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听了就想睡你的情话;酒店不隔音房子真刺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哥哥,你在这方面真的很没天赋,你画的猫都像狗,狗都像熊。”

    “你不懂!我这是抽象画!”

    慕宴斯不服气地嘟嘴,“再说了,艺术有什么难的,我看你在纸上点个黑点都能卖上千万,我这个,咋说也能一个亿!”

    慕宴君轻笑着摇头,寥寥数笔就在纸上勾勒出了一个女孩子清秀的轮廓。

    慕宴斯在旁都看痴了,不仅是因为纸上的女孩长得漂亮,还因为弟弟的绘画水平真是惊人!

    “这个女孩是谁?好漂亮喔!是动画里的人物吗?”

    “不。”慕宴君用笔尖细腻勾勒女孩的轮廓,浅浅启唇,“是我见过的一个女孩子。在M国参加一个画展时遇见的。”

 文学



    “喔喔,见一面你就能画出来,真厉害!”

    慕宴斯不禁拍手,眼睛不离画纸,“跟妍妍有一拼!”

    “妍妍是谁?”慕宴君眨了眨眼睛,“你的女朋友吗?”

    “才、才不是呢!我才五岁,不能谈恋爱,要让妈咪知道会打我屁股的!”慕宴斯忙拿起笔在纸上疯狂乱画,小脸有点泛红了。

    慕宴君只是笑而不语,纸上女孩子的画像,越发栩栩如生。

    另一边厨房,洛傲岚盯着汤锅发呆,若有所思。

    “最近你心事重重的,怎么了?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慕轻棠边切菜边轻声问。

    虽然她没看她,但她有任何情绪她都能马上感应到,这是挚友的默契。

    “轻棠,有些事……我只是怀疑,但我没有证据。不知道该怎么说。”洛傲岚目光很闪烁。

    “你不是吞吞吐吐的性格,这件事一定不是小事。”

    “我怀疑,商氏和萧悯……有联系。”

    慕轻棠惊愕抬眸,手下一用力,不禁“啊”地低呼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切到了手?我看看!”

    洛傲岚忙担心地捉住慕轻棠流血的手,只见食指的指甲削掉了一块,不住地往外渗血。

    “我去拿医药箱!”

    “不,你先回答我问题。”

    慕轻棠反将洛傲岚的手攥紧,把嗓音压得极底,“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快告诉我!”

    “那晚我被萧悯掳走,他往我身体里注射了一种红色的药剂。我被打了针后全

    身都失去了直觉,完全任由他摆布……”

    慕轻棠呼吸一滞,脑中忽然浮现出那晚商震红着眼睛,往她身体里注射药物的画面,不禁恶寒涌遍全身。

    只是那时商震动作太快了,具体她也没看清那药长什么样。

    “我注意到那药的颜色,非常特别的一种红,我曾在商总M国的实验室里见过相同颜色的药物,而且夏澄告诉过我,那是一种还在研发阶段的麻醉剂,别的地方根本不可能买到。”

    洛傲岚将慕轻棠流血的手指放在水龙头下清洗,指尖因为紧张而发颤,“可为什么……萧悯手里会有那种东西?商总研究室的药物保密工作做得有多严密,轻棠,你心里也应该有数啊。”

    慕轻棠只觉自己的心跳跟子弹上膛一样沉重。

    她不认为商震和萧悯有联系,前几次行事不像他的作风。即便他恨毒了顾听潮也不会拿她的命去赌,把她卷进麻烦里。

    可那个药物又该怎么解释?

    “会不会,和萧悯有联系的并不是商震,而是商震身后控制他的人?”慕轻棠眼神寒彻,更像在自言自语。

    “身后……的……人?”洛傲岚一头雾水。

    毕竟商震已经猖狂到连亲爹都不放眼里了,能驾驭他的人,天王老子啊?

    “那时我还住在观心别墅,遇到他背着我接了一个人的电话。语气神态……说句那什么的,就差给对面的人跪下了。”

    “靠不会吧?!这不是我认识的商总!”洛傲岚还对商震有光环呢。

    要让她知道,当初她因为萧悯被拖累商震本想拿她祭天的事儿,估计光环会碎成一地玻璃碴子。

    本来慕轻棠还想提拍卖会的事,却在这时手机响起。

    她从围裙里拿出手机一看,是缪宁。

    “阿宁,我这里做了晚餐,过来一起吃吧?”慕轻棠温声发出邀请。

    “轻棠,乔嵩那边有动作了!黎城跟他有密切往来的两个官员被调到了盛都,这两天我一直在盯着他们,今晚他们应该会见面!”

    “真的?!”慕轻棠全身神经都调动起来,热血沸腾,“不过你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行程的?!”

    “窃听器,我伪装成酒店服务人员混入他们包厢,在乔嵩的西装口袋里按了窃听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