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她的紧致吞吐着他的硕大

   刚进去,简芷颜就自嗨起来了,“慎之,你别光站着啊,跟我一起跳嘛。”

 

    简芷颜话虽然这么说,可她自己却不是特别会跳舞,跳的都是毫无章法的。

 

    沈慎之不动,她就拉着他转圈,或者主动的拉他的手跳华尔兹。

 

    沈慎之没有动,只是任由她摆弄。

 

    简芷颜不怎么会跳舞,舞姿自然也算不上有多优美了,可是她的笑容却非常灿烂,也一点都不介意自己跳得不好,只是随心随性的跳着,很放得开,也很大胆,反倒是很多人的注意力。

 

    很多男人都失神的凝视着她,不单单是因为她过人的美貌,还因为她灿烂的笑容。

 

    这让沈慎之脸色沉了下来,在简芷颜牵着他的手转圈圈的时候,他手臂一缩,将她拉了回来想,在她触不及防时,抱着她走出了舞会中。

 

    简芷颜愣了愣,“怎么了?”

 

    “你不累?”

 

    “不累啊,我跳得正开心呢。”

 

    说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咳了下,“那那个,慎之,我是不是跳得很难看,你看不下去了,所以”

 

    “嗯。”

 

    “哦。”简芷颜知道自己不是跳舞的料,她也不在意跳得好不好看,可如果沈慎之说不好看,那就不一样了。

 

    所以,她还是有点失落,垂头丧气道:“那好吧,我们回去吧。”

 

    “嗯。”

 

    来这边举行婚礼的人是非常多的,他们也不小心的进过了婚礼现场,哪里,有很多游客都聚在一起观看,场面非常热闹。

 

    芷颜最喜欢凑热闹了,她拉着沈慎之往里面走。

 

    沈慎之看了眼远处笑容满面的一对新人,将她拉了回来,“别人结婚,你又不认识人家,不要去凑热闹。”

 

    “结婚是好事啊,我们去感受一下气氛也好啊。”说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说:“我记得附近有贺卡买的,我去买一张贺卡。”

 

    “买贺卡干什么?”

 

    “给新郎新娘写新婚祝福啊。”一个她丝毫不认识的人结婚,她也能非常开心,非常热情,拖着沈慎之去买了一张贺卡,趴在桌子上开始写祝福语。

 

    写好了之后,就拉着沈慎之回去了婚礼现场,把贺卡交给了婚礼上的工作人员,让工作人员代她将贺卡交给那新人。

 

    就在这时,现场响起了婚礼进行曲的,新娘挽着她父亲的手踏着红地毯,在掌声和祝福声中一步步往舞台上的既紧张又期待的新郎走去。

 

    简芷颜站在人群中,她所在的位置不错,远远的看去,还能看到新娘羞涩中又带着幸福喜悦的笑容。

 

    看到这里,不知为何,她忽然觉得耳边这首她经常听到的婚礼进行曲,特别的动听了。

 

    思及此,她也不由自主的跟所有人一起鼓掌。

 

    看着那新娘羞涩的走向新郎时,新郎紧张又满脸珍惜的样子,简芷颜被感动到了,笑了笑,然而,在这一刻,一股突如其来的失落特袭上了心头。

 

    她对于婚礼,说真的,她真的没有太多的执着,前两天她还想过,就算没有婚礼,她也并不觉得遗憾。

 

    只是,现在身临其境,感受到这对新人的幸福和喜悦时,她的心里也徒然的有了渴望。

 

    如果

 

    她和沈慎之也举办了婚礼的话,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不知,他是不是也跟她一样,有着同样的想法?也想要一个他们两人的婚礼?

 

    想到这,她咬唇,忍不住侧眸跟沈慎之说:“慎之,你说,我们也补办一个婚礼,你说好不好?”

 

    沈慎之看了眼过来,“什么?”

 

    这里太热闹了,简芷颜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我说,我们回去京城之后,有空的话也办一个婚礼,补回来我们欠缺的,好不好?”

 

    沈慎之一顿,垂眸,面无表情的问:“为什么?”

 

    “忽然很想有个婚礼,想拥有别人的祝福,我们结婚了这么久,我从来都没有收到过任何人的祝福呢。”说到这,简芷颜的失落越来越浓了。

 

    他语气淡淡,“可我想浪费时间和精力在这些虚无的事情上。”

 

    简芷颜愣了下,“在你看来,这些只是浪费时间?”

 

    他淡淡的反问:“两个人在一起,难道一定要有个婚礼,婚后才会幸福吗?”

 

    “也不是,可是婚礼是爱情的见证,也会是个难忘的日子,非常有意义。”

 

===第247章 婚礼,就这么重要?===

 

第247章 婚礼,就这么重要?

 

    “爱情和婚姻都只是两个人的事,何需别人的见证?难道有用了别人的祝福,有了一个盛大的婚礼,对两人能否天长地久有帮助?”

 

    “你”

 

    简芷颜顿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沈慎之的话她虽然觉得有些惊愕,因为她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可是,她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其实存在一定的道理。

 

    听到沈慎之这么说,她忽然又想到,就沈慎之给人的感觉,他不可能和其他男人那样听神父的意思,宣读誓言,也不可能在婚礼当天和来宾们嬉笑,对别人的祝福回报以感谢。

 

    因为,他高高在上惯了。

 

    换句话说,可就算他再高高在上,难道在一些特殊的日子,特别的场合,他就不能迎合一下吗?

 

    他的话虽然在理,可是,她却不敢苟同。

 

    如果他真的将她放在心上,如果她想要一个婚礼,就算他认为婚礼没有任何意义,就算他不喜欢、也不想拥有一个婚礼,那他也应该为了她而筹办一个婚礼才是。

 

    他牵着她的手,“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嗯。”

 

    简芷颜之前本来还兴致勃勃的,可是,在知道沈慎之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给她一个婚礼的时候,她再看过去那对互相拥吻着的新人时,心里多了一股酸涩,也有几分羡慕,那种复杂的情绪充斥在心间。

 

    所以,再看到那对新人的甜蜜和幸福的笑脸时,她的心里酸楚满满,耳边环绕的音乐,也不再悦耳,她也更加没有了刚才的高兴和兴奋。

 

    沈慎之低头,看着她闷闷不乐的小脸,他攥紧了她的小手,忽然靠在了一棵椰树下面,将她抱紧了在怀里,他轻轻的问,“一个婚礼,就这么重要?”

 

    简芷颜咬唇,“我只是,有些羡慕。”

 

    沈慎之眼眸一动,不知在想什么,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羡慕他们有一个婚礼?”

 

    “嗯。”

 

    “如果你真的想要,我们以后也举办一个。”

 

    她愣了下,惊喜的看着他,“真的?”

 

    “嗯,不过得过段时间。”

 

    “为什么?”

 

    “我从三月份开始,会很忙。”

 

    “哦,也是。”这个她听他说过了。

 

    说完,抬眸看着他俊美的脸庞,看着他冷漠的脸上那双看着她的时候少有的温柔的眼神,忽然的,她开始不懂刚才她在纠结什么了。

 

    她笑了下,伸手去抱住了他,“其实,有没有婚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的感情和睦,一直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就够了,是吧?”

 

    “怎么忽然这么说?"

 

    “没有,就是想开了而已。而且,我觉得你还是对我很好的。”虽然,有时候她还是不懂他。

 

    他拉着她的手,眸光深沉,“以后,我会补一个婚礼给我们。”

 

    “真的?”

 

    “嗯。”

 

    “那就说好了哦。”

 

    听到他的回答,简芷颜顿时笑颜逐开,在他的脸上亲了下,笑眯眯的拉着他往海边那边走去。

 

    清风拂面时感觉非常舒服,置身于宽阔的海岸上,她的心也越来越宽,越来越高兴。

 

    看着身边陪着她的人,一股幸福甜蜜袭上心头,她笑了,“老妈说得对,我能嫁给你,确实是我走了狗屎运了。”

 

    沈慎之低头,没有说话。

 

    现在海边风很大,简芷颜趴在他身上,越来越想睡了。

 

    看着她充满笑容的侧脸,他叹气,“既然困了,那我们先回去休息?”

 

    简芷颜赖在他身上摇头,“不嘛,我们去吹吹海风。”

 

    海的那边虽然有路灯,可是灯光比较暗,简芷颜忽然顿了,拉着他的手,身子却在他身边绕了一圈,绕到了他的身后来,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慎之,你背我好不好?”

 

    沈慎之顿了下,还没说话,简芷颜就从他的背后跳了上来,抱住他的脖颈,他担心她会摔倒,反射性的抱住了她屁股。

 

    简芷颜在他的耳边笑,趴在他背上也不安分,一双修长的美腿在他的臂弯里乱晃,“我们去那边嘛,那边风景好。”

 

    沈慎之抱着她,感受着两人身躯紧贴的感觉,背着她一步步的往海边那边走。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海边风很大,可是海风不冷也不热,非常舒服,简芷颜趴在他的背脊上,舒服惬意得昏昏欲睡。

 

    可是,她却舍不得睡。

 

    在这良辰美景,又富有浪漫气息的这里,她怎么可能会真的让自己睡了过去?

 

    简芷颜趴在他的背上,笑了,看着远处的风景,笑了,蹭了蹭他的耳畔,“慎之”

 

    “嗯?”

 

    简芷颜笑,“我忽然觉得我好幸福呢。”

 

    沈慎之骤然顿住了脚步,低了头,“是吗?为什么?”

 

    “因为你啊。”

 

    简芷颜说完,想起自从何诗冉和陆炎廷两人上了床之后她所受的委屈,她当时真的是非常非常难过的。

 

    可现在想起来,她觉得,如果是因为她所受的委屈就是为了能嫁给他,那也是值得的了!

 

    听到他的回答,简芷颜笑了,又打了个呵欠,“好困啊,我们回去睡觉吧。”

 

    “嗯。”

 

    她笑,“那,你背我回去。”

 

    “好。”说话时,他已经掉头,背着她,往回走。

 

    “后天我们就得回去了。”趴着他的背脊上非常舒服,简芷颜看着这里的一切,有点舍不得离开。

 

    “嗯。”

 

    简芷颜在他背后,打着呵欠说:“时间过得真快,今天就2月14日了,再过几天,我们又得回去上班了。”

 

    “嗯。”

 

    “2月14”

 文学

 

    忽然的,简芷颜似乎想到了什么,声音一顿,差点从他的背脊上跳了下来。

 

    擦觉到她忽然变得激动的情绪,他看了眼过来,“怎么了?”

 

    “没没什么。”

 

    她只是忽然想到,上个月,她是十多号来的大姨妈。

 

    而这个月,她还没来大姨妈,他们这个月做的次数非常频繁,再过几天,照理说她的大姨妈也要来了,就不知道这一次,她能不能怀上

 

    思及此,她紧张的抱紧了他想脖颈。

 

    今天更新完毕,么么哒

 

===第248章 简老爷子===

 

第248章 简老爷子

 

    沈慎之顿了下脚步,“怎么了?”

 

    简芷颜摇头,“没,没什么。”

 

    沈慎之也没有再问。

 

    简芷颜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希望

 

    希望这一次她能怀上吧,如果还是没有怀上

 

    简芷颜想到这,她就更加紧张了。

 

    海边距离他们住的酒店有一段距离。

 

    走回去要花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要是坐观光车的话,几分钟就到了。

 

    可沈慎之在遇到观光车的时候也没有坐,就背着简芷颜,听着她平稳的呼吸,一步步的往他们住的酒店走去。

 

    简芷颜本来还在想着怀孕的事的,可是沈慎之背着她走了好久,她脑袋里胡思乱想了好久之后,也渐渐的在他的背脊上睡了过去。

 

    简芷颜和沈慎之在马尔代夫里只呆了六天,第七天就要飞会去京城了。

 

    简芷颜还意犹未尽,觉得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没有去,所以,她还是有点遗憾。

 

    不过,他们出来了这么久了,简母一直催他们回去,所以,年初五的时候,他们就坐飞机回去了。

 

    下了飞机,简芷颜说:“我们先不回去倾图时代,我们先到老宅吧。”

 

    沈慎之顿了下,“嗯。”

 

    于是,他们直接回去简家老宅。

 

    他们到家的时候正好是晚上,家里的客人都走光了。

 

    看到他们回来,简母很高兴,吩咐厨房给他们准备晚饭去了。

 

    简芷颜和沈慎之将行李搬上楼之后,下楼来时,简老爷子和简镇业已经在沙发上坐下来了。

 

    “爸爸,爷爷。”

 

    简芷颜拉着沈慎之,笑眯眯的走了过去,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嗯。”简老爷子应声后,看了眼他们,最后,视线落在了沈慎之的身上,“慎之,小颜这丫头还听话吧?”

 

    简芷颜不高兴的说:“爷爷,你什么意思啊?我是慎之的老婆又不是孩子,怎么还问他我听不听话啊?”

 

    简老爷子不以为然:“你自己什么德行你自己不清楚?”

 

    简芷颜撇唇,轻哼了一声,“爷爷,你就知道损我。”说着,问简镇业,“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去工作?”

 

    “明天早上。”简镇业开口时,视线落在了沈慎之的身上,“慎之公司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年初八。”

 

    “那还可以多休息两天。”

 

    沈慎之不语。

 

    之后,客厅里就没什么话题了。

 

    简芷颜看了眼自己爷爷,再看了眼沈慎之,她皱了皱眉,忍不住说:“爷爷,你和慎之关系不是很好的吗?怎么你们见面之后,好像都没有什么话题似的?”

 

    简老爷子不着痕迹的淡淡的笑了下,说:“慎之话少,我们自然话题就不多了。”

 

    “哦,也是。”

 

    “小颜,慎之,过来吃饭了。”

 

    “好。”说着,简芷颜拉着沈慎之起身,简老爷子看了眼他们两,说:“你们去玩了这么久,来回奔波了这么多天,趁着还没上班,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

 

    “好的,爷爷,我们知道啦。”

 

    简芷颜说着,和沈慎之一起,过去饭厅那边吃饭了。

 

    饭后,时间还早,才八点多,不过,简芷颜是有点累了,所以就拉着沈慎之上楼去休息了。

 

    夜深,在床上躺了好久之后,简芷颜似乎,都没有能睡着,在床上辗转反侧。

 

    她睡觉,已经习惯了抱着他睡了,知道自己睡不着,擦觉到沈慎之睡过去之后,她轻轻的放开了他,担心自己会吵醒他,所以睡远了一些。

 

    向来浅眠的沈慎之在她离开了他的怀抱时,就敏感的醒了过来。

 

    看到她忽然离开他的怀里,睡到旁边去时,他们中间都能容下一个人的距离时,眯起了眼眸,长臂一伸,将她抱了过来,“怎么睡这么远?”

 

    简芷颜皱眉,揉了揉眉心,“吵醒你了?”

 

    “在想什么?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她向来都是沾床就睡的了,像今天这样,躺下来这么久都没有睡过去的,很少见。

 

    “没没什么。”

 

    今天,已经快20号了,也到了她来潮的时间。

 

    可现在,她还没来月经,不知道是推迟了还是因为怀孕了。

 

    还没确定的事,她想先不要跟他说,免得他空欢喜一场。

 

    她本来买根验孕棒来测一下的,可是这两天在老宅里,沈慎之和她一直粘在一起,她也没有时间去买验孕棒。

 

    他开了床头柜的台灯,抬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确定没什么?”

 

    “嗯,我真的没什么,就是白天睡多了,现在不困。”

 

    说话时,她就打了个呵欠,“现在困了,我们快睡觉吧。”

 

    沈慎之垂下了眼眸,也不多说,关了台灯,抱着她入睡。

 

    第二天,起床,简芷颜想陪简老爷子下下棋,然而,起床之后,却没有见到他。

 

    不止当天早上,到了第二天早上,她都没有见到他。

 

    然而,她在准备离开了,也还是没有见到简老爷子在家。

 

    今天年初七了,她晚上就要回去倾图时代了,见不到简老爷子,她问简母:“妈,爷爷呢?去哪里了?怎么这几天爷爷都很少在家?”

 

    “你爷爷朋友多,现在又是过年过节的时候,谁都想请你爷爷去他们家坐坐,长长脸,你爷爷不好不给面子,就去了。”

 

    “可是,往年爷爷不是不理会的吗?怎么今年出去得这么频繁了?”出去就出去吧,可每天还这么早就出去,她醒来都见不到人了。

 

    而且,她和沈慎之都在呢,她以为简老爷子和沈慎之关系这么融洽,会在家里跟他们好好的聊聊天,下下棋的,怎知,他们回来这几天里,简老爷子反倒是喜欢跑出去外面了。

 

    简母也觉得奇怪,“今年可能是有事吧。”

 

    沈慎之听着,眼睛一动不动的,沉默的吃着早餐,仿佛,无论她们说什么,都与他无关似的。

 

    “哦,那爷爷什么时候回来?”她还想着回去倾图时代之前,多陪陪简老爷子。

 

    “这个你爷爷没说,你要是想知道,等一下打个电话就是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