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娇妻的娇吟声:强开嫩苞又嫩又紧

   不过这剧本跟普通的不一样,很多空白缝隙处写着满满的字,还有用红笔删删改改的痕迹,显然这份剧本是秋寒自用的。

 

    江棠翻了两页:“这剧本”

 

    秋寒瞥了眼:“好像是有点花花绿绿的都是小问题!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江棠觉得这恐怕不是小问题,因为秋寒的删改痕迹实在是个人风格太过强烈,以至于江棠完全看不懂他的改动是什么意思。

 

    还是高越站出来,跟秋寒要了剧本的电子档,然后亲自出门去打印。

 

    等待剧本打印出来需要时间,江棠也和秋寒聊了起来。

 

    话题的核心还是在剧本身上。

 

    “现在剧本算是一个初稿完成的阶段,我想写的东西基本都在这里面。当然,我答应过你会在这份剧本里采纳你的意见,要是你看过,有什么地方想要建议的都可以说出来。不过,我也要事先声明,我不一定会采纳!”

 

    哪怕和江棠关系不错,秋寒也还是要把该说的话说在前面。

 

    江棠听完也不意外。

 

    秋寒一直是个人风格强烈的导演,也是创作欲十分旺盛的导演。

 

    有的导演的外号是“暴君”,有的导演外号是“君子”,而秋寒作为导演在片场的外号则是“独裁者”。

 

    都说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秋寒也是这样,他能有“独裁者”这样的外号就是因为他在片场实在是过于独立专横,不会采纳任何意见。

 

    有合作伙伴说他是控制狂,就连灯光师的工作也要一并管了,后来还因此跟合作的优秀灯光师吵起来,把人家气得直接出走,只得换人救场。

 

    就算这样,秋寒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他大概也是知道自己脾气,所以过去的作品都是靠自己独资,不忍投资人的指手画脚。

 

    得亏他真的是老天爷赏饭吃,按照他想法出来的镜头画面堪称完美,连和他争吵过的灯光师后来也在非公开场合表示秋寒是对的。

 

    可想而知,秋寒当初能允许江棠作为副导演加入他的剧本创作过程,是多么惊人的退让,那些因此和秋寒发生过争执的人听了,估计会惊掉眼球。

 

    但是,发表意见归发表意见,这不代表秋寒真的会忍受江棠对他的剧本肆意修改,就像他说的,建议是江棠的事,接纳是他的事。

 

    对此,江棠没有生气,反而像是早有预料。

 

    很快高越回来了。

 

    她手里拿着两份打印剧本,分别递给江棠和秋寒,自己倒是没有。

 

    秋寒摆摆手:“高总你也看看吧,我就看我手里这份就好。”

 

    他那画的花里胡哨的剧本,估计也就只有他能看懂。

 

    高越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说实话她也对这份剧本感到好奇。

 

    在得到秋寒本人的同意之后,高越和江棠一起翻开剧本慢慢看起来。

 

    因为剧本里还有很多细节台词没来得及填充,所以剧本并不厚,薄薄十几二十页,却把秋寒想要讲述的故事都记录在里面。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江棠看完了剧本,意犹未尽地合上最后一页,也忽然想起外界对秋寒的评价鬼才导演。

 

    果然是鬼才,就像这份剧本,充满了吊诡阴森的风格。

 

    秋寒注意到她动作,像是所有期待读者回应的作者:“怎么样?”

 

    江棠没有吝啬地给出最高评价:“精彩绝伦。”

 

    秋寒咧开嘴,露出得意的笑容。

 

    江棠顿了顿,又问:“如果我没猜错,这里面的故事应该和促织有关?”

 

    秋寒没想到江棠眼睛会这么尖,惊讶地看向她:“对,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江棠说:“因为它曾经出现在高中语课本里。”

 

    熟背过所有高中语课本的江棠,当然能一眼看出里面的故事原型。

 

    秋寒:大意了。

 

    他尴尬地摸着鼻子:“好吧,我高中不是在国内读的,没有看过语课本。”

 

    不过转念想想,秋寒觉得这兴许是好事。

 

    高中语课本绝对是故事最好的普及方式,这样一来,他以为晦涩难懂的隐喻,兴许很容易就能被观众看出来,从而降低这部电影的门槛。

 

    秋寒略显兴奋,也跟江棠讲起他的创作经历来:

 

    “这篇章是我小时候在蒲先生书里读到的,当时就觉得惊为天人,这个故事实在是充满想象力和批判性,当时我脑子里就浮现出很多关于这篇章的画面。后来我成为导演,就发誓要把这个故事拍出来,只是这些年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表达方式,直到不久前,我看了新世纪,那部电影给了我不少灵感,也才有了这个故事的原型。”

 

    “新世纪的话这部电影的题材是?”

 

    “没错,它是科幻电影。”

 

 第787章 科幻

 

    促织是蒲松龄先生创作的言,收录在聊斋志异里。

 

    跟同书的其他章一样,这篇章也充满荒诞怪异的风格。

 

    这篇章大概讲的故事是宣德年间,皇室盛行促织也就是斗蟋蟀的游戏,每年都要向民间征收蟋蟀,这样看似小小的举动,却给底层人民带来了巨大的压迫,他们为了满足上位者的要求,有的不堪重负,有的家破人亡。

 

    男主角就是这些底层人民的一员,他无力寻到蟋蟀,几乎想要寻死,是妻子找到巫婆,求神问卜,终于寻到合格蟋蟀的下落。

 

    男主角以为这下总算能够顺利交差,没曾想他的儿子不小心弄死了蟋蟀,儿子得知犯错,害怕得跑出去,最后在井里被父母发现,尚留一丝气息。男主角既为儿子伤心,也为全家即将面临的大祸而伤心。

 

    就在这时,男主角找到一只新的蟋蟀,个头小但善斗,屡战不败,而这只蟋蟀正是男主角儿子的魂魄变成。这只蟋蟀被献上去后,得到皇帝喜爱,让一众人等受益,更是让原本落魄的读书人男主角,因此功成名就,鸡犬升天。

 

    虽短,但是故事却一波三折,男主角也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可以说处处都是细节冲突、波澜迭起,的确很符合作为电影原型。

 

    但是科幻电影的话,江棠就有些不解了。

 文学

 

    她看剧本,以为这是个奇幻故事,没想到竟然是个科幻电影?

 

    “抱歉,我没有看出里面有科幻的内容。”

 

    江棠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看漏了。

 

    结果秋寒大大方方地说:“你当然看不出来,因为我是刚刚决定的。”

 

    江棠:???

 

    这么随便的吗?

 

    饶是从容如她,也被秋寒的跳跃思维弄得有些头疼。

 

    “这么说,你之前不是打算写的科幻题材?”

 

    “嗯,我本来想写个奇幻故事,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味,直到刚刚我决定把这个故事改成科幻,我才发现,科幻才是最好的表达方式!”

 

    秋寒说得斩钉截铁,让江棠也不由得顺着他的话,把故事往科幻方面去想了想。

 

    作为奇幻题材的剧本已经够精彩,如果把奇幻跨越至科幻,题材跨界的魅力会有多高?

 

    别的不说,至少江棠对这个故事感到很期待。

 

    “这样啊,我给你讲讲大概故事的经过。”

 

    因为是在秋寒脑子里刚刚想出来的内容,所以并没有具体对照的剧本,他只能通过口述的方式。

 

    他的滔滔不绝,不仅是江棠在认真倾听,包括高越也放下还没看完的剧本,饶有兴致地听起秋寒的讲述。

 

    这个剧本把促织作为原型,但不是全盘的改编,而是在故事原型之上融入了秋寒本人的思考和他想要表达的东西。

 

    改编之后的故事差异很大,除了保留“异化”这个核心,基本可以把这个故事当成是新的故事,就连主人公,秋寒都将它改为原男主角的儿子,也就是后来变成蟋蟀的那个孩子。

 

    整部电影也是以这个孩子的视角展开

 

    三十年前,外星人降落地球,人类也因此和银河系外的生物有了第一次的接触。

 

    但是这些外星人对人类并不友好,他们靠着强悍到恐怖的个体实力,统治了地球与人类,他们自诩为云端神祗,住在神国之内,而全世界的人类都沦为他们的仆从,成为被剥削和压迫的对象。

 

    同时,地球上的很多生物也因为磁场和辐射的影响发生变异,一些常见的家禽开始变得形状奇怪且战斗力凶狠,最让人惊异的是一种原名为蟋蟀的昆虫,竟然在异变后长得体型巨大的甲虫。

 

    云端的神祗们特别喜爱这种甲虫,还为此在神国内修建斗虫场,要求居住在不同区域的人类年年为他们进贡甲虫。

 

    可是异变的甲虫数量稀少,经过人类数年的捕捉,越发罕见少有,往往进贡的规定期限到了,整个区域的人类也找不出一只贡献的甲虫。

 

    交不出甲虫,整个区域都要受罚,无数人因此家破人亡、受尽饥寒。

 

    故事开始时,小男主所在的居住区域就在面临这样的困境。

 

    小男主的父亲作为寻找甲虫的负责人之一,已经辗转反侧连夜没能睡觉,每天他都会往偏僻危险的森林去寻找甲虫身影,最后都一无所获。

 

    小男主的父亲几近绝望,以为祸事将要临头,全家都不能幸免,甚至生出不如自杀了结一切的念头。

 

    还是小男主的母亲劝住了他,还让他去找巫婆,最后散尽家财总算是拿到寻找甲虫的提示,将信将疑的小男主父亲按照提示里的指向,竟然真的找到了一只威猛品相极好的甲虫。

 

    当他扛着捕到的甲虫走在回家的路上,区域里的人们看到他身上的战利品,都高兴得欢呼起来,仿佛小男主的父亲是他们的大英雄。

 

    在那些欢快的笑脸对面,唯独小男主父亲笑得满脸苦涩。

 

    捉到的甲虫被暂时关在笼子里,从来没有见过甲虫的小男主,好奇地跑来观看,结果不小心打开了笼子,小男主急急忙忙想要追过去,甲虫却跌进水里淹死了。

 

    小男主不知所措,直到他的母亲回来,看到这一幕又惊又怒,指责小男主给全家带来了祸事,甚至连整个区域的人们都将连坐受罚。

 

    小男主被吓坏了,他不敢面对父亲的暴怒,哭着跑出家门,本来想进森林再找一只甲虫回来,结果他不小心跌进水里淹死了。

 

    小男主父亲怒气冲冲出来找他,最后找到的就是儿子的尸体,父亲伤心欲绝,不知道该责怪还是伤心,他将儿子带回家,呆滞地等待最终惩罚的来临。

 

    谁也没想到,被安置在小床上的男主角并没有死去,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甲虫。

 

    在床边守了整个的小男主父亲,也亲眼看着这一幕的发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终于有了交差的甲虫,但是这个甲虫却是自己的儿子。

 

 第788章 废稿

 

    小男主不懂父亲的悲伤,他只知道自己能挽救自己的错误,他开心地对父亲说他可以作为贡品前往神国,而父亲却望着他的身体绝望流泪。      父亲知道,儿子这一去,作为斗虫场的猎物,肯定九死一生,但是儿子不去,整个区域的人们都要遭殃,他作为负责人将难逃良心谴责。      在挣扎痛苦过后,他还是决定把儿子作为贡品送走。      而小男主也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反而因为生平第一次踏出居住地,而倍感兴奋,他以为这会是场旅行,结果这却是一条漫长而折磨的成长之路。      他用孩子稚嫩无知的眼睛,看到沿路的民不聊生,从刚开始的不解,到后来的沉默,那双纯真的眼睛完整倒映出残酷世界的模样。      小男主并非出自本意地急速成长着。      之后小男主进入神国,看到的也不是鲜花着锦,反而是高高在上的所谓“神祗”践踏着芸芸众生,用百姓的鲜血供养起他们在云端上的生活。      这时候,有神秘组织知道了小男主的秘密,得知他是人类变成,而且拥有神智,作为唯一可能踏足神殿的人,神秘组织的成员希望小男主可以借身份的便利去刺杀神。      小男主懵懵懂懂,被迫踏上一条弑神之路……            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秋寒的眼睛都在发光,仿佛创作欲爆棚。      偶尔讲得兴起,或者突然有什么灵感,他还会停下来,噼里啪啦敲打键盘留下他新的点子,都是之后打算加进剧本里的。      没到这个时候,他都会不自觉地忽略江棠和高越,完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也多亏江棠足够有耐心。      秋寒思绪飘走,讲述不得不中断,她就把注意力放在剧本上,按照秋寒所说的做一些记录,也会写下自己临时的灵感。      秋寒思绪回来,继续刚才的讲述,她也把注意力拉回来,安安静静全神贯注地听秋寒说话。      不知不觉整个下午的时间过去,被江棠压在打印剧本下面的纸张,已经写满密密麻麻的一页小字。      滔滔不绝说了好几个小时的秋寒,终于有了口干舌燥的感觉。      高越早有准备地在他手旁备了茶水,秋寒摸到茶杯时,茶水的温度刚好是适合入口的温度。      “谢谢啊。”      秋寒喝水解渴时没忘记给高越道谢。      高越也作为江棠的经纪人,适时问起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秋导,这个剧本的主角是变身甲虫的小男孩吧,那我们江棠要演什么角色?”      高越这问题出来,别说是秋寒,就连江棠都愣了下。      江棠完全沉浸在剧本里,思考问题的角度也完全是从导演出发,完全忘了这部电影一开始向她发出的邀请是演员约。      秋寒呢,这会儿还喝着高越亲自倒的温茶水,说话自然不好意思太过硬气。      “咳咳,这个我没有跟你们说吗?”他挠挠头,“我希望江棠出演的,就是神国女王,至于名字嘛,我暂时还没有想好。”      整部电影的侧重点基本在小男孩身上,讲述的也是天真懵懂的小男孩,因为意外脱离父母羽翼,见识到世界残酷,并且走上弑神之路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绝对主角就是小男孩,其他的一概都是配角。      至于秋寒所说的神国女王,在秋寒刚才的描述仅有寥寥几语,听起来就像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反派,作为主角最终目标的靶子,除此之外没有太大发挥空间。      “神国女王啊。”高越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      她作为经纪人,倒不是要反对江棠出演反派,而是这个反派至少要有深度,和值得演绎的空间。      可是看看秋寒的样子,哪里有半点重视的样子?就跟随口添上去的脸谱化角色似的!这可跟开始说的大相庭径!      高越的不满,就写在脸上。      秋寒看着也有些心虚。      他不动声色地瞥了眼江棠,见她表情如常,完全看不出是无所谓还是不高兴,心里莫名有些惴惴的。      他赶紧解释:“神国女王绝对不是普通反派!只是我还需要时间打磨这个角色,等工作完成,到时候我再跟你们分享剧本!”      高越微笑:“那这部分的工作,秋导完成了多少?”      秋寒支支吾吾起来。      高越:“百分之五十?”      秋寒不接话。      “百分之四十?”      秋寒尴尬摸着鼻子。      “不会连百分之二十都没有吧?”      秋寒不得不道出实情。      “真不是我拖延,而是神国女王这个角色,我写了几个版本都不大满意。她虽然是后期出现的角色,但是整个故事线贯穿全片,她象征着那个充满压迫和剥削的世道,是残忍和冷酷的代名词。我本来想用一种极端黑色的笔墨去描绘她,但是写出来却觉得不是我想要的。”      秋寒刚才删删改改的剧本部分,就是有关神国女王的剧情。      最后江棠拿到的剧本,关于神国女王的描写也是最少的。      足以见得,秋寒在这部分仍然斟酌难定。      其实不怪他这么纠结,实在是反派角色真的塑造很难。      业内有句很有名的话,叫“反派的深度决定电影的高度”。      一部真正经典的电影,那它的反派角色也绝对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这个大反派的存在不仅不能低于主角,还要高于主角,让观众又爱又恨,才算是让整部电影跳出普通迈向优秀。      秋寒对大反派角色的高要求,也恰好是他对这部电影的高要求。      秋寒一番诚恳的解释,总算让高越脸色稍缓。      “江棠,你觉得呢?”      “我能看看那部分废稿吗?”      江棠的要求,让秋寒流露出为难的神色。      他是个绝对的完美主义者,从踏进这个行业开始,能被他拿出手的,一定是他觉得最完美的东西,至于写废的稿子,它们的唯一归宿就是垃圾桶,看过的人也通常仅限于他自己。      现在要他把这些废稿拿给江棠看,还真的有点违背他的做事原则。      ------题外话------      新剧本这部分剧情写得不是很顺利,今天就这一章,记两章欠更,算上之前一共是八章欠更……嗯,负债累累,准备从明天或者后天慢慢开始补上。

 

 第789章 太平庸

 

    9月5日,周三。

 

    于飞坐在工位上,刚刚把需要配合孟畅宣传方案的改动内容给计划好,并交给设计师们。

 

    其实严格来说,孟畅那边的要求并没有什么难度,无非是有点麻烦,需要花一点时间,而且有点莫名其妙。

 

    于飞也没多问,只是把目前整个dc拆分成了四个部分,然后交给手下的设计师们。

 

    安排完了工作,于飞收到一条信息,是胡显斌发来的。

 

    “大概今天下午3点钟左右到京州,我直接先来公司一趟,交接一下工作。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