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殇恶魔的囚宠宝贝;他冲撞着她又哭又喊

    姜小米瞬间抬头,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似乎没弄懂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你……”没毛病吧?

    四目交接……

    这眼神,她敢发誓,娄天钦不去做演员绝对屈才了,哦买噶,要吐了。

    但是在那群记者眼里,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尤其当娄天钦说出那句:我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

    他们连故事大纲都想好了。

    小记者在一次偶然机会中采访到了霸道总裁,两人一见钟情,但是小记者因为工作原因被派往外地,从此两人失去了联系,后来小记者听说霸道总裁在这儿,不顾一切的跑来找他,没想到霸道总裁也没有忘记小记者,并且一眼就从人群里认出她。

    娄天钦忽然伸手从脖子上扯下一根银色的链子,姜小米瞪大双眼,这什么东东?

 文学

    闪光灯咔嚓咔嚓响起,谁也没想到价值不菲的链子上居然挂了一个啤酒扣环。

    “这是你当初送我的礼物,我一直都贴身带着。”

    男人的大手忽然按压住她的后背,迫使她做出投怀送抱的姿势:“答应我,以后永远都不要再离开了好吗?”

    姜小米忍不住抵抗:“放开……”

    男人俯身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见的声音警告:“别逼我在这儿让你难堪。”

    “……”

    终于知道这家伙的目的何在。

    利用曝光恋情从而使记者目标转移。

    臭不要脸的东西,这种事也干得出来。

    姜小米恨得牙痒痒的,趁着娄天钦不注意,张口在他胸前狠狠咬了一口,男人鹰眸缩了缩,并未表露出来。

    “娄先生,这是您的新女友吗?”

    “你们会结婚吗?”

    “请问刚才是定情信物吗?”

    “小姐,小姐请问一下您是什么时候跟娄先生认识的?”

    “这位小姐,你哪家报社的?”

    娄天钦利用自己高大的身躯巧妙的挡住了记者伸过来的摄像机跟话筒,在会所保安的护送下,直接下了地下停车库。

    ……

    迈巴赫飞速行驶在公路上,道路两旁的风景快速倒退,夜晚的霓虹犹如一条条绚丽的彩带被甩在后门。

    姜小米坐在副驾驶位置,眼神时不时飘向男人。

    娄天钦:“想说什么?”

    “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应该是你的。”

===第136章 刘主编的苦恼===

“如果能拿奖,也有你一半的功劳。”男人点了一根烟,直接在车子里吞云吐雾。

    姜小米什么话也没说,拿出照相机对着他连续按了好多次快门。

    娄天钦侧了侧头,眉目拧了一下,仿佛在说:你干嘛。

    “我不能白白给你当棋子用,这是我应得的。”

    “姜小米,你该不会爱上我了吧。”男人一脸的玩味,到现在还不忘记偷拍,说她敬业还是说她傻。

    “你可拉倒吧。以为自己是谁?万人迷吗,世上女人都爱你?”

    姜小米脸上很平静,心里却乐开了花。

    四年啊,整整四年,她终于如愿以偿的拍到了娄天钦的照片了!

    还是一张开车抽烟照,违反交通法,等着亿万网名对你的唾骂吧。

    “我要下车。”

    娄天钦没有阻止,确定后面没有记者跟踪,他把车停在了路边。

    姜小米毫不犹豫的跳下副驾驶,连再见都没有说一声。

    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男人拿起电话,拨通了一组号码。

    “封珏,登报的照片记得筛选一下,不要让人看见女主角的脸。”

    封珏道:“好的。”

    “让其他人最近都小心一点,不要有任何负面消息,省的给人留下话柄。”

    “是。”

    “后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找个靠谱的人上去。”

    “好的,我这就去办。”

    挂断电话后,娄天钦驱车回家。

    翌日

    女孩洋洋得意的将底片甩到刘主编的办公桌上:“瞧瞧吧,虽然上不了头条,但是上热搜绝对没问题。”

    刘主编耷拉着肩膀,表情跟外面的天空一样阴霾,瞄了一眼底片后,抬起头恶狠狠地瞪向她。

    “怎么了?”姜小米左右看了看,并未发现哪儿不妥。眼神好可怕……

    “没事,忙你的去吧。”男人隐忍着痛苦,把头偏向一旁。

    “主编,你的样子不像是没事,有困难你说,除了借钱的事,说不定我都能帮上忙的。”

    “闭嘴吧你。”现在他连说话都不敢大声。

    他是怎么想起来去割痔疮的……

    之前看姜小米割完后跟没事儿人一样,他一时心动也去割了。

    没想到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不光血止不住不说,还疼的要死。

    昨天是他老丈人过七十大寿,不好推脱,只能硬着头皮过去贺寿。

    为了不让血流到裤子上,老婆提议用卫生棉垫在内裤里……

    谁想到,在起来敬酒的时候,染血的卫生棉从裤子里掉出来。

    当时在场的全是亲朋好友以及双方的父母,想到这儿,刘主编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主编……”

    “滚!”

    姜小米连忙拿起包包,灰溜溜的退出办公室。

    路过前台,姜小米用手敲了敲台板:“哎。老刘怎么了,一早上吃炸药了吗?”

    前台小心翼翼的朝四周看了看:“有人看见老刘在男厕所换卫生巾,满裤子都是血,听说是痔疮犯了。”

    姜小米大吃一惊:“怪不得脸色不好呢。”

    “今早上开会,组员大调动,你们组的几个精英都被调走了。”

    “我们组岂不是没有人了?”

    “所以老刘心里不平衡,上头派了几个新人给你们,估计今年年会老刘要上去唱歌了。”

    “……”

===第137章 神秘女友===

姜小米皱眉:“这不是欺负咱们组吗?”

    前台无奈的耸了耸肩:“上面这么安排能有什么办法,不讲了老刘出来了。”

    对方跟乌龟一样缩回自己位置,姜小米扭头看见主编步履蹒跚的走过来,可能失血过多的原因,整个脸惨白惨白的。

    路过姜小米身边时,怨气十足道:“桌上有份报告,自己去看。”

    “哦。”

    主编去茶水间倒水,姜小米溜溜达达去了办公室,原来是嘉奖报告。

    之前偷拍娄天钦的照片递交上去了,娄天钦于昨晚刚宣布完恋情,正是炙手可热的阶段,别说抽烟照,就算是一个模糊的影子都能蹭上热搜。

    没一会儿刘主编回来了。

    脸色依旧耷拉着,姜小米小心翼翼道:“主编,听说咱们组的精英都被调走了。”

    “一朝君王一朝臣,柳微微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刘主编叹口气,摇了摇手:“不说这个了。上面找了三个新人过来,我已经替你申请了,提升你当组长。”

    姜小米诧异的瞪大双眼:“真的吗?”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升职,心中忍不住窃喜,领导终于看到她的闪光点了,果然是金子都会发光的。

    刘主编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一盆冷水浇下来:“现在全部都是新人,就你一个有经验,不找你当组长找谁?”

    姜小米:“……”不说实话会死吗?

    “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训练他们,还有四个月就过年了,如果年底我上台唱喜洋洋……”

    他阴恻恻的瞪着面前的女孩:“我就让你唱:伤心太平洋。”

    姜小米打了个哆嗦:“放心,我一定用最短的时间把他们调教好,绝对不让主编你上台唱歌。”

    这话听着还蛮舒心的。

    刘主编心里的气消了一大半,挥挥手,不胜其烦:“出去吧,组员都在你办公室等你呢。”

    “哦。”

    走廊上,刘美珠正在跟手底下的人交谈着什么,看见姜小米,嘴角一扬,露出讥讽的笑容:“这不是娄天钦的女朋友吗?”

    刘美珠的手下见状,立刻附和道:“美珠姐,你弄错了吧,今早上的新闻不是出来了吗,娄天钦昨晚已经宣布了正牌女友。”

    “是啊,我也觉得很好奇,明明人家已经有了女朋友,怎么某些人还恬不知耻的声称自己就是娄天钦的女友呢?”

    听着两人一唱一搭,姜小米抓了抓后脑勺:“你们两个是吃饱了撑的吧?”

    刘美珠假意的拍了拍胸口:“哎呀,好怕怕。”

    “不懂你们在说什么。让让,好狗不挡道。”

    刘美珠非但没有让开,反而故意挡住去路:“别以为陪娄天钦睡了几次,就觉得自己多厉害,人家现在已经不要你了。”

    姜小米不怒反笑:“你哪只眼睛看见了?啊?”

    “还在这儿死撑呢,曼妮,给她瞧瞧。”

    曼妮拿出平板,点开今天的头条热搜:“看吧。”

    姜小米接过来一瞧,差点没吐血。

    ——商业贵胄娄天钦于昨夜宣布神秘女友。

===第138章 兴师问罪===

神秘女友。

    多神秘,她是外星人吗?

    可是,当点开详细信息时,屏幕上的照片叫她瞬间呆滞住了。

    夜色撩人,巨大的霓虹灯做背景,女人的脑袋深深埋在男人胸膛,除了能看清楚性别之外,其余一概不知。

    她居然没有露脸?

    一股喜悦油然而生,之前还担心自己会成为众矢之的,没想到……

    姜小米凝滞的嘴角缓慢的扬起,在刘美珠鄙夷的目光中,忽然爆发出惊人的大笑:“老!子!人!品了!!!”

    刘美珠跟她的手下吓了一大跳,姜小米捧着平板笑的跟中了彩票一样,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曼妮犹豫说道:“她是不是疯掉了?”

    “你笑什么?”刘美珠壮起胆子大声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觉得世界如此美好,太美好了。”说完,姜小米将平板电脑还给曼妮,接着破天荒的张开双臂拥抱住僵硬的刘美珠:“谢谢,谢谢你告诉我被甩的事。”

    刘美珠面露嫌恶,本能要推开,姜小米却在对方伸手推开的下一秒放开她:“大恩不言谢,走了。”

    告别之后,姜小米一蹦一跳的跑开了。

    曼妮满脸都是疑惑:“被甩了还那么开心?”

    “装疯卖傻谁不会。我们走。”

    相比起姜小米的好心情,宋真真就差远了。

    此时,她屈膝跪在冰凉的地板上,从姿势来看,应该已经跪了有一会儿了。

    完颜嘉泰翘着二郎腿,电视里正播放着八点档的狗血剧情,负责照顾宋真真的阿姨胆战心惊的站在沙发的另一端,像做错事的孩子般垂着头。

    “谁先说?”男人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移动。

    保姆神色慌乱:“少爷,我说。”

    完颜嘉泰递过去一抹眼神,对方立刻领会,带有歉意的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女孩:“那天我们做了一些点心,少奶奶突发奇想说是给您送过去,我想着……您好多天没过来了,便把公司地址告诉了少奶奶,但后来不知怎么搞得,少奶奶两天没回来。”说完,心虚的低下头。

    完颜嘉泰转向宋真真。

    只见她跟没事儿人似的,安安静静的跪在那边,青葱般的小手绞着胸前的饰物,黑发覆盖在脸颊两侧,两簇又浓又密的睫毛偶尔颤动两下,兀自的沉浸在自己的空间里。

    感受到完颜嘉泰的注视,宋真真这才抬起头,巴掌大的小脸上布满了无辜。

    “嗯?怎么了?”她假装什么都不懂得样子。

    智商恢复以后,宋真真的心境跟从前大有不同。

    以前不管完颜嘉泰来不来,她心里都有一个期盼,因为寂寞,因为孤独,总之,她期望有个人能陪着自己,而现在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惩罚这个对感情不忠的渣滓。

    对上她黑白分明的大眼,完颜嘉泰隆起眉头,明明还是那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扭过头去看保姆:“你的意思是,那两天并不知道少奶奶去了哪里对吧?”

    保姆连忙点头:“没错。”

===第139章 不准乱说话===

他忽然笑了:“我把人交给你照顾,你让她在外面过了两天,连在哪里过得夜都不知道。”

    完颜嘉泰幽幽的说完后,只见保姆吓得双膝一软,跟宋真真一样跪在男人面前。

    “少爷,你相信我,我……我不是有意的,下次,下次绝不会再犯了。”

    完颜嘉泰气势凌厉,冲身后的保镖挥了挥手,两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架起保姆往外拖。

    保姆吓得满脸恐惧:“少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

    哀求声不光没有让男人回心转意,反而让他更加厌恶。

    “拉下去。”

    解决了失职的保姆后,他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入到了宋真真的身上。

    宋真真并没有太过担心自己的处境,毕竟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一个白痴,一个白痴能干什么?

    宋真真歪了歪脑袋:“我可以去看电视了吗?”

    “等下看。”完颜嘉泰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把落地大屏幕关闭,拍了拍身旁柔软的沙发:“坐这儿来。”

    女孩‘乖乖的’坐了过去,屁股刚落下就听见男人说:“两天前是不是去了我的公司?”

    “嗯。”宋真真点头。

    既然他有脸问那就别怪她‘口无遮拦’了,宋真真眼看着保镖陆陆续续走进来,大声道:“但是我看见你跟一个没有穿上衣的姐姐在亲嘴巴,就没有打扰你。”

    保镖正好回来复命,听见宋真真一本正经的说完这句话后,统统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东张西望。

    完颜嘉泰尴尬的干咳了一声:“你们都出去。”

    关于太子爷的私事知道的越少越好,省的以后败露反倒怀疑是他们多嘴。

    等保镖全都撤出别墅后,完颜嘉泰脸上的所有温度尽数褪去:“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看见,你跟一个没有穿上衣的姐姐在亲嘴巴。”她说完,还摆出一副很欣赏的姿态:“那个姐姐很漂亮哦。”

    完颜嘉泰抬手抚上太阳穴轻轻按压着。

    那个人是柳微微。

    他没想到对方会跑到办公室来纠缠,她当着他的面脱去了上衣想用最原始的方式勾起他对往日的回忆。

    可惜算盘打错了。

    当她吻过来的时候,完颜嘉泰心中不光没有波澜,反而有种淡淡的厌恶,就如同接触到过期食品一样。

    事情的始末就是这样。

    “所以,你生气的离家出走对吗?”

    你也太自恋了吧?

    宋真真心里一阵好笑,眼神不由变得怜悯起来:“你有美女姐姐陪,我也想找个人陪嘛。”

    “你找谁了?”完颜嘉泰拧眉。

    “小米,我去找她了。”

    他要想查清那两天自己去了哪里简直易如反掌,与其这样不如实话实说,省的露出马脚被他抓到。

    “忘掉我跟那个姐姐做的事,知道吗?”

    怎么?怕丢人吗?

    宋真真表面上点头,内心却无比的鄙夷。

    “过两天爸爸妈妈过来看你,有些话不能随便乱说的。”

    完颜嘉泰眼神专注而缱绻,突然,语气一沉:“如果敢乱说,我让你一晚上都跪着。”

===第140章 自我惩罚===

宋真真假装害怕的缩了缩肩膀,点头表示知道了。

    “乖女孩。”完颜嘉泰奖励的凑上去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温热的唇瓣印上皮肤,宋真真打心眼里觉得恶心。

    她不受控制的推了推,完颜嘉泰感觉到了。

    “几天没来而已,碰都不让碰了?”他笑问。

    “有点痒。”她作势抓了抓脑门,一脸的无害。

    他深深看了两眼:“看你的电视吧。”

    说完,迈开长腿进了书房。

    入夜,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完颜嘉泰在洗澡,半透明的毛边玻璃倒映着傲然的体魄。

    宋真真绞着手指,苦思冥想等下该怎么拒绝。

    水停了,宋真真急忙掀开被子把头蒙进去,假装已经睡着了。

    男人擦干身体,慢慢的靠过去。

    沉稳的呼吸声传来,他凑近了些许,被子下面的小身体蜷缩的跟虾米一样,明明僵硬的那么厉害……

    男人莞尔一笑:“装什么装,我知道你没睡。”

    宋真真无奈的张开眼睛:“你怎么知道?”

    男人道:“如果你睡了,心跳怎么还会那么快呢?”

    隔着被子都能听见擂鼓般的声音。

    男人掀开被子挤进去,大手霸道的拦住她纤细的小腰,将她牢牢地扣在怀里。

    宋真真憋了半天:“我……腿疼。”

    “嗯?”

    “腿疼。”

    吧嗒,完颜嘉泰拧开台灯,掀开被子。

    宋真真主动把两条白皙的双腿伸到男人面前。

    完颜嘉泰看了好一会儿,发现她膝盖红彤彤的,眉头拧了一下:“怎么那么脆弱。”

    只在地上跪了两个小时而已。

    完颜嘉泰恼怒的翻身下床,听动静似乎去找药膏了。

    果然,等再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握着一只软膏。

    完颜嘉泰拧开盖子挤出一些,均匀的涂抹在膝盖位置,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的表情很专注,很认真。

    确定药膏彻底被吸收后,男人直接将软膏扔进床头的抽屉里。

    “睡觉吧。明天就好了。”

    翌日

    淅沥沥的小雨在窗棂前敲打着,外面的天空一片晦涩。

    “太子爷交代过,您只能在别墅里活动,不能去外面。”门口突然多了保镖,而且还是两个看起来很难对付的。

    宋真真迈着小碎步挪到另外一个人面前:“我想看看外面的花也不行吗?”

    谁知这个比刚才那个更加冷酷,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这算是囚禁吗?

    宋真真有些气愤,明明很想破口大骂,可一想到自己现在是白痴,硬生生的忍住了。

    她跑回卧室把门反锁,跟着做出了一个令人费解的动作——屈膝跪在地上。

    因为涂了药膏的原因,早上起来时腿上只有淡淡的痕迹,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为了让痕迹留的久一点,只有这个办法。

    又跪了两个小时,宋真真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经过长时间的挤压,痕迹果然加重了一些,不过,离她的目标还差好大一截。

    到了下午,一辆豪车缓缓驶入大门,宋真真惊愕的瞪大眼眸。

    完颜爸爸跟完颜妈妈?

    不是说过两天才来的吗?为什么突然提前过来了?

===第141章 宋真真的‘陷害’===

守在门口的保镖没想到老爷跟夫人会提前过来,深知事情不妙,赶紧掏出手机给太子爷打电话,却被完颜老爷喝住:“别打,我就是趁着臭小子不在过来查岗的。”

    他曾不止一次的跟完颜嘉泰提起过,没事的时候把宋真真带回老宅,毕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突然看不见了心里怪想念的。

    可完颜嘉泰每次都甩下一句:你们是不是怀疑我虐待她?

    就因为这句话,老两口硬生生的忍了大半年没来打扰。

    “爸爸,妈妈——”宋真真跟归巢的小鸟儿一样从楼上下来,一下子扎进完颜夫人的怀里,半年没见,她真的好想念他们。

    “乖孩子,让我看看。”完颜夫人捧着女孩的小脸,半晌,忽然皱眉:“怎么瘦了?”

    完颜老爷跻身进来:“我看看呢。”

    左看看右看看,仿佛也觉得宋真真瘦了。

    跟所有家长一样,总觉得孩子离开自己都会吃不好穿不暖,宋真真虽然不是完颜家亲生的,可是她的地位却是有目共睹,夫妇两人对她的极致宠爱也都是真心诚意的。

    宋真真伸手勾住完颜夫人的脖子,娇嗲道:“没有瘦,我每天都吃很多饭的。”

    “小尖下巴都出来了,还说自己没有瘦?”完颜夫人朝丈夫看过去:“我就说吧。”

    完颜老爷撇撇嘴:“等臭小子回来问他。”

    突然,完颜夫人怪异的叫了一声:“天呐,你的腿怎么回事?”

    ……

    傍晚,完颜嘉泰驱车返回别墅,发现停车库居然多了几辆车,立刻意识到父母提前过来了。

    “爸,妈……提前过来也不说一声。”完颜嘉泰嬉笑着朝两位老人走过去。

    夫妇二人谁也没有搭理他,完颜嘉泰楞了一下,目光倏地落在正在吃香蕉的某个人身上。

    宋真真只管专心致志的吃香蕉,其他事一概不问。

    因为接下来会有人替她说话,替她抱不平。

    “怎么了?搞得我好像十恶不赦一样。”完颜嘉泰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目光来回的在父母身上来回移动,试图从他们的表情里读出一些信息。

    可惜两个人都是江湖上的老狐狸,竟然遮掩的滴水不漏。

    完颜老爷皮笑肉不笑道:“怎么了?瞧你自己干得好事。”

    说完,掀开宋真真的长裙,露出布满淤青的膝盖。

    完颜嘉泰目光猛地一缩,怎么会这样?昨晚不是擦过药膏了吗?

    完颜夫人把头偏向一旁:“你不喜欢真真没关系。”顿了顿,继续说道:“可你也用不着这样虐待她。”

    从伤痕的深浅度来看,明显是让人跪了一个晚上,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经不住这样折腾啊。

    她实在搞不懂儿子怎么想的,竟然忍心这么折腾一个弱女子。

    完颜嘉泰彻底傻眼,今天早上临走时还看了,宋真真膝盖上的印记压根儿没有这么明显,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爸,妈,我……”

    “你什么都不要说,刚才我跟你爸商量了一下,真真我们带走,你们两个的婚事反正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取消就取消吧。”完颜夫人冷冷说道。

===第142章 带走就不要再送回来===

当初丈夫就说过,不要把宋真真交给完颜嘉泰。

    他们两个压根儿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强行的撮合只会适得其反。

    她没有听,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会有感情。

    如今事实摆在眼前,想到这儿,完颜夫人心里悔恨交杂。

    感受到妻子情绪上的波动,完颜雄连忙温柔安抚:“好了好了,不要再自责了。”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完颜夫人伸手拉住宋真真:“等下妈妈带你回家。”

    宋真真眨了眨眼,硬生生的把眼底的酸涩咽回去,假装很期待:“我可以回去了吗?”

    “傻孩子,我们过来就是接你回去的呀。”完颜夫人努力挤出微笑。

    完颜老爷似乎还抱有一点希望的看向儿子:“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完颜嘉泰抿了抿,心里微微有些抵触,可嘴巴却吐出伤人的话:“很好,我终于可以摆脱这个白痴了。”

    蹭的一下,完颜雄从沙发上站起来,冷冷的瞥了儿子一眼:“跟我来书房一趟,马上!”

    自完颜嘉泰成年以后,父子二人很少有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

    外面的雨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完颜嘉泰从进入书房开始,就盯着那片巨大的落地窗看。

    直到父亲咳嗽的提醒,他才施恩的把视线调转回来。

    “你个兔崽子,有没有一点良心?”完颜雄破口大骂。

    完颜嘉泰皱了下眉头:“这都是哪跟哪?我怎么没有良心了?”

    “良心,你要有良心会把人搞成这样?”

    “不就是膝盖淤青了一点,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吗,我对她好的时候你们看见了吗?”

    完颜雄冷哼:“你会对人家好?”

    完颜嘉泰懒得解释,他就是这样的性格,随便别人怎么想怎么看,他压根儿不在乎。

    “老爷子,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丑话我先说明,接走可以,但要想再送回来……”

    完颜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放心好了,从今以后宋真真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完颜嘉泰鼓了鼓掌:“好,这可是你说的。慢走,不送。”

    从书房里出来,完颜老爷连水都没有喝一口,拉起宋真真:“我们走。”

    完颜嘉泰手插在口袋里,站在落地窗前目送他们。

    上车的时候,宋真真忽然转头,冲着二楼的位置扬起一抹笑容。

    完颜嘉泰简直看愣住了,在他的记忆中,宋真真从未那样笑过,仿佛……仿佛真正解放的不是自己,而是她。

    引擎声响起,车子缓缓驶出去,他已经没有机会再去追寻笑容背后的答案。

    车厢里安静异常,突然,宋真真开口了:“爸爸妈妈,我想出去工作。”

    “嗯?”完颜雄惊讶万分,没听错吧?

    完颜夫人的表情跟丈夫一样。

    “怎么突然想去工作了?”莫不是觉得在家太无聊?

    宋真真道:“我觉得我应该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真真,你什么意思呀?不要吓唬妈妈。你是不是……不想跟我们回去?”

    “我知道你们很关心我,很爱护我,可我不能这样过一辈子。我需要去工作,去奋斗,我不想……继续当一个只知道吃喝睡觉的白痴。”

===第143章 逃离魔掌===

这个结果跟她原本的计划相差很大,原来她决定在完颜嘉泰身边当个‘卧底’,靠窃取一些有利的花边小消息赚取钱财,可就在昨天晚上,得知完颜夫妇要过来的那一刻,她改变主意了。

    为什么非要留在一个男人身边?为什么不能自己出去闯荡?

    刻意伪装成被完颜嘉泰‘虐待’,逃脱出对方的束缚仅仅是她迈出的第一步。

    接下来还有很多步需要走。

    完颜夫人犹豫了片刻:“你要找工作,我们可以帮你的。”

    宋真真扬起一抹甜笑:“我自己有手有脚的,不用了。”

    但她的拒绝好似并未起到什么作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夫妇二人便在市中心买下了一栋两居室的套房。

    完颜夫人参观完房子以后,还算满意,家用电器一应俱全,拎包就能住了。

    “真真,我知道你想独立。但要记住一点,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家人。”

    他们的话让宋真真内心涌出一丝感动,突然间有了负罪感,没能成为他们的儿媳妇,她很遗憾。

    但她不知道的是,这种感觉也曾经在完颜夫妇二人身上出现过。

    当初车祸发生以后,经过调查发现,原来是车子被人动过手脚了,是敌对公司人干得,如果宋真真的父母没有开那辆车,那么死的就是他们了。

    怀揣着这样的愧疚,他们把宋真真揽入自己的臂弯下,精心的照顾,甚至想着把她变成儿媳妇。

    只是谁也没料到儿子居然是那副德行。

    完颜雄道:“这里有十万块的银行卡,你找工作期间也需要有钱吃饭。等下我再从老宅调一个女佣过来照顾你。”

    宋真真哭笑不得,这两个人实在太可爱了,不过也能理解他们这么做的用意。是怕自己吃苦,吃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