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怎么把自己淦哭?国产美女爽得嗷嗷叫

 “什么仇?”

    需要他自己去报仇?

    难道是之前上学的时候,小混混欺负过他?

    “为我妈报仇。”

    程君栝还想问的更深一层,林珝直接堵住她的话:“教不教,一句话。”

    “晚上去我房间找我。”

    程君栝的房间别有洞天。

    晚上的时候,林珝就会震惊到。

    大学生云舒开车进入老宅,她问林轻轻:“你怎么没和林爷爷打电话让他也去我家吃饭呢?”

    “我爷爷现在爱在老宅吃饭,现在家里也就他们三个老人在老宅,彼此说说话也好。”

    “恩,也是,解解闷,他们听戏还会唱戏。”

    车子到云舒家的车库停下,“下车吧。”

    她接过小家伙,她已经习惯这样体重的儿子,单手抱起来丝毫不费力。

    林轻轻抱一会受不了。

    回到家,谢闵行和谢闵慎都在。

    “长溯。”

    这个名字只有自己的爸爸会叫。

    小家伙搂着妈妈的脖子扭头找爸爸。

    谢闵行拍手,“爸爸抱,妈妈歇歇。”

    小家伙不过去,他还搂抱着云舒的脖子。

    云舒:“刚到我怀里,开车的时候是轻轻在抱。”

    谢闵行知道。

    儿子这是想妈妈抱抱爸爸再抱。

 文学

    想抱他,还要排队。

    云舒家在不知不觉中,屋内出现了很对婴儿玩儿的玩具。

    林轻轻来一次,多一件。

    这次又多了两个。

    “小舒现在买这个车太早了吧?”

    她说的是上次小家伙看上的扭扭车。

    “存着,等小财神会骑了直接玩儿。”云舒说。

    “对了,我买了一个天文望远镜,还没看过,今晚一起看?”

    林轻轻来了兴致,她的艺术细胞特别的足。

    对于,外太空。

    林轻轻曾经想画下来。

    “在哪儿?”

    “房顶。”

    谢闵慎看了眼手机说:“轻轻,今晚和我回家。”

    “我回家啊。”

    谢闵慎:“吃过饭和我先回家一趟,给你个东西。”

    林轻轻不知是什么,她哦了一声,天文望远镜就在那里,那天有时间了再看也不迟。

    现在,东山的客厅桌子上摆着一件无价之宝。

    难遇更难求。

    谢闵行的厨艺一众好评,然而,都没有云舒和小家伙埋头苦吃更让谢闵行高兴的了。

    小家伙坐在谢闵行的腿上,他自己手伸进去抓米汤往自己的口中送。

    他还让谢闵行吃。

    云舒身边一个小面包,这是日常。

    谢家的人都知道。

    谢闵行手中有一个绝味小面包,他只会给一个人做,那就是他的小妮子云舒。

    亲儿子谢长溯干巴巴眼瞪着。

    林轻轻看到小姐妹家的氛围,她又渴望孩子。

    赛札叔叔的药又快没了。

    她准备哪天再去一趟。

    客厅温暖无声,只有筷子和盘子碰撞的声音,这一切在这个环境中又不显得突兀和安静。

    多了几分和谐的意味。

    吃过饭。

    谢闵慎开车载着林轻轻回家。

    小家伙被塞到学步车中走路。

    “你走走嘛宝贝。”

    云舒在前边拿着各种水果诱惑小家伙。

    他不为之所动。

    “刚吃饱,肚子里的还没消食,看到水果食物他不饿。”谢闵行提醒。

    云舒挫败,“那用什么才能让他学习走路呢?”

    谢闵行拍拍沙发,“坐在这里,看他想让我们抱怎么办。”

    谢闵行的神态和姿势让云舒再次彻底信服。

    自己老公说的一定是对的。

    云舒坐过去。

    小家伙看着父母坐在沙发上不看自己。

    他失宠了。

    “啊啊。”

    云舒想过去抱儿子来着。谢闵行长臂一揽,将她搂在怀中,“看他接下来怎么办。”

    “叭叭。”

    谢闵行又想起身了。

    云舒拽着他的衬衣说:“等。”

    夫妻俩相互制擎着,她们俩觉得有意思极了。

    小家伙小短腿,他吃着手,可怜的小眼神望着父母。

    云舒和谢闵行看不到。

    他大力的拍打学步车的车面,以此来吸引注意,依旧没有成功。

    他大声的“啊啊”乱叫。

    最后开始嗷嗷大哭。

    当妈的这才注意到儿子。

    “不就是让你学习走路么,怎么就哭了?”

    她慌着跑过去,抱出孩子,替他擦眼泪。

    一直抱着他转圈圈。

    小家伙都哄不好。

    谢闵行竟然也出错?他觉得愧对儿子,于是拿着拨浪鼓还有很多孩子的玩具都去哄他开心。

    小家伙哭的眼睛都闭上。

    不看不听,谁哄我都没用,就是哭。

    云舒眼神四处看,她灵机一动。

    “老公,那个新车子拉出来,我抱着他坐,你后边推我们。”

    云舒指着扭扭车。

    谢闵行了然,他去照做。

    “小财神,你看,妈妈要带你去哪里?”

    云舒说着,她把孩子的双腿分开,抱在车上,自己坐在后边保护他,“老公你慢点推,我控制方向。”

    谢闵行:“你腿也放在上边。”

    三分钟后,云舒家的客厅,一个少女抱着孩子在车上坐,身后男人穿着暗黑色的衬衣和西裤在弯腰推车。

    小家伙由哭转笑,他的小手被云舒紧紧的握着,从小就开始教他如何控制方向盘。

    小孩子的笑声太过灿烂,他笑的岔气,还要笑。

    父母听着笑声,也被孩子传染。

    林轻轻和谢闵慎回到家中。

    他指着桌子上的锦盒对林轻轻说:“打开看看,我答应给你的。”

    恩?

    答应给她什么?

    林轻轻不知道。

    谢闵慎:“你忘了我没忘,你打开看看就知道是什么了。”

    林轻轻走过去,林爷爷还在老宅,他和谢爷爷两个老的不知道在酝酿什么,最近总是回来的晚。

    她打开锦盒。

    入目是被风雨滋润过的熟悉的玉佩。

===第418章 无价之宝===

第418章 无价之宝

    它的光泽在自家客厅的照射下,愈发的温和。

    “玉佩?”

    林轻轻拿在手中,“你把林倩的玉佩买了?”

    “她的是假的有什么好买的,快看看喜不喜欢。”

    谢闵慎坐在沙发上,自得的翘着二郎腿。

    林轻轻:“你去哪里买的?”

    她手中的玉佩不是别的,是上次拍卖会的压轴戏。

    饶是仿制品也被炒出亿价。

    谢闵慎:“我让别人从南国给我寄回来的。”

    路上出现了很多波折,要不然这玉佩早就到林轻轻的手中了。

    国际的偷盗人竟然准备打这个玉佩的主意。

    有贼是吧?他谢闵慎擅长的就是抓贼,他不仅在确保玉佩是真的并且玉佩没有一点损坏的情况下,他还暗中命人将偷盗团伙一并捣毁。

    这就是惹了谢家的代价。

    林轻轻并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这枚玉佩就是真的。

    “南国也有假的啊。”

    林轻轻手中摸索着上了千年的古玉佩,心想,假的也太逼真了。

    怎知,谢闵慎出口,“什么假的,南国的是真的。”

    “这是从咱自己家拿的。”

    林轻轻对南国的谢家很陌生,并未去过南国的谢宅,因此她不知道曾经南国的神话。

    “这是真的,就是那个孤品。”

    林轻轻听到了什么?

    无价之宝她就这样拿在手中,万一刚才她一不小心掉在地上,她……

    掐死自己吧。

    谢闵慎:“送你了。”

    震惊,林轻轻:“你……”

    她该说些什么?似乎什么都说不了。

    先秦时期的东西,就这一个,就这样在她手中。

    她是不是听错了?

    谢闵慎:“你要是真喜欢,结婚那天你就別在自己的腰上。”

    好久,林轻轻才开口:“炫富?”

    “咱家能让你炫起来,改炫就要炫。”

    林轻轻内心的震惊过后,她小心翼翼的双手将玉佩放在盒子中。

    紧紧的锁上。

    她回到两人的卧室,来回转悠。

    谢闵慎就在身后跟着,“你找什么呢?”

    “找个地方藏起来。”

    “藏起来做什么,在咱家没人会偷。”

    林轻轻还是不放心,“咱家的人我自然信得过,就是我害怕别人闯进咱家来偷。”

    谢闵慎:“你觉得谁长着翅膀能飞到咱家?”

    说着,林轻轻她掀起床垫,肩膀架着厚重的床垫,“闵慎,快帮我。”

    睡着的时候只能感觉到床垫的软和弹,当自己抬起来的时候,妈呀沉死了。

    谢闵慎大男人不费吹灰之力的掀起来,“不会要藏在床底下?”

    “恩,不明显。”

    说着,林轻轻把手中的锦盒果真放在了床底下的箱子里。

    “放下,我再铺床。”

    她仔仔细细的铺展床上的每一寸地方,确保不被发现哪里有珍宝。

    “别告诉小舒。”

    林轻轻作为从小就混在一起的云小舒姐妹,她有必要提醒自己的丈夫一声。

    “大哥应该会说吧?”

    林轻轻:“那就完了,小舒明天就该过来给我抢了。”

    她看东西不看内涵,只看值钱不值钱。

    这玩意儿,要是敢到了云舒的手里,等吧,她天天挂床头。

    看着无价之宝“开心”。

    确实如此,先秦时期的玉佩,当云舒知道后,她直接问谢闵行,“老公,多少钱?”

    “无价。”

    “我想要。”

    谢闵行:“你要这个做什么?”

    云舒嘟着嘴:“之前,天天看着也开心。”

    小妮子开始提出不合理的要求,“老公,你送我嘛。”

    谢闵行心道:小妮子又撒娇,他就知道自己又该忙活了。

    “老公,我才是咱家未来的女主人,我得要点值钱的东西傍身。”

    谢闵行:“我就是咱家最值钱的,你可以傍身了。”

    “不要,我要玉佩。”

    她把胖儿子从地上揪起来,丢在谢闵行的怀中:“我给你生了个儿子,你还没有奖励我。”

    “你生儿子要什么奖励?”

    谢闵行并不认为,自己的妻子生孩子是需要奖励的,当然该给的还是要给。

    怎知云舒脑回路清秀的说:“看来,你觉得一个儿子不够,那我再生个,你也给我一个无价之宝嘛。”

    “你还要儿子?”

    “女儿也好。”

    “今晚就生!”谢闵行起身说。

    谢闵行抱着儿子,他千方百计的哄睡小家伙。

    楼下的云舒还在拿着手机和小姐妹聊天。

    “玉佩我瞧瞧。”

    林轻轻:“不行,你一身匪气。”

    “你都说我有匪气了,我就要,好姐妹,你让我看看嘛。”

    林轻轻;“什么时候还给我?”

    “下辈子。”

    “哥屋恩!”

    她拿着手机在和林轻轻聊天,很快两人就拐到别的地方,八卦信息什么都说。

    明天中午吃什么饭,两人都能定好。

    夜色已晚,谢闵行把儿子放在他的小房间“”,他迈着长步优雅的去沙发边小妮子的身边,弯腰,双臂环着她的后背和腿,抱起她,“回去生孩子,我给你无价之宝。”

    云舒:“我还没聊天结束。”

    谢闵行:“到床上和我聊天。”

    “儿子在。”

    谢闵行邪魅一笑,他不在。

    他今晚在自己的屋。

    今晚又是他的主场。

    一定要好好的温存一番。

    无价之宝嘛,慢慢来。

    毕业前都不会给云舒。

    他将云舒缓缓放在床上,手抢过她手中的手机,放在床头柜,眉眼满是诱惑。

    谢闵行的脸眸竟是邪魅之气涣然,性感的喉结,滚动。

    云舒看得口干舌燥。

    她的小手慢慢攀上男人的肩膀……

    那端的林轻轻还在等云舒回复她消息。

    “小舒,明早你来接我还是闵慎去送我?”

    没人回应。

    她喃喃说道:“估计在哄孩子呢。”

    东山,林爷爷回来了。

    林轻轻为他开门,“爷爷,你不能再回家这么晚了,你晚上要十点前睡觉。”

    “我有正事儿。”

    林轻轻:“正事儿也要早点回家,明天再去办。”

    林爷爷觉得孙女唠叨的没完没了,于是漫不经心的答应,然后回屋睡觉。

    谢闵慎依靠在卧室门门口,看着爱里里外外操心的女人,他招招手:“轻轻。”

    林轻轻走过去,“怎么了?”

    “爷爷是个大人,有他的自由,在紫荆山我们都知道不会出事,别太担忧。”

    林轻轻:“我怕爷爷晚上看不到路,之前还白内障呢。”

    “爷爷的体检结果我看过,爷爷恢复的很好,晚上还有路灯照着,能看清楚。”

    “时候不早了,开始睡觉。”

    “你先睡,我去把西子的床帘做一下,下周军训结束就可以直接用。”

    她说完,从玄关处拿着一个纸袋子里边都是她的手工布料。

    谢闵慎:“宿舍不是有窗帘,还要什么?”

    “是床帘,睡觉的床。”

    真是不能和男人沟通。

    谢闵慎的学校是南国的圣医大学,哪里的宿舍也是单人单床,国内的宿舍,谢闵慎并未细心留意过。

    “你直接买个蚊帐不久好了。”

    谢闵慎坐在林轻轻的身边,陪着她打开扯的布料还有纱网。

    “这是做什么?还两个,准备挡蚊子?”

    谢闵慎帮忙口中却不消停。

    “这是遮光的,这个是点缀用。”

    林轻轻解释。

    谢闵慎:“窗帘还要点缀麻烦不麻烦,你直接拿针缝两下就行了。”

    “闵慎呐,你回去睡觉吧,别在我耳边烦我。”

    “林轻轻你嫌弃我!”

    林轻轻懒得哄丈夫,她点头:“对。”

    男人暴跳,他架起林轻轻的胳膊,熟悉的姿势,熟悉的方向。

    往卧室走去。

    “?本来今晚是准备放你一晚的,你竟然敢嫌弃,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轻轻:“闵慎,你放我一晚吧,我刚才错了。”

===第419章 程少的嘴===

第419章 程少的嘴

    林轻轻熟知谢闵慎的套图,于是楚楚动人起来。

    让他不舍得。

    男人心动。

    他决定再给林轻轻一次机会:“你刚才说我什么?”

    “我爱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林轻轻已经掌握到云舒办错事应对的态度精髓。

    对于自己的丈夫,做错事,就告白。

    一遍不行说两遍,两遍不行说三遍。

    不怕丈夫心软,就怕他太爱自己,控制不住。

    “再说一遍。”谢闵慎没听够。

    林轻轻:“我爱你。”

    “继续说,说到我满意。”

    得寸进尺。

    林轻轻掐了谢闵慎腰间的肉,“我爱你,就说三遍。”

    谢闵慎再次跟着林轻轻去客厅坐在地上帮她比着尺子剪裁。

    “自己的婚纱还没有画好就开始去帮西子做窗帘。”

    谢闵慎忍不住说了声。

    林轻轻:“婚纱一辈子就一件,我当然要好好的设计,需要时间。”

    “你是不是在拖延?”

    谢闵慎猜测。

    林轻轻手一抖,剪了个豁子。

    她刚才没露馅吧?

    谢闵慎心中:竟敢拖延,好啊。

    “闵慎,你知道我现在还在上学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经历来做这件事,当然,我答应过你明年一定会把婚纱稿给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