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垫背钱”……一系列名目奇葩、花样繁多的服务项目出现在殡葬业服务项目收费确认单中

给逝者“供饭”、沐浴SPA、起灵金光大道、“垫背钱”……一系列名目奇葩、花样繁多的服务项目出现在殡葬业服务项目收费确认单中。但很多逝者家属,却并不清楚这些项目究竟是什么?花费的几万块钱究竟用在了何处?遗属们纷纷表示“死不起”。而这样的“天价”殡葬费为何无人监管呢?

“垫背钱”……一系列名目奇葩、花样繁多的服务项目出现在殡葬业服务项目收费确认单中

逝者家属:遗体存放3天近4万元

邓女士:你看这有吃饭,他有一个600块钱吃饭钱,但是我不知道这个600块钱是吃的是什么。

记者:这个饭钱指的是给谁吃的?

邓先生:饭给死人吃的,这整个全是为死人服务。

邓女士边说边向记者展示了收费明细单,不到三天时间,总共花费3万8千多元。

邓女士:我去问他,您看他那摔盆,那盆一下就600块钱,我说我你们家没有这个讲究习惯,他说那不行,那必须得有这个消费,那个一个花圈最贵的200,那寿衣6800、7000块钱。你要不按他那个办,他那意思就是你可以走啊,你爱上哪上哪。你说拉着死人满世界转悠合适不合适?

邓先生:从15号到17号,两天多将近4万块钱,我爱人这一年(工资)就这么多钱,实际上还不够,等于付了她这两天的丧葬费。这一年的工资,就等于两天就消耗掉,有点太……这星级宾馆可能也达不到这要求,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钱。

并非个例

市民郑女士(化姓)3月底在为自己的婆婆进行丧葬时,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同样是在北医三院。郑女士说,婆婆在北医三院医治无效去世后,被送去了北医三院的太平间停放,三天后结算时,被告知要交将近2万块钱的殡葬服务费。

郑女士:有一个5990的叫感恩致孝,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感恩致孝是什么,让我特别吃惊。我说这个900是什么钱,他说等于是搁到死人身下,那种纸铜钱儿。北医三院的太平间,从那个半地下的抬出来,没有100米,要1200,他只不过给你铺一个金色的地毯。还一个800块钱的叫鲜花引路。其他3000元叫综合服务,我到现在不知道这综合服务里边是什么。老人们活着的时候勤俭一辈子,你让他死了这么厚葬干嘛呀。

殡仪公司:经过招投标

据记者了解,邓先生一家和郑女士一家都没有拿到正规的收据和发票,只有一张收费确认单,并且工作人员告知他们,只能现金支付。不过,记者留意到,邓先生的收费确认单上写着“北京天堂祥鹤殡仪服务有限公司”的字样,而郑女士提供的收费明细单上写着“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殡仪服务站”。那天堂祥鹤殡仪公司和北医三院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带着疑问记者拨打了天堂祥鹤殡仪公司负责人的电话:

记者:咱们这个与北医三院是什么关系?

殡仪公司:就是经过招投标的呀。

记者:就是咱们承包的是吧?

殡仪公司:嗯对。

但当记者追问如何收费时,这名负责人显得有些警惕,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记者:咱们这边都提供哪些服务,是怎么收费的?

殡仪公司:需要什么用什么呗。没有什么必须弄的,所有的都是根据家属自己选择的。

北医三院:经过正规招标程序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北医三院进行确认,总务处的工作人员证实说,这家殡葬公司确实是经过招投标进驻医院为逝者提供服务的。

北医三院总务处:他这公司是通过招标来的公司,正规程序招标来的。

北医三院:按民政局规定收费

关于收费标准的问题,这名工作人员表示:

北医三院总务处:他们的收费肯定是按照民政局殡葬管理条例来,那个上面有规定的。有一个北京市殡葬行政事业收费一览表,民政局有规定得按照那个来收费。

民政局:医院太平间不归民政管

北京市民政局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殡葬服务收费和管理工作的通知》显示:北京市殡葬服务分为殡葬基本服务和延伸性服务。殡葬服务价格实行全市统一政策、分级管理,并根据服务项目的重要程度和竞争条件,实行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和市场调节价。记者查询了解到,邓先生和郑女士两家的交费项目中,包括遗体存放费每天30元在内的部分项目纳入政府定价目录,而绝大多数费用则来自于其他那些名目奇葩的花式衍生项目,实行的是市场调节价。对此,记者询问了北京市民政局,工作人员表示:

民政局:太平间是说医院自己管理,然后由公司承包个人承包等这些情况,不是民政局这边直接负责的。民政局这边负责的是殡仪馆本身,还有墓地本身。

北医三院:核实后回复

那么,不属于民政部门管理范畴的第三方殡葬公司以及没有纳入政府定价目录的殡葬项目又该由谁来监管呢?为何由殡葬公司承包管理的三甲医院太平间收费如此之高呢?医院方面对殡葬公司承包的太平间是否履行管理职责呢?记者也将邓先生和郑女士两家遇到的问题反映给了北医三院总务处,工作人员表示会进行核实:

北医三院总务处:我们跟太平间核实,跟他们负责人核实一下。我核实完之后再跟您那个联系。

逝者家属:呼吁正规化

但是截至发稿,记者没有收到医院方面的回复。同时,记者也将问题反映给了市场监管部门。对于殡葬业的收费乱象问题,遗属们表示,希望政府部门出台更加细化的规划,让监管不留空白和死角。

郑女士:太黑了。让国家有一个规定,不然老百姓死不起,老头老太太都是工薪阶层,他们工资不算低,也经不住这么花啊。真是一个社会问题。

邓先生:咱们不为别的,就是说咱们国家应当定一个统一的收费标准,有人得监督,让人死得起。

部分殡葬服务项目的市场化,并采取市场价格,这本身无可指摘。但任何市场价格如果没有了监管,服务和价格都会扭曲,而所谓的“服务”也最终会成为一些人渔利的工具。有关三甲医院太平间高价收费问题,“问北京”还将持续关注。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