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很粗很大的蘑菇,舌尖伸入湿嫩蜜汁娇吟

   林珝看着姐夫谢闵慎,“你不是说,只要我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都会帮我摆平一切么?”

 

    “你打架,打的还是熟人家的孩子,这也算伤天害理的事情。”

 

    江季:“别看我,我不仅是你哥,我还是校长呢。”

 

    林珝心中碎骂两个哥哥。

 

    他们就是想看自己出丑。

 

    程君栝从小就是以钢铁男儿来教育的,以后是要成为国家利刃的人,让他这么娘?

 

    no!

 

    程少:“儿子,我觉得挺容易的,你要不选个扭扭秧歌?”

 

    坑儿的爹,不要也罢,他宁可程少打他一顿。

 

    程君栝也不选。

 

    “都不选?那行还有一个就是,你们两个双手相互牵着,彼此望着对方的眼睛,说十遍我爱你。”

 

    “不行!”

 

    “不可能!”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说。

 

    江季:“二十遍,我爱你。”

 

    谢闵慎严肃的人,没有憋住笑。

 

    程君栝:“好啊。”

 

    程君栝看着林珝的人,他说不出口。

 

    林珝看着程君栝的脸,他张不开嘴。

 

    “说不说?耽搁一分钟,多加十遍。”

 

    一分钟后。

 

    江季开口,“三十遍我爱你。”

 

    两个孩子被逼无奈。

 

    只好站在会议室的尽头,两人手牵手,面对面,目光直视对方,“深情”的告白,“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三十遍一到。

 

===第416章 一盆一万===

 

第416章 一盆一万

 

    他俩立马撒开手。

 

    江季的手中还拿着手机录视频,他觉得自己聪明极了。

 

    他的兴奋异常,两个孩子反胃呕吐。

 

    谢闵慎和程少纷纷去照看自己家的孩子,林珝趴在一盆绿植上边干呕。

 

    程君栝也干呕。

 

    江季:“下次再打架,我让你俩直接亲,嘴对嘴的那种。”

 

    “呕”林珝没忍住,他真的吐了。

 

    程君栝没忍住,再听到林珝的声音后,他也毁了一盆绿植。

 

    “两人绿植,一盆一万,两位监护人,去财务处划扣吧。”江季拿着自己的手机,骄傲的离开。

 

    “喝点水簌簌嘴。”

 

    林珝接过,他内心有了阴影。

 

    “姐夫,我想回家。”

 

    “不行,你姐会生我气。”谢闵慎大大方方表示怕媳妇儿。

 

    林珝:“我们偷偷回去。”

 

    “那更不行,你姐知道更生我气。”

 

    自己姐夫什么时候这么怕他姐?

 

    她可是记得自己姐姐温温柔柔的女子啊。

 

    “我们不让他知道。”

 

    “不可能,我什么都不会隐瞒你姐。”

 

    谢闵慎时时刻刻表示他爱妻子,妻子在他心中至高无上。

 

    程君栝根本就不会开口,自己的老爹,说了部队的高官,还有军衔,鲜少有人比得过他的职位。

 

    偏偏,被一个女人拿捏的手无缚鸡之力。

 

    “儿子,你不想回家?”

 

    程少见儿子都不问自己。

 

    程君栝反问:“你敢把我带回家?遥控器不好跪还是搓衣板被你跪平了?”

 

    程少好糟心,儿子这么看不起他么,又不敢真的上手揍?

 

    但是又无法反驳。

 

    “我妈说,让你下次跪榴莲,我觉得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别把我带回家了。”

 

    为了亲爹的膝盖着想。

 

    “好。”

 

    谢闵慎见程少的地位这么低,忍不住好奇问:“我记得嫂子以前挺温柔的。”

 

    程少:“是,婚前温柔。”

 

    婚后,呵呵。

 

    谁说的男人都是善变的,婚前婚后不是一个人?

 

    程少深深表示,女人更可怕!

 

    林轻轻一直被蒙在鼓中,她什么都不知道。

 

    a大,最后一节课。

 

    云舒和谢闵行联系,“我去接儿子回家,你直接回家先做饭。”

 

    谢闵行:“我去接你,你再过去。”

 

    “你怎么这么不放心我,我都这么大人了,丢不了,轻轻和我一起,这次放心了吧。”

 

    云舒嫁给一个爱操心的老公,虽然她懒得什么心也不操,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不是,你看这天天担心她,操心的像个老妈子。

 

    林轻轻:“别笑了,大哥隔着屏幕看不到你。”

 

    云舒不回应林轻轻,她继续在完成自己的画。

 

    这时候,她的微信也刚好响起。

 

    她以为是谢闵慎。

 

    “你也别笑啊,闵慎又看不到。”

 

    林轻轻:“走开。”

 

    但是,当她打开后,看到的竟然是公司林倩的消息。

 

    “紧急召开高层会议,你找个冒名顶替你的来,你什么意思?”

 

    林轻轻的脸顿时恢复冰冷。

 

    她准备回复,想了想又把打过去的字删除。

 

    林倩:“你什么意思?我看到你刚才正在输入了。”

 

    林轻轻看到手机就放下。

 

    云舒:“不是闵慎?”

 

    “不是,是林倩。”

 

    “找死?”

 

    云舒放下手机那边的老公,拿着林轻轻的手机,打开。

 

    封面就是林倩的微信。

 

    作死的人又发了一句,“林轻轻,你就是一个白莲花,爬上了谢闵慎的床,看吧你高傲的,总有一天你会掉下来的,谢家人不是瞎子。”

 

    云舒发语音,“林倩,你的这句话我截屏了,已经发给闵慎。至于谢家有个规矩你可能不知道,进了谢家门,一辈子谢家人。”

 

    林倩听着语音,她心颤,怎么会是云舒?

 

    她这次说话的语气很平淡。

 

    但是,就是这种感觉,让她恐怖。

 

    心中畏惧。

 

    云氏集团会不会打压林氏?

 

    “林倩啊,轻轻在林氏,我就不会找林氏的麻烦,轻轻不在林氏,我会让我老公打压死你们。”

 

    林倩:果然。

 

    “小舒,上着课呢,你怎么发语音呢。”

 

    林轻轻小声说。

 

    幸好两个人坐的位置远,前边的老师没听到。

 

    “轻轻,你说林倩孙子不孙子,欺软怕硬,我语音发过去,她有种回复一句啊,你就是平时太软,让人觉得好欺负,你也太平易近人,让谁都想在你头上踩一脚。如果,你自己不给自己心理暗示,让自己变得自信强大起来,哪怕,闵慎再怎么努力,你还是这样软弱的你。”

 

    林轻轻被小姐妹说,她没有开口。

 

 文学

    怎么全世界都觉得自己懦弱?

 

    不过,各别地方,她自己也意识到了。

 

    她想改正又怕改正。

 

    矛盾的心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或许闵慎就爱你这一口呢?”

 

    林轻轻:“闵慎想让我在他面前是这样的我,在渣渣面前,是高冷不可一世的我。”

 

    “那他可能想的有点多了,毕竟你没有人格分裂。”

 

    小姐妹两人在是剩下的时间里,做着无聊的事情,打发剩下的时间。

 

    小家伙在店内,和爷爷奶奶混熟了,开始整天笑嘻嘻的,和爷爷奶奶玩找人的游戏。

 

    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着。

 

    吃饭的时间到了,佣人们上前询问:“夫人,先生该用餐了。”

 

    “才几点了?”

 

    “六点。”

 

    谢夫人:“不用,等小舒来了再说。”

 

    她才不愿意浪费陪孙子玩儿的时间来吃饭。

 

    太不划算。

 

    小家伙咯咯的笑。

 

    半个小时后。

 

    “妈,爸,小财神。”云舒一个个的叫。

 

    车子才刚熄火。

 

    小家伙一听,他的笑脸绷着,然后开始笑。

 

    他过度兴奋的时候都会激动的?两只脚丫子乱踢,小手拍拍。

 

    喉中发出悦耳的笑声。

 

    “宝贝,妈妈抱抱。”

 

    云舒走在小家伙的对面。

 

    他大鹏展翅扑腾过去,进入妈妈的怀抱小家伙开口就咬云舒的肩带。

 

    主要是太高兴了。

 

    云舒的肩头感受到湿意,她大笑。

 

    “留下来吃饭么?”

 

    云舒摇头,“不了,闵行在家做饭,我们回家吃。”

 

    “好,开车慢点,到家了告诉我一声。”

 

    “好。”

 

    林轻轻是个稳重的孩子,有她在,他们总是莫名的安心。

 

    上车,孩子可怜兮兮的离开妈妈的怀抱,他被婶婶抱走。

 

    “啊啊。”

 

    小家伙看着主驾驶的妈妈,小爪子挥舞着,身子在奋力的向云舒靠近,她要妈妈抱。

 

    林轻轻:“小财神,你妈妈在开车,一会儿我们到家让她抱你好不好?”

 

    小家伙被林轻轻搂在怀中,捏捏他的小脸,将自己包中的笔塞给小家伙玩儿。

 

    他来了兴致才没有粘云舒。

 

    车子一路行驶,谢闵行到家做好饭,他给谢闵慎打电话,“回来吃饭。”

 

    “恩?大哥今天去你家蹭饭吃?”

 

    谢闵行:“恩,做着你和轻轻的。”

 

    “好,等我一会儿。”

 

    他挂断电话,看了眼身边的小舅子,“你该回去了吧。”

 

    林珝:“姐夫,我想回家,就那个老家。”

 

    “没的商量,我走了,陪你了这么久,我也是一件正事儿都没做,你和君栝俩孩子好好的打什么架,小毛孩儿,还为了面子。”

 

    他走到卡宴车旁边,车上没有零钱,于是对林珝说:“今晚收拾收拾脏衣服什么的,明天我和你姐过来接你。”

 

    林珝:“哦。”

 

    送走姐夫,程君栝才从身后出现,“今天谢谢你隐瞒打架的真实原因。”

 

    “不客气。我只是看在麦穗教我识字的份上不能在她未来老公面前让她丢脸。”

 

    说起秦笑笑。

 

    这次打架的源头又是因为她。

 

    “小珝,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

 

    秦笑笑爱好拉郎配。

 

    林珝:“不要。”

 

===第417章 报仇===

 

第417章 报仇

 

    “你要吧,我吧校花介绍给你。”

 

    林珝翻白眼,“你不是说校花是你。”

 

    “我是正校花,那个是副校花,就你们高一班级里的一个语儿。”

 

    “我不喜欢。”

 

    “你谈了就喜欢了。”

 

    林珝拒绝,结果,秦笑笑选择性的听,她去到语儿的面前说:“林珝喜欢你想和你谈恋爱,你谈不?”

 

    语儿大红脸,“学姐,你说什么呢。”

 

    “看来你也喜欢林珝啊,那简单,我帮你俩撮合撮合。”

 

    语儿害羞的恩了一声。

 

    这样程君栝不安定了。

 

    “你敢和语儿在一起,我揍得你爹妈都不认识。”

 

    林珝:“我没爹妈,死了。”

 

    他说的很平淡。

 

    程君栝听到他是孤儿,内心升起怜悯,“不许和语儿在一起。”

 

    “我不喜欢她。”

 

    林珝准备去找秦笑笑说清楚,自己不谈恋爱,别让她再给自己找事情的时候。

 

    秦笑笑拉着语儿走在林珝的面前,她一声不吭,推了一把语儿,结果她直接撞到林珝的怀抱。

 

    程君栝恰好看到这一幕,再也淡定不下去,上去就开始打。

 

    “哇,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孩子大打出手,小珝放心,我肯定帮你追到手。”

 

    林珝:“草,秦笑笑你耳聋了?”

 

    他的嘴角被打了一拳头,于是,他不再说话,开始和程君栝抱着厮打。

 

    语儿赶紧跑去报告老师。

 

    “程君栝,我真的没看上语儿,我甚至不知道她叫语儿。”

 

    程君栝相信了。

 

    两个今天彼此告白三十句我爱你的大男孩儿坐在长椅上,“我对不起你一次,以后你可以拿任何条件过来换。”

 

    “现在换。”林珝说。

 

    程君栝狐疑的看着林珝,“你要什么?”

 

    “你教我打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