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上一窝妖美男惹”

   楚翎背着个小包袱,手里拿着信封,站在院子里,依依不舍的看着,这院子里的秋千,石桌,花草树木。


    今日他终于等到秋菊姐姐和娘都不在,这是他偷偷离开的最好时机。


    虽然,他并不想不告而别,但是,若是他提出要离开,娘定然会逼问原由。娘那般聪明,他定然会被她问的招架不住的。而且,依娘的性子,就算知道自己留在她身边,会给她带来危险,她也不会让他离开的。所以,他只有自己偷偷离开。


    “该走了,再拖下去,娘和秋菊姐姐就该回来了。”她们回来了,自己便走不了了。


    楚翎咬了咬唇,将手中的信,放在了石桌上。转身,脚似千斤重的朝院门儿口走去。


    走到院门口,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让他感到温暖和幸福的院子一眼,然后踏出了院门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不能回头,因为,越是回头看,他便越舍不得离开。


 文学

    他避开府里的下人和府兵,走到了后墙的狗洞处。


    不管他是从前门出,还是从后门儿出,见他独自出去,府兵定然是不会放行的。所以,他只能钻狗洞出去,虽然会有些脏,但是他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他先是将自己的小包袱,从狗洞塞了出去,而后自己再钻了出去。


    钻出去后,他的脸上沾上了泥污,衣裳也脏了。不过,还好沾的都是泥,而不是狗屎。


    楚翎捡起了自己的小包袱,抱着包袱,一步一步的朝城门的方向走去。


===第274章 结发夫妻===


梅竹女学虽然是这皇城中最好的女学之一,但是,这入学考试,也并不是很难。简单的笔试后,便是考才艺,才艺完后考官还会与考生聊上一聊,单独出些题来考考生,以此来判断,考生的心性和人品好坏。所以,这梅竹女学,最看重的还是学生的品性。


    考试结束后,所有学生便都回去了,三日后到学院看榜。榜上有名便是考上了,榜上无名,便是没有考上。


    宋子玉忐忑的在家中待了三日,待到放榜那日,她自己没去看,而是让了小厮去。


    小厮去看了榜后,带回来的消息是,她考上了,而且还被分在了菊班。梅兰竹菊,最好的是梅班,以此类推,最差的便是菊班。


    虽然考是考上了,但是自己知道自己被分在了最末等的班里,宋子玉一点儿都不觉得高兴。毕竟,任谁都想当最好的,而不想当最差的。


    宋子玉不高兴,但是这刘氏和宋恒却高兴得很,还特地让厨房做了不少好菜给她庆祝。当然,这要给宋子玉庆祝,沈婉这个当娘的,也被叫到了刘氏院儿里一同庆祝!


    “来来来,我们共同举杯,庆祝子玉考上了梅竹女学。”林晴雪起身,举起了酒杯。


    于是,这桌上的,除了刘氏,便都站了起来,举起了杯子。不过,就刘氏和宋恒还有林晴雪举的是酒杯,沈婉他们举的都是茶杯。


    “在女学好好学。”宋恒举着酒杯说了一句。


    “嗯嗯”宋子玉点了点头。


    林晴雪也道:“子玉你天资聪颖,只要用心学,日后咱们将军府便能出个才女了。”


    宋子玉娇笑道:“二娘放心,我自会用心学,不给你和我爹丢人。”


    她这话是故意说给她亲娘听的,她不关心自己,日后自己成了才女,也与她没有任何关系,长得也是爹和二娘的脸。


    沈婉抿唇笑了笑,心道:“幼稚。”


    “姐姐,子玉难得考上了梅竹女学,你不给子玉说两句勉励的话吗?”林晴雪歪头看着沈婉道。


    “咳咳”沈婉清了请嗓子,看着宋子玉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读书能明理,能增长人的见识和智慧,你多读点儿书,日后就不会再被人蒙骗了。”


    说完,她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林晴雪一眼。


    林晴雪心里一咯噔,觉得沈婉话里有话,似乎已经将她的所有把戏都看穿了一般。


    宋子玉皱了皱眉,心想她娘说的这都是些什么啊?什么蒙骗不蒙骗的,自己才不会被人蒙骗呢!


    接着,他们将杯中的酒水和茶水饮尽,坐下来继续吃饭。


    宋恒扫视了一眼桌上的人,子凌如今由自己管着,这人也越来越听话,课业也越来越好。偶尔考他几个问题,他虽说不能对答如流,但是却也能勉强答上。子玉也考上了梅竹女学,一切都越来越好。


    只是……


    他的眼睛停在了发妻的身上,若是婉儿不那么倔,好好与晴雪相处,别总想着和离,他们这一家便算是完美了。


    沈婉感觉到有视线停在了她的身上,她凭着感觉一侧头,便跟宋恒的视线对上了。


    她微微拧了拧眉,心道:“这大猪蹄子看我作甚?”


    林晴雪拿了公筷给宋恒夹菜,“夫……”她刚将菜放在了宋恒的碗碟里,便瞧见,他竟然在和沈婉那乡下女人眉目传情。她捏紧了手中的筷子,快速的瞪了沈婉一眼。


    沈婉发现林晴雪瞪了她一眼,垂下眼睑挡住了眼中的笑意,随后又抬起眼睑,看着宋恒问道:“夫君你不吃饭,总盯着我瞧作甚?”


    夫君?宋恒受宠若惊,因为婉儿已经许久未曾唤过他夫君了。


    宋恒是给内敛的人,被发妻发现他在看她,还当着家人的面儿问出来,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由红了耳尖儿。


    “我看你,是想问你,你身上的伤都好了没?”


    沈婉笑着道:“已经大好了,劳夫君挂心了。”


    又是夫君?婉儿这是转性了?难不成,她想开了?


    “你我是结发夫妻,我挂心自是应该。”


    结发夫妻?这四个子从宋恒的嘴里说出来,深深的刺痛了林晴雪的耳朵。


    虽然她是平妻,与那乡下女人,平起平坐,不分高低。但是,这平妻却非结发夫妻,永远差了一层。


    纵使她善解人意,温柔贤良,貌美年轻,尽心尽力的操持着整个将军府,但是在夫君心里,她始终是比不上这个乡下女人。而且,夫君同她圆过房后,就未再碰过她。就算是留宿浮云阁,也未曾与她亲近。


    她恨,她不甘心,凭什么在夫君心里那乡下女人的分量比她重?


    是不是,只有这个乡下女人永远消失了,夫君的眼里和心里才会只剩下自己?


    刘氏心里对沈婉不满,听见儿子还对她如此关心,二人对话还透着恩爱,便沉声道:“食不言。”


    沈婉别过脸勾唇笑了笑,拿着公筷,给不怎么夹菜吃的楚翎夹了一块排骨。


    “我也吃要排骨。”宋子凌盯着楚翎碗里的排骨道,他就见不得,他娘只对这野小子好。


    “二娘给你夹。”林晴雪用公筷给宋子凌夹了块排骨,就要放他碗里放。因为,上次沈婉说了林晴雪用自己的筷子给大家夹菜脏,这桌上便备上了公筷。


    宋子凌将碗端了起来,不让林晴雪将排骨往他碗里放,抿着唇盯着他娘,没有说话,但是意图却很明显。


    林晴雪尴尬了,她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这臭小子干什么呢?他要吃排骨,自己给他夹,他竟然还把碗端走,不让自己放。


    “给我吧!”宋子玉端起碗,去接林晴雪的排骨给她解围。


    林晴雪将排骨放宋子玉碗里,收回了筷子,放在桌下的手,却狠狠的捏成了拳,指甲还掐进了肉里。


    沈婉看了宋子凌一眼,心想,这小子今日没毛病吧?她想起了那个梦,也没说话,拿着自己吃的筷子,夹了一块排骨,递给了宋子凌。


    宋子凌抬着下巴,有些别扭的端着碗接了排骨,放下碗,低头吃了起来。


    怎么肥是?他竟然觉得,他娘夹的排骨比较香。


    这臭小子,怎么开始亲近起这乡下女人了?不是都说不拿她当娘了吗?林晴雪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她清楚,这绝对不是个好兆头。


    她听小武说,这臭小子,在书院上课的时候也不捣蛋了,还听得格外认真,连先生都夸他老实勤奋了。这个宋子凌,已经朝她所预期的反方向发发展了,完全脱离了她的掌控。


===第276章 溜达溜达===


第276章 溜达溜达


    申时,育才书院下学了。学生们纷纷出了提着书箱出了书院,那家境富贵的,则由书童提了书箱,上了早已经停在了书院门口的马车。


    “少爷如今还早,不如咱们出去溜达溜达再回府吧!”小武提着书箱跟在宋子凌的身侧。


    前两天林嬷嬷找过他了,问他怎么办事儿的?怎么这二少爷,还越来越往好里学了。还说,若是他再不尽心,便将他换了,发卖出府。若是被发卖出府,他可就再没有这样的好日子过了。所以,他得赶紧让二少爷出些错才成。


    这些日子,宋子凌两点一线,不是书院就是家里,他也觉得有些烦了,也想去街上看人斗蛐蛐,斗鸡什么的。


    “不成,回去晚了,我爹该揍我了。”上回那顿揍,还让他心有余悸呢!


    “不会的,我听人说,将军今日要出远门儿,今日估摸着是回不来的。”他没有扯谎,他昨天晚上,的确是听人说,将军今日要出远门儿,今晚可能还回不来。


    “当真?”宋子凌有些心痒了。既然爹今日回不来,那么,他就不会知道,自己晚回去的事儿了吧!


    “嗯嗯,”小武点了点头。


    “那好……”宋子凌眉头又皱了起来,摇了摇头道:“不成,有福在外头等着呢!我爹让他盯着我,我若出去玩了,有福定会告状的。”


    真是心烦,有福如今奉了爹的命盯着他,他想在外头玩儿都不成。而且,他还不敢把有福怎么样?因为有福后面儿还有他爹呢!


    啧,小武咬了咬牙,他还忘了有福这个跟屁虫。有那有福跟着,他想把少爷往腌臜地方带都不行。


    “少爷,你看这样如何?咱们跟有福说,你要去同学家一起做功课,让有福先回去。”


    宋子凌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不过,既然是要去同学家做功课,那也得把同学带到有福跟前儿他才能信啊!


    宋子凌转着头四下看着,忽然,看到了提这个柏木书箱,一身青色衣衫洗得发白的,同班同学陆文之。


    陆文之模样清秀,虽然已经十岁了,但是因为营养不良,长得比较矮小,还不到比他小一岁的宋子凌肩头。


    “陆蚊子你过来。”宋子凌忙冲他招了招手人,让他过来。


    文之与蚊子读音相近,所以,这班上的一些调皮学生,便叫他陆蚊子,这宋子凌也是其中之一。


    这陆文之家境平寒,育才书院的学生,非富即贵,最差的也是家底殷实的富农。所以,这就家境贫寒的陆文之,在书院少不得要受些欺负与轻视。


    陆文之听见宋子凌唤他,有些恼怒的,转过头看向了宋子凌,用眼神询问他“干嘛?”


    “你过来?”宋子凌又招了招手。


    陆文之站在原地看着宋子凌没动,这将军府的小少爷,他是虽然是招惹不起,但是读书人多少还是有些傲骨,自然不能被旁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见他如此,宋子凌没气,书童小武却叫了起来:“嘿,你给死穷酸,我家少爷让你过来呢!你耳朵聋了。”


    陆文之自觉受了侮辱,瞪了小武一眼,扭头便走了。


    “你骂什么人?”宋子凌拍了小武一巴掌,忙跟着了陆文之追了上去。


    小武楞在当场,用手摸着自己被打的后脑勺,他骂错了吗?少爷他以前也是这样骂陆文之的啊!不行,不行,少爷最近好好读书,这脑子都开始读出问题了,都开始往正道上走了,他得赶紧把他扳回来才成。


    这该死的穷酸,竟然害得少爷打了他,这笔账他记下了。


    小武阴测测的盯着陆文之的后背,心里不知道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第275章 离开,钻狗洞===


三日后,沈婉伤已经大好,想去山庄看看。只是,这摆脱跟屁虫又成了一大难题,毕竟,她们可还是要出城的。


    先出去再想法子甩了张三那是不可能的了,因为经过上次,张三定然是会跟得更紧的。唯一的法子就是,让张三不跟着她们出府。


    想了许久,沈婉想到了一个,不用张三跟着她出府的办法。


    “夫人这样能行吗?”秋菊挎着篮子往前走着,小声对穿了她的衣裳,梳了双丫鬓,脸上带着面纱的夫人问道。


    为了不让张三跟着她们出府,夫人穿了她的衣裳,想扮成丫环与她一同出府。


    蒙着面纱的沈婉信誓旦旦的点着头道:“行,肯定行的。”


    这双丫鬓,粉衣裙本是小姑娘的装扮,她今日也算是装了一会嫩。


    虽然沈婉回得信誓旦旦,但是秋菊还是觉得这个法子不太靠谱,万一这府兵要看夫人的脸呢?这部就穿帮了吗?


    不一会儿,两人便走到了将军府的后门儿,后门儿原本守着的人只是小厮,现在却已经换成了府兵,


    秋菊每日出门买菜,这后门守着的府兵天天看到她,跟她也很熟了。


    “秋菊姑娘,又出去买菜啊?”府兵向往常一样问道。


    “嗯,”秋菊点了点头,有些僵硬的笑道:“今日是小哥你当值啊!”


    “可不嘛,今日又轮着我当值了。”府兵将门儿打开了,看见秋菊身边跟着的丫环,带着个面纱也不说话,便问道:“这是那个院儿的丫环?今日怎么跟着你一同出门?还带着个面纱?”


    秋菊有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偷偷看了她家夫人一眼。


    沈婉压着嗓子道:“我、我是前院负责洒扫的丫鬟,因为脸上起了疹子,便想出去找大夫给瞧瞧。方才在路上遇到了秋菊姐姐,便与她一同出府了。”


    “哦……”那府兵点了点头,也没起疑,便让二人出府了。


    出了府后,秋菊可算是松了口气,她方才还担心会穿帮了呢!


    沈婉同秋菊在城里租了辆马车,然后,便直接坐着马车去了出云山庄。


    秋实院儿


    楚翎背着个小包袱,手里拿着信封,站在院子里,依依不舍的看着,这院子里的秋千,石桌,花草树木。


    今日他终于等到秋菊姐姐和娘都不在,这是他偷偷离开的最好时机。


    虽然,他并不想不告而别,但是,若是他提出要离开,娘定然会逼问原由。娘那般聪明,他定然会被她问的招架不住的。而且,依娘的性子,就算知道自己留在她身边,会给她带来危险,她也不会让他离开的。所以,他只有自己偷偷离开。


    “该走了,再拖下去,娘和秋菊姐姐就该回来了。”她们回来了,自己便走不了了。


    楚翎咬了咬唇,将手中的信,放在了石桌上。转身,脚似千斤重的朝院门儿口走去。


    走到院门口,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让他感到温暖和幸福的院子一眼,然后踏出了院门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不能回头,因为,越是回头看,他便越舍不得离开。


    他避开府里的下人和府兵,走到了后墙的狗洞处。


    不管他是从前门出,还是从后门儿出,见他独自出去,府兵定然是不会放行的。所以,他只能钻狗洞出去,虽然会有些脏,但是他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他先是将自己的小包袱,从狗洞塞了出去,而后自己再钻了出去。


    钻出去后,他的脸上沾上了泥污,衣裳也脏了。不过,还好沾的都是泥,而不是狗屎。


    楚翎捡起了自己的小包袱,抱着包袱,一步一步的朝城门的方向走去。


===第276章 溜达溜达===


申时,育才书院下学了。学生们纷纷出了提着书箱出了书院,那家境富贵的,则由书童提了书箱,上了早已经停在了书院门口的马车。


    “少爷如今还早,不如咱们出去溜达溜达再回府吧!”小武提着书箱跟在宋子凌的身侧。


    前两天林嬷嬷找过他了,问他怎么办事儿的?怎么这二少爷,还越来越往好里学了。还说,若是他再不尽心,便将他换了,发卖出府。若是被发卖出府,他可就再没有这样的好日子过了。所以,他得赶紧让二少爷出些错才成。


    这些日子,宋子凌两点一线,不是书院就是家里,他也觉得有些烦了,也想去街上看人斗蛐蛐,斗鸡什么的。


    “不成,回去晚了,我爹该揍我了。”上回那顿揍,还让他心有余悸呢!


    “不会的,我听人说,将军今日要出远门儿,今日估摸着是回不来的。”他没有扯谎,他昨天晚上,的确是听人说,将军今日要出远门儿,今晚可能还回不来。


    “当真?”宋子凌有些心痒了。既然爹今日回不来,那么,他就不会知道,自己晚回去的事儿了吧!


    “嗯嗯,”小武点了点头。


    “那好……”宋子凌眉头又皱了起来,摇了摇头道:“不成,有福在外头等着呢!我爹让他盯着我,我若出去玩了,有福定会告状的。”


    真是心烦,有福如今奉了爹的命盯着他,他想在外头玩儿都不成。而且,他还不敢把有福怎么样?因为有福后面儿还有他爹呢!


    啧,小武咬了咬牙,他还忘了有福这个跟屁虫。有那有福跟着,他想把少爷往腌臜地方带都不行。


    “少爷,你看这样如何?咱们跟有福说,你要去同学家一起做功课,让有福先回去。”


    宋子凌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不过,既然是要去同学家做功课,那也得把同学带到有福跟前儿他才能信啊!


    宋子凌转着头四下看着,忽然,看到了提这个柏木书箱,一身青色衣衫洗得发白的,同班同学陆文之。


    陆文之模样清秀,虽然已经十岁了,但是因为营养不良,长得比较矮小,还不到比他小一岁的宋子凌肩头。


    “陆蚊子你过来。”宋子凌忙冲他招了招手人,让他过来。


    文之与蚊子读音相近,所以,这班上的一些调皮学生,便叫他陆蚊子,这宋子凌也是其中之一。


    这陆文之家境平寒,育才书院的学生,非富即贵,最差的也是家底殷实的富农。所以,这就家境贫寒的陆文之,在书院少不得要受些欺负与轻视。


    陆文之听见宋子凌唤他,有些恼怒的,转过头看向了宋子凌,用眼神询问他“干嘛?”


    “你过来?”宋子凌又招了招手。


    陆文之站在原地看着宋子凌没动,这将军府的小少爷,他是虽然是招惹不起,但是读书人多少还是有些傲骨,自然不能被旁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见他如此,宋子凌没气,书童小武却叫了起来:“嘿,你给死穷酸,我家少爷让你过来呢!你耳朵聋了。”


    陆文之自觉受了侮辱,瞪了小武一眼,扭头便走了。


    “你骂什么人?”宋子凌拍了小武一巴掌,忙跟着了陆文之追了上去。


    小武楞在当场,用手摸着自己被打的后脑勺,他骂错了吗?少爷他以前也是这样骂陆文之的啊!不行,不行,少爷最近好好读书,这脑子都开始读出问题了,都开始往正道上走了,他得赶紧把他扳回来才成。


    这该死的穷酸,竟然害得少爷打了他,这笔账他记下了。


    小武阴测测的盯着陆文之的后背,心里不知道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第277章 威胁===


第277章 威胁


    “蚊子,你不要走那么快嘛!”宋子凌走到陆文之身边,将手搭在了陆文之的肩膀上。


    陆文之挣扎了两下,却未能将宋子凌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弄下去,便只好作罢。


    “你要做什么?”陆文之冷声问道。


    宋子凌笑嘻嘻的道:“请你帮个忙。”


    请?陆文之十分意外的看了宋子凌一眼,这个嚣张跋扈的宋少爷,竟然会说请字了。这对他爹娘来说,可是真是可喜可贺呀!


    许是宋子凌近日来认真读书,明了些事理,这性子也收敛了几分。


    陆文之没有言语,能请到他头上来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见他不语,宋子凌便直接道:“我想请你出书院后,和我一同去跟我家的小厮说,我今日要去你家做功课。”


    “骗人?”这个宋子凌又怎么会去他家做功课,必定是想让自己和他一同骗人。


    “不行!”陆文之的眉头皱了起来。


    “别呀!你就帮帮我呗!”


    “不行,骗人是小人行径,非读书人所为。”


    “你就站我旁边不说话总行了吧!我来骗。”不对,等等,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骂了。


    “不行。”陆文之不松口。


    “你……”宋子凌气结,这个陆蚊子,好言好语的请他帮忙,他竟然还不松口。


    “好!”宋子凌把手从陆文之的肩膀上放了下来,甩着肩膀抖着腿道:“你既然不帮忙,我改日便找人去你爹的字画摊儿找麻烦,砸了他的摊子。”


    这陆文之的爹是个秀才,因为年轻的时候被歹人所害,破了相瘸了腿。不但断了科举路,正经营生也谋不了,只得在街上支了个摊子卖字画为生,偶尔也会帮人写家书,赚点儿润笔费。


    在这东宸国,但凡面部破相,或者身体有残缺的人,都是不能再参加科举考试的。而陆文之的爹,不但破了相,还瘸了腿,所以连个正经营生都没有。不然,以他秀才的功名,不能当个先生都能当个账房什么的!


    “你……”陆文之气红了眼,这个宋子凌,竟然拿爹威胁他。


    宋子凌是什么人?朝廷三品大员家的公子,他要砸了他爹的摊儿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但凡是做儿子的,有那个能愿意自己的老子被人欺负。


    “答不答应?”宋子凌扬起了下巴,用鼻孔看着陆文之。


    陆文之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走吧!”


    说完,他便朝书院的大门口走了去。


    嘿!蚊子这是答应了,宋子凌背着手,忙跟了上去。


    到了门口,宋子凌便瞧见了,早已经等在外面儿的有福。


    他带着陆文之走了过去,告诉有福,他今日要去陆文之家做功课,让有福先回去。


    有福没有疑心,觉得少爷能去陆家做功课是好事儿。毕竟,整个育才书院谁不知道,这陆公子最是好学,成绩在这书院也是最好的。


    都说物业类聚,人与群分。现在少爷跟这好学的陆公子来往来,还要去陆公子家里做功课,便代表少爷也变得好学了。


    “还是让有福送你和陆公子去陆公子家吧!”有福说道。


    宋子凌忙摇着头道:“不用了,文之的家,就在前面儿的那条巷子,走两步路就到了,而且巷子窄马车进不去的。你先回去吧!我做完功课,自己回去。”


    “不成,还是让小的来接少爷吧!”有福有些不放心。


    “接什么接?本少爷又不是不知道路。咱们家离文之家又不远,走两刻钟就到了,你快些回去吧!不用管我。”说完,宋子凌便把着陆文之的肩膀,往前面儿的巷子走去。


    小武将书箱放在了马车上,冲有福道:“少爷有我呢!你就放心回去吧!”


    有福斜了小武一眼,心道:“正因为有你,我才不放心呢!”


===第277章 威胁===


“蚊子,你不要走那么快嘛!”宋子凌走到陆文之身边,将手搭在了陆文之的肩膀上。


    陆文之挣扎了两下,却未能将宋子凌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弄下去,便只好作罢。


    “你要做什么?”陆文之冷声问道。


    宋子凌笑嘻嘻的道:“请你帮个忙。”


    请?陆文之十分意外的看了宋子凌一眼,这个嚣张跋扈的宋少爷,竟然会说请字了。这对他爹娘来说,可是真是可喜可贺呀!


    许是宋子凌近日来认真读书,明了些事理,这性子也收敛了几分。


    陆文之没有言语,能请到他头上来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见他不语,宋子凌便直接道:“我想请你出书院后,和我一同去跟我家的小厮说,我今日要去你家做功课。”


    “骗人?”这个宋子凌又怎么会去他家做功课,必定是想让自己和他一同骗人。


    “不行!”陆文之的眉头皱了起来。


    “别呀!你就帮帮我呗!”


    “不行,骗人是小人行径,非读书人所为。”


    “你就站我旁边不说话总行了吧!我来骗。”不对,等等,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骂了。


    “不行。”陆文之不松口。


    “你……”宋子凌气结,这个陆蚊子,好言好语的请他帮忙,他竟然还不松口。


    “好!”宋子凌把手从陆文之的肩膀上放了下来,甩着肩膀抖着腿道:“你既然不帮忙,我改日便找人去你爹的字画摊儿找麻烦,砸了他的摊子。”


    这陆文之的爹是个秀才,因为年轻的时候被歹人所害,破了相瘸了腿。不但断了科举路,正经营生也谋不了,只得在街上支了个摊子卖字画为生,偶尔也会帮人写家书,赚点儿润笔费。


    在这东宸国,但凡面部破相,或者身体有残缺的人,都是不能再参加科举考试的。而陆文之的爹,不但破了相,还瘸了腿,所以连个正经营生都没有。不然,以他秀才的功名,不能当个先生都能当个账房什么的!


    “你……”陆文之气红了眼,这个宋子凌,竟然拿爹威胁他。


    宋子凌是什么人?朝廷三品大员家的公子,他要砸了他爹的摊儿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但凡是做儿子的,有那个能愿意自己的老子被人欺负。


    “答不答应?”宋子凌扬起了下巴,用鼻孔看着陆文之。


    陆文之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走吧!”


    说完,他便朝书院的大门口走了去。


    嘿!蚊子这是答应了,宋子凌背着手,忙跟了上去。


    到了门口,宋子凌便瞧见了,早已经等在外面儿的有福。


    他带着陆文之走了过去,告诉有福,他今日要去陆文之家做功课,让有福先回去。


    有福没有疑心,觉得少爷能去陆家做功课是好事儿。毕竟,整个育才书院谁不知道,这陆公子最是好学,成绩在这书院也是最好的。


    都说物业类聚,人与群分。现在少爷跟这好学的陆公子来往来,还要去陆公子家里做功课,便代表少爷也变得好学了。


    “还是让有福送你和陆公子去陆公子家吧!”有福说道。


    宋子凌忙摇着头道:“不用了,文之的家,就在前面儿的那条巷子,走两步路就到了,而且巷子窄马车进不去的。你先回去吧!我做完功课,自己回去。”


    “不成,还是让小的来接少爷吧!”有福有些不放心。


    “接什么接?本少爷又不是不知道路。咱们家离文之家又不远,走两刻钟就到了,你快些回去吧!不用管我。”说完,宋子凌便把着陆文之的肩膀,往前面儿的巷子走去。


    小武将书箱放在了马车上,冲有福道:“少爷有我呢!你就放心回去吧!”


    有福斜了小武一眼,心道:“正因为有你,我才不放心呢!”


===第278章 野小子去哪儿===


第278章 野小子去哪儿


    宋子凌走出了有福的视线范围内,便和陆文之分道扬镳了。


    许久没在街上玩儿的宋子凌,一上了正街,便向脱了缰的野马。这边瞧瞧,那便看看,瞧见有卖吃食的小摊儿拿了便走,让跟在他后头的小武付钱。


    “小公子,还没给钱呢……”被宋子凌拿了糖葫芦的老伯,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见宋子凌不理,那老伯便一把拉住了小武。他方才瞧见他们走在一处,瞧着少年的样子,应该是那小公子的小厮。


    “你家少爷还没给钱呢!”


    “给钱?”小武鄙夷的看着眼前的泥腿子道:“知道我家少爷是谁吗?镇北将军府的少爷,吃你个糖葫芦是看得起你,你还有脸要钱。”


    说完,他甩开了老伯的手,大摇大摆的走了。


    “这……”老伯气得说不出话来,就算是将军府的少爷,这吃东西也得给钱啊!他这不是明抢吗?


    “算了,算了,人家将军府的少爷,咱们惹不起。”


    “就是,老伯莫气,权当喂狗了。”


    “你若与他计较起来,说不定还会被他伤着呢!他可是拿自家小厮当畜生骑的人。”


    “民不与官斗。”


    一旁的摊贩,都纷纷权威者卖糖葫芦的老伯。


    “哎!”老伯无奈的叹了口气儿,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扛着糖葫芦,另外换了条街卖。


    “少爷、少爷……”小武叫住了一直朝前走的,打算去看斗蛐蛐儿的宋子凌。


    “干嘛?”宋子凌不耐烦的回过了头。


    小武心了骂了一句“死肥猪,”面上却舔着脸赔着笑,指着街边儿的一间赌坊道:“少爷你听,那里头好热闹啊!”


    宋子凌看了一眼,见那三层楼房,的屋檐下挂了块扁,扁上写了三个大字如意楼。


    就算隔了五米之远,依旧能听到了楼里的喧闹声,里头显然是十分热闹。


    他看着如意楼道:“这里头是作甚的?竟然这般热闹。”


    小武哈着腰走到了宋子凌跟前儿,笑道:“定然是有好玩的东西,不然也不会这么热闹。”


    好玩儿的东西?宋子凌来了兴趣,想去里头瞧瞧到底有什么好玩儿的东西?


    “走,咱们进去瞧瞧。”说着,宋子凌便朝如意楼的大门走去。


    这街上有认得宋子凌的,见他竟然往如意楼去,都纷纷摇头,在心中大呼:“完了,完了,这宋家二少也没救了。”


    先是作践下人将下人当畜生骑,如今,又带着小厮进赌坊,他才不过是一个还未曾满十岁的孩童啊!这么小的年纪就进赌坊,这人可不就完了废了吗?


    宋将军当真是家门不幸,威武神勇的他,竟然生了这么块废物点心。


    宋子凌走到了赌坊门口,随意转头瞧了瞧,却忽然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野小子?”他拧着眉嘀咕了一句,暗想,这也小子浑身脏兮兮的,还抱了个包袱,这是要去哪儿啊?


    “喂,野小子你要去哪儿?”宋子凌高喊了一声。


    楚翎听见了宋子凌的声音,循声望去,便瞧见宋子凌站在一家商铺的大门口。


    不好,被子凌哥哥给看见了。


    楚翎忙低下了头,抱着包袱加快了脚步往城门的方向走。


    见楚翎竟然不理他,还装着没看见他一样,埋着头继续往前走。宋子凌不由有些恼了,想上前好好收拾他一番。


    “少爷,别管那野杂种了,咱们快进去玩儿好玩的东西吧!”小武虽然也觉得,这大夫人收养的野杂种,在这个时候抱个包袱往外走,有些奇怪,但是却没有理会。因为,这个时候,将二少爷带进如意楼才是最紧要的。


===第278章 野小子去哪儿===


宋子凌走出了有福的视线范围内,便和陆文之分道扬镳了。


    许久没在街上玩儿的宋子凌,一上了正街,便向脱了缰的野马。这边瞧瞧,那便看看,瞧见有卖吃食的小摊儿拿了便走,让跟在他后头的小武付钱。


    “小公子,还没给钱呢……”被宋子凌拿了糖葫芦的老伯,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见宋子凌不理,那老伯便一把拉住了小武。他方才瞧见他们走在一处,瞧着少年的样子,应该是那小公子的小厮。


    “你家少爷还没给钱呢!”


    “给钱?”小武鄙夷的看着眼前的泥腿子道:“知道我家少爷是谁吗?镇北将军府的少爷,吃你个糖葫芦是看得 起你,你还有脸要钱。”


    说完,他甩开了老伯的手,大摇大摆的走了。


    “这……”老伯气得说不出话来,就算是将军府的少爷,这吃东西也得给钱啊!他这不是明抢吗?


    “算了,算了,人家将军府的少爷,咱们惹不起。”


    “就是,老伯莫气,权当喂狗了。”


    “你若与他计较起来,说不定还会被他伤着呢!他可是拿自家小厮当畜生骑的人。”


    “民不与官斗。”


    一旁的摊贩,都纷纷权威者卖糖葫芦的老伯。


    “哎!”老伯无奈的叹了口气儿,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扛着糖葫芦,另外换了条街卖。


    “少爷、少爷……”小武叫住了一直朝前走的,打算去看斗蛐蛐儿的宋子凌。


    “干嘛?”宋子凌不耐烦的回过了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