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肉到处作的校园# 我把系统破解了

  “你未来有什么打算?”秦天碰了下她的酒杯,把话题转移。

    “我嘛,没想过~”余阿谜窝在沙发里,喝了一小口酒,她手里是今晚的第五杯酒,如果侯三生在,肯定不准她超过三杯。

    “你没想过结婚嫁人吗?”Chanel也喝了不少,脸颊泛红,时不时打着哈欠。

    “嫁人肯定是要嫁的,不过……我想等三生先找到女朋友再说,他都快三十了,还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余阿谜晃了晃红酒,有些迷糊,他们到底是谁在依赖谁,谁更像孩子。

    “你就不想找个真正的男友吗?”秦天指的是自己,他有信心照顾好她。

    余阿谜坦言,她对秦天的印象很好,他很成熟稳重,不会胡乱发脾气,而且和她有共同的爱好。

    只是她放不下侯三生,也离不开他,至少现在是这样,但是他的身体缘故,她们不可能一直这样拖下去。

    “我怕他接受不了。”每次吵架,吵到要分开时,他都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不吃东西,自残,割脉,止不住的痛哭……她一点也不想看到照顾了她五年的男人受到伤害。

    “他总不能耽误你一辈子,若是真心为你好,他就不该那么自私。”秦天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上一杯。

    Chanel犯困,喝完杯里酒,站起身,“你们俩继续聊,我先上楼睡了,嗷~”

    余阿谜看秦天,好像意犹未尽,可是他们俩个再喝下去,有些不妥。

    “秦天,你也早点休息,不是说明天要出去玩吗?养足精神,才有力气玩。”余阿谜扒开对着花园的窗帘往外看,无敌今晚有木质狗屋里,是秦天给它买的,很漂亮,可是它却趴在外面的草地上。

    “好,陪我喝完这杯……”男人拿起红酒瓶,往阿谜的杯子里又加了些。

    “干杯~”女人没多想,一口喝完,这样他可以快点回房睡觉。

    也不知是不是这口酒,喝的太急,一阵阵心悸的感觉往上涌,呼吸跟着急促,额头淌下一颗颗热汗,就像刚刚蒸完桑拿,浑身软棉没有力气。

    她赶忙钻进被子,太热,又掀开被子,她看不到此刻的自己,小脸蛋红的跟西瓜瓤一样。

 文学

    “没事吧~阿谜~”男人的声音变的史无前例的磁性,像一只温柔的手,抚在她的心田。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秦天的脸,他的脸也很红,目光柔情暧昧,一点点朝她逼近。

    “嗯~”余阿谜侧过头,大口大口呼吸,她想抬起手,可是手却不听使唤,软成一摊泥。

    整个身体被一股大力拉了起来,是秦天将她揽进了怀里。

    “以后我照顾你……一生一世……”

    “秦……天……不要……”衣衫被他退去,呼吸似乎顺畅很多。

    秦天拨开她的长发,炙热着看着眼前的人,她的美眸迷离,半开着樱唇,呼出的气息带着红酒的甘醇……

    甘醇的尽头是秦天渴望已久的欲望……

    窗外突然下起大雨,豆大的雨滴打的玻璃上“啪嗒啪嗒”作响。

    大黑狗在花园焦躁不安的狂吠……

    监狱里没有窗,侯三生能听的到骤雨狂风正在席卷京城的天空。

    胸口一阵阵刺痛,搅的他无法入眠,滂沱大雨里仿佛夹杂着阿谜的哭泣……

    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淌,她一声声喊着疼……

    怎么会不疼呢,像女童般娇嫩的身体,让秦天莫名生出一股罪恶感。

    对她的喜爱远远超出了男人所能掌控的范围,这一刻,即便为她倾其所有,付出生命都甘之若饴。

    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白色棉被,侯三生紧紧抓住痛到要撕裂的胸膛,瞳孔里的光一点点涣散,消失……

    雨后的清晨,空气清新,春天的嫩芽在这一夜无声无息破土而出,满园春色的芬芳。

    秦天的吻落在女人额头上,脸颊上,唇瓣上,看她慢慢苏醒,又假装熟睡的神情,秦天有些惴惴不安,她会怨恨自己吗?

    “今天我带你去见我父亲,他一定会很喜欢你。”

    “还有我爷爷……”秦天决定,倾其秦家相术一脉的所有力量,也要娶她为妻。

    “你出去……”余阿谜翻了个身,背对他,声音冰冷,和房间里久久不散的温存气味格格不入。

    “我说过,我会对你负责的。”男人掀开被子一侧,古铜色的肌肤,匀称的一身肌肉,还有他以引为傲的男性体征展露无遗。

    身侧的女人,却没有投给他一丝欣赏的目光,秦天懊恼的想,她不会不认吧,不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吧。

    或许,他应该给一点时间,让她适应和接受。

    “我去给无敌喂吃的,一会见。”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被子里的女人无法克制的失声痛哭,脑海里全是侯三生的影子,无尽的愧疚和自责如同决堤的洪水,将她的灵魂淹没。

    她们再也回不去,五年的感情这一次彻底的被她摧毁,原以为这是她想要的,可事实发生后,她才知道,她对侯三生的依恋早已深入骨髓,即便他的身体有恙,即便他的坏脾气让人无法忍受,她都很难将他从生命里剥离。

    今天的早餐特别丰富 ,摆了满满一桌,Chanel看向精神饱满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很卖力嘛。”

    “这是什么话,我请了兽医,一会让佣人接待一下,外面那条狗,一直在流鼻涕,可能淋了一晚上雨。”秦天整理好自己的衬衫和西服,调整领带,倒了一杯牛奶,取了一些食物放进托盘。

    “怎么,你打算和侯三生一样,把食物送到她嘴边,让她活成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

    现在的秦天,听到“和侯三生一样”几个字,就会生出一股无名火。

    “你一大早阴阳怪气,受了什么刺激!”

    “监狱那边刚刚传来消息,给侯三生送早餐的狱警发现他吐了很多血,晕倒在地上,生命体征微弱,初步诊断是急性心力衰竭造成的,就连太乙大师也赶了过去,若不是他心口有强大的能量护持,现在人可能就没了。”

    秦天端起的托盘,顿住空中,“没了就没了,活着的人会生活的更好。”

    “白居大师的性情出了名的变化莫测,他能放任侯三生下山报仇杀人,说明他根本不把人命放在眼里,八百年才收这么一个徒弟,要是他没了,必然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到时候不知会有多少大能跟着遭殃。”

    秦天不以为意,端着托盘继续走向客房。

    “你还不明白吗,侯三生在余阿谜身上布过禁制,而你昨晚所做,已经将禁制完全破除,他才会受到反噬,现在的侯三生什么都知道。”

    “知道又怎样?这一切难道不是你所希望的吗。”秦天很生气,有种被她当作提线木偶的感觉。

    “先别生气,秦天,我是为了你们好,因爱成恨的例子还少吗,何况是侯三生,拥有强大神魂的人,先不说他会不会报复阿谜,但是你,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不惜一切报复你。所以你现在该做的,就是带阿谜离开,尽快和她完婚,用已成的事实让他慢慢放弃,慢慢接受。当然,我也会帮你们,短时间内不让他离开京城。”

    “你的意思,我要带着阿谜亡命天涯?可笑!”

    尽快完婚不用她说,秦天也会不留余力的争取,能娶自己喜欢的女人为妻,夫复何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