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漂亮女友欣虹!往下边塞玉器这是

    袖子撩起,只见沈婉雪白的手臂上,有五道又青又紫的手指印,她雪白细腻的肌肤,更显得这手指印吓人。而且,她手肘以下的半截儿手臂,很明显的肿了起来。


    宋恒看得一阵心疼,直恨自己方才没狠狠的多揍那人几拳。


    “可疼?”他用手长着厚茧的指腹,轻轻的摸了摸沈婉手臂。


    沈婉痛得拧了拧眉,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他反问道:“你说呢?”


    他这问的不是废话吗?若是有那个人,伤成她这样,还一点儿都不觉得疼,那她便敬她是条汉子。


    是了!自己不是多此一问吗?都伤成这样了,能不疼吗?


    “我再看看你的脚。”宋恒蹲下身,脱了沈婉右脚的鞋袜。


    她这一只小脚,也是惨不忍睹,脚背青紫,肿得跟馒头一样高了都。


    娘,楚翎瘪着嘴,看着他娘的脚背和手臂,内疚得都快哭了。都是因为他,不然娘也不会伤成这样。


    宋恒眉头皱得死紧,脚都伤成这样了,她方才还强忍着痛走路,痛都不知道喊一声。若不是他主动抱她,她定会直接走到马车哪儿去,她就是这样倔的一个人。


===第270章 就知道凶我===


第270章 就知道凶我


    宋恒先让秋菊去准备热水,然后,便坐在屋里等大夫来。


    不过大夫还没来,这林晴雪和宋子玉还有宋子凌便先到了。


    “姐姐伤得可严重?”林晴雪一进门,便一脸关心的问道。


    沈婉没有说话,她手和脚都露在外头呢!但凡,是这林晴雪长了眼睛,都是能看到的。


    “有些严重。”为了避免林林晴雪尴尬,宋恒代沈婉回道。


    林晴雪走进了些,瞧见沈婉手上和脚上的伤,在心里说了两个字:“活该。”


    “天哪!怎么伤得如此严重,姐姐你一定很疼吧!”痛死你最好!


    宋子玉也瞧见了她娘身上的伤,拧着眉道:“人家抢孩子,你也不知道躲躲,伤成这样,不知道要养多久才能好。”


    翎儿瘪着嘴,小声道:“娘是为了护着我,才被那坏人伤着的。”


    一听她娘是为了护着个沈翎才伤着的,宋子玉心里怪怪的,反正就是不痛快。这沈翎不过就是个养子,娘那样护着他作甚?


    “你就是个害人精。”宋子凌生气的指着翎儿的鼻子骂道。


    他被爹打,娘不护着不说,还告他的状。可今日,娘竟然为了护着这野孩子伤成这样,他心里很不痛快,很是气愤。


    翎儿瘪着嘴,泪珠挂在睫毛上,要落不落的。他没有反驳,因为子凌哥哥说得没错,他就是个害人精。宋江被他害死了,娘也被他害得受了伤,但凡要保护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闭嘴,你若是再瞎说,便滚出去。”沈婉沉着脸,冲宋子凌冷声厉斥。


    “你……”宋子凌呼呼的喘着气,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他红着眼,嘴角向下瘪着,半天才冲他娘吼道:“你就知道凶我。”


    他才是她亲生的,沈翎不过就是个野孩子。可她对自己这个亲儿子,从来都没个好脸色,对自己从没有像这野孩子这样温柔过。


    沈婉楞了一下,他还怪上自己了是吗?怪自己总是凶他,他咋不想想,他对她亲娘都做了啥?她真想问问,他哪里来的脸怪她?


    她想了想,看着宋子凌幽幽道:“我没有凶你,疼你、爱你、护你的时候,你怎么就没记住呢!”


    这宋子玉姐弟娘,从来都只记得,她这个当娘的不好,却从未记得过她的好。用最残忍的方式,伤着她们亲娘的心。


    宋子凌愣住了,娘有疼他,爱他,护他的时候吗?他努力回想。


    好像是有的吧!但是,他都记不大清了。


    “将军,大夫来了。”就在这时,小厮领着大夫进了屋。


    因为今日中秋,愿意出诊的大夫不多,所以那前去请大夫的府兵,便请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夫回来。


    那大夫还是头一回,到这样大的官家里给人看病。他先给宋恒和沈婉她们行了礼,便给沈婉看起伤来。


 文学

    沈婉这伤虽然看着吓人,但是却并未伤着筋骨,开些活血化瘀的药抹抹,再开几服药煎服,每天做一下热敷,半月之内便可大好。


    听到大夫这么说,宋恒和秋菊还有楚翎都放下心了,付了诊费,送大夫出了门。


    因为太晚了,没有办法抓药,沈婉便先抹了抹大夫留下的药油。至于要煎服的药,只能明日一早再去药房抓。


    大夫一走,沈婉便说自己累了,要睡觉了,将宋恒和林晴雪他们都给打发走了。


===第266章 大猪蹄子公主抱===


沈婉脊梁骨直发寒,牙齿里藏毒,被人抓着了就咬破毒丸自尽,这样的事儿,她只有在那种宫斗的古装电视剧里看过。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明显是冲着翎儿来的,这次不成,他的同伙又会不会再次下手呢?


    这,可真是不好说呢!


    “夫人,你没事儿吧!”被人潮挤走的秋菊,跑到了沈婉身边。她头发乱了,领子也歪了,瞧着有些狼狈。


    沈婉拧着眉摇了摇头。


    “这人来头怕是不简单!”宋恒看着一死的男子沉吟道。


    过了一会儿,他又看着巡防营的人道:“这些日子,你们巡逻的时候,要多多留意这皇城中的生面孔,和可疑人员。”


    “是。”领头的人抱拳领命。


    轩辕流云摆了摆手道:“好了,你们将这人带走吧!”


    “是。”于是,巡防营的人,便带着那没了气息的男子离开了。


    这出事儿的地方离摘星楼很近,赵掌柜和云清扬听说是沈婉她们出了事儿,便也来看了看,问候了几句表示关心。


    出了这样的事儿,沈婉又伤着了,自然便没有心思再赏什么灯了,而且,她这伤也得找个大夫瞧瞧才行。


    “翎儿、秋菊咱们回去吧!”沈婉冲秋菊和翎儿说道。


    “我扶着夫人走。”秋菊扶着沈婉没有受伤的左手。


    “我来吧!”宋恒走到沈婉身侧,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沈婉吓了一跳,没料到他会将自己抱起来。不过,她也有挣扎,更没有让宋恒放她下来,因为她走路的时候真的很痛。


    宋恒抱着沈婉,看着轩辕流云道:“小王爷多谢您今日,出手救了贱内。贱内身上有伤,下官便先带她回府了。”


    “举手之劳而已,宋将军客气了。”他看了宋恒怀里的沈婉一眼,眉头略不可见的皱了皱,又道:“日后出门,宋将军可要将你这夫人跟紧些才是,免得又遇到这样的危险。”


    宋恒道:“多谢小王爷提醒,下官日后一定注意。”


    “那下官先告辞了。”说完,宋恒便抱着沈婉,转身走了。


    “翎儿,走了。”秋菊看着目光呆滞,站在原地不动的翎儿说道。


    翎儿像是没有听见她说话一般,依旧目光呆滞的站在原地。秋菊不由一阵心疼,这孩子,准是被吓坏了。


    于是,她走到翎儿身边,牵起了他的手,柔声道:“翎儿没事了,咱们回家吧!”


    说完,她便牵着翎儿的手,转身往将军和夫人所走的方向走。


    楚翎任由秋菊拉着他走着,他转过头,看着不远处,已经被人踩烂的小兔子花灯。花灯烂了,他又还能在娘身边待多久呢?


    为了不给娘带来危险,或许他应该自己离开,可是,他离开他又能去哪儿?而且,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一点儿都部想离开娘。


    林晴雪脚步匆匆的在街上走着,宋子玉姐弟二人,就跟在她的身后。


    方才夫君,见前面出了骚乱,便丢下她去寻那乡下女人了,她现在要去寻夫君。


    “二娘,你看那是我爹抱着我娘呢!”眼尖的宋子凌,看见了正抱着他娘从他们这边走过来的他爹。


    林晴雪忙朝宋子凌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如同宋子凌所说,夫君正抱着沈婉那个乡下女人呢!


===第271章 噩梦,还我身体===


第271章 噩梦,还我身体


    做了热敷,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沈婉便睡下来。她原本以为,自己这手痛脚又痛的,今晚注定难眠。却没想到,秋菊把灯灭了还不道半个钟,她便睡着了,而且还做起了梦来。


    在梦里,沈婉正躺在榻上闭着眼睛睡觉,忽而,屋中冒起了白烟。


    一个批头散发,身着白色长衫,头发和长衫都湿漉漉,脸色青白,阴气森森的女子,飘到了榻前。


    “沈婉,你还我的身体来。”


    “你还我的身体来。”女子俯身掐住了睡在榻上的沈婉的脖子,声音凄厉又阴森。


    呼吸不过来的她,睁开眼睛,看着与她的脸只有一拳之隔的女子,吓了一大跳,这女子长得竟然与她一模一样,难道这是“沈婉”的鬼魂。


    “……”沈婉无法呼吸,她想喊,却发不出声来,想挣扎身子却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压住了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你眼睁睁的看着那林氏,教坏我的一双儿女,却不作为,任由他们被林氏捧杀,你好狠的心。你既然占了我的身子,就该好好的护着我的一双儿女。既然你不管不护,那便将我的身体还来,还来……”


    “沈婉”的声音尖锐而又凄厉,听的沈婉毛骨悚然。


    “你还我的身体,你还我的身体……”她的五官越来越扭曲,越来越吓人,眼睛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就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一般。


    沈婉觉得自己快死了,她惊恐的睁着眼睛,看着“沈婉”的鬼魂,心想,若自己被她掐死,这身体是不是就能还给她,而自己也能回到现代呢!


    “咯咯咯……”鬼魂“沈婉”似乎看透了她心中所想,阴测测的笑着道:“你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你的身体已经化成了灰,咯咯咯……”


    “啊……”做着噩梦的沈婉,大叫了一声,身体抖了一下,突然睁开了眼睛。


    屋内漆黑一片,因为今夜没有月亮,所以一丝微光都照不进屋子里来。


    “呼呼呼……”沈婉满头大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自言自语道:“我是在做梦?”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脖子并没有疼痛感,看来她是真的在做梦。


    只是这梦也太过真实,太过吓人了,她都以为真的是原主的鬼魂来找她了呢!


    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原主在下面,看见她对宋子玉姐弟娘不管不顾,任由林氏捧杀,心中有怨气,这才给她托了这梦来。


    沈婉开始反思自己,她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的确是不能白占,虽然,占人家的身子,并非她的本意。不过纵使如此,她还是得替人家办点儿事儿才对,也该对原主的子女负些责任才是。


    其实,她不想管宋子玉姐弟俩,也是因为她们对自己的亲娘太狼心狗肺了。


    哎!算了!


    既然原主都为了这两个白眼狼给她托梦了,这两个白眼狼,她就适当的管管吧!不让晴雪将她们捧杀成废物,纨绔,便算她对这身子有个交代了。


    这个梦实在是太吓人了,她可不想再做这样的梦了。胆子小一点儿的人,都能被这样的梦给活活吓死了。


===第267章 夫妻恩爱?===


看到这一幕,林晴雪差点儿没有咬碎一口银牙。这乡下女人是缺了胳膊还是断了腿儿了,竟让夫君如此抱着她?不知道的,还以为夫君,与这乡下女人有多恩爱呢?


    她正这么想着,便听见旁边有两个大娘道:“那个英俊不凡的小伙子是谁呀?”


    “那是宋将军呢!”


    “原来是宋将军呢!他抱着的姑娘是谁呀?”


    “什么姑娘?那是他的发妻沈氏。”已做他人妇的女子,又怎能被称为姑娘。


    “啧啧……这宋将军和他的发妻还真是恩爱呢!”


    “谁说不是呢!若不是二人如此恩爱,那宋夫人当初又怎么会反对那林氏进门呢!”


    “也是,换了那个女人,都接受不了,与自己恩爱有加的夫君,再纳给小妾进门。不过看来,那林氏进门后,也没有影响,宋将军和宋夫人夫妻感情。”


    听了这两个大娘的对话,林晴雪气的嘴角直抽搐。她直想冲这两个长舌妇喊:“你们知道什么?夫君已经有两三个月没在那乡下女人房里留宿了。”


    林晴雪深吸了一口气,管理了一下表情,朝宋恒走了过去。


    走近后,她一脸担忧的,看了看沈婉,抬起头,看着宋恒问道:“夫君,姐姐这是怎么了?”


    在宋恒怀里的沈婉翻了翻白眼,在心里说了三个字:“假惺惺。


    宋恒想了想道:“有人制造骚乱抢孩子,婉儿她受了点儿伤。”


    闻言,林晴雪忙着急得道:“天哪!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儿,姐姐伤得可严重?”


    沈婉转过脸,看着林晴雪笑了笑道:“放心,死不了的。”


    这林晴雪明明巴不得她死了,却要装出一副,很着急很关心她的模样,真是让她受不了。


    宋子玉拧眉道:“娘,你怎么说话呢?二娘是在关心你呢!”


    娘也真是的,二娘明明是在关心她,她却阴阳怪气的说这样的话,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林晴雪面露委屈之色,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姐姐的伤没大碍,我便放心了。不过,日后姐姐千万不要乱跑了,跟大家走在一起才好,免得再发生这样的事儿。”


    她这话,是在暗指,沈婉会遇到这样的事儿,都是因为她自己乱跑自找的。


    宋子玉也道:“爹都说了大家一起走,娘你非不听,如今伤着了吧!”她娘就是自找的。


    沈婉翻了个白眼,决定要恶心这林晴雪一下。她将头靠在宋恒的胸口,没有受伤的左手,勾住了宋恒的脖子,脸上挂着甜蜜的笑,看着林晴雪道:“多谢妹妹提醒,日后我一定会牢牢的跟在夫君身边的。”


    闻言,宋恒低头瞧了一眼,怀中的发妻,闻到她身上,如兰似梅的发香,看着她脸上甜蜜的娇笑,他心忽然有些痒痒的。


    若她日后真能如此听话,那便好了。


    林晴雪袖中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指甲全陷进了手心的肉里。


    故意的,这乡下女人绝对是故意的。她恨不能,将这乡下女人,从夫君的怀里扯下来。


    宋恒道:“我要带婉儿先回去,晴雪你们若还想赏灯,便继续逛吧!”


    将她们留下继续赏灯,他也能放心?


    林晴雪道:“姐姐都受伤了,我们哪里还有心思再继续赏灯,便随夫君一起回去吧!”


    “也好,那就一起回去吧!”


    于是,他们便一同,朝停马车的方向走去。


===第268章 那妒妇没事儿吧?===


摘星楼的雅间儿内,穿着玄色锦袍的男子,正坐在摆满了茶点的桌前独酌。


    除了他,雅间儿的门口,还守着四个,穿着暗紫色劲裝的带刀侍卫。


    “嘎吱!”伴随着一声门响,轩辕流云踏进了雅间儿内。


    “出了何事?怎么去了这么久?”男子的声音,冷冽而又充满了威严。


    轩辕流云回道:“有人趁人多,扔了鞭炮在街上,制造骚乱,趁机抢孩子呢!”


    “谁这么大的狗胆?竟然敢子天子脚下行这样的事儿。”男子放下了酒杯,拧起了眉。


    轩辕流云在男子对面坐下,微微拧着眉道:“人已经死了,也问不出他是谁了?”


    “死了?”男子眼睛睁大了几分,看着轩辕流云问道;“你杀的?”


    他方才听见动静,不过是去廊上看了看发生了什么事儿,便直接从廊上跳了下去。多半就是去救人去了,如今那抢孩子的人死了,多半也就是他杀的了。


    “怎么可能是微臣?”轩辕流云道:“那人是自己咬破牙齿里藏的毒丸,自尽了。”


    能让轩辕流云这个小王爷自称微臣的男人,在这东宸国,也只有皇上轩辕禹了。


    这轩辕禹和轩辕流云今日是在宫中,陪太后吃了团圆饭,才从宫里出来的。轩辕禹的本意是想与民同乐,本来他们还想拉着慕容离一同出来的。可慕容离身子不舒服,没有出来,留在宫中陪太后赏月了。


    一到了正街,见人潮拥挤,这熟脸还不少。为了避免被人认出,引发骚动,轩辕流云便提议先到摘星楼坐坐。


    二人刚坐下没一会儿,便听见楼下的骚动。轩辕流云本是想,站在廊上看看下面出了何事儿?正好就看见了,那抢孩子的男子在打沈婉,便忙跳下去救人。


    “牙齿藏毒,”轩辕禹拧眉问道:“那人是什么来头?”


    “不知,”轩辕流云摇了摇头道:“不过很明显,他是冲着宋夫人和她那养子来的。”


    “宋夫人,宋恒的夫人?”他怎么没听说,宋将军还收了个养子?


    “是的,宋将军的大夫人沈氏。”


    “呵……”一听是沈氏,轩辕禹便冷笑了一声。


    轩辕流云挑了挑眉,心中暗道:“看来,皇上对沈氏还是心存芥蒂呢!”


    不过这也难怪,皇上给宋将军和林氏赐婚,沈氏竟然在人新婚之夜跳水自杀,此举不但让宋将军没脸做人,更是在打皇上的脸呢!


    “她一个乡下妒妇,又怎么会冲着她来的。宋家何时又收了个养子?”多半是冲着那养子来的,也可能是冲着宋将军的亲儿子来的,只是将这养子错认成了宋将军的亲儿子。


    轩辕流云想了想道:“有些日子了,听人说好像是宋将军手下一个将士的儿子,家里人都死完了,宋将军便收养了他。”


    轩辕禹道:“若是这样,那个抢孩子的人,多半是冲着宋将军的儿子来的。只是将养子,错认成了宋将军的亲儿子罢了。”或许是宋恒在外头得罪了什么人呢!改明儿上朝了,他得提醒提醒宋恒才是。


    是吗?轩辕流云觉得并不是这样,不过,皇上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发表反对意见。


    “那孩子和那妒妇都没事儿吧?”轩辕禹又问。


    “孩子没事儿,只是宋夫人为了保护孩子,伤了手脚,宋将军已经将她抱回去了。”


    人倒是个好人,为了保护养子,不惜让自己被坏人所伤,只是太善妒,太不识大体了。


    这轩辕禹对沈婉的成见很深,在他眼里,沈婉就是个不识大体,无才无德,小气善妒上不得台面的乡下女人。


    他一直都待在宫里,从早忙到晚,也听着不着,坊间的传闻。更不知,现在皇城中的人对沈婉的评价?虽然他是听人说过,流芳生辰落水,幸亏被一赴宴的夫人救起,却也没听清楚那救人的夫人是谁?


===第272章 应该离开===


第272章 应该离开


    秋高气爽,微风徐徐。


    秋实院儿的院子里,沈婉正躺在贵妃椅上,看着秋菊给她买回来的话本儿。


    这话本儿写得还是满有意思的,写的是妖精与凡人的爱情故事,有点儿像《聊斋》。


    楚翎坐在旁边的石凳上,他面前的石桌上,摆了一本小人儿书。不过,他却半点儿想看的心思都没有。


    他呆呆的看着,笑得正起劲儿的沈婉,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他不能再待在娘身边了,那些人,早晚会知道,他住在这儿的。若是他继续待在娘身边,那些人找到他后,便会害了娘。


    他应该离开了,可是他好舍不得,好舍不得离开娘,好舍不得离开这个小院儿,离开他们的家。


    “楚翎过了这么久的舒心日子,你也该知足了,难道你真的想害死娘吗?”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他已经害死了卫江,他不能再害死娘了。


    “翎儿你在想什么呢?”沈婉微微蹙眉,冲看着她,眼神却没有焦距的翎儿问道。


    自从十五那日,遇到抢孩子的人后,翎儿这孩子,就有些怪怪的。总是一个人发呆,笑得也少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想着他可能是被吓着了,要缓上几天,可这都过去六天了,他还是这样。


    楚翎忙摇了摇头道:“没、没什么,娘你这话本儿好看吗?”他转移了话题。


    “好看!”沈婉抿唇笑道:“不过你不能看。”


    这情情爱爱的话本儿,小孩子自然是不能看的。


    “嘎吱……”院门儿,从外面被打开,秋菊挎着篮子进了院子。


    她今日一早,便出去采买,又去了趟作坊,直忙到正午才回来。


    “夫人,翎儿你们饿了吧?”秋菊将菜篮子,放在了厨房的屋檐下,然后又走到了二人面前。


    沈婉道:“我们吃了些点心,还不饿。”


    “夫人这是这半个月的进项,统共一千五百两银子。”秋菊将怀里的银票掏了出来,递给了沈婉。


    “夫人你点点。”


    沈婉放下了手中的书,接过了银票,狐疑的道:“怎么这么多了?”


    往常,半个月,最多也就三五百两银子而已,这回竟然有一千五百两,比以往多了好几倍呢!


    秋菊笑着道:“赵掌柜说,因为咱们的泡菜,使得摘星楼的生意越来越好,赚的银子比以前多了好几倍,便把咱们的泡菜价钱往上提了提,如今给一两银子一斤呢!”


    “赵掌柜也太豪了吧!”一两银子一斤泡菜,比以往的价格,可是高了四倍呢!


    自己没提涨价,人家就主动给提价了,世界上再没有比赵掌柜更好的买家了。


    “赵掌柜说了,是慕容世子让提的。世子爷说了,他们赚了银子,也不能忘了咱们。”


    沈婉挑了挑眉,他严重怀疑,这慕容离是因为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才给她提了这么高的价钱。


    不过,这么高的价钱,她拿得也是心安理得的,因为她的泡菜的确是值这个价钱的,也给摘星楼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而且,银子这个东西,要大家一起赚才更开心。


===第269章 宋恒心疼===


宋恒抱着沈婉上了马车,就走在他身后的秋菊和翎儿也爬上了车。


    秋菊她们也上车后,宋恒便直接让车夫赶车回府。


    林晴雪和宋子玉她们走路本就慢,比不得宋恒他们,她们刚走到马车旁边,便瞧见宋恒坐着另一辆马车已经走了。


    林晴雪咬着后槽,充满妒忌与不满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那辆渐行渐远的马车。


    夫君也不说等她们一起走,就跟沈婉那乡下女人先走了。


    “二娘,咱们不上马车吗?”见林晴雪不动,宋子玉便出声询问道。


    林晴雪连忙管理了一下表情,硬挤出了个笑,道:“上,怎么不上。”


    说完,她便向前走了两步,踩着踏脚凳上了马车。


    马车停在了将军府门口,宋恒没让沈婉走路,直接将她抱下了马车。


    守在门口的府兵,见将军回来了,便忙打开了大门。


    待人走近,见将军抱的竟然是大夫人,府兵都觉得有些诧异。


    府里的人,都在说这大夫人又失宠了,将军都好几个越未曾在秋实院儿留宿了。可今日将军和大夫人她们不过是出去赏了个灯会,将军便如此恩爱的抱着大夫人回来了,看来是大夫人又复宠了啊!


    “快去请个大夫到秋实园儿。”宋恒走到大门口,冲两个府兵吩咐道。


    那两个府兵先是楞了一下,随即便点着头,说:“是,小的这就去办。”


    看来,这大夫人是受伤了,将军才抱着她回来的,并不是因为旁的。


    宋恒踏进府门后,一个府兵便忙去请大夫去了。他一路抱着沈婉回了秋实院儿,进了屋,将她放在了外屋的榻上。


    “让我看看你的伤。”宋恒对坐在榻上的沈婉低声说道。


    沈婉没有反对,便是默认让他看了。


    因为她受伤的手一直抬着,宋恒便直接撩起了她的袖子,查看她手上的伤势。


    秋菊和翎儿,也站在榻边,拧着眉,目不转睛的盯着沈婉的手。


    袖子撩起,只见沈婉雪白的手臂上,有五道又青又紫的手指印,她雪白细腻的肌肤,更显得这手指印吓人。而且,她手肘以下的半截儿手臂,很明显的肿了起来。


    宋恒看得一阵心疼,直恨自己方才没狠狠的多揍那人几拳。


    “可疼?”他用手长着厚茧的指腹,轻轻的摸了摸沈婉手臂。


    沈婉痛得拧了拧眉,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他反问道:“你说呢?”


    他这问的不是废话吗?若是有那个人,伤成她这样,还一点儿都不觉得疼,那她便敬她是条汉子。


    是了!自己不是多此一问吗?都伤成这样了,能不疼吗?


    “我再看看你的脚。”宋恒蹲下身,脱了沈婉右脚的鞋袜。


    她这一只小脚,也是惨不忍睹,脚背青紫,肿得跟馒头一样高了都。


    娘,楚翎瘪着嘴,看着他娘的脚背和手臂,内疚得都快哭了。都是因为他,不然娘也不会伤成这样。


    宋恒眉头皱得死紧,脚都伤成这样了,她方才还强忍着痛走路,痛都不知道喊一声。若不是他主动抱她,她定会直接走到马车哪儿去,她就是这样倔的一个人。


===第273章 女学考试===


第273章 女学考试


    出云山庄的过户办成了,赵掌柜派人将房契和地契,送到了沈婉的手中。


    这宅子有了,地也有了,自然是不能空着的,这地自然就该将该种的农作物都给种上才是。后山的山地,她也早已经做好了打算,准备全部都种上桃树。一是因为她喜欢吃桃子,二是她喜欢桃花。四十来亩的山地全种上桃花,待花开时,定然是美不胜收。


    不过,她脚伤未愈,不能亲自动手,便只能动动嘴了。她让秋菊找了知秋进府,让她去牙行买了十仆人。五个年轻男子,三个中年婆子,还有两个年轻的丫头。


    让知秋搬到出云山庄去,买种子,买树苗,安排新买的奴仆种地,收拾庄子。


    因为知秋,搬到了山庄去,小作坊便只剩下秀娟儿一人,担心她忙不过来,沈婉便让知秋去牙行买了一个手脚干净,麻利勤快的婆子去帮她的忙。


    九月初二是宋子玉去梅竹女学考试的日子,这天,她穿戴一新,吃过早饭,便坐着马车去梅竹女学。她走的时候,林晴雪还亲自送她到了大门口。


    “考试的时候莫要紧张,你这些日子,在家里跟先生学得不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林晴雪一边给宋子玉整理着衣领,一边柔声叮嘱着。


    宋子玉深吸了一口气,笑着道:“我不会紧张的,我今日一定要考上。”


    就算她这么说,可是她这心里依旧是紧张的。这梅竹女学,也算是这皇城中比较好的女学了。这换皇城中不少官宦,富商的小姐,都在这梅竹女学读书。其中,也有不少是她认识的人,若是她考不上,恐怕又要被人耻笑了。


    林晴雪笑了笑道:“莫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考不上也没关系的,二娘给你找几个先生,在家里教你便是。”


    她是希望这宋子玉不要考上,永远当一个只知道,与人攀比,什么好的都想要的废物。她可不想,宋子玉考进书院后,就被书院的先生给教好了。


    宋子玉以为林晴雪这样说,是不想给她太大的压力,让她不要有负担,就算考不上,也会请最好的先生教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