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让男人想上你|暴露娇妻上台表演自Z

    台下观众听完噗嗤一笑。

    郭德刚摆了摆手,劝道:“别瞎说八道的。”

    曲霄云飘起来了,嘴角上扬道:“您不用拦着我,心软了是不是?”

    郭德刚摇了摇头,淡淡道:“那倒不是,谁走了我都高兴。”

    曲霄云哼了一声,展望道:“我退出之后,幕后我都谈不到了,我离开德芸社我干点别的去。”

    “干什么生计啊?”于謙好奇的问。

    曲霄云道:“我卖冰棍去。”

    “再见!”郭德刚挥手。

    台下传来阵阵笑声,一些懂的观众了解这是拿何伟砸挂了,前段时长他刚好短视频平台带货冰棍。

    曲霄云不在乎道:“您既然这么不挽留我,报道可以再加一条了,郭德刚把我逐出师门。真的,不是我不承认我师父,是他先把我逐出师门了。”

    “哈哈哈~~”

    这是砸完何伟,又砸曹金。

    郭德刚点点头,没好气道:“以后你不能叫曲霄云了,  你以后就叫霄云了。”

    曲霄云听完都愣了,一脸问号道:“好家伙,  那是我爸给我的姓,  您把我姓给摘去了。”

    “哈哈哈~~”

    台下观众纷纷笑着鼓掌。

    曲霄云一咬牙道:“成,  我有点骨气,走之后我就叫曲云了,  或者叫云云也行,云云是我奶给我起的小名我可以叫。”

    郭德刚冷哼一声,手指台下都道:“你把你奶也带走吧,  你看台下哪位像你奶。”

    “哈哈哈~~”

    台下观众爆笑。

    曲霄云点点头:“成,我跟去年的孔祥辉就一起走了。”

    “快走吧。”郭德刚蹙眉催促道。

    曲霄云刚想走,突然停了下来:“不过我非常有良心,我祝您身体健康,现在也是号召生三胎……”

    “哈哈哈~~”

    “别说了,  再见吧。”郭德刚一脸不耐烦。

    曲霄云抬手把大褂撩起来了:“好,  那我就走了。”

    郭德刚满脸怒色,  扭头故意把话说给于謙听:“谁要拦着你谁就是那个!”

    观众们看着一脸茫然的于謙,  笑出了声。

    见曲霄云越走越远,于謙着急了,  快走几步追人:“我就是那个了!”

    “哈哈哈~~”

    没想到能主动承认,  观众们笑得是东倒西歪。

    “你先等会!”

    于謙把曲霄云给拉回了话筒前,瞪眼质问道:“你是不是打今儿起就不说相声了?”

    曲霄云气冲冲笃定道:“对,不来了,再来我就唾弃你的坟墓!”

    “哈哈哈~~”

    “这怎么禁片名都出来了???”

    “太哏儿了,张鹤轮是再回来烧纸,这又一个唾弃坟墓的,  哈哈哈!!!”

    观众们笑疯了,  台下掌声雷动。

    “给我脱下来你!”

    于謙气的伸手就扒曲霄云身上的黑马褂,三下两下俩人就撕吧上了。

    有意思的是,曲霄云并没有护自己身上的马褂,而是反客为主解于謙大褂上的扣子,要扒大褂。

    两个大老爷们台上互相扒对方衣服,滑稽的画面把观众们逗坏了,连郭德刚都跟着乐。

    最后,郭德刚看不下去了,上前拦道:“说归说,你们怎么动手了?”

    “废话,我让他把我马褂脱下来,  那马褂是我的!”于謙岁数大了,  累的呵斥带喘的。

    郭德刚挠了挠头,陷入了疑惑与自我怀疑:“这句话我好像每年都听一遍似的。”

    台下观众听完噗嗤一笑。

    “您每年都捧一人啊!”于謙边系大褂扣子边捧道。

    郭德刚摸着下巴,想不通道:“既然我捧他们,为什么他们还都不干了呢?”

 文学

    “那谁知道去。”于謙没好气道。

    郭德刚放弃了思考,转身质问徒弟道:“曲霄云,咱们节目叫《扒马褂》,你扒你大爷大褂干什么?俩老爷们这像话嘛!你女朋友还在这呢,让她怎么看你!”

    “哈哈哈~~”

    “鹅鹅鹅~~”

    此话一出,观众们又乐疯了,坐在台下的周书怡笑得脸都红了,非常喜欢这个节目。

    曲霄云瞪着眼,贼横:“你管得着嘛你,再说连你大褂一块扒!”

    “哈哈哈~~”

    “呵,哪跑出来一疯狗啊!”

    郭德刚撇了撇嘴,质问道:“我问你,你说你不干了是不是?”

    “对。”

    曲霄云加重了音量。

    郭德刚点点头:“好,这个不重要,我们这跟大车店似的,来了就来了走了就走了,有你不多没你不少,但现在有一个问题,你大爷说了,这马褂得留下,这马褂是他的,我问你这马褂谁的?”

    曲霄云扯了扯身上马褂,道:“师父您看不出来吗?马褂穿我身上了。”

    “废话,  穿你身上管什么了,  我问你谁的?”郭德刚不耐烦道。

    “穿我身上了,你品,你细品。”曲霄云开始了胡搅蛮缠。

    郭德刚一拍桌,发怒道:“这话说的好欠打,  什么叫我品,你别绕圈,这衣服是谁的?”

    曲霄云十分不情愿的朝于謙一努嘴:“他的。”

    “给人家!”郭德刚命令口吻道。

    曲霄云摇了摇头,把身上马褂护的死死的:“不能给他。”

    “凭什么呢?”郭德刚蹙眉问道。

    曲霄云犹豫了片刻,强行解释道:“这衣服我穿着对他有好处。”

    “你给我利息了吗?”于謙听不下去了。

    “比给利息还重要。”

    “那你说说吧。”

    曲霄云眨巴眨巴眼,往下编道:“怎么回事啊,那天我也是拍完了团综,后面也是有很多节目包括电影来找我,那天来一电影让我演男一号,让我演新郎官。”

    “好事啊。”郭德刚捧道。

    曲霄云吞吞吐吐道:“主题是围绕寡妇。”

    郭德刚听完乐了:“那你多余去啊,估计头一场就得上坟啊。”

    “哈哈哈~~”

    谷標曲霄云摆了摆手:“好歹也是个机会啊,我得去啊,去的话得用马褂,我哪有这个啊,平时我是一个很潮流的人啊。”

    “这是什么电影连个马褂都没有。”郭德刚很不理解。

    曲霄云抖了抖手:“真就没有,还让我自己解决问题,不解决这角色就给别人了,我就找吧,突然想起来于大爷家里有这马褂,我就上家里去了,结果于大爷不在家。”

    郭德刚乐了,坏笑着问道:“我在呢吗?”

    “吁!!!”

    观众们笑着送上了嘘声。

    曲霄云摇了摇头:“您也不在。”

    郭德刚压低了声音,道:“我跟你大妈出去了。”

    “哈哈哈~~”

    “去!”于謙气的推了老搭档一把。

    笑声过后。

    曲霄云接着往下说道:“碰碰运气吧,啪啪一打门,各位您琢磨啊,那是于大爷家啊,不是谁都给开门的。”

    “对。”郭德刚点点头。

    曲霄云解释道:“有着暗号的,一会打里边听见喃喃低语——我是人间四月天。咱得给人对回去啊——我是东北地三鲜。”

    台下观众听完噗嗤一笑。

    于謙撇嘴道:“这是暗号啊?那我每回都怎么进的?”

    “你有钥匙啊。”

    “哦,我自己开的。”

    解释完,曲霄云模仿当时情形道:“一开门,霄云你来啦,我一看于大娘在家呢,我说我拍戏用一马褂,您家有没有,能不能借我穿一下,可以吗?”

    “于大娘听完摆了摆手——不叫事,可以借给你,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郭德刚问。

    曲霄云模仿道:“就你大爷这人啊,平时在外面说话着三不着两云山雾罩,见到哥们朋友爱吹牛,有些话说的都没边了,碰见懂的多的人就被问住了,一被问住他就生气,回家跟我们这寡妇失业的就生气。”

    “哈哈哈~~”

    “什么叫寡妇失业啊?”于謙气坏了。

    曲霄云急忙改口:“孤儿寡母?不是,妻儿老小就生气,您是年轻人,在外面懂得多见的广,再有这机会,你在他边上把他那着三不着两的话往回圆圆,你看好不好?”

    “哦,这么回事。”郭德刚点点头。

    曲霄云继续道:“我说成啊,于大娘就回屋给我找去了,于大爷的裤衩,毛线裤,丁字裤,貂丁……”

    “哈哈哈~~”

    貂丁这个道具很多段子里都出现过,观众们听到这笑疯了,现场欢乐气氛高涨。

    “什么乱七八糟的!”于謙鼻子都气歪了。

    曲霄云解释道:“于大娘找错了,我纠正完,于大娘把马褂找出来给我了,师父,你说我这马褂白穿嘛?”

    “听见没有?”郭德刚点点头,转身问于謙。

    “听见什么了?”于謙不理解的问。

    郭德刚重复道:“您在外面说话着三不着两,天上一脚地上一脚,云山雾罩……”

    于謙伸手打断道:“你先等一会,这谁说的?”

    “他说的啊。”郭德刚手指徒弟。

    于謙急了:“你听他的干嘛啊?我说话着三不着两,咱合作这么多年了,你听他瞎说,我是那着三不着两的人吗?”

    郭德刚点点头,圆场道:“是是是,反正孩子的意思是穿上您马褂,能帮您把话圆着说。”

    “我用他圆!”

    于謙非常生气,又走到曲霄云身边问:“来,我问你,你还走不走?”

    曲霄云护住马褂,道:“你要是马褂还借我穿我就不走。”

    于謙强调道:“不走你就好好在这待着,要走马褂就给我脱下来。”

    曲霄云点点头:“不走,给我穿就行。”

    “那你就站这好好听我俩聊天。”

    于謙说完走回到自己话筒前,和老搭档抱怨道:“说这话我就不爱听,我这是交朋友的人,我云山雾罩?不能够啊。”

    郭德刚点点头:“我不信,孩子说话那有准嘛!”

    于謙越说越起劲儿:“对啊,咱这一天汇多少个朋友啊,净游山玩水吃喝玩乐了,天天不着家,就是每周末回家瞧瞧我们家老太太,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嘛,朋友也得交那个孝顺的。”

    郭德刚点点头:“这可是老话。”

    “对,你连你父母都不孝顺那样人哪值得交啊,所以咱孝顺放在第一位,每周末我甭管在哪,我回家瞧我们老太太。”于謙拍了拍胸脯,问心无愧。

    “应该的。”郭德刚捧道。

    一提老太太,于謙陷入了回忆:“老太太不容易,年轻时候工作挣钱又不多,家里不是那么富裕,后来才算缓解点来。”

    “老太太工厂当工人,干的活还挺重,年轻时候干活干的都累晕了,还受了点工伤。”

    “哦,是吗?”郭德刚关心道。

    “要不然怎么说不容易呢,把手掩机器里头了。”

    “听着都疼。”

    于謙轻叹口气:“可不是嘛,俩手落下来点小残疾。”

    “什么残疾?”郭德刚好奇道。

    于謙伸出双手,解释道:“这个双手啊,都没有大拇指了。”

    “哎呦,我的天那。”郭德刚很同情。

    于謙拍了拍胸脯,道:“咱这作儿子的,不得该买买,该敬敬嘛!”

    郭德刚点点头:“对,得疼她。”

    “老太太以前不是没过过好日子嘛,现在富裕了,咱可劲买。”

    “应该的。”

    “女的嘛,喜欢美,耳环啊,项链啊我都给买了,但是老太太有这缺陷,老觉得手给自己拉分。”

    “没有大拇哥。”

    “对,不过没关系啊,咱又不是没钱。”

    “你怎么做的呢?”郭德刚好奇道。

    于謙解释道:“我给老太太买戒指,戒指戴手上晃人家眼睛,人家注意力不就不在大拇哥上了嘛。”

    “聪明!”郭德刚听完竖起了大拇指。

    于謙一脸豪横,一副暴发户的嘴脸,道:“买,手指头都戴满了,十个戒指把手指头都戴满喽,我看谁还看大拇哥的事。”

    郭德刚伸手拦道:“你先等会。”

    “怎么了?”

    郭德刚质疑道:“老太太由于上班时候工伤大拇哥没了,剩八个手指头,您给买了十个戒指?”

    “啊。”于謙点点头。

    郭德刚摆了摆手:“啊什么啊?您这个数不对。”

    “怎么不对啊,十个戒指啊。”于謙不以为然道。

    “问题是老太太八个手指头啊。”

    “八个手指头戴十个戒指你不信是吗?”于謙急了。

    郭德刚点点头:“他不可能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