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乡村的男人们肉肉屋……少妇坐莲好爽20p

     好玩儿的东西?宋子凌来了兴趣,想去里头瞧瞧到底有什么好玩儿的东西?


    “走,咱们进去瞧瞧。”说着,宋子凌便朝如意楼的大门走去。


    这街上有认得宋子凌的,见他竟然往如意楼去,都纷纷摇头,在心中大呼:“完了,完了,这宋家二少也没救了。”


    先是作践下人将下人当畜生骑,如今,又带着小厮进赌坊,他才不过是一个还未曾满十岁的孩童啊!这么小的年纪就进赌坊,这人可不就完了废了吗?


    宋将军当真是家门不幸,威武神勇的他,竟然生了这么块废物点心。


    宋子凌走到了赌坊门口,随意转头瞧了瞧,却忽然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野小子?”他拧着眉嘀咕了一句,暗想,这也小子浑身脏兮兮的,还抱了个包袱,这是要去哪儿啊?


    “喂,野小子你要去哪儿?”宋子凌高喊了一声。


    楚翎听见了宋子凌的声音,循声望去,便瞧见宋子凌站在一家商铺的大门口。


    不好,被子凌哥哥给看见了。


    楚翎忙低下了头,抱着包袱加快了脚步往城门的方向走。


    见楚翎竟然不理他,还装着没看见他一样,埋着头继续往前走。宋子凌不由有些恼了,想上前好好收拾他一番。


    “少爷,别管那野杂种了,咱们快进去玩儿好玩的东西吧!”小武虽然也觉得,这大夫人收养的野杂种,在这个时候抱个包袱往外走,有些奇怪,但是却没有理会。因为,这个时候,将二少爷带进如意楼才是最紧要的。

 文学

===第279章 赌坊===


听了小武的话,宋子凌也没再去管沈翎,转头跟小武进了如意楼。


    门内守着的两个灰衣男子,见一个孩子,竟然带了小厮进来了。


    便忙驱赶道:“出去,出去,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虽然掌柜的和东家什么人的钱都挣,但是,他们这些守门的还是有些良心的,这样小的孩子,是绝对不能往里放的。


    “这儿怎么就是我们家少爷不该来的地方了?你瞧不起我们家少爷啊!”小武扬着下巴,看着那两个灰衣男子道。


    闻言,宋子凌也觉得这两个灰衣男子是瞧不起他,他最恨别人瞧不起他,所以,这如意楼他今日是进定了。


    “给小爷滚开,莫要挡了小爷的路,惹了小爷生气,砸了你这破楼。”


    两个灰衣男人对视了一眼,他们是好心,才不让他一个孩子进这种腌臜地方。可人非但不领情,还狂妄得不得了。罢了罢了,他们也不多管闲事儿了,就让他进去吧!


    “小爷请吧!”二人退到了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哼……”宋子凌扬着下巴,将手背在身后,往里走了进去。


    进去后,宋子凌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偌大的长桌旁,一群疯狂的大人,正围着桌子,红着眼大喊着:“大大大”


    “小小小。”


    伴随着,长桌后方帽男子的一声:“一三四小。”


    整个楼里,便响起了哀嚎和欣喜若狂的大笑声。


    宋子凌还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的场面,当下便愣住了,心想,这些人都是在做什么啊?


    站在厅内的掌柜,看到了站在大厅中间的宋子凌,见他穿着绫罗绸缎,吃得满身横肉,头戴金冠,家里定然非富即贵,便忙超他走了过去。


    “这位小爷可是头一回来?”苟富贵弯腰,看着宋子凌问道,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


    “嗯,头一回。”宋子凌点了点脱,对这狗掌柜的态度十分满意。


    “可要玩两把?”


    “怎么玩儿?”宋子凌问。


    苟富贵身子有低了低,冲他道:“小爷瞧见那桌子没?那桌子上写了大小两个字。小爷您想押那个便押那个,想押多少便押多少,然后荷官会摇骰子。若是小爷您押中了,没押中的哪一方梳的银子便是小爷您的了。”


    “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小爷若有兴趣便玩儿两把吧!”苟掌柜的循循善诱。


    “好,那我就玩儿两把试试。”这些人玩儿得都这么疯狂,那他也试试好不好玩儿。


    苟掌柜和小武脸上都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


    “让一让,让一让。”苟掌柜领着宋子凌主仆二人走到了赌桌前。


    见苟掌柜领了个孩子过来,这满桌的狂热赌徒也没有在意,而是在考虑着自己这一把该押大还是押小。


    “小爷可有碎银子,随便压上个几两,若是没有,苟某也可以借给小爷。”


    “有的。”宋子凌冲小武伸出了手,小武将装了十几两碎银子的钱袋子给了他。


    宋子凌见众人,都纷纷拿了一两到十两不等的银子,往桌上押,于是他便也拿出了二两银子,放在了小上。


    苟掌柜给荷官使了个眼色,荷官会意,便开始摇起了骰子来。


===第279章 赌坊===


第279章 赌坊


    听了小武的话,宋子凌也没再去管沈翎,转头跟小武进了如意楼。


    门内守着的两个灰衣男子,见一个孩子,竟然带了小厮进来了。


    便忙驱赶道:“出去,出去,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虽然掌柜的和东家什么人的钱都挣,但是,他们这些守门的还是有些良心的,这样小的孩子,是绝对不能往里放的。


    “这儿怎么就是我们家少爷不该来的地方了?你瞧不起我们家少爷啊!”小武扬着下巴,看着那两个灰衣男子道。


    闻言,宋子凌也觉得这两个灰衣男子是瞧不起他,他最恨别人瞧不起他,所以,这如意楼他今日是进定了。


    “给小爷滚开,莫要挡了小爷的路,惹了小爷生气,砸了你这破楼。”


    两个灰衣男人对视了一眼,他们是好心,才不让他一个孩子进这种腌臜地方。可人非但不领情,还狂妄得不得了。罢了罢了,他们也不多管闲事儿了,就让他进去吧!


    “小爷请吧!”二人退到了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哼……”宋子凌扬着下巴,将手背在身后,往里走了进去。


    进去后,宋子凌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偌大的长桌旁,一群疯狂的大人,正围着桌子,红着眼大喊着:“大大大”


    “小小小。”


    伴随着,长桌后方帽男子的一声:“一三四小。”


    整个楼里,便响起了哀嚎和欣喜若狂的大笑声。


    宋子凌还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的场面,当下便愣住了,心想,这些人都是在做什么啊?


    站在厅内的掌柜,看到了站在大厅中间的宋子凌,见他穿着绫罗绸缎,吃得满身横肉,头戴金冠,家里定然非富即贵,便忙超他走了过去。


    “这位小爷可是头一回来?”苟富贵弯腰,看着宋子凌问道,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


    “嗯,头一回。”宋子凌点了点脱,对这狗掌柜的态度十分满意。


    “可要玩两把?”


    “怎么玩儿?”宋子凌问。


    苟富贵身子有低了低,冲他道:“小爷瞧见那桌子没?那桌子上写了大小两个字。小爷您想押那个便押那个,想押多少便押多少,然后荷官会摇骰子。若是小爷您押中了,没押中的哪一方梳的银子便是小爷您的了。”


    “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小爷若有兴趣便玩儿两把吧!”苟掌柜的循循善诱。


    “好,那我就玩儿两把试试。”这些人玩儿得都这么疯狂,那他也试试好不好玩儿。


    苟掌柜和小武脸上都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


    “让一让,让一让。”苟掌柜领着宋子凌主仆二人走到了赌桌前。


    见苟掌柜领了个孩子过来,这满桌的狂热赌徒也没有在意,而是在考虑着自己这一把该押大还是押小。


    “小爷可有碎银子,随便压上个几两,若是没有,苟某也可以借给小爷。”


    “有的。”宋子凌冲小武伸出了手,小武将装了十几两碎银子的钱袋子给了他。


    宋子凌见众人,都纷纷拿了一两到十两不等的银子,往桌上押,于是他便也拿出了二两银子,放在了小上。


    苟掌柜给荷官使了个眼色,荷官会意,便开始摇起了骰子来。


===第280章 不告而别===


骰子在骰盅里不断得碰击着盅壁发出“啪啪……”得响声,赌桌前得赌徒们,都红着眼死死的盯着骰盅。


    “啪。”的一声,荷官将骰盅中中的扣在了桌上。


    “大……”


    “小、小……”


    赌桌上的赌徒,死死的盯着骰盅大叫了起来,彷佛他们的声音叫得越大,着开出来的数,便会是他们所押得数一般。


    宋子凌拧起了眉,用手捂住了耳朵。这些人的声音,叫得未免也太大了些,都快将他的耳洞给震聋了。


    “二二一小。”


    “又输了……”输了的人,抓着头发直跺脚。


    “哈哈,赢了,赢了。”赢了的人,高兴得手舞足蹈。


    “小爷你运气真好,赢了。”苟富贵冲着宋子凌拍手。


    荷官按照宋子凌押得金额,算好了宋子凌该赢得银子,将十两银子拨到了他面前。因为这一盘,押小得少,押大的多,所以他才赢了十两银子。


    小武拍着手道:“少爷你真腻害,竟然用一两银子赢了十两。”


    宋子凌看着面前的十两银子,也觉得不可思议,这银子来的也太太容易了。


    “小爷还玩儿吗?”


    “玩,”宋子凌点着头道:“怎么不玩?”


    说完,他便拿出了五两银子,继续押了小。


    他已经想好了,再玩几把,赢些银子,便请几个同学去摘星楼吃一顿。看他们还敢不敢说说他穷酸,连摘星楼的饭都请不起。


    毫无意外,宋子凌这把又赢了,而且直接赢了二十两银子。


    接下来,宋子凌又赢了三把输了一把,虽然输了一把,他是他赢的银子,已经有两百两之多。


    虽然赢了这么多的银子,但是宋子凌完全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因为苟掌柜和小武都说,他应该趁着运气好多赢一些。


    宋子凌已经玩上瘾了,也觉得自己运气很好,便继续玩儿,想赢更多的银子。


    残阳似血,沈婉和秋菊坐着马车,匆匆进了城门,然后又让车夫,往镇北将军府的后巷而去。


    三刻钟后,马车停在了将军府的后门儿。


    二人下了马车,匆匆付了车资,便敲响了后院儿的门。


    当值的人换了班,瞧见秋菊和一个带着面纱的丫鬟回府了,也就打了个招呼,寒暄了两句,并未多问。


    今日,沈婉在出云山庄东看西瞧,还有做规划,这一不留神便在山庄待得有点儿晚了。


    翎儿还在家里,她们这么晚才回来,那孩子怕是都要等急了。


    二人回了秋实院儿,但是整个院子静悄悄的好似无人一般。


    沈婉以为翎儿在房间里,便唤了一声:“翎儿,我门回来了。”


    但是,回应她的,却是一阵有些萧瑟的秋风。


    “难不成不在?”沈婉嘀咕了一句。


    “夫人我先去做饭了。”秋菊提着篮子,匆匆进了厨房。她再不快些,今晚便要点灯吃饭了。


    沈婉去翎儿的房间看了一眼,见书桌上的书和笔墨都摆的整整齐齐的,榻上的被子,也叠得整整齐齐得,房间里根本没有翎儿得身影。


    “难不成这孩子,去园子里玩儿了?”沈婉自言自语的说着,出了翎儿的房间,走到了葡萄藤架下,想在石凳上坐会儿。


    她刚要坐下,便看见了,放在石桌上得信封。


    她忽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她快速将信封拿起,只见那信封上,写了“娘亲亲启”四个大字。


    沈婉沉着脸拆了信封,打开了信封里的信纸。


    只见那信纸上写道:娘,翎儿走了,翎儿去找翎儿的家人了。这些日子,谢谢娘的照顾,跟娘在一起,翎儿很幸福也很开心。娘的大恩大德,翎儿无以为报,只希望来生,能够做娘的亲生儿子,日日在娘跟前尽孝。


    请原谅翎儿的不告而别,也不要找翎儿,若有机会,也许翎儿回带着家人回来找娘。


    沈婉看完,拿信纸的手都在发抖。


    找家人?她信他个鬼。他若真有家人在,早就让她帮着找了,又怎么会现在突然出走去找?


    还有,只希望有来生,能够做她的亲生儿子,整得跟生离死别似的。他分明就是知道,他这一走凶多吉少,日后怕是都见不着面了,所以才这样写。


    再联想到,中秋那日发生的事儿,还有这些日子他的反常,他突然出走的原因,沈婉也猜出了个七八分。


    那些人来者不善,摆明了就是冲着翎儿来的,而且那些人的身份也很不简单。翎儿会不告而别,多半是为了不连累自己。


    那些人,既然是冲着翎儿来的,怕是也查到了他在将军府。将军府戒备森严那些人进不来,可翎儿如今出去了,岂不是羊入虎口?


===第280章 不告而别===


第280章 不告而别


    骰子在骰盅里不断得碰击着盅壁发出“啪啪……”得响声,赌桌前得赌徒们,都红着眼死死的盯着骰盅。


    “啪。”的一声,荷官将骰盅中中的扣在了桌上。


    “大……”


    “小、小……”


    赌桌上的赌徒,死死的盯着骰盅大叫了起来,彷佛他们的声音叫得越大,着开出来的数,便会是他们所押得数一般。


    宋子凌拧起了眉,用手捂住了耳朵。这些人的声音,叫得未免也太大了些,都快将他的耳洞给震聋了。


    “二二一小。”


    “又输了……”输了的人,抓着头发直跺脚。


    “哈哈,赢了,赢了。”赢了的人,高兴得手舞足蹈。


    “小爷你运气真好,赢了。”苟富贵冲着宋子凌拍手。


    荷官按照宋子凌押得金额,算好了宋子凌该赢得银子,将十两银子拨到了他面前。因为这一盘,押小得少,押大的多,所以他才赢了十两银子。


    小武拍着手道:“少爷你真腻害,竟然用一两银子赢了十两。”


    宋子凌看着面前的十两银子,也觉得不可思议,这银子来的也太太容易了。


    “小爷还玩儿吗?”


    “玩,”宋子凌点着头道:“怎么不玩?”


    说完,他便拿出了五两银子,继续押了小。


    他已经想好了,再玩几把,赢些银子,便请几个同学去摘星楼吃一顿。看他们还敢不敢说说他穷酸,连摘星楼的饭都请不起。


    毫无意外,宋子凌这把又赢了,而且直接赢了二十两银子。


    接下来,宋子凌又赢了三把输了一把,虽然输了一把,他是他赢的银子,已经有两百两之多。


    虽然赢了这么多的银子,但是宋子凌完全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因为苟掌柜和小武都说,他应该趁着运气好多赢一些。


    宋子凌已经玩上瘾了,也觉得自己运气很好,便继续玩儿,想赢更多的银子。


    残阳似血,沈婉和秋菊坐着马车,匆匆进了城门,然后又让车夫,往镇北将军府的后巷而去。


    三刻钟后,马车停在了将军府的后门儿。


    二人下了马车,匆匆付了车资,便敲响了后院儿的门。


    当值的人换了班,瞧见秋菊和一个带着面纱的丫鬟回府了,也就打了个招呼,寒暄了两句,并未多问。


    今日,沈婉在出云山庄东看西瞧,还有做规划,这一不留神便在山庄待得有点儿晚了。


    翎儿还在家里,她们这么晚才回来,那孩子怕是都要等急了。


    二人回了秋实院儿,但是整个院子静悄悄的好似无人一般。


    沈婉以为翎儿在房间里,便唤了一声:“翎儿,我门回来了。”


    但是,回应她的,却是一阵有些萧瑟的秋风。


    “难不成不在?”沈婉嘀咕了一句。


    “夫人我先去做饭了。”秋菊提着篮子,匆匆进了厨房。她再不快些,今晚便要点灯吃饭了。


    沈婉去翎儿的房间看了一眼,见书桌上的书和笔墨都摆的整整齐齐的,榻上的被子,也叠得整整齐齐得,房间里根本没有翎儿得身影。


    “难不成这孩子,去园子里玩儿了?”沈婉自言自语的说着,出了翎儿的房间,走到了葡萄藤架下,想在石凳上坐会儿。


    她刚要坐下,便看见了,放在石桌上得信封。


    她忽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她快速将信封拿起,只见那信封上,写了“娘亲亲启”四个大字。


    沈婉沉着脸拆了信封,打开了信封里的信纸。


    只见那信纸上写道:娘,翎儿走了,翎儿去找翎儿的家人了。这些日子,谢谢娘的照顾,跟娘在一起,翎儿很幸福也很开心。娘的大恩大德,翎儿无以为报,只希望来生,能够做娘的亲生儿子,日日在娘跟前尽孝。


    请原谅翎儿的不告而别,也不要找翎儿,若有机会,也许翎儿回带着家人回来找娘。


    沈婉看完,拿信纸的手都在发抖。


    找家人?她信他个鬼。他若真有家人在,早就让她帮着找了,又怎么会现在突然出走去找?


    还有,只希望有来生,能够做她的亲生儿子,整得跟生离死别似的。他分明就是知道,他这一走凶多吉少,日后怕是都见不着面了,所以才这样写。


    再联想到,中秋那日发生的事儿,还有这些日子他的反常,他突然出走的原因,沈婉也猜出了个七八分。


    那些人来者不善,摆明了就是冲着翎儿来的,而且那些人的身份也很不简单。翎儿会不告而别,多半是为了不连累自己。


    那些人,既然是冲着翎儿来的,怕是也查到了他在将军府。将军府戒备森严那些人进不来,可翎儿如今出去了,岂不是羊入虎口?


===第281章 召集众人===


“秋菊、秋菊……”沈婉大喊道。


    正在淘米的秋菊,听见喊声,忙放下了手上正淘着的米,在围裙上擦着手,走出了厨房。


    “怎么了夫人?”她一边问着,一边向自家夫人走了过去。


    夫人唤她唤得这般急,脸色还如此难看,莫不是出了大事儿了?


    沈婉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着镇定道:“翎儿留书走了。”


    “什么?”秋菊惊呼起来,好端端的,翎儿为何要忽然留书出走?


    “莫不是又被二少爷偷偷欺负了?”她唯一能想到,翎儿忽然留书出走的原因,便是被二少爷给偷偷欺负了。


    沈婉摇了摇头道:“怕是没这么简单,咱们赶紧召集家丁和府兵出府寻人。”


    翎儿在外头,如今危险的很,她必须尽快在那些人之前找到翎儿。


    “好,”秋菊忙解了腰间的围裙,跟沈婉一同去了前院儿。


    “哐、哐、哐……”


    到了前院儿后,秋菊便敲响了平日里召集下人和府兵才敲的铜锣。


    林晴雪和刘氏听得锣响,也忙派了人到前院看看出了什么事儿。


    没过一会儿,府兵和家丁,还有没有在主子跟前儿伺候的丫环婆子,都聚集在了前院儿。


    见这敲锣的竟然是大夫人,他们都一头雾水,这大夫人是做什么?竟然在这个时候召集她们,马上就要吃晚饭了。


    “大夫人,老夫人让奴婢来问出了何事?”刘氏院儿里的粗使丫环看着沈婉问道。


    沈婉回道:“小少爷出走了,我召集大家,是为了出府寻人。”


    “小少爷出走了?”


    “好端端的,小少爷为何要出走?”


    “是啊!”


    聚在一起的府兵和下人们炸开了锅。


    “莫不是大夫人待他不好,他受不了,便离家出走了?”


    “这还真说不准儿呢!”毕竟,这大小姐和二少爷可都不喜欢大夫人这个亲娘,受不了她呢!谁知道,这被收养的小少爷又能不能受得了呢!


    “不会的,大夫人待小少爷可好了,怕是有旁的原因。”


    “我瞧着大夫人,对小少爷也挺好的。”


    “既然大夫人,对小少爷那样好,他为何还要出走呢?”


    “就是。”


    沈婉只觉得这些人聚在一起便像是苍蝇一般,在她耳边嗡嗡直叫。


    她拿过秋菊手中的铜锣,用力的敲了一下。


    “哐……”


    震耳欲聋的锣声,让人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沈婉见他们终于安静了,便大声道:“除了丫环婆子,所有的家丁,还有府兵,都与我一起出府寻人。”


    再过一会儿,这天就要黑了,找人难免要往陋巷里走,这些丫环婆子出去寻人也不太安全。而且,她们体力也差,到时候黑灯瞎火的,让她们举着火把寻人,她们走不了几步,怕是就要喊累了。所以,还不如不让她们出去寻人。


    丫环和婆子们一听没她们什么事儿,便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了。


    “张三你带十个人往城南寻,还有你,带十个人往城西去寻……”


    “你们要去寻谁?”刚踏进府门的宋子凌出声询问道。


    沈婉没有理会他,继续安排着。


    秋菊转过头,看着宋子凌道:“二少爷,小少爷出走了,夫人正安排人去寻他呢!”


    “他呀!我今日还在街上瞧见他了呢!我说他抱着个包裹要干嘛呢?原来是出走了。”那野小子出走了也好,这样一来,便没有人和他抢爹娘了。


    等等,为什么是抢爹娘?应该是抢爹才对!


    “你说什么?你今日在街上看见翎儿了?”沈婉转身,一个箭步冲到宋子凌面前,抓着他的肩膀问道。


===第282章 见钱眼开===


“你在哪儿看到他的?”沈婉又问。


    见他娘对沈翎如此紧张,宋子凌的心里十分不舒服。


    “我才不告诉你!”宋子凌扬起了下巴。


    “你……”沈婉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想要打死宋子凌的冲动,看着他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不闹?赶紧告诉娘,你什么时候?在哪儿看到翎儿了?”


    宋子凌抿着唇,扬着下巴翻着白眼,就是不说。


    “这个臭小子,”沈婉在心里骂了一句。


    “你赶紧说,不说等你爹回来了,我便告诉你爹,让他结结实实的揍你一顿。”她直接将宋恒搬了出来。


    宋子凌这个熊孩子,在这将军府,是天不怕地不怕,最怕他爹的大板子。


    “你……”宋子凌气得咬紧了后槽牙,娘就会拿爹威胁他。


    若他不说,爹回来了,娘去爹面前告一状,爹怕是真要结结实实的揍他一顿。


    宋子凌极不情愿的开口道:“我一个多时辰前,在城南瞧见他的。”


    “你可看见他往那个方向去了?”沈婉继续追问。


    知道翎儿在哪里出现,又往哪儿去了,可以缩小范围,更利于她们寻找。


    宋子凌想了想道:“好像往城门口的方向去了。”


    “城门口?”难不成那孩子出城了。


    沈婉忙转身冲众人道:“所有的家丁在城南寻找。张三,你带着府兵,跟我一同出城寻找。”


    虽然,子凌说翎儿是往城门口的方向走了,但是,这并不能保证,他就真的出城了。所以,还是要有人在城里寻找才成。


    “是。”府兵们异口同声的应道。但是家丁们,却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满脸写着不情愿。


    “二夫人可都还没发话呢!”有一个家丁出声说道。


    “就是,如今这府里,可是二夫人当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