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弄的你舒服不h——噗嗤噗嗤太大了不要了h

   钱曦再一抬眼,发现外婆离自己远了许多,“外婆,你干嘛躲我?”

    钱曦急坏了,又快速向外婆奔去。可外婆却离自己越来越远。

    “好曦曦,外婆是来跟你道别的,你妈妈和外公来接我了,我要去找他们了,你自己好好的,外婆和外公,还有你妈妈会在天上看着你,你一定要幸福啊!”

    “不,外婆!你回来,我不要你离开我!”钱曦哭喊着追赶着渐渐远去的老人。

    “好孩子,快回去,外婆并没有真的离开你,只是换了种方式守候你!听话,一定要好好生活!”

    “外婆!”随着外婆在视线里消失,钱曦大叫一声,猛然惊醒。

    “做噩梦了?”莫司眉头紧促,拥着怀里的女人问道。

    “我梦见外婆在跟我道别。”钱曦还没从噩梦中回过神来,紧张的望向躺在病床上的老人。

    叮————

    就在此时,呼吸机刺耳的报警声突然响起,屏幕上原有的波浪线瞬间成了一道不停闪烁的直线。

 文学

    钱曦打了个激灵,身体僵硬着慢慢俯身趴到外婆的身体旁,抱了抱老人,声音颤抖道:“外婆,你安心去吧,我一定会好好活着。”

    外婆走了!

    钱曦很坚强,没有一直让自己沉浸在悲伤中。她不想在尸骨未寒的外婆前痛哭流涕,悲痛欲绝,因为她不想让外婆走的不安心,她答应外婆她要好好的。

    只是钱曦越是隐忍,莫司看着就越心疼,“想哭就哭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男人轻声的说道,搂着女人始终没放开过。

    “不,我不能哭,那样外婆会走的不安心。”钱曦强忍着泪水,“好了,我要给外婆操办后事了。”

    关于外婆的后事,钱曦一个星期前就已经做了准备,一切只需按部就班的进行就可以。

    女人深呼吸一口气,稳了稳情绪,准备起身。只是刚一站起,就觉脑子里忽悠一下,眼前一黑又跌坐下来。

    “钱曦。”莫司紧张的一把将女人扶住,“你太累了,外婆的后事还是让我来吧。”

    “那怎么行,外婆的后事我一定要亲自操办,而且你今天还有新品发布会,我不能麻烦你。”钱曦强撑着身体,想再次站起。

    莫司脸色一冷,将女人又摁在座位上,“你既然嫁给了我,那你的外婆就是我的外婆,我们不需要分的那么清楚。还有发布会可以延迟,但人死为大,我们先好好把外婆的丧事操办了才是最要紧的。”

    男人的话让钱曦很感动。可莫司越是这样,钱曦就越不忍心拖累他。只不过,即便钱曦还想抗拒,可此刻她也由不得自己了。连日来的身心疲惫,加上伤心过度,让钱曦已经没了力气再逞强。

    无奈钱曦只能把之前准备的事宜和莫司交接了一番,然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钱曦本打算少睡一会儿,缓解一下疲累,再起来和莫司一起操办。结果没想到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天亮。

    从钱曦睡着到天亮的这段时间里,莫司不但把外婆的丧事安排的井井有条,还对外发了讣告和公告。

    讣告中,莫司承认了自己已婚的事实,以钱曦先生的身份,向外界通告自己太太的外婆去世。

    又在公告中通告由于自己亲人离世,岚涛科技新品发布推迟三天。

    待钱曦醒来,发现一切都出乎自己意料,心中更是百感交集。她一面被这个男人的坦诚和担当所感动着,一面又担心推迟新品上市会对岚涛科技造成不利影响。

    姜晚雁看出钱曦的顾虑,主动宽慰钱曦,“放心吧,莫司他是有分寸的人,你不必为他担心,更何况他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他应该做的。”

    姜晚雁是凌晨就被莫司叫到医院陪钱曦的。因为莫司要去张罗外婆的后事,所以一直都是姜晚雁陪在昏睡的钱曦身边。

    钱曦此刻虽然正在经历着失去至亲的痛苦,可心里又是暖暖的,有这样的好婆婆陪着自己,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姜阿姨,带我去外婆的灵堂看看吧!”钱曦握着姜晚雁的手轻轻说道。她现在还不太好意思叫姜晚雁妈妈。

    “好。”姜晚雁拍了拍钱曦的手背,心疼道,“那我们吃点东西再去。”

    “嗯。”钱曦用力点头,她虽然不好意开口叫姜晚雁一声妈,但眼前的女人就是她的妈妈,她愿意听她的话。

    姜晚雁让家里阿姨准备了些暖胃易消化的早点拿到医院来。待钱曦吃了早饭,姜晚雁就陪着钱曦去了殡仪馆。

    一切按照外婆临终遗言,丧事从简。但莫司办的却不失大气。既给了逝者尊贵,又给了生者体面。

    本来媒体得知莫司突然结婚,整个金融圈和所有媒体记者都炸锅了,都挤破脑袋想要得到第一手资讯。但莫司以家中治丧,拒绝打扰,更不便对外公开唯由,谢绝了一切媒体到访。

    更是做足了安保错失,驱逐了殡仪馆外所有媒体记者,给逝者一个清净的环境。

    待钱曦和姜晚雁来到殡仪馆时,周围的一切都平静如常。灵堂里,外婆穿戴整齐,面容慈祥的躺在白色菊花从中,就像安详的睡着了一般。

    钱曦走到外婆面前,再次注视着老人。这一刻,钱曦没有哭,她是该替外婆高兴的,终于不用再受病痛的折磨了。

    祭拜了外婆,钱曦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由于钱家和莫家本就人口稀少,再加上丧礼从简,所以能来到丧礼上的人并不多。

    莫家的几个至亲好友,加上钱曦这边工作室的其他三个人,再就是厉家厉宇黎郡夫妇,和厉宸宫恩恩夫妇。

    黎郡哭的特别厉害,她很自责,作为钱曦的多年好友,连钱曦最难的时候都没能陪在身边,最关键的是连好友结婚了自己都不知道。

    钱曦看到黎郡时,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歉意,此时的黎郡应该和厉宇出国度蜜月才对,“你新婚,快别哭了。”钱曦抹掉黎郡脸上的泪水,心疼道。

    没想到黎郡抱住钱曦哭的更厉害了,“你总是这样,明明是该我安慰你,可偏偏是你安慰我。外婆去世了你不告诉我,结婚你不告诉我,桩桩件件都是大事,你都不跟我说,要不是我看到了新闻,你是不是要隐瞒我一辈子?你到底还当不当我是朋友。呜呜……”

    “都是我不好,别哭了好吗?”黎郡这一哭,本就隐忍着的钱曦也眼泛泪花,她哪是不把黎郡当朋友,只是一切都来的太突然。而且她也不忍心去打扰新婚中的黎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