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密的花蜜在她腿间流下【古代闺秀被强 高H】

   丹尼尔低下了头。“没、没什么……”

    朱莉抬起手搭着丹尼尔的肩膀说。“我们就是在红溪山谷赌场认识的,丹尼尔过去的这几个月每逢周末都会去的。红溪山谷部落距我外公所在的木瓦泉部落虽然有些远,但两个部落之间还是有不少商业项目在合作,现在出发正好能赶上晚餐时间,饭后想试试运气那就去玩两把,不想玩的话九点钟就有免费大巴可以返回圣罗莎市区,北边的停靠点好像距你们住的那所公寓不太远,丹尼尔,免费大巴车的停靠点在哪儿你还记得吧?”

    丹尼尔越发的窘迫,但也不得不点头表示清楚。

    见萨莉娜似有意动、希利尔可就拽了拽她的耳朵说。“琢磨什么呢?晚上还有预约拍照的呢,十二个,九点多钟再回去,熄灯前是绝对搞不定的!再说了,等赚到了钱再去玩不是更好吗?”

    萨莉娜无奈,耸了耸肩表示很遗憾。

    朱莉倒是不以为意,招呼着女孩们上车、然后把胀红着脸的丹尼尔给拦住了,见此丹尼尔有些难为情的说。“朱莉,别这样,我真的再也不会去赌场了……”

    “那如果我夜里下班、需要你过来接我,怎么办?”

    “我在外面等你。”

    “真的?”

    “真的。”

    “能做到吗?”

    “能!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朱莉摇头,表情严肃的盯着丹尼尔说。“这样还不够哦,首先是拒绝前往,之后则需要能坦然进入赌场但能管的住手……”

    “我能做到,真的可以……”

    见朱莉保持着沉默,丹尼尔不解不解。“难道还有什么吗?”

    “有啊,当你能坦然的走进赌场,一百也好、一千也罢,赢了不会想着还要去赢更多、输了也并不会想着必须赢回来的时候,那你才算是真戒掉了赌瘾!”

    丹尼尔认真思索着,片刻之后才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一定可以戒掉的,相信我!”

    皮卡车里传出来的隐晦笑声、并不会给朱莉带来困扰,该说的已经说完了、也就上了车系好了安全带,不过才把车驶出了停车场、萨莉娜就把困扰着她的问题给提了出来……

 文学


    “年纪?我外公今年八十三……”

    萨莉娜惊呼。“不是吧?八十三?看不出来啊……”

    希利尔也非常的吃惊。“还真的是一位年纪越大、越有魅力的老银狐……”

    坐在副驾驶的丹尼尔扭过了脸道。“老银狐?希利尔,你确定你的措辞没问题吗?”

    “银狐是指有吸引力、迷人又优雅的成熟男性,这是加州的俚语,”朱莉解释完透过车内后视镜朝着希利尔道。“谢谢夸奖,我外公年轻时的照片还帅气呢,红狼的称号也有这方面的含义,如果外公听见你这样说他,他一定会非常的开心,肯定会邀请你去木瓦泉部落里做客的……”

    希利尔大喜,问萨莉娜要不要等闲下来一起去?

    “可以啊,红狼老爷子人挺好的,尤其是穿的那一身原住民服装,简直太酷了!对了,我有个想法,”萨莉娜转向了朱莉。“你有没有合适的、可以借给我们拍照片用的原住民服饰?最好能是全套的……”

    “有倒是有,不过你穿的话尺码会显得略有些小了……”

    “没关系,我一直觉得原住民的鹰羽冠好鲜艳、好漂亮,要是有机会能戴着拍一些照片留下来,等年纪大了拿出来给孩子们欣赏,那一定很有意思……”

    “孩子们?难道你打算生一窝吗?”

    “希利尔!不许曲解我的意思!”

    萨莉娜恼了,希利尔也就被挠的哈哈大笑、不得不捉住了萨莉娜挠她痒的手顺势倒进了她的怀里,枕着萨莉娜的腿赶紧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车厢里的气氛越发的融洽了,而当凯西询问红狼老爷子给余生治疗的药的的材料时、朱莉的笑容却显得有些尴尬了。

    “怎么?难道配方属于是木瓦泉部落的秘密?”

    “倒也不是……”

    萨莉娜脑补出了许多的场景,结果朱莉的回答却让她越发的好奇了。“能说吗?闻起来其实还蛮不错的……”

    朱莉显得越发的为难,放慢了车速这才吞吞吐吐道。“使用红蝎子的螯,响尾蛇的尾巴,猫毛虫的刺毛以及昆虫的粪便、植物的花蕊和果实配置而成的……”

    “停!停!停车……”

    萨莉娜被恶心坏了,不等车完全停稳了可就慌不迭的下了车,扶着路边的行道树、弯着腰一味的干呕着,希利尔的情况虽然好一些、但脸上也没了血色,唯独凯西把朱莉所说的全都给记了下来,还好奇的询问为什么用的材料大多都是有毒的?

    朱莉也没想到萨莉娜的反应会如此之大,不知该如何安慰、被追问的烦了便道。“我也不太清楚,外公一直都是这样配的,小时候我被熏的有一次浑身过敏,不过药效还是很不错的,比去医院治疗快很多,但有时候配的药特别的难闻,很臭……”

    “原住民们一直都是这样治疗的吗?”

    “也不是,只有心灵纯净的、信仰坚定的才能有效果,所以我外公很多年都不再出诊了,再加上因为他没办法获得行医执照,目前也只能够给部落里的看病、开药……”

    轻拍着萨莉娜的后背、舒缓着她的不适,希利尔听朱莉这么说也就释然了。“难怪医生的火气那么大了,乱七八糟的有毒的材料混合在一起,万一ShyBoy真的因此而中了毒,医院也好、医生也罢,怕不是全都要被告上法庭?”

    “希利尔,你闭嘴啊,别说了……”

    萨莉娜的有气无力、让希利尔诧异。“咦?你又没闻到多少味儿,至于这么难受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