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口子交换真实刺激过程: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扔了!”

    那妇人眼巴巴的看着面前这一大堆的东西,这要是真的扔了多可惜,收下又有些不好意思。

    正当此时,那妇人的男人一收工便见到了自家媳妇,直接奔了过来。

    看着地上这一大堆的东西,男人眼里尽是疑惑。

    见自家男人过来了,那妇人似乎看到了希望,指着地面一大堆的东西,眼巴巴的望着自家男人,“相公!这些东西都是这位先生给咱宝儿买的,太贵重了。”

    男人诧异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东西,又抬头看向了面前的苏若雪。

    “先生好意我们心领了,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

    那一包一包的都是京城里有名铺子里的吃食,哪包都要几两银子,哪好意思要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

    这一家子还真的是老实本分,苏若雪指着面前的东西,“我很喜欢宝儿这孩子,这都是我给他买的,要不了几个钱,你们要真的不要,那我真的只能扔了。”

    两口子听了之后,一脸的为难,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

    “既然人家是给孩子买的,你们便收了吧!”

    恰巧丁瑞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那男人回头看了一眼丁瑞,在这里做工有段日子了,和他自然是熟识的,既然他都说了,那男人索性不再纠结了。

    “那我替孩子多谢先生了!”

    “这就对了嘛!”苏瑞雪满意一笑。

    一家三口背着柴,大包小包的提着苏若雪给买的东西回去了。

    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丁瑞唏嘘了起来,“啧啧啧,咱老大真是心善,这些东西怕是够吃半年的了。”

    “我乐意!”苏若雪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知秋不解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为何要送他们那么多棉布呢!”

    苏若雪长叹了一声,“你没见那两口子的衣服补丁挨着补丁吗!那些布料足够他们每人添上两三套了。”

    瞧着时间不早了,刚要转身上马车,回头正瞧见路边一截木头。

    “诶,他们砍的柴落下了一截。”

    丁瑞双手环胸,戏谑道:“一节木头而已,就不说你给他们买的那么多东西,就那妇人今天砍的那些柴足够烧上五天八天了。”

    “柴!”

    苏若雪捡起来那一截木头,目光直直的盯着,嘴里又碎碎念着,脑子里确是在飞快的运转。

    瞧老大看直了,丁瑞也凑了过来,眼睛直直的盯着那节木头,“看傻了!莫非这木头里有宝不成!”

    哪知苏若雪看着看着,嘴角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眼睛里冒着亮光,那表情还真的像是在看宝贝。

    “让你猜对了,这还真是个宝贝!”

    话落,苏若雪直接将那节木头扔到了一边,大步上了马车。

    丁瑞看了一眼扔在路边的木头,满脸的狐疑,“宝贝还扔!”

    一回到将军府里,苏若雪便回了自己的屋子,将人都赶了出去。

    独自钻去了办公楼,在电脑上查起了关于木炭的烧制方法。

    之前还在犯愁怎样抵御今冬的严寒,这下子可算有谱了。

    一夜无话,次日,苏若雪再次去了医院那边。

    并不是去看工程的进度,而是专门去找叶轩的。

    “老大你找我!”

 文学


    “嗯!有件重要的事要你去办!”

    一听说有重要的事让自己办,叶宣立马来了精神。

    “成啊!你说!”

    “你收拾一下,抽空跑一趟林海镇。”

    叶轩蹙眉,“去那干嘛?”

    苏若雪便把要开木炭厂的事情和叶轩说了一遍,末了还加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话,以后这方面都由你负责。”

    原本都要捂长毛的叶轩听了之后,眼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似是一下子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这话可是你说的!”

    “那是自然!”苏若雪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叶轩听了以后惊喜万分,恨不得这就收拾东西赶紧走。

    这几日一直跟丁瑞混在一起,瞧人家可是干劲十足,奔着理想而努力。

    说好听一点,自己是助理,其实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

    不过这下好了,自己也有一摊子事可以做了,一下子找到了人生价值。

    交代完了任务,苏若雪的心里是一片敞亮,本想直接回府,路过之前的那个小书馆时叫停了马车。

    “停车!”

    知秋蹙眉,“小姐,我们不是回府吗!”

    “听上一段再回去!”

    说着直接拉着知秋下了马车,之前就没能听上完整的一段书。

    如今,她们可是毫无破绽的男人,底气足着呢。

    二人一来到书馆,里面几乎又是座无虚席。

    没想到这么不起眼的一个小书馆,生意竟然这么火。

    见进来了二位公子,小二赶忙笑脸迎了上来,“两位公子可是来听书!”

    苏若雪瞟了一眼面前这小二,给了他一个废话的眼神。

    那小二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伸手指向了中间的位置,“那里还有两个空位。”

    顺着小二手指的方向,她的眉头一蹙。

    “他们怎么也在!”

    真没想到渣男和四皇子也来听书了。

    见到来人是苏若雪,楚风文嘴角上扬,微微颔首。

    既然人家都瞧见自己了,这要是离开的话,着实有些说不过去。

    直接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叶某拜见两位王爷,没想到二位王爷竟也有此雅兴。”

    楚风文的眼角勾起了一抹戏谑,“原来文先生也喜听书,请坐。”

    “多谢睿王!”

    顺着他手指的椅子,苏若雪和知秋坐了下来。

    楚风晔抬眸扫了一眼眼前的文先生,眼里充斥着不屑,王爷的架子端的是足足的。

    苏若雪在心中送了渣男一个白眼,真是用完了人就不待见了。

    楚风文看了一眼身边的三哥,又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

    眼里的笑意愈发的明显。

    一旁的知秋跟做贼似的,眼珠子骨溜溜的直转。

    跟两位王爷同一张桌子,那可是需要有胆量的。

    更何况,禹王还是自家小姐的夫君。

    察觉到了知秋的不自在,苏若雪恨铁不成钢的剜了她一眼。

    一看她还是那副怂样,直不起腰杆子,在桌子下面狠狠地蹬了她一脚。

    知秋也晓得自家小姐的意思,她倒也想硬气,可那也得能硬气起来不是。

    此刻她坐在椅子上,简直是肝胆俱颤,怕的不行。

    苏若雪则不然,很快进入了状态,眼睛直直的盯着前面的说书人。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投入了进去,和在场的众人时不时的一阵哄堂大笑。

    自打苏若雪坐到这里之后,一旁的楚风文确是不淡定了。

    也没了听书的心思,眼睛时不时的瞟向身旁的女人。

    都说这将军府的嫡小姐是出了名的美人。

    此刻,他的脑子里正勾勒着面前女人的模样。

    楚风晔则不然,对面前的这位叶先生毫不在意,反倒是多看了几眼身旁的楚风文。

    也知他向来风流,却没想到还好这口。

    也不找一个品相好的,眼前的这个文先生虽有点能耐,不过这皮相着实是差了点,特别是她那矮小的个子。

    不够看!

    楚风晔的心思,苏若雪自然是不知晓,依旧是自顾自的听着书。

    眼角余光看向了一旁的知秋,嘴角勾起了笑意。

    这丫头刚才还是一副怂样,这会子倒是放开了,脖子抻得老长,眼珠子恨不得粘在说书人的身上。

    苏若雪一边不断地往嘴里添坚果,一边看着台上的说书人。

    却是全然没有注意到,手里的坚果都是去了壳的。

    看着楚风文将剥好的坚果放到了那人家的面前,楚风晔的嘴角抽了抽。

    这老四的口味还真的重!

    从书馆走出来时,天色已经擦黑了。

    苏若雪抬头看了看暗下来的天色,转头又看向了身边的两位王爷,“天色不早了,我二人便先回府了,告辞!”

    话落,也不等二人言语,她带着知秋直接奔了自己的马车。

    哪知刚走出几步,脚下蓦地一空,整个人感觉到天旋地转的,之后便进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小心!”

    楚风文一把将苏若雪拉到怀里,紧接着就是一片混乱,又夹杂着兵刃的碰撞声。

    苏若雪的脑子懵懵的,也不知究竟是怎个情况。

    等她缓过神来探出头观望事,脸上一片惊恐之色。

    十几个官兵正围着两个蒙面人打斗,加上刚才又从书馆里出来了不少人。

    现下一个个抱头四散逃去,现场混乱得很。

    原本和士兵在缠斗的那两个蒙面人,趁乱快速的隐在了人群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