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长灌满H双龙H双性/少爷的XN3PH慎

   “你是食物中毒了。”

 

    叶飞风轻云淡:“是霉变东西引起的,以后过期或者过餐的食物,你们最好不要再吃了。”

 

    “特别是这样热的天气,变质的东西都不能吃进去。”

 

    他叮嘱一句:“一不小心就会出事。”

 

    “食物中毒?

 

    变质的东西?”

 

    贾婶一脸茫然:“不该啊,我们吃的东西,全都干净的。”

 

    “再说了,真是食物中毒,我跟老贾吃一样的东西,我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她有点想不通。

 

    “是啊,小神医,我家东西很干净。”

 

    贾大爷也点点头:“我连过餐的饭菜都不吃。”

 

    食物没问题?

 

    叶飞微微一愣,但没过多在意,认为老人忘记了:“也可能是饮料之类,总之,以后注意一点。”

 

    贾大爷夫妇留下一百块诊金千恩万谢离开。

 

    叶飞摇摇头,又把剩下病人看完,算是给孙不凡放半天假,然后就赶紧跑去醉仙楼。

 

    他和刘富贵刚刚来到约好的厢房,钱胜火夫妇就齐齐站起来,脸上笑容无比灿烂:“飞弟,昨天小瞧你了,实在对不起。”

 

    沈嫣直接倒了一杯白酒:“请你原谅姐姐眼窝子浅,把羞花秘方当成草纸。”

 

    “我也有责任。”

 

    钱胜火也倒了三两酒,笔直的腰微微弓起:“哥哥惯性思维,觉得你这年纪,有一手不凡医术已经牛叉,怎可能还知道失传已久的宫廷秘方?”

 

    “毕竟那需要千锤百炼经过无数实验才能出来的东西。”

 

    “结果却是哥哥被打脸了,我自罚三杯。”

 

    两人端起白酒咕噜噜一口喝完,正要拿起酒瓶倒上却被叶飞一把按住。

 

    叶飞浅浅一笑:“姐,姐夫,我没怪你们,换成是我,估计也不会相信那是羞花秘方。”

 

    “所以你们根本无需自责。”

 

    “再说了,我是公司大股东,但一直是姐忙个不停,我受点委屈算什么?”

 

    “这事不要再提了,伤感情。”

 

    叶飞端起酒杯:“一切都过去了。”

 

    看到叶飞这个样子,沈嫣放下心来:“飞弟肚量就是大,以后姐姐无条件相信你。”

 

    “飞弟,还有件事情”她很是惭愧掏出秘方:“纸巾不小心被我擦烂了,有一味药看不清楚。”

 

    叶飞大笑一声,拿起笔嗖嗖嗖重写一张,然后交到沈嫣手里:“小事一桩。”

 

    “哈哈哈,痛快,不说了,来,一起喝一杯。”

 

    钱胜火给三人倒上酒,然后重重碰了一下,一口喝完。

 

    沈嫣眸子流露一丝感激,还以为叶飞这次会发火,没想到如此宽厚,她发誓要好好呵护这份感情。

 

    “叮”吃到一半的时候,钱胜火的手机响起,他接听片刻,随后报了自己位置。

 

    “飞弟,待会有个重要客人要来,我知道你不喜欢应酬,但这个人对你和医馆有莫大好处。”

 

    “你如果得到他的庇护,中海医界就无人敢刁难你。”

 

    叶飞一怔:“谁?”

 

    钱胜火神秘一笑:“待会你就知道了。”

 

    没有多久,房门就被敲响,沈嫣上前开门。

 

    “钱老弟,沈弟妹,中午好啊,见你们一面还真难啊。”

 

    一个中年男子大笑着走进来,一身西装,头发梳的笔直。

 

    “怎么?”

 

    “担心我找你们借钱弥补医保窟窿,好几次都让我去办公室扑个空?”

 

    半开玩笑半认真,昭示着他跟钱胜火夫妇的亲密关系。

 

    叶飞觉得对方有点眼熟,随后一拍脑袋想起。

 

    医药厅一把手,杨耀东。

 

    这可是经常出现电视上的大人物,掌控着各大诊所和医馆命运。

 

    钱胜火笑着站起来跟杨耀东握手:“杨兄言重了,我真不是躲你,而是我最近也焦头烂额。”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几个月来,我被老爷子日夜催促生孩子,我和沈嫣四处奔波求医。”

 

    说到这里,他吐出一口长气:“我连睡觉时间都能省则省,哪有空闲留在办公室啊?”

 

    叶飞的到来,苦难日子总算离去。

 文学

 

    “这倒是钱老爷子作风。”

 

    杨耀东上前握手笑道:“他还让我给你介绍几个名医呢,可惜我找的那些人都被你找过了。”

 

    他跟钱家关系很不错,所以知道钱老抱孙心切,也就明白钱胜火的焦虑。

 

    沈嫣给杨耀东拉开一张椅子:“杨大哥有心了。”

 

    杨耀东一笑:“不过你们现在有空来这品尝美食,是不是说你们已经摆平一切了?”

 

    “哈哈哈,确实摆平了。”

 

    钱胜火大笑一声:“这要多亏叶兄弟。”

 

    “杨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叶飞叶兄弟,医药牛人,也是我的贵人。”

 

    他手指一点叶飞:“他解决了我和沈嫣困境。”

 

    “飞弟,这是医药厅一把手,杨耀东,杨兄。”

 

    钱胜火又向叶飞介绍一句:“以后百花药业和医馆有问题了,尽管给他打电话,保证杨兄给你解决的妥妥当当。”

 

    叶飞伸出手开口:“杨先生,你好。”

 

    这手一握,叶飞脸色巨变。

 

    煞气缠身。

 

===第七十一章 拂袖而去===

 

“叶兄弟,你好。”

 

    杨耀东礼貌跟叶飞握手,只是眼中掠过不以为然。

 

    他想要高看叶飞一眼,无奈叶飞实在太年轻,还走的是中医路子,让他根本不相信叶飞能耐。

 

    估计是钱胜火夫妇求子心切,被叶飞不小心忽悠了。

 

    不过他也没有点破,钱胜火正在兴头上,杨耀东不泼冷水。

 

    钱胜火笑着冒出一句:“对了,飞弟,杨兄最近身体也是奇差。”

 

    “看他朋友圈,不是颈椎痛的难受,就是半夜腿抽筋。”

 

    “有两次中午睡觉,还差一点心脏瞬停。”

 

    “你替他看一看,化解一下。”

 

    钱胜火笑着对叶飞开口:“酬劳不用担心,他有的是钱。”

 

    杨耀东哈哈大笑出声:“颈椎疼痛,腿脚抽筋,不过是我久坐导致,心脏瞬停也是一个意外。”

 

    钱胜火却兴趣十足:“飞弟,自己人,给他看一个。”

 

    杨耀东很是无奈,坐直身子笑道:“那就让叶兄弟看看。”

 

    叶飞刚才握杨耀东掌心时,便发现他煞气缠身。

 

    何为煞?

 

    凶、秽、邪物、不详为煞!何为气?

 

    晋葛洪抱朴子至理中说过:接煞气则雕瘁於凝霜,值阳和则郁蔼而条秀。

 

    煞气,便是邪物与气场凝结,行成的不祥之气。

 

    过年放鞭炮,初一十五上香,都是为了驱煞气,防止侵入家门。

 

    但是现在,叶飞却在杨耀东身上看到了黑色煞气。

 

    煞气已经缠绕了他大半个身子,就剩下脖子和脑袋没被蔓延,比当初的唐若雪还要严重。

 

    叶飞顺着黑线扫视过去,发现源头是杨耀东的左手。

 

    他的左手把玩着一部奥迪车钥匙。

 

    钥匙漆黑如墨,源源不断散发煞气。

 

    “杨先生,你身上有不小煞气。”

 

    叶飞目光锐利盯着杨耀东开口:“它不仅让你险况连出,还会让你身边人受到波及。”

 

    “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不仅你身体出意外,你家人也有各种症状。”

 

    钱胜火和沈嫣听了,神情微微一愣,没想到看病变成了相术。

 

    而杨耀东本人,在一愣之后,脸色却是沉了下来:“是吗?

 

    我有煞气?

 

    那这煞气哪来的呢?”

 

    叶飞手指一点车钥匙:“根源就是你手里拿的那把车钥匙。”

 

    “车钥匙?”

 

    这小子在胡说八道什么?

 

    腿脚抽筋、颈椎疼痛、心脏瞬停,这是身体疾病,跟车钥匙有关,别开玩笑了好吗?

 

    杨耀东的脸色难看起来。

 

    他是给钱胜火夫妇面子才让叶飞看的,结果叶飞开口给他说了这么一个东西。

 

    钱胜火夫妇揉揉眼睛,审视着车钥匙,却发现没啥不同。

 

    叶飞点点头:“没错,车钥匙,不,准确的说,是你的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