽下去,才含糊不清道:“那个,九儿,你……真见过男子脱裤子?”

    凤九儿连头都没抬,给慕牧重新清理伤口。

    “要是慕牧的伤口在大腿上,你说他要不要脱裤子?”

    小樱桃羞得差点就要夺门而出,难为九儿一个姑娘家,说起什么脱裤子的事情,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的。

    慕牧轻咳了声,脸色如同熟透的番茄:“我……腿上没有伤。”

    “有什么好害羞的,没想到你脸皮也这么薄。”九儿瞅了他一眼,怪不得体温这么高,原来是在尴尬。

    真是的,这个平时看着一脸严肃的男子,竟然也会因为一两句话脸红?

    慕牧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脸上红晕一直褪不去。

    凤九儿给他重新包扎好伤口,便开始收拾东西:“这伤口不算深,两三日应该就能好。”

    “不过,这两三日,最好不要碰水,不然容易发炎……反正就是会更严重的意思。”

    “好,多谢。”慕牧一张脸总算是不红了。

    见九儿要走,他有几分讶异:“不再坐会?”

    “坐会?”凤九儿眨眨眼,不解:“做什么?有话要跟我说?”

    慕牧没说话,体温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高。

    一旁的邢子舟笑着说:“九儿丫头,你说话一向这么直接吗?就算知道他有话要跟你说,也没必要说到让人难堪的地步不是?”

    凤九儿白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他那么容易害羞?”

    “九儿你误会了,我不是……”慕牧话到这里,被自己打断了。

    这种话,他平日不爱说,也不会说,只是小樱桃还在这里,他以为凤九儿也会留下来聊会。

    毕竟,是一个队伍的人,只是没想起来,已经很晚了。

    三更半夜,姑娘家进男子的房间,本来会容易惹来非议。

    他一个男子自然不在意,但,怕是对九儿名声有影响。

    只是,又希望她能留下来……

    “哦。”九儿似懂非懂点点头,将金仓药收起来,拉来椅子在慕牧床边坐下。

    “是不是要商量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做?”对于这个,凤九儿倒是感兴趣。

    “九儿,”慕牧看着她,沉默了片刻,才认真道:“今日的刺客……不是假的。”

    “你看出来了?”凤九儿回头看着其他人,“那你们……”

    “你过来之前,我们已经一致确定,刺客是真的。”单一刀点点头。

    小樱桃歪着脑袋:“虽然这点我也相信了,可是,如果不是考核,为何院士大人会说是?”

    她想了想,忽然惊呼了声:“难道,院士大人和刺客是一伙的?”

    凤九儿差点想给她翻白眼,不过嘛,人家小樱桃长得好看,美女是可以被允许笨一点的。

    单一刀和慕牧都没说话,当然小樱桃知道,自己这个推论一定让他们觉得可笑了。

    邢子舟笑着说:“无妨,你单纯善良,他们只是不懂欣赏。”

    知道自己猜错方向,小樱桃努努唇,不说话。

    慕牧却只是看着凤九儿:“以我猜想,是这里某个大人物,不希望我们被淘汰。”

===第120章 以身相许?===

第120章 以身相许?

    某个大人物,当然就是九皇叔了,不过这些,凤九儿可是一个字都不敢提。

    “不管怎么样,总之我们是留下来了。”

    凤九儿跳过这个话题,接过小樱桃送过来的瓜子,磕了起来。

    “明天应该是新一批学子的考核日,慕牧现在受了伤,晚上听霍校尉的意思,我们最早也要后天再接受第二轮考核。”

    “我们这里,慕牧武功最强,心智也最稳重,我提议,慕牧暂时当我们的队长,你们觉得如何?”

    “我当然没有意见。”小樱桃笑嘻嘻的,慕牧当队长,她好像比慕牧还要高兴。

    邢子舟耸耸肩:“我习惯了逍遥,队长什么的,我肯定不适合,慕牧正好。”

    单一刀抓了抓脑袋,笑得一面腼腆:“我可是没有这个脑子,但你们吩咐我做的事,我一定会做好。”

    这么说,慕牧当队长,大家都同意了。

    “我们这里,我学过医,一般的刀伤剑伤甚至内伤毒伤,找我没错。”

    “单一刀轻功好,打探军情什么的,一定很厉害。”

    “小樱桃追踪术是很好的,野外追踪,最强的是她。”

    凤九儿一边嗑瓜子,一边分析队伍的情况。

    “那我呢?”邢子舟忍不住皱起了剑眉,“怎么听起来,就只有我一个,毫无是处?”

    “跟你接触少,还没机会发掘你的优点。”凤九儿笑得眉眼弯弯。

    邢子舟顿时就红了脸:“我……我也有很多优点,我轻功也很好,只是不如单一刀,我武功也不错,顶多就是比慕牧差一些。”

    “所以你适合让替补的,各个岗位都可以补上,哈哈哈……”

    大家笑得乐融融,就连最严肃的慕牧,看着凤九儿放肆灿烂的笑,唇角也忍不住弯起了几许弧度。

    夜深了,凤九儿和小樱桃要回去,慕牧下了床,要亲自送她们。

    “你是病人,下来做什么?再说了,不过是隔了一个院子。”

    新学子女舍在对面,这里没有那么多的男女之别,也是因为这样,一般人家都不愿意将姑娘往正军院送。

    能进来的都是彪悍的女子,嫁人什么的,将来多半是没心思去想。

    除非,建功立业,有了功名,什么都有,但,史上能出功名的姑娘,一个巴掌数的过来。

    “小樱桃,我有几句话要和九儿说。”走到院门的时候,慕牧忽然道。

    小樱桃虽然有点狐疑,但对慕牧的话,她是绝对愿意听的。

    再看他一眼,又看了看九儿,小樱桃快步走了,虽然,还是有点不乐意。

    九儿看着慕牧,几分讶异:“有秘密任务?”

    人家现在是队长了嘛!

    慕牧从不爱开玩笑,所以现在,表情也是严肃的。

    “我无意冒犯,只是想跟你说,九儿,从今以后,我定不负你。”

    九儿眨眨眼,再眨了眨,完全反应不过来:“什么……意思?”

    “这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你替我保管好。”

    慕牧将个什么东西塞到她的手里,九儿差点就想尖叫了:“我不要!”

    他他他,不会真是那个意思吧?

    妈妈呀,她都做了什么,让他要以身相许了?

===第121章 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

第121章 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

    “慕牧,你听我说,你的传家之宝我不能要。”

    要是送她吃的还差不多,送她传家之宝,想要吓死人吗?

    凤九儿真的要被他吓到腿软,虽然慕牧确实很帅气,还是越看越帅气的那种,可是……可是这跟他长得帅不帅有什么关系?

    “我也没做什么,还不到负不负的地方,你……”

    “九儿,你是嫌弃我吗?”慕牧眼底光泽黯淡了下去,没有生气,只是,有点绝望。

    绝望呀!呜呜呜,不要给她丢这么严重的表情,好恐怖!

    “我怎么可能嫌弃你?我嫌弃我自己呀!你看,你看看我的脸。”

    凤九儿将自己贴着伤疤的脸转向他,“你看,这么丑的脸,你愿意每天对着吗?”

    赶紧将那什么宝贝收回去,她不就是随手给他解了毒,救了他一命?

    要是救一个就得接受一个的以身相许,那她岂不是要谈无数的恋爱?

    她的专职就是救人!救人!明白吗?

    “原来,你是怕这个。”慕牧抬起手,长指在她脸上伤疤轻抚过,说不出的温柔。

    “九儿是个美若天仙的姑娘,只是他们不懂欣赏。”

    凤九儿一愣,头皮顿时一阵阵发麻,慌忙躲开:“慕牧,我真的……”

    慕牧脸色一正,认真道:“送出去的东西,我绝不收回,若是九儿真的不愿意接受,那么请等他日我战死后,将它放回我的坟头。”

    “好端端,说什么死不死的?”凤九儿只是想将那个什么传家之宝还给他而已,要不要将话说的那么严重?

    “覆水难收,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九儿,此生,我定不负你。”

    慕牧再看她一眼,转身往院子里返回。

    凤九儿想追上去,却见一旁不远处的房舍里,房门被打开,两名新学子走了出来。

    见她站在院子门口,两人侧着脑袋打量,不知道在议论什么。

    不想引起非议,凤九儿只好也转身,走了。

    一路上,低头看着慕牧塞到自己手中的链子,链坠是一只小小的金锁。

    九儿脑袋瓜里好像浮现过什么,但也不过是一闪而逝,对着这只金锁,顿时愁容满面。

    这链子,得要找机会还给慕牧才行,要不然,这误会可是真的大了。

    回到房间里,同舍另一个姑娘也来了。

    “我是四六队的秦青。”

    秦青个子很高,目测至少一米七,身材健硕,很标准的模特身段。

    不过,这个年代没有模特,所以这么高个子的女生,姻缘行情多半不太好。

    这年头的男子,都喜欢小鸟依人类的。

    秦青性格看起来也是豪爽型,再加上小樱桃是个爱笑的姑娘,两个人在九儿回去之前那短短顷刻间,已经很友好了。

    “我是四二队的凤九儿,她与我同队,肖英陶,我们叫她小樱桃。”

    一轮介绍过后,看着夜色深沉,该洗漱睡觉了。

    小樱桃将凤九儿拉到角落里,又是好奇又是委屈,连说话都是嘟哝着小嘴的。

    “那个,慕牧刚才和你说什么?他可是有秘密任务交给你?”

===第122章 定是绝色美人===

第122章 定是绝色美人

    一想到慕牧那件事,凤九儿就觉得头痛。

    现在,要应付小樱桃,头更痛了。

    “既然知道是秘密任务,怎么能随便告诉人?”九儿别过脸不看她。

    这傻姑娘喜欢慕牧呢,邢子舟却喜欢她,现在算什么关系?三角?四角?咦,关她什么事?

    “真的是任务吗?”小樱桃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刚才见慕牧看凤九儿的眼神,总觉得不太对劲,只是,又觉得不太可能。

    她是不是想太多了。

    “是任务。”让她帮他看管传家之宝,也算是任务吧。

    凤九儿吐了一口气,回头看着小樱桃,将自己带着伤疤的脸凑了过去。

    “你看我长成这样,难道慕牧是要跟我表白不成?别开玩笑了。”

    小樱桃却努唇道:“其实九儿你长得是极其好看的,要是不看这半张脸,便是绝色美人。”

    别人是没有发现而已,可她看得清楚。

    以为凤九儿因为自己的脸伤心,小樱桃拉着她的手,轻轻摇了摇。

    “九儿你别难过,也许以后会找到什么药,或者遇到什么神医,将你脸上的伤疤治好呢!”

    “你总是说我长得好看,事实上,你的伤疤要是好了,比我不知道要美上多少倍!”

    凤九儿没说话,面对小樱桃这么单纯善良的女孩,说多了都是欺骗。

    她不想骗人,便只是打了个呵欠,哑声说:“好困了,赶紧回去睡觉吧,明天还有集训。”

    “好吧。”小樱桃终于不再多想,和她高高兴兴回去。

    不想刚进门,便看到房间里多了好几个身穿劲装的女子,是她们今天在练武场上看到的老学子,算是学姐了。

    “发生什么事?”小樱桃走了进去,竟看到秦青正在脱衣裳。

    凤九儿立即将房门关上,也走了过去。

    “你们也将衣裳脱了,检查!”其中一名学姐沉声道。

    凤九儿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和御惊风说的话,御惊风果然记在心里了。

    小樱桃和凤九儿也都走了过去,虽然是有点腼腆,但,衣裳是一件件脱下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