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的纳入了自己的体内,把高贵美妇调教成性N

   再回忆更早之前,只记得他因为睡不着觉,打着电话和江棠一起看书。

 

    最后他看着看着睡着了?还是睡在靠窗的沙发上?连被子都没盖?

 

    西泽尔往身边摸了摸,最后在沙发缝隙里找到了已经没电关机的手机。

 

    他正准备起身去找充电器,就先听见有人在急促地敲房门。

 

    他皱着眉,从沙发上爬起来,一动才发觉头晕脑胀。

 

    糟了,昨晚睡觉的沙发临窗,窗子又没关,他也没盖被子,这整夜下来怕是感冒了?

 

    西泽尔手撑着沙发,眉心紧蹙地等待这股眩晕过去。

 

    而门外的人显然是等不及,直接扭开房门。

 

    城堡里里外外的人都知道西泽尔脾气,敢随便开他门的也就只有那一个。

 

    郁周快步走进来:“抱歉西泽尔,虽然没有经过你的允许,但是我必须提醒你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西泽尔?”

 

    郁周来到床边,才发现床上空荡荡并没有西泽尔的身影。

 

    “我在这里,咳咳咳”西泽尔刚发出声音,喉咙里就爆发一阵激烈咳嗽。

 

    郁周过来就看到他红到不正常的脸色。

 

 第780章 关键时刻掉链子

 

    郁周探手一摸,沉声道:“西泽尔,你发烧了。”

 

    西泽尔充耳不闻,他只记得郁周刚进来的那句:“快十一点的话,江棠和叔叔阿姨是不是快到了?”

 

    郁周无奈嗯了声:“他们出发时给我们打了电话,估计十一点半能到,我看你一直没下楼,就上来看看你。所以你昨晚是在沙发上睡的?”

 

    郁周看着屋内环境,哪能判断不出西泽尔的状况?

 

    西泽尔揉着太阳穴:“不小心睡着了。”

 

    他也很后悔,至少应该盖被子或者关窗户,这样就不会在父母见面的关键时间突然生病。

 

    这次感冒症状来势汹汹,连郁周都很无奈,让佣人拿来温度计一量,居然已经发烧到三十九度。

 

    “江棠他们家人快来了,你也不可能不露面。”郁周沉吟道,“这样,我让医生来给你打针退烧针,你把衣服换上,至少坚持过这顿午餐再去休息”

 

    郁周快速将一切安排好,西泽尔也没有多话的余地,被赶来的家庭医生一针下去,又吃了点药,喝了许多热水,才算是稍稍缓过来气。

 

    至少有力气自己换衣服了,就是走路还是有些虚浮无力,这是高烧给身体带来的症状,不可避免。

 

    西泽尔也不想评价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身体,他强打起精神,对着镜子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然后才快步走下楼。

 

    连在前几天的罗贝尔宴会都没有敞开的主楼,今天为了尊贵客人的到来打开两扇大门,迎进阳光和清风,佣人们来来回回忙碌,已经开始为午餐准备。

 

    一辆黑色的车从大门口一路驶来停在主楼门口,江棠一家人随即走下,早早等候在主楼门口的西泽尔一家则笑着迎了上去。

 

    这会儿的西泽尔,表面已经看不出任何异样,他的灵魂和身体像是被分割开来,灵魂是飘浮空茫混混沌沌的,身体却像是被装了程序,展现出最标准完美的礼仪姿态,教人无可挑剔。

 

    连唯一知道西泽尔生病的郁周,都以为这是退烧针的作用,还暗自想西泽尔果然年轻身体好,早上看起来那么严重的症状,居然好得这么快。

 

    唯独江棠,一眼看穿西泽尔平静面色下的不对劲。

 

    她来到西泽尔身边,握住他的手。

 

    往日干燥温暖的掌心,今天发烫且潮湿,源源不断的热意让江棠一惊。

 

    瞥了眼正在寒暄的双方父母,江棠有意拉着西泽尔走开几步。

 

    她压低声音问:“你生病了?是不是昨晚着凉了?”

 

    尽管没有目睹事实,江棠也还是猜出了大概。

 

    她昨晚跟西泽尔打电话时,说着说着,西泽尔那边突然没了声音。

 

    江棠喊了两声他的名字,没有得到回应,反而是硬壳书本砸在地上的沉闷声。

 

    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西泽尔睡着了,明明半个小时以前还嚷嚷着睡不着,结果这么快就入眠。

 

    当时江棠也担心西泽尔会不会生病,但是夜晚她不可能突然上门,更不好电话打扰别人,最后不得不按捺住,想着今天来看看。

 

    这么一看,西泽尔果然是感冒无疑,恐怕还严重到发烧了。

 

    明明身体不适还要强撑起精神出来迎接他们,江棠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心疼。

 

    她捏了捏西泽尔的手指,他便耷拉着睫毛看来,眼角因为病态而略略泛红,看起来可怜兮兮的,真是让江棠半点脾气都没了。

 

    迟钝好几秒,西泽尔才反应过来:“我没事。”

 

    他眨眨眼睛,眼眸像是拨开迷雾被雨洗刷过的深海。

 

    江棠并没有轻易相信他的话,反而详细询问西泽尔有没有打针吃药。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向来不喜多话的她,说起繁琐累赘的叮嘱话语,竟然半点不觉得麻烦,反而是说了一遍又一遍。

 

    西泽尔也乖乖听着,就差竖起手来保证自己一定会做到。

 文学

 

    那边父母间的寒暄已经进行得差不多,转过头来看见江棠西泽尔低头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事情,都是会心一笑。

 

    “棠棠!”苏铃出声提醒,对着回过头来的江棠说,“我们该进去了。”

 

    江棠点点头,说好。

 

    握着西泽尔的手却是没放开。

 

    她知道西泽尔很重视这次的见面,更不会允许生病影响状态的情况发生。

 

    所以她也没有戳穿西泽尔生病的事实,反而有意帮忙遮掩,以至于江成哲苏铃夫妇半点没看出不对劲。

 

    因为西泽尔在江棠身边向来很安静听话,就像骄傲的鹰收敛起所有锋利羽翼,心甘情愿地与她过着最平淡安静的生活。

 

    所以西泽尔的状态,对他们来说不算意外,反而在流泉山那段时间见识过很多次,他们也没有贸贸然打扰江棠和西泽尔相处,就连走路都特意将两人落在最后,给他们独立的空间。

 

    前方的父母们聊得很愉快,后面的江棠西泽尔却没有像他们以为的那样,有着说不完的悄悄话,反而显得很安静。

 

    因为西泽尔生病的缘故,他变得话很少,什么也不说的就是跟在江棠身边,唯独交握的手力气很大,仿佛生怕江棠松开他把他丢下似的。

 

    说起来西泽尔生病和醉酒的状态还挺像,都是特别喜欢黏着江棠,唯一的区别是话少的黏人和话多的黏人而已。

 

    江棠有意放慢脚步,安静没多久,还是没忍不住说:“下午你也别逞强,好好睡一觉休息。”

 

    西泽尔隔了几秒才慢吞吞地说:“不行,我要陪着叔叔阿姨。”

 

    江棠无奈:“不用你陪,你爸妈不是也在?”

 

    西泽尔想了想,好像也是。

 

    他这才改变主意,跟着点点头。

 

    他的听话让江棠很满意。

 

    她的视线总算从西泽尔身上挪开,刚落到前方,就与一众长辈脚步同时顿住。

 

    这条宽敞走廊正对的电梯门缓缓打开,管家查理推着轮椅上的老罗贝尔走来。

 

    本应该卧病休息的老罗贝尔,竟然亲自露面,而且看那姿态,明显是冲着江棠父母来的。

 

 第781章 亲自出场

 

    江成哲不是第一次见到老罗贝尔。

 

    毕竟江家在海外根基深厚,比起罗贝尔这样的老牌家族来说,也就是差一线时间的底蕴而已,基本来说算是同一阶层。

 

    江成哲年少时,正是老罗贝尔叱咤风云的时期,他的传奇经历令人津津乐道,就连江成哲那位早逝的父亲也对老罗贝尔赞不绝口。

 

    而让江成哲印象深刻的那次照面,是他父亲去世不久的那段时间,江成哲刚刚着手接手家族事业,本来就已经够手忙脚乱,偏偏还有大堆亲戚来刁难算计。

 

    那正是江成哲最困难的时期,没想到会在一次社交场合意外碰上久闻其名的老罗贝尔,当时的老罗贝尔众星拱月,江成哲却因为不被看好而略显落魄。

 

    那位与他从未认识的长者,在经过他时忽然停住脚步,看着他说了句:“可造之材,很有你父亲的风采。”

 

    虽然只是仅仅一句话,但是老罗贝尔的话分量和意义都不一般,许多听在耳里的人还因此开始揣摩江成哲和罗贝尔家族的关系,以及猜测江成哲逝去的父亲跟老罗贝尔是不是朋友关系,老罗贝尔又对江成哲会不会扶持帮助。

 

    随之而来的猜测和忌惮,让江成哲熬过最困难的时期,在关键时刻站稳脚跟,才有了后来将家族产业发扬光大的荣耀,也让当初老罗贝尔的那句话一语成谶。

 

    江成哲当然不会忘记那次重要的见面,也许老罗贝尔早就忘记,但他一直深深记得。

 

    并且在老罗贝尔年迈却依然充满震慑力的身体面前,拿出最尊重敬仰的态度。

 

    “老罗贝尔先生,您好,我是江家的江成哲。”

 

    谁曾想,老罗贝尔掀开眼皮,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语出惊人道:

 

    “我记得你,我们见过。”

 

    这话说出来,连大卫和郁周都惊讶得面面相觑。

 

    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层关系。

 

    江成哲更是瞪大眼睛:“您记得以前对我说过的话?”

 

    他脱口而出之后,才意识到这话听起来像是质疑,正准备紧跟着把当年的话说出来圆场。

 

    结果,老罗贝尔以他与年迈身体不符的清晰思维,将当年的话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可造之材,很有你父亲的风采,当年我是说的这句话吧?”

 

    江成哲更是激动地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这句话!没想到您老人家还记得!”

 

    老罗贝尔笑了笑:“我的身体会老,但是我的大脑不会老。”

 

    这话由他说出来,真是再有说服力不过。

 

    老罗贝尔随后又和苏铃特意打了招呼,对她的画作赞许不已,还说他曾在拍卖会亲自买下过一幅作品。

 

    苏铃听到老罗贝尔提及的画作名字,略显惊讶,因为那次拍卖会落锤的价格,也是她所有画作里的最高价格,真正帮她奠定了世界顶级画家的位置。

 

    不过当时买家并没有透露身份性命,苏铃也就无从得知。

 

    没想到这位买家会是老罗贝尔,苏铃看他老人家的眼神变得更加亲切。

 

    毕竟没有什么比有人能认可自己作品并给出最好评价更让一名画家高兴。

 

    更何况老罗贝尔的身份和阅历,注定他对艺术品鉴赏的挑剔,他的认可的价值也非同一般。

 

    不过短短三两句话,老罗贝尔就已经跟江棠父母飞快拉近关系。

 

    这种事情对看透人心的老罗贝尔来说,当然是信手拈来的小事。

 

    但是让大卫郁周,包括西泽尔在内都吃惊的,是老罗贝尔愿意做这些小事。

 

    能让他老人家这么费尽心思,一定是对江棠超乎想象的满意,才会对江家拿出前所未有的重视。

 

    可想而知,当初的猜测,族老们错了,西泽尔才是对的,老罗贝尔的态度果然如西泽尔所说,对江棠是非常喜欢的。

 

    就在这时,老罗贝尔的目光越过前面几人,落在后面的江棠西泽尔身上。

 

    江棠拉着西泽尔上前,来到老罗贝尔身边。

 

    两人的手仍然互相交握,西泽尔亲昵地挨着江棠,安静到管家查理连连侧目。

 

    老罗贝尔也好笑地抬起眼皮看了几眼孙子,洞悉的目光似乎看破了所有。

 

    但他什么也没戳穿,而是以长辈姿态,对江棠称赞勉励了几句。

 

    这就是他对江棠西泽尔这段关系最旗帜鲜明的表态。

 

    在老罗贝尔今天的到场之后,这些话很快就会传遍罗贝尔家族,家族内上上下下都会知道老罗贝尔对江棠的满意。

 

    至于国籍、血统之类的东西,跟老罗贝尔的表态比起来,已经无足轻重。

 

    随后老罗贝尔没有留太久,他借口身体不适,让管家查理推着他离开。

 

    其实也不算借口,老罗贝尔身体不适是真的,江成哲苏铃都能判断出来。

 

    而江棠更是知道内情,不过她口风向来严密,在没有得到许可的前提下,并没有把这件事透露给江成哲苏铃。

 

    现在,老罗贝尔的诚意已经摆在台面上,撑着病体硬是出来打了招呼,绝对是对江棠一家最高的礼遇。

 

    也因此,之后这顿午餐也进行得非常愉快,双方父母本来就年龄相近,这下因为儿女缘故很快拉近距离,江成哲还跟大卫聊起自己初见老罗贝尔的画面,看得出来很是兴奋。

 

    江棠西泽尔没怎么插话,就安安静静坐在一边,在双方父母相谈甚欢的境况下,他们的存在也就不再重要,只用好好充当吉祥物就行。

 

    等到一顿饭结束,江棠说要和西泽尔单独离开,双方父母都表示十分理解。

 

    江棠也趁着机会,赶紧拉着西泽尔回到他的房间,催促他休息。

 

    西泽尔把身体塞进被子,露出半张脸,幽幽望着江棠。

 

    “你会在这里陪着我吗?”

 

    江棠:

 

    “会。”

 

    她无奈地回答。

 

    西泽尔狐疑看她好几眼。

 

    “那你千万别走,不然不然我就去找你。”

 

    江棠险些失笑,这也算是威胁吗?

 

    “好,要是我走了,你就跟出来找我。”

 

    她说完,西泽尔才安心闭上眼睛,很快进入梦乡。

 

 第782章 祖父

 

    江棠扶着昏沉沉的西泽尔坐进时,房门是半掩状态。

 

    西泽尔刚进入睡梦不久,江棠就感觉门口多了道他人的气息。

 

    她回首望去,就见常年跟随老罗贝尔先生左右的管家查理正站在门口,与她目光相处,还笑吟吟地朝她欠身,敬意和礼貌都写在骨子里。

 

    江棠迟疑扫了眼西泽尔,确认他的呼吸平稳均匀,的确是睡沉了,才悄无声息地起身走到门口,与查理走出门外,顺手掩住房门。

 

    “查理先生,有事吗?”

 

    江棠知道,这位管家是不会无缘无故站在这里的。

 

    果然查理笑着邀请道:“是我家主人,想请江小姐您过去说说话。”

 

    江棠脸色很平淡,像是这份邀请早就在她预料之中。

 

    唯一让她犹豫的,是房间里的西泽尔。

 

    虽然他脑子烧得昏昏沉沉的,未必记得睡前说的什么话,可江棠还是不想食言。

 

    查理看出江棠那份关心,不由得笑意加深,连带着看江棠的眼神也越发真诚。

 

    他说:“江小姐放心,我会安排医生和佣人守在这里,西泽尔少爷醒过来的话,会有人第一时间通知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