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发现大的东西还在身体里!珍珠卡在缝里

  “倭患日益严重,祭海之期自然是越快越好,早一日消除倭患,早一日还百姓以太平安宁,当然快是要快,但还要选一个良辰吉日才行。”

    赵文华回道。

    “对对,必须选一个良辰吉日,图个吉利顺遂,巧了,久负盛名的金山寺就在不远的镇江,白娘子水漫金山说的就是此寺,我与金山寺主持慧山禅师是旧识,可以出面请慧山禅师选一个祭海的良辰吉日。”

    提到良辰吉日,有个官员就迫不及待的推荐金山寺的慧山禅师,他家婚丧嫁娶都是请的慧山禅师,都很顺遂。

    “咳咳,王大人又贪杯了吧,怎么说起酒话来了。在咱们附近有很多久负盛名的道观,还是请几位德高万众、修行高深的道长选一个良辰吉日的好。”

    旁边的官员咳嗽了一声, 缓缓开口道。

    当今圣上修道, 选个良辰吉日,你竟然推荐佛教高僧,你这是什么意思?

    若是上纲上线的话,是不是可以认为, 在你眼中, 佛教高僧比道教道长厉害?佛教比道教厉害?佛教比道教靠谱?你这不是扫圣上颜面吗?

    “啊,对对对, 我不胜酒量, 胡言乱语了,赵大人还有诸位大人千万别把我的醉话当真.”

    王大人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脑门冷汗淋漓, 后悔的想要自抽几个大嘴巴子,我刚开逞什么能,推荐什么高僧, 真是作孽啊,此刻慌忙告罪。

    “无妨,无妨,王大人一心为公,即便是贪杯喝高了,也不忘为祭海之期献言献策, 所言也是出于一片好意。不过,张大人说的对, 良辰吉日还是请几位德高万众、修行高深的道长在选一个最近最宜于祭海的良辰吉日来。”

    赵文华微笑着说道, 虚怀若谷, 将王大人的话定义为贪杯喝高的好心之言。

    “多谢赵大人理解体谅。”王大人一脸感激的看向赵文华, 连连拱手道谢。

    有了赵文华背书, 他就不用担心方才的言论惹祸了, 彻底没了后顾之忧。

    赵大人真乃仁厚人也, 王大人顿时对赵文华的既感激又佩服,心所向也……

    看到赵文华如此宽容大度,处处为自己等人考虑, 一众官员也都放下心中担忧,纷纷建言献策, 一方面在赵文华面前刷刷存在感,另一方面也希望将来功劳簿上能有自己的名字。

    “关于祭海的地点,肯定是海边无疑,虽然咱们江南海岸漫长千里, 可是适合祭海的地点无非就是沿海那些风景秀丽,风水好的城池。”

    “不能光顾着挑选风景秀美、风水好, 还要注意安全,如今倭寇越来越猖獗了, 江南沿海一大半的地界不安全,浙江舟山沥港被倭寇汪直占据, 纵倭流劫台州、温州、宁波、绍兴以及苏州和淮北等沿海地区;松江府的华亭、柘林、川沙洼等地被倭寇占据,据查,已经聚集倭寇四万多人,不时出来流劫松江府各地……这该死的倭寇, 把多少上风上水的福地给糟蹋了,逮住他们, 一个个千刀万剐也难消他们的业障!”

    “我觉得江淮一带不错。”

    “不不不, 还是再往南一点的好.”

 文学

    主桌上的一众大佬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了起来, 气氛越来越热烈。

    “多谢诸位大人建言献策, 不过祭海地点却是来之前就由内阁、礼部还有钦天监联合选定好了, 就定在江阴、常熟之间,长江龙脉延伸之地,水天交汇之处。”

    赵文华微笑着拱手说道。

    “这地点选的好啊,龙脉延伸,水天交汇,而且江阴、常熟一带少有倭寇流劫,也还算安全。”

    “甚好,甚好”

    在座官员纷纷称赞。

    “既然祭海地点已经选定,那就请道长选个吉日,尽快开始祭海吧。”

    张经开口道,快点祭海,再带赵文华巡视下诸军, 尽快将他打发走。

    “张总督所言极是。”赵文华点头附和。

    “为了安全起见, 一来祭海时间还有地点, 必须要保密,不得令外界得知;二来, 要严格控制祭海规模,我看就由咱们这一桌在座的诸位陪同赵大人去祭海,本官会派兵在周围

    戒严,方圆三里范围内,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三来,祭海不宜大操大办,繁文缛节能省则省,简化流程,速速祭海完事。”

    张经捋着胡须,扫视赵文华及在座的诸位官员,有条不紊的缓缓说道。

    在座的官员对此自然没有什么意见,祭海规模大小、程序繁简对他们来说无所谓,而且也是为了安全嘛,他们自然不会驳张经的面子。

    不过,赵文华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自从到了应天后,赵文华都是从善如流,好好先生一样,张经说什么是什么,对不宜长久居住的钦差衙门,还有寒酸的接风洗尘宴等等,赵文华都没有提过一句意见,都接受的张经的安排。

    这是赵文华第一次对张经的安排提出不同意见,张经不由皱起了眉头。

    “张总督,祭海的目的是祈神、灭倭、安民,不能保密,更不能控制祭海规模,相反祭海要大祭,大操大办,声势浩大,要广为宣传,务求人尽皆知,以示灭倭的决心,让倭寇胆寒,让老百姓鼓舞;江南一带五品以上官员、当地官员不分品级都要参加,江南有名的士绅都可以参加,老百姓也都可以观礼,广请江南一带的有名望的道人、仙姑参与祭海,总之要广为参加,人山人海才好;另外,祭海的流程也不能简化,必须严格依照流程进行,以免事神不恭,令神明不悦,降低了祭海的效果。”

    赵文华一脸认真的说道,要求大操大办,与张经的意见完全相反。

    “什么?大操大办?人尽皆知?人山人海?那安全如何保证?倭寇趁机捣乱怎么办?!如此声势浩大,得多耗费多少银子?!这么多银子,不若用来犒赏三军将士,重赏勇士以灭倭!”

    张经闻言,眉头瞬间皱成了一团,哼了一声,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

    “张总督,祭海就是为了剿灭倭寇,如果因为害怕倭寇,就小打小闹,成什么事了。我们不能为了安全,舍本逐末,自废武功。”

    赵文华坚持道。

    “我不同意!”张经用力的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张总督,大操大办祭海,已报朝廷批准;而且,方才刚宣读圣旨,圣上令我主持祭海,江南官员配合,难道张总督要抗旨不尊不成?”

    赵文华轻声道。

    “你,哼!真是多事!本官还有要紧军务要处理,恕不奉陪了!“

    张经当即毫不留情面的斥责赵文华多事,然后一脸不悦的拂袖而去!

    自他当总督以来,任何人莫不从命,赵文华当众反驳,如何能忍!

    你是朝廷派来的钦差,我还是朝廷派来的总督呢,而且我官职比你高多了!

    你身后有圣上撑腰,我身后也有圣上撑腰,况且自己还有圣上”便宜行事”的圣旨呢!

    你赵文华算老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