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受吗自己挤出来水果*异地恋一晚上要了45次

   时间上不太凑巧。

    不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嘛,这点工作量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交接工作前最后完成一项任务,也算是为自己这次的“跨界体验”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于飞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现在他手头没什么活,可以说是一身轻松,就等交接了。

    掐指一算,胡显斌他们出去玩的时间不太到一个月,只有二十七八天左右。

    旅游在具体的天数上倒是没有特别严格的要求,不是说一定要在外面玩满三十天,差不多到四周就行了。

    显然,胡显斌和黄思博是觉得风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可以回来继续投入工作中,归心似箭。

    于飞也盼着胡显斌能早点回来,交接工作之后自己就可以继续回去当自己的网文作者了。

    新书他都已经构思很久了,世界观、基础设定和大纲早都已经捋了很多遍,现在非常迫切地想要开始创作,让新作跟读者们见面了。

 文学

    等手下的设计师们纷纷反馈没有问题之后,于飞拍板,发布更新公告。

    这周六就会更新《永堕轮回》的第一部分内容。

    同时,公告中也会将整个更新流程讲清楚,提前通知玩家们。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于飞把电脑上自己的使用痕迹全都清理干净,来的时候什么样,走的时候还是什么样。

    “一个月的代班终于结束了!”于飞长出了一口气。

    闵静超过来说道“晚上已经安排好了,去茗府家宴那边吃一顿,算是胡显斌对你的感谢,让他请客。”

    于飞一愣“不是可以报销吗?”

    闵静超呵呵一笑“报销多没诚意?就得宰他一顿!”

    ……

    下午3点。

    黄思博和胡显斌两个人从机场出来,找到了负责接机的小孙。

    “两位快上车吧。”小孙非常殷勤地忙前忙后,帮忙提行李。

    黄思博和胡显斌来到车上坐好,一边刷手机一边感慨。

    “今天竟然是小孙来接的,是其他司机都没时间么?感觉有种待遇提高了的错觉。”

    大家都知道小孙是裴总的专属司机,平时一般都是优先接送裴总的。其他人的接机任务,都是交给另外的司机来完成。

    这次竟然是小孙来接,让胡显斌和黄思博都有些诧异。

    不过他们也没多想,可能是今天裴总不需要用车吧。

    两个人舒舒服服地靠在座椅上,各自摸出手机,开始刷网页。

    虽说在外边旅游了一个月,但他俩现在还真不怎么累。

    因为他们在国内玩,吃得好住得好,玩的也都是不那么耗费体力的景点,再加上返程前两天基本上都在酒店休息,所以体力恢复得非常充分。

    放了一个月的假,现在有点迫不及待地回到工作中了。

    黄思博还惦记着《继任者》拍摄的事情,他知道剧组都已经到米国去了,打算自己到京州之后修整两天,做好准备,然后就订机票也飞过去。

    至于胡显斌,他还在惦记着《永堕轮回》的开发情况。

    刷着刷着网页,胡显斌突然“咦”了一声。

    “《永堕轮回》发了更新公告?这未免也太早了吧?”

    他记得清清楚楚,《永堕轮回》的开发周期是到这个月底完成,而且这还是在比较顺利的情况下。

    怎么这才月初就已经发更新公告了?

    赶进度也不可能赶得这么快吧?

    胡显斌赶忙点进去,看了一下公告的详情。

    公告上清清楚楚地写了这么几点。

    首先,这次的《永堕轮回》dc更新将采用分阶段更新的方式,四次分别更新游戏场景与怪物资源的13以及游戏的战斗系统和剧情部分修改。

    四次更新的时间节点分别为7号、14号、21号、28号的下午2点,全都是周五。

    其次,本次dc将采用预购的方式,必须提前付全款的玩家才能在对应时间段内下载相应的更新内容。

    dc的价格倒是不贵,28块。

    玩家也可以选择不预购,而是在28号当天更新完毕以后,付款购买dc的完整内容。

    最后,需要特别注意的是,28号《永堕轮回》这个dc更新完毕以后,玩家可以随意购买《永堕轮回》,但不能再随意购买《回头是岸》。

    想要购买《回头是岸》的话,必须先购入《永堕轮回》才可以。

    胡显斌微微皱眉。

    作为《永堕轮回》的设计师,他对这款游戏的情况当然是一清二楚的,也知道公告里的某些内容是裴总特意要求。

    比如,《永堕轮回》更新完成以后,《回头是岸》就不能随便买了,这是裴总特意叮嘱过的。

    但也还是有一些内容,让他感到困惑和迷茫,比如这个预购、分阶段更新,就让他不明所以。

    连胡显斌都感觉迷糊,就更别说网上的玩家们了。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

    他顺手翻了翻网上的评论,发现玩家们也是一样的懵逼和费解。

    当然,也有一点点惊喜,主要是来源于远远超出预料之外的发售时间。

    “靠!我没看错吧?《永堕轮回》这周五就能玩了??”

    “这特么也太快了,按照官方披露的消息,上个月不是才刚开始正式开发吗?还以为怎么也得开发四五个月呢,直接反向跳票三个月是什么意思?”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其他游戏都是动辄跳票两三个月,腾达倒好,反向跳票两三个月!能提前玩上了!”

    “看清楚,是预售、分批次更新,这周五更新的只是四分之一的游戏内容。”

    “四分之一也行啊,你是不知道,没有《永堕轮回》玩的我都快要等得无聊死了!”

    “每周更新一部分内容,很好啊,这样我每周打一点,一个月正好通关,时间完美!不用再像以前一样着急忙慌地一直推游戏进度了。”

    “快更新快更新,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受苦了!”

    这批玩家显然非常惊喜。

    因为他们等《永堕轮回》已经等了很久了,这个dc早在6月份的时候就已经爆出了消息,大家也都知道于飞这个原作者将会亲自参与到游戏的开发之中,《回头是岸》的忠实玩家们全都非常期待。

    本来以为至少还有小半年才能玩上的游戏,再过两三天就能玩上,这是多么让人惊喜的一件事情!

    但惊喜之余,也有很多玩家表达了担忧。

    “虽然能早点玩上dc很不错,但……这时间未免也太赶了!满打满算,这个dc的开发时间也才两个月,做出来的游戏品质能达标吗?”

    “腾达你还信不过?”

    “不是信得过、信不过的问题,关键是腾达也不能违反自然规律啊,游戏的体量越大,所需要的开发时间就越长,这个时间是不能随便压缩的!”

    “我也觉得这不见得是个好消息,这是不是说明我们对《永堕轮回》的期望值太高了?这可能只是一个体量很小的dc更新,而不是像我们之前期待的,可以跟原作流程、时长媲美的超大型更新。”

    “从售价上也能看出来,《回头是岸》原作的售价是128块,dc的售价只有个零头28块,说明这dc的体量多半是只有原作的四分之一,甚至还不到!”

    “那顶多也就是做了一个新的大型场景吧……”

    “不对啊,原作中说好的武神呢?说好的进入无间地狱成为第一任镇狱者呢?这些剧情要全都表现出来的话,体量可不比《回头是岸》要小啊。”

    “预购我能理解,但为什么《永堕轮回》更新以后就不能单独买《回头是岸》了,反而能单独买《永堕轮回》?到底谁是本体谁是dc?”

    “那如果不想玩《永堕轮回》,只想玩《回头是岸》怎么办?”

    “不会吧,现在还有人没买《回头是岸》?”

    “不想玩《永堕轮回》的话,就赶在月底之前抓紧把《回头是岸》买了呗。”

    “其实反过来想就行了,你可以把《永堕轮回》当成本体,只卖28块,买了本体才能买dc,《回头是岸》128块。用28块就可以嫖到本体,岂不是血赚?”

    “艹,逻辑鬼才,服了!”

    显然,玩家们也全都是一脸懵逼,不懂这么安排的意义何在。

    这不就是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的区别吗?

    不论是dc拆开四次更新,还是本体和dc的位置颠倒,看起来都有点多此一举,意义不明。

    而更让人担心的是,开发时间太短了,虽说售价便宜,但游戏内容肯定也会相应地缩减。

    本来期待着跟本体同样体量的大型dc,最后却只是小修小补,这未免让人太失望了。

 第790章 下班

    江棠懂了。      这就是所谓男人的自尊心?      她扯了扯嘴角,不予置评,也没要求秋寒按照那个版本修改剧本。      剧本到底是秋寒的剧本,他不想写的东西,别人也不能逼他。      “那就只能从其他方向下手。”      秋寒悄悄松了口气,庆幸江棠没有追问。      这会儿他也很想从江棠口中得到别的答案,就问她:      “那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我看你刚刚在纸上写了不少。”      “这只是一些粗浅的见解。”      “没关系!我连废稿都给你看了,你给我看看草稿怎么了?”      秋寒的话好像还挺有道理?      江棠也承认:“我的确有些想法。”      秋寒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一个字。      “但是这些想法还不成熟。”      “……”      “我回去想想,再总结给你。”      说完,江棠也不等秋寒反应,主动中止这场讨论。      她开始动手收拾起杂乱的文件和纸张,顺便把秋寒不愿见人的废稿递还回去,反正里面的内容都已经被她记在脑子里,要不要废稿也无所谓。      江棠两三下整理好,就准备起身离开,却被秋寒急忙叫住。      “这,这就走了?会议结束了?”      江棠理所当然地点头。      “不是说好会议到五点半?”      现在正好是五点半,而江棠跟西泽尔约好六点半吃晚饭。      按照公司到九里堂的距离,要是遇到堵车,恐怕六点半还不能准时到家。      所以江棠走得挺急,连秋寒都感觉到她那股归心似箭。      “说好五点半不是真的五点半,我们做导演的什么时候有下班时间了?”      做导演的,就是闲起来很闲,满世界采风旅游,但是忙起来就是不分昼夜,至于下班和睡觉休息……这是什么东西?      秋寒对江棠的离开很不满。      尤其是在她说话说一半,把他好奇心吊起来的现在。      江棠:“我觉得,还是作息合理、规划健康的好。”      秋寒不敢反驳,只好眼睁睁看着江棠离开。      会议室只剩下高越和秋寒了。      高越笑呵呵地站起来:“秋导见谅,我们江棠就是这样,比较会为人考虑。”      秋寒瞪大眼睛:“你管这叫为人考虑?”      高越笑容不变:“作息合理、规划健康这些,不是在为秋导的身体考虑吗?”      秋寒:听起来竟还有几分道理……      高越观察着秋寒的脸色,见他成功被绕进去,笑意加深。      “那秋导,我送你出去吧?”      “啊?哦……好。”      “秋导好好休息。”      “……嗯。”            江棠走进家门,时针刚好指向六点半。      正好从厨房出来、身上套着围裙的西泽尔,惋惜地看着手表。      “就差一点点。”      西泽尔还记得江棠说,要是她六点半没回家,就无条件答应他的一个要求。      西泽尔当时听完,竟然不知道该希望江棠早点回家,还是晚点回家。      现在看来,还是挺遗憾的。      毕竟他连那个要求是什么都想好了。      江棠正在换鞋,瞥了眼西泽尔脸色,哪里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提醒他:“准点到达。”      西泽尔想了想:“要不你先退出去再进来?”      江棠微笑看着他。      西泽尔怂得很快,笑嘻嘻地过上来帮江棠拿包,还顺手接过文件袋。      “这就是秋寒写的剧本?”      “嗯。”      随后西泽尔就没再多问了。      两人都是演员,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西泽尔早已经准备好满满一桌的菜。      前些天在巴黎,吃的都是精致美味却复杂繁琐的法餐。      现在桌子上的却是一些家常菜,比如红烧肉、糖醋排骨、西红柿炒鸡蛋等等。      这些家常菜简单归简单,但是足足快一周时间没有吃到,想想还是挺怀念。      而且现在西泽尔的手艺在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之后,早已经从味道古怪,进化到色香味俱全,哪怕离江棠的厨艺还差很长一截,但这样的家常菜还是绰绰有余      现在从客厅到厨房,飘着久违又温暖的食物香气,江棠闻着香味,才发觉自己腹中早已经饥肠辘辘。      她刚在餐桌前坐下,西泽尔就给她端来满满一碗米饭,上面用饭勺压了又压,尽可能地塞进更多的米饭。      然后还特别关切地说:“下午费了那么多脑细胞,晚上多吃点补补!”      江棠没有谢绝这份好意,先用食物填饱空空的肚子。      她一边想剧本,一边吃饭,满桌子菜不知觉间被她扫荡大半。      作为大厨的西泽尔见状,成就感油然而生。      没什么是比江棠喜欢吃他的菜,更让他感觉开心的了。      不过西泽尔也能看出来,江棠好像有点心不在焉,难道是下午剧本的问题?      西泽尔有心想问,却不知道该从何问起,还是江棠主动开口了。      她问西泽尔:“你还记得你演的那部《尼克》?”      西泽尔演过不少令人惊艳的反派。      尤其是那些导演,因为青睐西泽尔近乎完美的长相,想把这份完美在荧幕上呈现出残酷反差的美感,所以格外喜欢用他演各种“特别”的角色。      什么罪犯、精神病态都是很常见的角色,更多的还有游走在天才和疯子之间的角色,就像是尼克,就是他出演众多角色里的佼佼者。      “演这部电影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江棠这样问他。      西泽尔当然不会忘记尼克,这是帮他拿下人生第一座奥斯卡的电影。      当然,它也不会是最后一座。      “感觉?”西泽尔摸着下巴,认真回忆起来,“大概就像,飙车?”      “嗯?”对这样的比喻,江棠好像有点懂,又好像不大懂。      “我有段少年时期很爱飙车,掌控着机器和速度,在山路与风为伴,和死亡近距离接触,那种肾上腺素狂飙的感觉真的很让人着迷……”      “少年时期?”      “嗯,大概十五六岁……咳咳咳!”      糟糕!他怎么把这段黑历史翻出来了?      江棠似笑非笑地看他,西泽尔被看得心虚,只能摆摆手解释:      “年少轻狂,都是年少轻狂,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题外话------      差一更明天补

 第791章 入戏太深的危险

    西泽尔害怕江棠继续追问,赶紧把话题拉回演技上来。

    他难得正色,总在江棠面前嘻嘻哈哈的他,说起专业有种凛然不可犯的神圣感。

    “我演戏是体验派,要深入角色内心和他构建起亲密关系,才能明白在某个节点,他的选择代表什么意义什么想法。尼克算是我演员生涯里,最复杂的角色之一,他不是完全纯粹的坏人,也不是传统意义的好人,他更像是被污浊和黑暗逼迫到墙角的疯子,一个被世界抛弃的孤独者。

    演他很带感,仿佛能够感觉到车子在山路狂飙,既觉得失控,又感觉一切尽在掌握,如同踩在云端里的钢绳,一个不慎就会坠入深渊被他的黑暗所吞噬,同时带来的刺激又是无可取代的……”

    西泽尔滔滔不绝地讲着他的所有心理感受,而这些话他也从未对外界说过。

    《尼克》是电影史上绝对的经典,西泽尔饰演的尼克也是众多反派里的标志性人物,充满让人着迷的魅力,可西泽尔却鲜少会分享他拍电影时的心路历程。

    在拿下奥斯卡影帝之后,许多人都会追问西泽尔演尼克的感觉,还有记者在采访他时,带着好奇把这样的问题朝他抛来,西泽尔从不接招。

    他总是笑吟吟地说“随便演演的”,那样轻描淡写的语气,非常凡尔赛以及欠揍,西泽尔能平安无事地活到今天,多半与他是天道亲儿子脱离不了关系。

    现在江棠听他剖析演戏时的心路历程才知道,他未必是傲慢,也不是不屑回答,而是每次分析都会让他重新回忆起当时的心理状态。

    有时候记忆力太强也不是好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0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