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处作x的世界学校|班花在生理课上被迫作例子

   朴世勋摘下墨镜,嘴角微扬:“运气好而已。”

    经理道:“您太谦虚了,这技术简直可以跟国际高尔夫选手媲美。”

    这种恭维的话朴世勋听得太多,可以说已经麻木了。

    见他意兴阑珊,经理连忙道:“要不要去休息区坐坐?”

    男人听懂了暗示,漫不经心的勾了下唇瓣:“也好。”

    休息室是在一片水域中央,四周没有可以通行的桥梁,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快艇。

    这是富人才玩得起的情调。

    朴世勋驾驶着快艇朝湖中央驶去,碧波荡漾的湖面上,一条小鱼跃出水面,噗通,又沉入水底,这个过程被男人巧妙的捕捉到了。

    原本想找个女人放松放松的他突然改变了主意,快艇绕过湖中央的陆地,直直的朝着更远的方向驶去。

    因为生态资源被保护的很好,越往后景色越宜人……

    发动机停了,朴世勋坐在船沿,水波拍打着船舷,高大的身躯随着节奏缓慢的晃动着。

    原本想在这儿静静地看一会儿风景,但他摘下墨镜的时候,墨镜反光的倒影却让男人目光变得沉炽起来。

    有人在偷拍他。

    朴世勋重新发动快艇,敏捷的船体在湖面急速的转了一个弯,掀起一道雪白的浪花。

    快艇犹如冲锋陷阵的战马,飞速的朝着岸边的方向靠近,姜小米这才意识到自己暴露了。

===第149章 拿她喂鱼===

完了完了。

    感觉到不对劲的她连忙收拾包袱跑路。

    快艇直接冲上沙滩,男人跳下驾驶舱,几个健步上前便将姜小米的后领勾住了。

    “还跑?”现在的狗仔真是无孔不入,连这个地方都能找得到,朴世勋冷哼,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授意的。

 文学

    ——如果没有娄天钦的帮助,仅凭她根本连门槛都进不来。

    姜小米惊魂未定,该死的,怎么就发现了呢?这男人后脑勺上有眼睛吗?

    不管了,无论他说什么,只要打死不承认就成。

    姜小米怀抱着背包慢慢的转身。

    一张英俊到令人发指的面孔闯入眼底。

    姜小米愣了一下,冲着面前那张帅气逼人的脸庞挥了挥手:“嗨~~~”

    面前的这张脸很陌生。

    女孩年龄大概在二十三四左右,身形有些微胖,卷卷的头发很像橱柜里摆放的洋娃娃,脸蛋不算很美,却十分的耐看,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处陷下去两颗梨涡,很是可爱。

    朴世勋收回视线,淡淡道:“无论娄天钦给你多少钱,我额外加十倍。”

    前几次偷拍的狗仔都被他用这种方式收买了,有的甚至留下名片希望以后能继续合作。

    这年头,没有哪个会嫌钱多,相信眼前这个姑娘也不例外。

    “这位先生,我不懂你说什么,我是艺术学校的学生,打算拍几张风景回去交作业。”说完,拿出相机递给他看。

    自从被娄天钦砸过相机之后,姜小米就学聪明了,偷拍之前先弄十几张真正的风景照,如果不幸被当场抓包也有理由解释。

    “学生?”男人嗤笑,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本市最高档的高尔夫球场,每小时按美金计算,而且还是会员制。

    姜小米见没有糊弄过去,又掏出事先做好的学生证递过去:“你看,这是我的证件。”

    朴世勋没有接,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证件:“说吧,都拍了些什么风景?”

    她熟练的打开相机储存,调好后递给他。

    朴世勋施施然的瞄了一眼,浅浅的笑纹在唇瓣间荡开,还真是风景。

    但这些东西并不能打消他心头的疑虑,比方说,区区一个学生是怎么进来的,而且还躲在暗处。

    不等朴世勋发问,女孩说话了:“先生能不能请你帮个忙,不要跟别人说看见过我?”

    “为什么?”

    “是这样的,我有个刚毕业的学长在这里做事,之前就跟我说过,要拍的话一定要小心,如果被人发现他会倒大霉的。所以,我想请求你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好不好,拜托了。”姜小米说完双手合十,对着男人无比虔诚的拜了拜。

    一股危险的气息从头顶蔓延,姜小米紧张的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演技不好被男人发现破绽。

    良久的等待过后,只见朴世勋拿出电话,拨通了一组号码。

    姜小米吃惊的瞪着他,这货打给谁啊?

    “喂,帮我查一下你们公司有没有xx艺术学校刚毕业的学生,男的。如果有,带他过来见我。”

    姜小米:“……”

    收线后,朴世勋将电话塞进口袋,睥睨着女孩压低声音道:“如果他们查不到你的学长,我就把你丢到湖里喂鱼。”

===第150章 追她===

原本还挂着呆萌表情的姜小米顿时不淡定了。

    “我警告你啊,别乱来,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姜小米一边警告一边掏出手机,并且不停的往后退。

    怎么搞得,电话打不通。

    姜小米不甘心的继续拨打报警电话,可无论打出去多少次都会自动挂断,该死的,到底是手机不行还是电话卡不行?

    朴世勋环抱着手臂,眼神里透着一丝怜悯。

    看来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这儿的所有信号都被屏蔽了,除非接通特定的信号源,否则一辈子都别想打出去。

    就在这时,朴世勋手机响了,他掏出来仿佛炫耀一样的在女人眼前晃了晃。

    “知道了。”不晓得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朴世勋眼底的温度一寸一寸的消弭下去。

    他抬头看向姜小米时,嗜血的狰狞从眼底划过。

    姜小米心中大叫不妙,扭身往后跑。

    坠落的太阳如赤色的圆轮栖息在连绵起伏的山丘上,四周霞光满布。

    姜小米身体里的小宇宙爆发,速度惊人的快,加上这里到处都是伸出来的枝条,对于身材娇俏的她来说自然更有利。

    朴世勋跟在她身后,鹰眸紧缩:“站住!”

    女孩跟没听到一样,跑的更快了。

    朴世勋咬牙,最好别被他逮到。

    不知过了多久,姜小米回头发现身后已经没有人了,剧烈跳动的心脏跟擂鼓一样。

    看来是很久没有运动了,不然怎么会跑这么点路就不行了呢?不对,肯定是因为胖的缘故。

    姜小米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刚拧开盖子,就感觉有一道阴影从头顶落下。

    她以最慢的动作仰起头,怔怔的望着悬在上方冷厉的脸庞,然后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在男人凌厉目光中,将手里的水瓶颤抖的递过去:“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寂静的树林中,传来女孩的尖叫声:“别拉……我自己会走,都说了别拉我……”

    朴世勋紧握着女孩纤细的手腕,动作粗鲁而残暴,即使她拼命的往后赖,也无法改变被拖走的命运。

    忽然,一道金属的咔嚓声,走在前面的男人身体一僵,口中发出闷哼声。

    “该死的……”男人的低咒声中透着咬牙切齿的愤怒。

    厚厚的草堆里居然露出一截锯齿状的夹子。

    姜小米看愣住了,这种夹子她在古装电视剧里看见过,没想到现实中也有。

    殷红的鲜血顺着库管往下淌,没一会儿,朴世勋站的位置就有了一片小血洼。

    “你……你流血了。”

    男人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看见了,不用再提醒我。”

    “血都流成这样了还不松手。”

    在被捕兽夹子夹住的那一刻,男人的力道忽然加大,差点没把她手腕捏断。

    朴世勋一言不发的松开,姜小米急忙退后两步,掀开衣袖检查,皮肤上赫然印着一道道红印子,可见刚才用了多大的力气。

    男人蹲下,双手捏着捕兽夹往两边拉,锋利的锯齿划破掌心,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样的狠劲叫一旁看笑话的某人直接愣住了。

    天啊,他到底是不是人?

===第151章 朴世勋的仇人===

“咔嚓……”捕兽夹子被拉开,朴世勋慢吞吞的将自己的腿从里面移出来,从头到尾,他脸上表情仿佛被锁定住了一般,完全看不到一丝痛楚。

    反倒是姜小米在一旁连连抽气,男人不耐烦的转过头:“闭嘴。”

    都到这个份上还这么凶巴巴的,姜小米鼻孔里喷出一股不屑:“行,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拜拜了您呐。”

    姜小米刚把背包甩到身后,却听见男人冷声道:“站住。”

    女孩施施然的回头,眼神冰凉:“干嘛?”

    “如果我的腿瘸了,放心,你的腿也一样保不住。”

    “关我什么事?”她不甘心的为自己叫屈。

    朴世勋却不管这些,伸出血淋淋的手:“扶我起来。”

    这意思还不明显吗,就是给她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姜小米抽了抽嘴角,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去,刚要去搀扶,可看见他满手的血,胃里顿时翻江倒海起来。

    她闻不得这种血腥气。

    “呕——”不受控制的把头偏向一旁。

    朴世勋皱起眉头:“你干什么?”

    “呕……我没事……等下就好了。”

    等她吐光了胃里的食物,转过头的时候,发现朴世勋居然用外套把自己的手裹好了。

    借助着她的力量站起来后,朴世勋摇摇欲坠的往前走了几步。

    幸亏姜小米眼疾手快,在他即将摔倒的下一秒,突然钻入男人腋下。

    姜小米个子一米六三,站在朴世勋面前只勉强抵到他胸口,为了支撑住男人庞大的身躯,此时的她正用脑袋当做支点,顶着男人的咯吱窝。

    “嗯——”喉咙里发出闷闷的声音,男人皱着眉头,该死,伤的太重根本走不了路。

    他低头看了一眼咯吱窝下的女孩,只见小脸绷紧,似乎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我们现在怎么走?”姜小米环顾着四周,发现压根儿没有路,她不由得害怕起来,万一有条蛇冒出来怎么办?

    “从我口袋里拿手机出来。”

    她顿时松了一口气:“你早说啊。”

    这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姜小米连忙把手从他兜里缩回来:“有人来了。”

    朴世勋并没有露出一星半点的喜悦,相反的,在听清楚对方的声音之后,突然道:“快帮我躲起来。”

    为什么要躲?

    “快点!”男人不悦的压低声线。

    ……

    “游艇还在岸边上,人却不见了,搞得我们兄弟饭也没得吃,真是害人。”

    “老爷说过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说话之人语调沉稳。

    杂草被铁棍扫到一边,拿着铁棍的年轻人一脸的不耐烦:“这么大的地方,下个星期也不一定能找到。照我看,把快艇直接开走,困死他得了。”

    “嘘,别乱说话,朴世勋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被他听见你我吃不完兜着走。”

    “我才不怕,我有这个。”对方嬉笑着露出腰间的黑色武器。

    两人绕了一圈后并没有发现目标踪迹,沉稳的那个人说道:“还是你提醒我了,把快艇开走,困死他。”

    “哈哈哈,对嘛,就算警察追问起来,也不关我们的事,对吧。”

===第152章 你妈没教过你说谢谢吗===

两个人相继走远,隔了二十多分钟,耳边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后,姜小米才敢把脑袋探出来。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

    朴世勋的脸宛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修罗,嗜血、暴戾、阴郁统统融合在一块儿。

    姜小米怔了一下,乖乖地把剩下的话咽回肚子。

    天不知不觉得黑了下来,他的脸却惨白惨白的,姜小米犹豫道:“要不,你打电话叫警察吧。”

    姜小米内心中涌出巨大的恐惧,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够快,恐怕他们早就葬身在这里了,可惜这个时候,她竟觉得朴世勋比刚才走的那两个人还要可怕。

    “警察这个时候下班了。”

    “……”人家都想着要杀死他了,这人居然还有心情说笑话。

    姜小米伸出手:“电话给我,我来。”

    “电话一拨出去,就会有人通过信号搜寻到我的位置。”

    姜小米心跳漏了一拍:“那怎么办?在这里等死吗?”

    “先扶我起来。”

    高大的身躯再一次压在身上,姜小米皱了皱眉头:“喂,你改减肥了。”

    朴世勋没有回答,借助她的力量,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耳畔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姜小米不经意的回头去看,发现那全是从他裤子里流出的血。

    “朴世勋,你流了好多血。”她忍不住提醒他。

    男人略微的抬了抬眉:“你果然认得我。”

    姜小米立刻意识到自己讲错话,同时也在鄙夷,到了这份上了这货居然还能如此细心。

    “我又不是火星人,认识你也不奇怪。”

    “可你刚才还假装一副不认得我的样子。”

    “……”

    黑夜降临,面前的景物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姜小米好几次差点被横伸出来的枝条打到脸。

    “你真的该减肥了。”这家伙跟死猪一样沉,就这么一会会功夫,姜小米的小腿肚子就开始发麻,再继续走下去的话,恐怕她的腿也要瘸了。

    身上忽然一轻,女孩惊愕的抬起头,只见朴世勋手里不知捏了个什么玩意儿,凑过去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根粗树枝。

    “继续走吧。”

    用树枝代替她并不是最佳的选择,朴世勋每走一步,小腿位置便传来一股钻心的疼。

    姜小米看见他因为隐忍而绷紧的下颚,心中一阵烦闷,带着点赌气的味道:“好了好了,还是我来吧……”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当做好事,说不定菩萨看见了,以后会多照顾她呢。

    扯得有些远了。

    若说之前都是在朴世勋的要挟下施以援手,那么现在就是她自找罪受了。

    朴世勋何其的重,每走一步,双脚都会往枯叶里陷下几分。

    姜小米真怕这里再有其他捕兽夹子,如果她再踩到一只,估摸着就要跟朴世勋死一块儿了。

    “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出力的。”

    姜小米咬着发酸的后槽牙:“确实应该好好谢我……”

    “一百万。”轻描淡写的说出,仿佛钱在他眼里纯粹只是数字。

    “你妈没教过你,得到别人的帮助后要说‘谢谢’两个字吗?”

    钱钱钱……就知道钱。

===第153章 我没有妈妈===

“我没有妈。”

    原以为他会动怒,谁想到……

    “所以,没有人教我‘谢谢’两个字怎么说。”朴世勋语气平淡。

    姜小米心底一颤,表情有些尴尬,步子不由得放慢了下来。

    原来他也没有妈妈。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再也没有交谈,各自都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

    月光从头顶狭窄的树叶缝隙中渗漏下来,形成一块块圆形的斑点,偶尔听见禽类拍打翅膀的声音。

    快艇已经被那帮人开走了,朴世勋的意思是沿着湖畔一直走就可以抵达高尔夫球场,到那个地方以后,他们就能打救援电话了。

    咕噜……

    姜小米诧异,这不是她发出的。

    “你饿了?”

    废话,打了几个小时的高尔夫,原本打算去湖中央享受一番后再用餐,谁想到会遇见这种事。

    朴世勋摸了摸肚子:“休息一会儿吧。”

    姜小米求之不得,赶忙从他腋下钻出来,甩甩胳膊抖抖腿,让酸疼的关节得到松懈。

    “哎,你怎么不坐啊?”姜小米觉得很奇怪。

    朴世勋淡淡道:“坐下再站起来会很麻烦。”

    “我拉你一把不就好了?”姜小米不以为然的说道。

    冷冽的眸子微眯:“你能拉我几次?”

    姜小米听出了话中的隐喻以及他背后的骄傲。

    有些人是不允许自己太脆弱的,所以情愿受苦也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忙。

    “行,你站着吧。我坐!”

    十分钟左右,姜小米休息好了,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哎,走了。”

    男人斜倚在粗壮的树干上,脑袋耷拉着,发遮垂落在额头上,高大的身躯仿佛跟树木融为一体,这景象令人无端的害怕起来。

    姜小米急忙来到他身边,忍不住拍打着男人的脸颊:“喂喂喂,你可不能死啊,你死我怎么办。”

    还要靠他带自己走出这个鬼地方千万不能有事啊。

    “你干什么?”男人暴怒,脸颊上火辣辣的,可见女人刚才抽打的有多用力。

    见他中气十足,姜小米拍着胸口无比的欣慰:“半天不出声想吓死我吗?”

    朴世勋舔了舔嘴角:“刚才打的很爽吗?”

    “谁让你不理我。”四周那么黑,谁知道他是死是活。

    再说了,他不是不怕疼的吗?

    朴世勋撇过头:“刚才在想事情。”

    正想到关键时刻她啪啪几个耳光上来。

    “哎,等你躺在医院的时候再想吧,快走快走。”

    “你妈没教过你说‘对不起’吗?”男人终于找到机会把这句话还给她了。

    姜小米无所谓的耸耸肩:“不好意思,我妈都死了十几年了。”

    如果妈妈还在世她也不会在这儿出现,姜小米甩了甩头,将这种美梦从脑海里剔除,还是想点现实的吧。

    “别愣着了,继续走吧。”

    温热的掌心突然落在她肩膀上,男人用不易察觉的温柔语调说道:“你脑袋膈得我咯吱窝疼,还是用肩膀吧。”

    两人花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走出树林,隔岸的灯火犹如一条绚丽的彩带,起起伏伏。

    看见熟悉的场景,姜小米紧绷的神经终于得意放松。

    “总算见着光了。”

===第154章 娄天钦的赌注===

望着漆黑的湖面,姜小米突发奇想:“其实可以找块木头抱着,顺着水流飘到高尔夫球场的。”

    朴世勋一句话打碎了她的妄想:“这条湖里全是食人鱼,飘到对岸,估计就剩一堆白骨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