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你就应了帝王吧[修仙超H文纯肉]

    傅宁希这里,她虽然没有将自己手筋耳接回去,但悄悄稳住自己的伤势。

    按压自己的穴道,不让手筋这么长死,等着有机会就接上。

    此刻傅宁希坐在病床边,有些心神不宁。

    Adderley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摆弄着手机。

    手机可以联网,但是所有能获取的内容,都是经过淑娴筛选的。

    但即使这样,Adderley对手机的兴趣也很大。

    一个和世界脱轨二十多年的人,在面对新时代的一切,都保有极高的热忱。

 文学



    忽然,Adderley手机屏幕一黑,是没电自动关机了。

    Adderley揉揉发酸的脖子,呢喃说道,“要是我能晚上二十年就好了。”

    这个时代,似乎比他所处时代更好。

    不知道想到什么,Adderley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晦涩,而后又转瞬消失。

    “丫头。”Adderley转过身,这才注意到傅宁希那魂不守舍的模样。

    Adderley挑眉,将手中的手机随手扔到一边,一只胳膊肘抵在沙发上,手腕撑着脑袋,扬唇说,“怎么想出去了,还是说,想男人了?”

    傅宁希回过神,淡淡道,“没有。”

    “呵呵。”Adderley笑,“如果你是想出去,这我帮不了你,但如果你是想男人。”

    Adderley故意解开自己睡衣的衣领,露出洁白且性感的锁骨。

    他笑,笑得格外的魅惑。

    明明没再做出什么搔首弄姿的东西,可就是让人觉得充满诱惑力。

    像是现实版的男狐狸精一样。

    让人无法抵御他的魅力,当然傅宁希除外,她神色始终淡然,清冷的薄唇,吐出两个字,无趣。

    “呵呵。”Adderl

    ey轻笑着,眼尾的余光,意味不明地瞥向傅宁希脖子上的项圈。

    森森的冷,从余光中蔓延。

    监控室里,淑娴的脸颊竟然红起,她一口喝完杯子里的水。

    可心中的躁动半分没有压下去。

    那是她喜欢大半辈子的人。

    刚才在那里……

    淑娴一闭上眼睛,脑海里边浮现出Adderley刚才魅惑的模样。

    天知道,她是付出多大的努力,才克制住将赫连夜带出来的冲动。

    她要忍住,她不能在这时候功亏一篑。

    二十多年都等的起,剩下的这几天又算得了什么?

    淑娴坐在椅子上,呼吸深长,脖颈间锁骨,随着气息下陷,血管显露出形状。

    “主人……”

    夹杂着疯狂爱意的呢喃,在空气中飘散缱绻。

    直到扣扣的敲门声响起。

    所有的爱意消散。

    淑娴坐直身子,又变成平时冰冷的模样。

    赵宽走进来,垂眸说道

    ,“冷冬得手了,但和赫连夜同归于尽。”

    蹭的一下,淑娴站起来,“你说真的?”

    赵宽颔首,将一个黑色铁盒放到淑娴面前。

    淑娴打开,里面是两颗蛇牙,还有两颗蝙蝠的牙齿。

    上面沾着血。

    五感敏锐的淑娴,一下自己就闻出来,这两颗牙齿属于赫连夜和冷冬。

    赵宽说,“他们身体已经被路易斯,放在培养皿里,准备做实验。”

    “哈哈哈哈,赫连夜总算是死了。”淑娴放声大笑,脸上满是复仇后的快感。

    “就是让他死得这么轻松,便宜了他。”

    一直以来的宿敌,终于死了。

    淑娴完全没有想过,这个死去的人,当初也是她十月怀胎的儿子。

    也完全没有想过,这个儿子,究竟怎么变成现在这样。

    淑娴只知道,为了复仇而生的赫连夜,最后竟然放弃复仇,竟然还想要伤害她最爱的Adderley。

    这个人就是罪该万

    死。

    像是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下一般。

    淑娴觉得呼吸都顺畅很多,她道,“当年果然没有白培养冷冬。”

    对于一个死去的人,淑娴也没有觉得可惜,话锋一转说,“赫连夜死了,NX现在群龙无首,就像是一盘散沙,你去想办法彻底瓦解NX,或者将NX收归我们用,至于这里的事情,你暂时不用管。”

    赵宽颔首,转身走,只是离开前,用余光扫了一眼监视屏。

    杀意转瞬即逝。

    基地深处的实验室里。

    两个巨型培养皿中,盛放着满满的绿色液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