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小吃馆大屁股村妇-她的腿分得很开

    万旭霞肯定有问题,但是什么问题他现在不好说。

    猫腻的事无非那么几种,要么钱,要么关系!

    他们说着话,就有装卸工过来,给集卡车拿出门的条子。

    周末看快10点了,对陈阿生说:“陈经理,我和你一见如故,以后我们打交道还多,您多关照。我住在青济大学附近,路有点远,我先回去了,您也早点休息。”

    陈阿生问他:“你是怎么过来的?”

    周末说搭公交车过来的。

    “我给那几个师傅说一声,你不嫌弃的话叫他们把你带过去。”

    白天集卡车不能进市里,晚上9点后可以进市区,周末刚才下来也是打的这个主意。

    刚才插话的集卡车司机,二话没有,直接喊周末上自己车:“兄弟,我叫陈培,上来吧,我带你。”

    周末说声谢谢,迈开大长腿,拉住车门爬上车。

 文学



    集卡车的车头里面很宽敞,座位非常高,坐在上面,腾云驾雾一般,前面的路况尽收眼底,视野比越野车要宽阔得多。

    座位很宽,座位后面有一张横着的床,比胶囊公寓还要舒服。

    “陈师傅,你们是哪个车队的?”

    陈培是苏北人,他说:“你没注意看,我们车头前面都喷着字,晓同运输公司,我们老板叫吴晓同。这车是我自己的,我挂靠在他车队。”

    “你们挂靠怎么收费?”

    “每月上交几百块挂靠费,发票用晓同公司的,走个账就行,其他都是我们自己揽业务拉活。”

    “今天来的这十几辆车都是挂靠的吗?”

    “不是,吴晓同自己有十几辆车,其他的都是挂靠的。”陈培叨叨着,“我这车是贷款买的,只要每天能接着活,一年就能完全回本。”

    陈培和小货代差不多,没有能力去注册一个运输公司,就挂靠别人注册的车队,自负盈亏。

    周末说:“我也在找合作车队,现在运输服务都差不多,谁价格低我找谁。”

    陈培一听,马上对周末说:“你找我做好了,市内一个小箱我给你减50块,大箱减100块。到钱江小箱1300,大箱2300,行不行?”

    蒋雯雯整理的那份运输价目表,周末看过,陈培给的价格很好,市内运输少收50块,到钱江市少收200块,这个让利可真不小。

    “那我先谢过陈哥。”

    “你谢我干啥,我还要谢谢你!我的车是贷款买的,闲一天就亏一天,只要每天有活拉,我就能赚钱。你放心,我服务肯定好,你没见过我媳妇,你要见了就相信我的话了。”

    “嫂子?”

    “嗯,我媳妇一门心思想和我过好日子,只要有活,我做不好,她都拿扫帚追着我打。”

    “哈哈哈,嫂子威武。”

    陈培试探地说:“人无外财不发,马无夜草不肥,你得手里多提几条鱼。你只要把单氏的业务都给我做,我给你回扣。”

    “谢谢陈哥,我才开始工作,还是老老实实。再说我拿回扣,咱哥俩都有风险,为了一点钱丢了前程不值。”

    “兄弟,你以后肯定前途无量,现在像你这么不贪的人不多了。”

    “船公司现在打市场很难,谁敢搞小动作?”

    “正因为找货难,所以船公司才想办法维护货主啊,那些外贸公司的业务员才有机会搞钱。兄弟,你太年轻了,还不懂这里面的门道。”

    陈培一口气把周末送到青济大学外面的大马路上,探头看看,说:“你怎么在这里办公?”

    “我家住在这里,做市场的靠嘴靠腿,哪能一直蹲在办公室里!”

    “兄弟,这是我名片,你拿去,有业务尽管找我,白天晚上都欢迎骚扰。”

    塞给周末一张名片,普通的白卡纸,上面留着个手机号,handtel:1381234xxxx。

    周末忍住笑,把卡片塞到裤兜里,下了车。

    陈培看他会抽烟,从车上摸了一包红双喜塞给周末:“兄弟拿着,别嫌差。”

    周末没客气,他确实以后会和陈培合作,这人迫切想赚钱,服务应该还行。

    他才不管是不是挂靠,只要吴晓同公司名义接活,有事就找吴晓同算账。

    周末光着膀子到了宿舍楼,看看表,已经快11点了。

    整个楼道里还鬼哭狼嚎,男生们穿着大裤衩,踢着拖鞋噼里啪啦地踩着楼板,筒子楼两头的水房,哗啦、扑通声,声声入耳。

    他一回到宿舍,张海军立即说:“周末,你去哪里了?你同学等了你一晚上。”

    杨永昌说:“10点多的时候还在楼下等着,你怎么回事,电话没电了?”

    程姿容又来找他?

    他刚才上楼的时候没有看见人,可能已经回学校了吧!

    “呐,她来过,给你带了一袋水果。”张海军指指桌子上,周末看了一下,在半袋子水果中,又是一个玻璃坛子。

    那又是胡静蕾腌的西瓜豆子。

    胡静蕾对她是真好,每星期寄一罐吧?

    周末忽然想到手机,糟了,刚才掉喷泉里,手机估计进水了,现在的手机可不是防水的,掉水里肯定报废。

    急忙从兜里摸出手机,嚯,这运气!

    在食堂里吃饭时,桌子上有点湿,何田田就给他拿了个一次性手套垫着,估计手套粘在手机背面被一起塞进裤兜里了,就全靠着这个手套,手机躲过一劫。

    这是爷爷给买的新手机,才使用一个多月就报废了,没法交代。

    手机一格电也没了,怪不得没有听到电话响。

    他把手机充上电,把裤子脱了,屁股上大腿上一大片草绿色,是在喷泉里蹭来的苔藓。

    张海军说:“周末,你那个同学,我怎么觉得她喜欢你啊?”

    “何以见得?”周末说着,利索地换上一条大短裤,去水房洗裤子洗澡。

    “我觉得她看你的眼神,说话的语气都不像普通同学,她一直给你送水果送东西,不喜欢你谁会跑过来?”

    “她家钱多。”

    “她是富二代?”

    “差不多。”周末想到了胡静蕾,现在麻纺厂的钱,徐家都赔她了,她又是青城首屈一指的大厂长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3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