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想作你的小泡芙*洗干净鲍鱼等我

   周珂也不急,让他好好考虑。

 

    成了是好事,不成就是缘分还不到,也没什么关系。

 

    他让简宁意不要有心里负担,签不签盛时他都支持简他。

 

    …………

 

    简宁意不知道祁玉后面是怎么处理的,等他下完戏后去看微博时,发现不但‘万人血书’没有了,连公司给他买的豪门在逃少爷的热搜也被撤下了。

 

    奇遇姐姐们被祁玉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安抚住了。

 

    简宁意觉得祁玉人是真的好,这才多久时间,他已经帮了自己好多次了。

 

    【向天再借五百年:祁老师,这次也麻烦你了,你上次不是说想吃那家新开的菌汤锅么,我订了一桌,祁老师你明天中午有空吗?】

 

    酒店房间内,祁玉刚完成一个采访。

 

    他拍戏走不开,有一家杂志社派员工千里迢迢飞过来采访他,祁玉今天下戏后,又赶回来接受采访。

 

    等记者和摄影师离开后,祁玉卸完妆后半靠在沙发上,正闭眼假寐,手边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响的是工作手机,祁玉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揉揉眉心没去拿手机。

 

    一旁的大川见他神色疲惫,体贴开口:“祁哥我给你看吧,你休息。”

 

    他的工作手机大川也知道密码,里面都是工作消息,没有什么不能看的,祁玉便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你看着回吧。”

 

    大川应了一声,打开手机后却是一愣,发现发消息的人自己不认识:

 

    “祁哥,这个‘向天再借五百年’是谁啊,怎么没有备注?”

 

    大川话音还未落地,原本靠在沙发上像是要睡着的祁玉忽然睁眼,撑起身问:“谁?”

 

    大川被他祁哥的反应吓了一跳,下意识把手里的手机往他眼前递:

 

    “向天再、再借五百年发来的,问你明天中午有没有时间,想和你一起吃饭。”

 

    嘴皮子一向利索的大川看着祁玉,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大反应,惊得舌头都差点打结。

 

    见祁玉拿过手机后也不说话,看样子是准备亲自回‘向天再借五百年’的消息了,大川在脑海里搜寻了一番,确认自己不认识这么一号人,于是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祁哥,这谁啊?”

 

    这名字,很有中年垂暮却不甘青春逝去的倔强感,估计年龄不小了。

 

    是张总还是廖总?

 

    祁玉看着手机屏幕,一边打字一边回:“是简宁意。”

 

    大川:“??他怎么起这么个名字?”

 

    祁玉笑了笑没说话。

 

    自从上次两人加了好友以来,简宁意很少主动给他发消息,祁玉觉得他三天两头改的微信名挺有意思的,便没给他备注,反正每次看见五百年就知道是简宁意。

 

    看见祁玉眼里的笑意,大川:“……”

 

===第46章 了解===

 

祁玉也不知道简宁意为什么对五百年这么执着。

 

    上次约人被拒, 祁玉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再约他,没想到简宁意主动开口了,他立马打字回:

 

    【祁玉:有时间。】

 

    就算没空也得有空。

 

    消息都发出去了, 祁玉又怕这回复稍显冷淡,又挑挑选选, 在系统自带的表情包中选了一个可可爱爱的给简宁意发过去。

 

    【祁玉:猫猫觉得很赞.gif】

 

    表情包发出去后,祁玉才注意到这是动图, 随着时间推移, 镜头缓缓拉近, 最后停留在可可爱爱的橘猫前爪上, 紧接着上面突然冒出个小红心。

 

    后续的小红心是祁玉没想到的,他看见后手指下意识按上去想撤回,临了犹豫两秒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算了,就这样吧。

 

    祁玉瞧着那冒出的小红心, 嘴角微微向上提了提。

 

    这样挺好了的。

 

    有人对着手机笑, 就有人在一旁一脸惊骇地盯着满眼笑意的人。

 

    祁玉因为简宁意一条消息笑成这样,直觉告诉大川这很不对劲。

 

    他祁哥!很不!对劲!

 

    大川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简宁意态度大转变到底是不是欲擒故纵已经不重要了, 看他祁哥这反应,好像、似乎、也许、大概……是陷进去了。

 

    祁玉这些日子对简宁意的反常,大川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但他一直不敢确定。

 

    万一祁哥对简宁意就是纯纯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呢?万一真的只是祁哥把简宁意当好朋友呢?

 

    又不是除了敌人就是情人,取个中间值不行吗?

 

    然而他终于在今天确定了,因为没人会因为兄弟一条消息笑成这样!

 

    就算有, 那兄弟也不可能是正经兄弟!

 

    何况是祁哥,更不可能!

 

    大川掰着手指算了算, 从简宁意进组至今, 满打满算不过三个月, 没想到祁哥这么快就沦陷了。

 

    虽然每天拍戏低头不见抬头见吧,但这是不是也太快了?

 

    简宁意以前死缠烂打了四五年也没见祁哥有一丝一毫的动摇啊,这其中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就因为简宁意变了?

 

    大川想不通,心情复杂并大受震惊。

 

    简宁意也没和祁玉多聊,确定祁玉明天有空后利落的说了拜拜,他要去做睡前运动了。

 

    至于祁玉发的动图,他根本没仔细看,也没注意到后面那颗小心心。

 

    祁玉知道他这就是要去做‘广播体操’了,把本来打好的一行字删除。

 

    【祁玉:晚安,明天见。】

 

    【向天再借五百年:祁老师晚安!】

 

    …………

 

    祁玉本来以为既然是简宁意要谢自己,那应该就只邀请了他一个人,结果等到了包厢他才知道,简宁意还叫上了周珂。

 

    简宁意和祁玉今早没在一个棚里拍戏,他和周珂一起,他们下戏比祁玉早一些,两人就先过来了。

 

    看见周珂那张熟悉的笑脸,祁玉脚步一顿,眉头几不可察地一皱。

 

    正用热水烫碗筷的简宁意见祁玉到却不进来,眉开眼笑地冲他招手:“祁老师快来,你时间掐得刚刚好,锅刚端上来。”

 

    周珂也抬头,正对上祁玉看过来的眼神。

 

    四目相对,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的一瞬间,祁玉眼里对周珂的嫌弃简直不要太明显,仿佛在问他怎么也在这里。

 

    祁玉表现得太明显,周珂就是想装作看不懂都难,可他被嫌弃后不但不难过,反而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是啊祁老师,小简特意请我们来这里吃一顿好的,你站外面做什么呢?”

 

    怕不够扎心,周珂恶趣味的还故意把‘们’字的读音加重了,那意思——

 

    没想到吧,爷也在哈哈哈哈!

 

    你不是特别的,就问你气不气!

 文学

 

    压下心里的那点不爽,祁玉脱掉外套搭在椅背上,忽略掉周珂挑衅的眼神,他看向简宁意:

 

    “等很久了?”

 

    包厢是大圆桌,三个人自然是挨在一起坐,简宁意以为祁玉会坐周珂旁边,却没想到对方径直在他身边坐下。

 

    他旁边的椅子放着他的包,祁玉问了一声后,还帮他把包挪了个位置。

 

    简宁意先是摇头说他们也没来多久,然后看着坐在自己一左一右的两人,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为什么他坐两主角中间了?

 

    这不应当啊。

 

    “这雾气好大。”

 

    就在简宁意思考是哪里出了问题时,周珂往旁边躲了躲,用手在眼前挥了挥。

 

    汤锅里咕嘟咕嘟正开着,热气一阵一阵的冒,可能周珂刚好坐在风口,热气便全往他脸上扑。

 

    简宁意趁此机会起身:“我这里没烟,珂哥我们换个位置吧。”

 

    周珂还没说话,祁玉就伸手拉住了简宁意的胳膊:“你不用动。”

 

    被拉住的简宁意:“啊?”

 

    祁玉让简宁意坐下,然后对叫周珂轻抬下巴:“这么多空位,你看着换。”

 

    简宁意:“???”

 

    祁老师,这是你对珂哥说话的态度吗?

 

    说好的宠妻呢?!

 

    周珂也没想和简宁意换位置,他才不愿意和祁玉坐一起,但听祁玉这么说,他还是‘啧’了两声,用祁玉和简宁意都能听见的音量小声嘀咕:

 

    “人心不古,见色忘义!”

 

    简宁意忍不住开口:“……是不是说反了?”

 

    现在这情况,充其量算见义忘色?

 

    周珂重新换了个位置,就和简宁意隔了一个座位,躲过了热气攻击,听后哼哼两声,皮笑肉不笑看祁玉:

 

    “祁老师,我说错了吗?”

 

    祁玉对他微微一笑:“少说话,多吃菜。”

 

    周珂默默翻了个白眼——我看你能憋到什么时候。

 

    祁玉抬眉看他,给他发消息:【你什么时候走?就不能自觉点?】

 

    周珂最近几天明示暗示,祁玉知道瞒不过他,索性摊开明说。

 

    【周珂:呵呵,不装了?】

 

    【周珂:后悔啦?这就是传说中的他不爱你了你最爱他?】

 

    【祁玉:……】

 

    简宁意不知道周珂和祁玉两人背地里的小动作,又手机扫码下单了几道烫菜,等他点完后,另外两人消息也发完了。

 

    简宁意对两人道:“你们让我顺便点,我就点了几样感觉不错的,到时候你们想吃什么再点。”

 

    他们就三个人,为了避免浪费,简宁意并没有一次性点很多菜。

 

    周珂听后扫了祁玉一眼,随后对简宁意眨眨眼,故意放柔了声音开口:

 

    “小简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我不挑食,只要是你点的,我都喜欢。”

 

    祁玉:“……”

 

    看着莫名变得深情款款的周珂,简宁意盯着他看了好久好久,不动也不说话。

 

    就在祁玉都快忍不住想抬手在他眼前挥挥时,简宁意忽然一脸认真问周珂:

 

    “珂哥你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吗?”

 

    周珂双手捧脸撑桌,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疯狂眨巴眨巴:“想我?”

 

    “不是。”简宁意缓缓摇头:“我是在想,人被汤锅的热气熏两下人是不是会傻。”

 

    被香味勾傻。

 

    不然没法解释他珂哥的反常。

 

    周珂:“???”

 

    “噗—咳——”

 

    端着茶杯的祁玉一时不察,被一口茶水穷呛着了。

 

    “……”周珂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也眨不动了,没好气地瞪了笑得不行的祁玉一眼,对简宁意道: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周珂觉得自己迟早要被简宁意笨死,真是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该傻的时候……还是傻。

 

    看周珂吃瘪,祁玉笑够了才对简宁意道:

 

    “你别理他,他人就这样,三天两头就要作一下妖,下次他再跟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别理他。”

 

    简宁意倒是觉得周珂这性格挺好的,不会让人觉得沉闷。

 

    但祁老师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因此简宁意一脸佩服地看祁玉:

 

    “祁玉老师你好了解珂哥啊。”

 

    正准备夹菜的祁玉:“……?”

 

===第47章 我懂===

 

铃铛的小姨在影视城周边新开了一家菌汤锅, 顾客不是明星群演就是粉丝媒体,从上一份工作辞职后,本着对影视城好奇, 在开年找新工作之间,她自告奋勇来店里帮忙。

 

    体验生活之余也能赚个零花钱过渡。

 

    这是铃铛上班第三天,她业务不够熟练还需要有经验的老员工带,推着餐车进‘青冬’包厢时, 她敏锐地注意到包厢气氛有些沉闷。

 

    店开在这种地方, 老板培训新员工时就会反复告诫:

 

    不管来的是哪个明星, 不管认没认出来,都要收起你的好奇心, 做到眼不乱看,嘴不乱说, 手不乱动。

 

    未经允许,偷拍是绝对不可以的。

 

    铃铛这几天也做得很好, 没给她小姨添乱, 但她刚来推着车过来之前, 就听店里的姐姐们私下讨论说‘青冬’包厢来了几位大明星——

 

    几个帅哥, 长得贼帅贼高贼有气质。

 

    好奇是哪几位大明星,自己认不认识, 端菜上桌时铃铛偷偷瞄了一眼, 正对上简宁意那张脸。

 

    铃铛:“!!!”

 

    果然是漂亮的小哥哥!

 

    但是眼生。

 

    再一偏头, 她又看见一左一右的祁玉和周珂,铃铛瞳孔地震, 很是意外。

 

    铃铛不追星不混圈, 简宁意和周珂两人, 她除了觉得好帅之外也叫不上名字, 但她再两耳不闻圈内事,她也认识鼎鼎大名的祁玉。

 

    祁玉这张脸,户外大屏、商场立牌海报,哪里都有他的身影,她想不认识都难。

 

    没想到能在小姨的店里见到祁玉本人,铃铛心下感叹——

 

    还以为明星生图都幻灭,没想到鲜活会动的祁玉本人比照片还好看!

 

    只是……祁玉看起来沉着脸,怎么有些不高兴?

 

    忍不住顺着祁玉的目光望过去,铃铛就见简宁意眼里也有些许迷茫。

 

    就这么片刻功夫,铃铛没好意思多看,说了一句‘你们菜上齐了,请慢用’后就推着车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出了包厢。

 

    等包厢又只剩下他们三人,简宁意瞧了瞧沉默的两人,显然也不知道祁玉为什么看起来心情不好。

 

    难道他刚才说错话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