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虐酒瓶h:办公室粗暴揉

    曲霄云笑着摇头道:“哪有这事,根本不符合逻辑啊。”

    “脱了脱了。”

    话音刚落,于謙上前几步,又要扒曲霄云身上的马褂。

    “怎么了?”

    曲霄云云里雾里的没明白怎么回事。

    于謙没好气地解释道:“八个手指头戴十个戒指是我说的。”

    “这话是他说的。”曲霄云诧异的问师父。

    郭德刚点点头:“对,是他说的,这事没有?”

    曲霄云噗嗤一笑,推开了于謙的手,肯定道:“有!”

    “哈哈哈~~”

    于謙瞬间变脸,笑得满脸褶子。

    郭德刚脸沉下来了,好奇的问:“好,那少爷你说说怎么戴的。”

    曲霄云琢磨着这个问题,  有点慌了,敷衍道:“这个事说来可就话长了。”

    “那您重头说。”郭德刚很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那是一个下午,  我正在街上溜达呢。”

    曲霄云实在憋不出来了,  心生一计,  边说边往后台溜达。

    “别走,哪你就往后活动。”郭德刚一眼识破,  把他拉回到了话筒前。

    “哈哈哈~~”

    滑稽的一幕,逗笑了很多观众。

    曲霄云辩解道:“我查资料去,上网搜一搜看有没有答案。”

    郭德刚摆了摆手,  一点机会没给:“不用,现在就说。”

    见走不了了,曲霄云摸着下巴边思考,边说着片汤话:“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真是好奇怪,  怎么就八个手指头带十个戒子了呢?”

    “说啊。”郭德刚催促道。

    “嗐!”

    曲霄云突然一拍大腿,  有主意了:“你糊涂了,  一个手指头戴一个是几个?”

    “八个啊!”

 文学

    曲霄云乐了,  比划道:“其中有两个指头上戴俩!”

    “哈哈哈~~”

    台下观众笑着鼓掌。

    郭德刚笑着点点头:“我也是糊涂了,一个手指头戴俩确实可以。”

    一旁一直看着的于謙听不下去了,  上前打断道:“一个手指头戴俩戒子,  我没听说过!每个手指头都戴一个戒指,没大拇哥戴十个,戴俩那还新鲜啊,一个上戴十个能戴八十多个呢,净说那没用的!”

    观众们听完又被逗乐了。

    “你说的太好了,你来来吧,  给解释一下!”郭德刚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曲霄云听完一脸愁容都要哭了,  强做镇定,岔开话题道:

    “这……这戴戒指首先得有钱,一般人都戴一个,戴着多显着家里特别富贵,这个戒子材料有黄金的,有白金的,有钻石的,那么这个黄金白金钻石里边最值钱的是哪一个?”

    郭德刚:“白金?”

    曲霄云笑着竖起了大拇指:“恭喜你答对了,因为白金要镶钻,我再问你戒子值钱不值钱?”

    “值钱。”

    曲霄云双手一摊,乐了:“这不就得了嘛!”

    郭德刚气的推了他一把:“什么就得了,  你说这干嘛啊,  缺手指头戴戒指是怎么回事啊,我问你的是这个问题啊!”

    曲霄云急的一拍大腿:“哎呀,您怎么还没忘?”

    “哈哈哈~~”

    观众们被他急的火上房的模样逗乐了。

    郭德刚见糊弄自己,气的一拍桌:“废话,我问的就是这个我能忘嘛!”

    “好,我正在创作当中。”曲霄云脱口而出道。

    “啊?现编?”郭德刚瞪眼道。

    曲霄云缓过神,摇了摇头:“没有,我正在回忆当中,哎呀,他母亲太有钱了,大戒指大金链子,大金链子这么大个,一共十八个,站流沙河那。”

    郭德刚气愤道:“沙和尚啊?”

    台下观众噗嗤一笑。

    “没有,大金链子四十来斤,镶着红宝石绿宝石往脖子上一挂一上街。”曲霄云边说边模仿着逛街的样子,往后台方向走,趁机想溜。

    “回来回来!”

    郭德刚给他拉回来了,并催促道:“别模仿了,一会走后台去了,说这戒指事。”

    一点想的机会不给,曲霄云急的汗都下来了,磨蹭道:“快到戒子了,除了戴大金链子,还戴大金镯子,白金的镯子,俩白金镯子。”

    郭德刚蹙眉,  打断道:“手铐啊?进去了怎么着?”

    “哈哈哈~~”

    “戴耳环,大耳环,还戴一金鼻环。”曲霄云从头上到脚下一点点捋。

    “这是要耕地去啊?”郭德刚撇了撇嘴,

    “哈哈哈~~”

    “一嘴的大金牙,  半斤一个,老龇牙,晚上上厕所不用点灯,倍儿亮。”

    郭德刚抖了抖手,非常无语:“这么半天就没说正题。”

    “快到了,太有钱了,还戴一金美瞳。”

    “金美瞳?那还能看见吗?”

    “哈哈哈~~”

    几个包袱下来,现场欢乐气氛高涨,掌声十分热烈。

    “哎呀,这个戒指是戴手上的,那么我要问你了,这八个手指头戴戒指是星期几?”曲霄云急的都无与伦比了。

    台下观众听完噗嗤一笑。

    郭德刚鼻子都气歪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手指头和星期几有什么关系?”

    曲霄云笑着摆了摆手:“开个玩笑,理不歪笑不来,未曾学艺先学理,理多人不怪!”

    “甭来这个,就说戒指。”郭德刚不耐烦道。

    曲霄云点点头:“好,那么我就要正式说了,问题是为什么他八个指头能戴十个戒指呢?从道理上说这是不应该的,那么八个指头不能戴十个戒指,为什么八个指头还能戴十个戒子呢?”

    好家伙,这一连串赶上绕口令了。

    郭德刚听不下去了,蹙眉吐槽道:“你贫不贫啊!”

    “哈哈哈~~”

    笑声过后。

    曲霄云终于憋出来了,一拍大腿,笃定道:“他母亲八个指头能戴十个戒子,因为他母亲有六指,双六指,大拇哥切下去了不怕,有双六指也能戴十个!”

    “好家伙。”郭德刚听完很意外。

    “好!!!”

    台下观众纷纷笑着鼓掌。

    于謙竖起了大拇指,走过来了:“真了不起啊,没给我丢人,马褂穿着吧,穿俩月。”

    曲霄云擦了一把汗,笑盈盈的讨价还价道:“穿仨月凑一季度就得了呗。”

    谷楈“成,那就仨月。”于謙点头同意。

    “哎呦呵,我歇会。”

    曲霄云累坏了,擦着额头上的汗,站到了一边。

    于謙走回话筒前,和老搭档显摆道:“咱聊会,爱和您聊天,这您就明白了吧!”

    郭德刚点点头:“明白了。”

    于謙嘿嘿一笑:“是六指,我把六指这名词给忘了。”

    郭德刚也乐了:“你瞧,他要是不这么解释我哪明白啊。”

    “六指你说切掉了,老太太心里能不难受嘛!”

    “那是得难受。”

    “我用戒指弥补老人家的创伤,我也不用他上班去,我养着我母亲。”

    “您真孝顺。”郭德刚竖起了大拇指称赞。

    于謙接着往下说道:“我这人爱好也广泛,抽烟喝酒烫头就不说了……”

    郭德刚坏笑着打断道:“说说吧,这个大伙爱听。”

    “聊会!!!”

    观众们见于老师刨活自己,瞬间来了兴致,纷纷笑着起哄。

    于謙笑着摆手拒绝:“来什么来,抽烟喝酒烫头没什么好说的,我另一个爱好特有意思。”

    “什么啊?”郭德刚好奇道。

    于謙解释道:“我这人喜欢小动物,尤其是喜欢小矮马。”

    郭德刚点点头:“这倒是,于老师还有马场。”

    于謙嘴角上扬,显摆道:“我那些马都特别贵,有一匹从漂亮国买的,花了1500万。”

    “好家伙,怎么这么贵!”郭德刚一脸惊讶。

    于謙背着手得意道:“哪啊,这些钱是运费。”

    郭德刚更震惊了:“我的天爷啊,这得慰问多少场演出啊。”

    “哈哈哈~~”

    滑稽的转换形式,把观众们逗笑了。

    “我那马特别好,所以特别贵,运回来之后比赛拿了很多奖项,我特高兴,落的就是这个,玩嘛!”于謙说得是满不在乎,把玩主儿的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正经玩主。”郭德刚竖起了大拇指。

    于謙笑着笑着,突然抽泣上了:“哎呀,一提到这我就有点伤心。”

    “怎么了?”郭德刚很纳闷。

    于謙哭诉道:“这么大一匹马,光运费就1500万,一个没注意啊,那天掉茶碗里淹死了,把我心疼坏了。”

    台下观众听完噗嗤一笑。

    “你先等会。”郭德刚听不下去了,伸手拦道。

    “怎么了?”

    郭德刚蹙眉问道:“我得拦您一句啊,1500万运费买一匹马掉茶碗里淹死了?你很难过?”

    “我太难过了。”于謙擦眼泪道。

    郭德刚摆了摆手:“你也不用难过,拿老太太的四十斤大金链子又能换一个。”

    “哈哈哈~~”

    于謙摇了摇头:“那不能,金链子不够运费的。”

    “您这不像话了,马怎么可能掉茶碗里淹死呢?”郭德刚一脸的不相信。

    “你不信啊?”

    “我不信。”

    于謙伸手指一旁的曲霄云,道:“不信你问他去!”

    郭德刚很同情:“他得难为死在台上。”

    “哈哈哈~~”

    “来,云云。”郭德刚招手喊道。

    “师父。”曲霄云回到了话筒前。

    郭德刚拍了拍徒弟的肩膀,乐了:“来题目了。”

    “老太太是六指啊,切下来还能戴十个戒指。”曲霄云受了刚才刺激,都有点魔障了。

    “哈哈哈~~”

    观众们笑着鼓掌。

    郭德刚伸手打断道:“停,可以了,这个话题过去了,又来一个题目。”

    “什么题目啊?”曲霄云好奇的问。

    郭德刚解释道:“有个人特别喜欢动物,买了一匹大马来,高头大马从漂亮国运过来1500万,运过来之后这么爱那么爱,结果那马掉茶碗里边淹死了。”

    “这不疯了嘛!哪有这事啊!”曲霄云听完笑得是合不拢嘴。

    郭德刚双手一摊,看向老搭档:“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

    于謙气冲冲地又去扒曲霄云身上的马褂了。

    曲霄云死死护住马褂:“你怎么又来了。”

    于謙没好气地解释道:“什么叫又来了,1500万运费的高头大马掉茶碗里淹死了,我说的。”

    “您说的?”

    “对!”

    郭德刚乐了:“这事没有吧?”

    曲霄云笑着点头:“有!”

    “好,那我欣赏一下,来吧,少爷,这个科学的问题给解答一下吧。”郭德刚抱着肩膀,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样子。

    一旁于謙背着手,探着身子听。

    “这个1500万运费的高头大马,掉茶碗里这件事是为什么呢?”曲霄云眨巴着眼睛,满脸焦急。

    郭德刚点点头:“对啊,是为什么呢?”

    曲霄云实在憋不出来,转身恭维道:“师父,您这人非常聪明,悟性极高啊,您慢慢悟,悟出来告诉我好不好。”

    郭德刚笑着摇了摇头,压根不吃这一套:“我虽然说悟性高,但这事是个误会啊,我悟到天边也悟不出来啊。”

    “哈哈哈~~”

    “那还是我编吧。”曲霄云一脸生无可恋。

    “恩?”郭德刚眉毛立起来了。

    “还是我想吧,这是怎么回事呢,于大爷有一马场,品种特别的多,他其实那天记错了,不是一个高头大马,那是一个小矮马。”

    “哦,小矮马。”

    曲霄云向观众解释道:“有些人不了解,那个小矮马特别的小,是霍比特人骑的马,那霍比特人非常的矮,比我师父高点有限。”

    “哈哈哈~~”

    当师父面调侃身高,这大胆的行为逗笑了观众,观众们纷纷送上了热烈掌声鼓励。

    “闭上你那鸟嘴!胡说八道。”

    郭德刚对徒弟很温柔,抬起腿就是一脚。

    曲霄云拍了拍大褂上的灰,笑着调侃道:“五十三窜一窜,我师父现在都能踢到我屁股了,以前都是膝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