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吃奶乳娇乳揉捏肚兜/他的火热顶端抵着的私密柔软

 “他们看他们的,我们擦我们的。”江季拉着谢闵西的手去阴凉地方,他弯腰按压着谢闵西的脚裸为她活动。

 

    “疼不疼?”

 

    谢闵西:“不疼,就是脚后跟疼。”

 

    说完,江季就要去脱鞋子,结果被谢闵西制止,“江季哥哥别拖鞋。”

 

    下边还垫着那个的。

 

    就这样暴露出来多尴尬。

 

    江季不知道,他还真要拖鞋。

 

    谢闵西只好凑近江季的耳朵边说:“里边有好几层卫生巾。”

 

    江季:……好端端的谢闵西怎么会有这种癖好?还是说……

 

    “这样能缓解脚痛,我就用了,大嫂和我说的。”

 

    江季看着女孩子们,真是什么办法都能想出来。

 

    亏了她们的脑子。

 

    而且,云舒的歪主意能用?

 

    江季没有拖鞋,他的大掌比划了一下鞋子的大小,然后为谢闵西按摩小腿,“缓解缓解。”

 

    “恩。”

 

    身后谢闵西的室友们在私下调侃,“谢闵西说这是她哥哥,你们谁信?”

 

    “打死我都不信,这要不是她男朋友,我重新回去高考。”

 

    “别说重新高考了,我回我妈肚子里重造一次。”

 

    “估计现在不是,以后就是了。你说咱室友是吧,怎么刚上大学就有了叼帅酷炸天的追求者?人家还是校长,为了她来学校当辅导员。”

 

    “爱情啊。我没有。”

 

    “我也没有。”

 

    室友们的身后是翟同学直勾勾的眼睛。

 

    谢闵西和他果然不是兄妹关系。

 

    趁着休息时间。

 

    翟同学去买了两瓶柠檬水过去。

 

    她们怎么也算相识了,过去打个招呼。

 

    “谢闵西,咦,你哥哥也在呀。”翟同学微笑的坐在地上她买过的柠檬水递给谢闵西,“我买了两杯,我们一人一杯。”

 

    谢闵西看了眼江季接下,“谢谢。”

 

    “白天和柠檬水会晒黑,不能喝。”江季就是看不顺眼翟同学。

 

    他不让谢闵西喝。

 

    “啊,江季哥哥。”她接都接下了。

 

    翟同学;“没事,晚上喝。”

 

    “晚上就会变质。”江季一边为谢闵西按摩腿,一边说。

 

    翟同学看着自己的尴尬气氛,她脸皮厚的转移话题,“西子,你现在什么专业啊?”

 

    “法学。”

 

    “我是商学院的。”

 

    她自报家门。

 

    江季张口就要说:“管你那个学院的。”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谢闵西发射眼神警告。怎么着这人也是自己的同学,江季哥哥就不能给她留点面子。

 

    虽然自己也很不喜欢这个人,但没必要招惹。

 

    江季这个人就是,我看不顺眼你,我就呛死你。

 

    不管你是男是女。

 

    或许,是小是老。

 

    “好,好,我不说。西子,你起来活动活动。”江季拽着谢闵西起身,“一会儿就要军训了,我准备回商桥,明天再来看你。”

 

    谢闵西:“不用,江季哥哥,你来了,我就没心军训了。”

 

    “是因为我的存在?”

 

    原来自己是会扰乱谢闵西的芳心的啊。

 

    他乐飘飘的。

 

    一定要回去秀秀。

 

    谢闵西不知道江季想的,她恩了声快速回到队伍中。

 

    翟同学在一旁,笑着看谢闵西和江季。

 

    她刚才听谢闵西的室友说,他为了谢闵西来学校当老师?

 

    那应该就是法学院的老师。

 

    她突然想转专业了。

 

    也去学习法学。

 

    但是她不知道江季有明文规定,不许任何人去打扰他们。

 

    谁敢打扰,谁就完蛋了。

 

    翟同学心中开始筹划,听说新生军训结束后又一次转专业的机会,她要好好把握一下了。

 

    这次的插曲短暂而过。

 

    江季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的母老虎妈妈给他打电话,“滚回来相亲。”

 

    男孩子到了二十五六还没有对象的话,家中免不了要安排相亲。

 

    而,江母又是一个从江季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张罗婚事的人。

 

    “不回去。”

 

    “人家姑娘从出生就在等你,这么些年了,你竟然连面都不露,你知不知道她是你未婚妻。”

 

    江季的妈妈是个极其彪悍的女子。

 

    小时候他们一排院子,云父云母相亲相爱,幸幸福福。

 

    林轻轻家是母亲住内,林普则主张外。

 

    就是他江家,另类。

 

    他妈是个母老虎,他爸又是个妻管严。

 

    从小,江季的混就是为了替爸爸出气,而抵抗他妈。

 

    “江夫人,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又给我定的哪门子姻亲?”

 

    “就那一家。”

 

    江季问:“哪一家?”

 

    江夫人,“滚蛋,赶紧给我回来,你妹妹现在身边需要人,我过去了。”

 

    然而,江夫人的内心一家就等于n家。

 文学

 

    让儿子回来,一家家的相亲。

 

    想想都激动。

 

    感觉,儿媳妇已经在天上飘了,随手一抓一大把。

 

    江季今天心中高兴,他和自己的母老虎妈妈说:“我的婚姻大事儿我自己把握,指不定我靠自己就娶到一个貌美如花的大学生呢。”

 

    “就你?呵呵,快去照照镜子吧,也不知道哪个女孩儿瞎眼才能看上你,还大学生,人家有文化,有本事的凭什么看上你个败家子?江季,你最好快点回来。”

 

    江季不听那边的咆哮,挂断电话。

 

    “呵呵,本少就给你们娶个美丽的媳妇儿回家,你们等着。”

 

    谢闵西的脸在江季的脑海不断扩大。

 

    “西子真美。”他突然摸不着头绪的活了一句话。

 

    “江少,你去看看,小珝和人打起来了。”

 

    ……

 

    这孩子竟然打架。

 

    江季跑过去。

 

    再看到双方的人时候。

 

    他指着秦笑笑问:“你说。”

 

    秦笑笑好戏还没有看够,她就被点名,“我没有参加。”

 

    林珝和对方拉开距离。

 

    彼此还恶狠狠的眼神瞪着对方。

 

===第415章 三十遍我爱你===

 

第415章 三十遍我爱你

 

    江季问打架的另一个孩子,“哪家的?”

 

    “江少,军队的程家。”

 

    诶呦,这下好了,“叫我妹夫来,顺便让我妹夫通知程家的人。”

 

    “我呢我呢?”秦笑笑想让杨老二来看看自己也是很乖的,你看这次她都没有打架?。

 

    趁着少有的机会,刷新一下好感。

 

    “你又没有打架。”

 

    林珝:“她没有打架,但是事情是因他而起,江季哥,杨二少也得来。”

 

    秦笑笑:“反正我没打架,我去给杨老二打电话。”

 

    办公室的谢闵慎接大舅哥的电话,“喂。”

 

    “来学校,顺便把程君栝的爹妈也给叫过来。”

 

    “小珝怎么了?”

 

    “打架。”

 

    挂断电话,谢闵慎觉得自己的妻弟还挺有本事的,开学不到一周两次叫家长。

 

    他拨通世交程家的电话,“哥,走吧去一趟学校,君栝和我家孩子打起来了。”

 

    “我不去让你大嫂去。”

 

    “还是你去吧,我们家轻轻不去。”

 

    “那好。”

 

    但愿他能忍着不打死这逆子。

 

    程卓爷爷就这一个宝贝疙瘩孙子,宠坏了。

 

    江季的办公室,他坐在前头。

 

    “搞清楚,我是校长不是来给你们段官司的。”

 

    林珝不说话,他觉得自己没做错。

 

    程君栝也痞痞的坐在凳子上,脸上挂彩但是气质不输人。

 

    秦笑笑在后边还真的在笑,整个教室就能听到她看热闹的笑声。

 

    杨老二早已经习惯了这个会议室。

 

    他问:“老三,是小珝和麦穗?”

 

    秦笑笑走去挽着杨老二的胳膊,“没有,我这次没有一点点的打架。”

 

    “是她。”林珝说。

 

    会议室很安静。

 

    秦笑笑问:“我怎么了?”

 

    林珝准备张口说。

 

    秦笑笑立马警告,“小珝,我可就这一次乖宝宝,你不能在我未来丈夫面前卖我的不好,小心,我家杨老二报复。”

 

    然而,警告如果有用处的话,就不会上升到叫家长了。

 

    杨老二开口。

 

    “小珝,你说。”

 

    程君栝觉得自己脸面很不好意思,他也出口制止林珝,“你闭嘴。”

 

    林珝挑眉,“都怕了?”

 

    这下更戏剧了。

 

    不仅江季好奇,就连几个“家长”纷纷表示好奇,程君栝竟然参与打架?还是和林珝。

 

    林珝和秦笑笑惹事儿吧,似乎打架都能接受。

 

    程君栝可是程家的子孙。

 

    他也打架?

 

    不仅打架,竟然还制止林珝说出真实缘由。

 

    江季:“小珝你说,哥当你靠山。”

 

    程君栝:“你敢说,放学你给我等着。”

 

    程少表示:“我也好奇我儿子为什么打架。”

 

    “一个女生给程君栝写情书,送错人了,我以为是给我写的,结果到后边看到了,程君栝的名字,我生气,麦穗还在旁边笑话我,于是,我就忍不住打了程君栝,我觉得丢人了。”

 

    林珝说。

 

    他说的似乎很合理,最起码,在屋内的几个大人都半信半疑。

 

    程君栝脸红的埋着头。

 

    秦笑笑也不说话。

 

    杨老二问秦笑笑:“真的、”

 

    “真金白银的真。”秦笑笑向来说谎话不打草稿,因此她肯定的脸不红心不跳。

 

    程少也问自己儿子,“你魅力这么大?”

 

    程君栝不想理他爸。

 

    “就这?”江季也问。

 

    他咋觉得这么不可信呢?

 

    林珝:“江季哥,面子大于一切。”

 

    确实,有些人会为了面子问题挣得面红耳赤,不惜大打出手。

 

    谢闵慎心中对妻弟的话抱有怀疑态度。

 

    杨老二拎着谎话精少女的校服领子先离开。

 

    “杨老二,我是商桥校花,你这样我很没有面子,你撒手,你快撒手,你不撒手,我,我,我我就当众亲你。”

 

    秦笑笑人离开会议室,声音从空气传播到会议室内部。

 

    林珝只觉得女孩子太没脸没皮了。

 

    江季:“我觉得秦笑笑挺大胆的。”

 

    屋外,少女,像一个螺旋丝一样,转身再旋转,她把外边的校服外套脱掉,然后只穿着白色的校服衬衣在阳光下站着,纯洁的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

 

    她说到做到。

 

    静如处子的少女,一蹦跶,跳入杨老二的怀中。

 

    “下来!”

 

    回过神的杨老二脸色黑了。

 

    “我不。”

 

    秦笑笑说。

 

    她的吻可是偷偷学过的,就为了早日睡到杨老二。

 

    一向温柔的男人,抱着少女的腰,用蛮力推开,将她推在一刻大树上。

 

    梧桐树下,少女期待的眼神望着他。

 

    “麦穗,你再敢有下次,就离开我家。”

 

    杨老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扬言要嫁给自己。

 

    为此,自己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被她捉弄走。

 

    就留下她。

 

    “杨老二,你不舍得我离开,我可是你从小养大的媳妇啊,我走了你的钱都白花了。”

 

    杨老二后悔,真真正正的后悔,“当初怎么就答应你小叔当你的养护人了,我要是知道有这一天,那天我刚把你抱回来,就扔到狼窝。”

 

    “哼,你才不舍得。”

 

    杨老二拿着手中少女的校服外套,仍在她的头顶,“好好穿上衣服,没事别给我打电话。”

 

    “我这周就要回家了,你要不要看我穿性感的睡衣呀?”

 

    杨老二暴走。

 

    “我穿哦,你要在家。”

 

    杨老二快步离开。

 

    等他背影消失在视线中,秦笑笑捏捏自己的脸,笑笑去教室。

 

    会议室,江季叫林珝和程君栝选一个惩罚。

 

    两人都不选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