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欢爱娇喘吟哦_冰山高冷受被C到哭N双性

    内阁组织观摩考察团从神龙星回来之后,眉飞色舞地在内阁会议上详细地讲述了在神龙星的所见所闻。讲述了神龙星教考察团的人如何从事星际贸易,无偿借给莫比国乾坤箱,无息贷款给考察团马上购满一乾坤箱商品。

    神龙星为了帮助莫比国早日走出贫困,走上富裕之路,煞费了苦心,竭尽了全力。

    内阁人员全都欢欣鼓舞,积极参予商品销售,第一箱乾坤箱的货物赚了二十五倍的利润。又把销售所得购得各国特色商品,运到神龙星际超市卖了,赚得三十倍利润。

    如此有序循环,生意越做越大,钱越赚越多,莫比国的经济实在天天增长,在蓝晶星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成为众国注目的焦点。

    可就在这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大好时候,莫比国的厄运来了。长老团的首席大长老不知勾结到了什么厉害人物,忽然间把我和我的得力助手全部抓起来,我们的武装力量居然毫无抵抗之力。

    天变一时,我们还在懵懂之中就被抓了,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莫干的背后是谁,能力大到了什么程度。我的那些忠实得力的部下怎么样了。

    我被关进了都城监狱的重犯囚牢,与外界没有往来,绝了音讯。监狱只告诉我的罪名是里通外星人,出卖莫比国。

    我被关在黑暗的囚室,在痛苦中彷徨,在遗憾里反省,多么好的发展机会,毁于一旦,我不甘心啊。

    星主,星灵,你们来了,我看到了希望,你们一定能拯救多灾多难的莫比国,对吗!”

    云彪挠了挠头:“当然,我们特地从神龙星,可不是来玩的。我的事太多了,一天做三天用,也还不够。

    我们也听到了莫比国莫干制造的人祸,远比地震天灾来的更凶,造成的损失更大。瑞祺在百灵国发表了电视讲话,号召蓝晶星各国一起来口诛笔伐,声讨莫干。

    现在蓝晶星各国都与莫比国绝交,莫比国无人为友,莫干成了失道寡助,成了孤家寡人。

    刚刚小康的莫比国民众,生活一下子又回到了地震时期,民众恨透了莫干,但奈何不了莫干手中的权力。只要清除了支撑莫干的黑后台,莫比国的民众就会把莫干撕烂。

    莫干的后台到底是谁,我还不知道,有待继续侦查。

    瑞祺,你在莫干的办公室里发现了端倪吗?”

    瑞祺:“还没有,不过从莫干的言行上看的出来,莫干身边有人,是不是有隐形人?这个不好说。”

    云彪:“你这一说,我也好像有这种感觉,杀黄阁员的必定就是此人了。”

    瑞祺:“那我们采取什么办法,解决莫干宜早不宜迟。”

    云彪:“即然这样,就把这个隐形人引出来。明天你以星灵的名义,带着辛伯到内阁去当众抓捕辛伯。我隐形对付莫干身边的隐形人,隐形对隐形,看看到底谁棋高一着。”

    瑞祺:“如此甚好!就这么定了。”

    云彪:“辛伯,你也得要有些修为,才能自保。为了今后不再吃和这次一样的亏,我赐你一身修为。”

    云彪用几分钟教会辛伯轩辕心法,然后要辛伯吃下助修丹,喝了两瓶生命水,就地打坐,按照心法修炼。

    接着拿出一堆灵晶放到辛伯身边,又用力抵住辛伯后背,将无穷无尽的罡气输进辛伯体内。

    辛伯身上立即产生了真气。至高境大圆满的罡气何等醇厚强大,比起神仙的神气也不相上下。

    辛伯从滋生出真气到修为步步升高,顺理成章地循序渐进。用了一堆灵晶,又用了一小堆玉晶,一鼓作气将修为升到了皇境初期。

    云彪这时才松手说:“可以了,赶快去洗澡,臭死人,把这一屋子的空气都给污染了。瑞祺,你也太傻,一直都不开窗换气,想臭死我!”

 文学


    瑞祺给了自己一巴掌,点头哈腰地说:“是!主人批评的对,六象就是个傻大哈。”

    辛伯冲进浴室,将在修炼中排出的一身杂质污秽冲洗的干干净净,还往身上洒了点香水,又朝打坐修炼的空间也喷了些香水。

    此时的辛伯,罡气四溢,精力爆棚,感觉自己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一生中第一次感觉人的力量居然有这么大,什么猛兽、什么凶禽都不屑一顾。辛伯忙完这些杂事,整整衣冠,恭恭敬敬地跪到云彪面前拜师:“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拜!谢谢师父成全之恩,再造之恩,徒儿从此将师父视同再生父母,若有一点忤逆,天道不容!”

    云彪本就没想过收徒,但已成事实,不可否认,只得认下了这个徒弟。

    当天无事。第二天吃过早餐,正是上班时候,瑞祺在前、辛伯随后,云彪不再用隐匿阵法,带上隐形珠,隐形珠毕竟方便很多,就一起去了内阁大楼。

    昨天云彪走后,过了两个小时,瑞祺也就走了。瑞祺刚走,莫阁员就被人发现死在卫生间,尸体都僵硬了,内阁大楼立即乱成了一锅粥。

    莫阁员的死。各种议论猜测,各色各样,最多的看法认为杀死莫阁员的就是杀死黄阁员的凶手。管他是人也好,是鬼也好,都是同一个凶手。

    只有莫干与众不同,知道杀死莫阁员的绝对是另有其人。杀死黄阁员的是狂风大王,别人不可能知道,他不可能不知道。但是莫阁员是谁杀死的呢,莫干还真猜不出来。

    在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内阁大楼,明岗暗哨不知多少,莫阁员却死得无声无息。既然是杀他的心腹,也就是他的敌人。敌人如此强大,令莫干心惊胆战。

    虽然有狂风大王在护着,但如果凶手象狂风大王除掉辛伯的手下一样将莫干的手下都杀了,辛伯还能坐的稳这个阁主之位吗?

    祸不单行,莫干刚接到莫阁员的死讯,监狱那边打电话来报急,辛伯在临死之时被人救走了。

    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把莫干轰的魂不附体,比莫阁员之死对他的震动还大多了。

    莫干再也忍不气了,就和狂风大王商量:“大王,辛伯被人救走,这如何是好?”

    狂风大王:“怕什么,辛伯不到内阁大楼来,对你没有一点影响,要是来了,干脆就地杀了,一了百了。”

    莫干稍稍放了心:“好!我放心了。”

    瑞祺和辛伯步行,一前一后一起来到内阁大楼,被沿路的民众看到,就像看到了救星,大家惊喜欢叫,有些人跟着一路走向内阁大楼,为瑞祺、辛伯壮胆助威。

    莫干的小车比瑞祺辛伯稍慢几分钟,车到内阁大楼前广场,正好与瑞祺莫干同时达到内阁大楼门口。

    莫干一眼看到瑞祺和辛伯,莫干立即魂飞魄散,原来是瑞祺救了辛伯,这个瑞祺是至高境十阶大圆满,要挰死他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莫干命令司机加速,赶快把小车停到地下停车场去。可是见鬼了,小车不但不加速向前走,反而停下来了。

    莫干大骂:“怎么搞的,叫你加速,你反倒停下来了。”

    司机哭丧着脸:“阁主,不是我停下来的,你看马达声还在轰鸣,可是车子走不动了。”

    莫干眉头皱起,正想呵斥司机,瑞祺的声音却传进了耳朵:“莫干!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反正我们是要坐下来谈谈的,不如现在就谈谈,择日不如撞日嘛。”

    莫干:“谈你麻痹,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辛伯:“莫干!你这样就不好了吧,既然你不愿意谈,那就留下来吧,阁主的位置不适合你。”

    辛伯一伸手,就来抓莫干。莫干身边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辛伯震出十多丈远。还是瑞祺暗中挡了一把,要不然辛伯这一下非被轰死不可。

    瑞祺也被震退三步,暗自心惊,这个隐形的家伙是个什么怪物,和云彪的实力一样,都是至高境十阶大圆满的修为。

    莫干见到瑞祺也吃了亏,立即胆大了,干脆让司机停下车,走出小车,对着刚从地上爬起的辛伯说:“不是不愿意谈,是你还不够资格与我谈。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刚被劫出监狱的囚犯而已,够资格与堂堂阁主谈什么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