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摄政王妃野翻天完结,好撑要坏两根高HN

   他接下祖师爷一角后,就算祖师爷戏份少,他杀青日期也肯定会延后,而年后他要进胡成的剧组,他怕日期撞上。

    简宁意以前再红再忙也没轧过戏。

    听了简宁意的顾虑,秦导问了他确切的日期安排,算了一下发现时间上完全来得及:

    “本来我们预计的是年后拍半个月左右就杀青,可如今的进度比我们想象中快很多,照目前的进度看,年前肯定能杀青完工。”

    简宁意和祁玉大部分戏份都是一遍过,周珂表现也出人意料的好,被他们三人带着其他人也不敢懈怠,无形当中给剧组节省了很多时间,不出意外他们能提前收工。

    怕简宁意还不同意,秦导又加了一剂猛料,抬手比了个手势:

    “祖师爷的片酬有这个数。”

    简宁意:“!!!”

 文学

    祖师爷一角的片酬是之前依照黎雨筠原本的身价定的,现在急着找演员,又从黎雨筠方赔的违约款中抽了一点进去。

    如今这片酬大咖可能瞧不上,但也是远超简宁意如今的身价。

    祖师爷戏份就那么点,但是算下来片酬却比桑禾这个男三号高上好几倍。

    如今什么都不缺就缺钱的简宁意双眼肉眼可见地亮了。

    见他心动,秦导笑了笑,保证:“你放心,绝对不会影响你拍胡成导演的戏。”

    有了秦导这句话,简宁意瞬间放心了,也不犹豫扭捏,立马点头:“那我可以试试。”

    事情还没确定下来之前,简宁意要试戏祖师爷一角的事并没有公开,就怕公开后发现试戏后不合适,引来黎雨筠粉和外界的恶意猜测。

    黎雨筠是被简宁竹锤死的,简宁竹是简宁意亲姐的事如今人尽皆知。

    要是公开简宁意要试戏祖师爷,外界说不定会以为是简宁意故意针对黎雨筠,想方设法把人挤走了。

    试戏现场只有秦导总编剧和几位副导演在场,制片人投资人出于对秦导的信任和地位,很少干涉选角。

    当简宁意试戏结束,不等其他人说话,秦导立马拍板:

    “就是你了,今天就签合同打预付款!”

    总编剧好笑,拉了拉秦导的衣服,让他不要这么激动。

    意料之中的结果,简宁意不卑不亢地对几人鞠了一躬。

    远在南枫市的贺柳接到剧组电话时,整个人都懵了:

    “什么?他又给自己争取到一个角色?”

===第43章 扮相===

接到电话的贺柳完全是状况外, 知道简宁意又拿下了祖师爷一角,剧组联系她只是为了走流程签合同时,她先是震惊再是意外, 最后晕乎乎地想——

    天上的馅饼原来真的还能掉两次吗?

    这种好事是真实存在的吗?

    飘飘然和对方谈好签合同的时间,挂断电话后贺柳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多少人挤破头想进秦导的剧组, 而她简崽不但进了, 拍着拍着还多了一个角色,以他目前的身价来看, 片方开出的片酬还高到令人咂舌。

    之前秦导就主动给简宁意加了两次戏,加戏自然也是要加片酬。

    大多艺人是被经纪人带飞,贺柳恍然却有种自己最近在跟着简宁意躺赢的错觉。

    要不是时机不对,她都想发微博感谢黎雨筠一下了:

    谢谢谢谢, 要不是你作妖被锤,简崽也没有机会演祖师爷。

    …………

    黎雨筠被换下后到底谁会接盘祖师爷一角,不仅剧组的人关心,黎雨筠的粉丝和书粉也相当在意,几乎是守在官博下等着官宣。

    有不少明星演员眼红这制作班底,也有自降片酬毛遂自荐的,可一律被婉拒了。

    因此被拒的演员们也盯着,想看谁这么大本事入了秦导的眼。

    也是考虑到如今外界的过度关注, 在多次开会讨论后,秦导最后决定先不公布简宁意将出演祖师爷一角的消息。

    原因有二:一是现在的形势公布,不说别的,简宁意一定会被黎雨筠的脑残粉追着骂。

    二是这也可以当个噱头,有利于后续的宣传。

    秦导相信以简宁意的颜值演技, 等剧正式播出后, 不管是书粉还是黎雨筠的粉丝, 绝对都找不到话说。

    封锁媒体消息瞒得住外界但瞒不住剧组的其他人,在简宁意以祖师爷扮相亮相后,惊掉了一众人的下巴。

    周珂本来靠在墙上刷短视频,见了他后视频也不刷了,上下打量他一圈后,忍不住摇头鼓掌:

    “简贵妃,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默默背绕口台词的祁玉抬眸,只是一眼,顿时手里的剧本再也看不下了。

    和桑禾常穿的板正端庄弟子服、剑士服不一样,祖师爷从人到穿着都随意洒脱许多:

    一头乌发用路边随手折下的藤枝松松垮垮的挽着,手法简单粗暴,耳畔还有两缕发丝自然垂落,穿着并不精细的粗布麻衣,身披黑色兜帽斗篷,腰间束带就是一根布条,没系环佩也无佩剑法器,而是挂着一个竹编的小笼子,里面装着一只蛐蛐。

    简宁意是桑禾时,剑士服弟子剑,衣襟里三层外三层严谨交叠,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看就是出身名门的端方少年郎,是典型的正派子弟,有时的行为几乎算得上刻板。

    而他扮做祖师爷时,妆容有了不小的改变,化妆师把他原本柔和精致的五官修饰得更加立体,改变了他原本的眉型,又把他那典型的桃花眼,变成了狭长上翘丹凤眼。

    化妆师在简宁意脸上费了不少心力,出来的效果极好,几乎看不出妆感,非常自然。

    简宁意如今的衣着也毫不讲究,衣服松松垮垮,领口都是斜的还能看见半幅锁骨,姿态散漫,可眼波流转间却满目皆是说不定道不明的鲜活风情。

    脸还是那张脸,但属于桑禾单纯小白兔的气质不复存在。

    前后风格变化太大,一静一动,无论哪个都异常惹眼。

    在场有人慕名去拜读过原著,望着这样的简宁意,恍惚想——

    是了,祖师爷得是长成这样,才能惹得厉策发了疯,才能成为世人心中的月上仙人。

    之前黎雨筠那都是什么玩意儿?

    听了周珂的调侃,把握着祖师爷潇洒不羁的度,简宁意指尖随意地拨了拨腰间的蛐蛐儿笼,似笑非笑地睨了周珂一眼,眉梢微抬:

    “见了为师不行礼,孽徒。”

    祖师爷天纵英才,年少时被世人捧上神坛,锦衣玉食,难免带着点矜贵傲骨,简宁意语调中带着点闲适慵懒。

    虽是苛责之言,却并无斥责之意。

    周珂‘握草’了一声,揉|搓着胳膊让简宁意别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他有点起鸡皮疙瘩。

    其他人也觉得他这么一开口,就跟祖师爷从书里走出来了似的:

    就很离谱,怎么会真的有人演什么像什么啊?

    祁玉没上前和简宁意说话,可眼神就没从简宁意身上挪开过,眸光沉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着胆子推了简宁意,就算知道他演技过关,总编剧也没有全然放心,她也怕出戏,可简宁意出来后,她觉得这波稳了。

    她已经准备好磕c了!

    风水轮流转,前几天还是桑禾哭着求厉策别走,如今就变成了厉策满世界找祖师爷。

    来来去去都是简宁意,他是翻身农奴把歌唱。

    【厉策于闹市惊鸿一眼,扫见祖师爷侧颜后,发了狂拨开人群想去拉他的手,似有所感的祖师爷回首,对上厉策激红的双眼后,对他一笑,在厉策即将抵达自己面前的前一秒消失在原地,厉策伸出的手落了空,连祖师爷一方衣角都没碰到。】

    这场戏没周珂什么事,他揣着手晃晃悠悠走到祁玉身边,抬手拍拍祁玉的肩膀,幸灾乐祸的感叹:

    “从前你爱搭不理,如今的小简你高攀不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祁玉拍开他的手,再次纠正:“戏里戏外请你分清。”

    周珂眼里闪着精明的光芒,故作疑惑:“戏里戏外难道不都是这样吗?”

    祁玉:“……”

    祁玉看着周珂不说话,周珂眼神坦然地和他对视。

    几秒后,祁玉率先移开了目光,周珂见此一乐,明明祁玉什么都没说,可他笑得贱嗖嗖的,像是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音量问:

    “师兄啊,你现在是不是贼后悔?”

    祁玉错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平静开口:“并没有。”

    周珂笑吟吟地瞧他,眼里那意思——你就死鸭子嘴硬吧。

    祁玉还真不是嘴硬,他还没彻底捋清对简宁意的在意是出于何种情绪,唯一能确定是,他的确对简宁意倾注了不同常人的关注度。

    并不存在后悔这一说法,是简宁意改变后才有了如今的局面,祁玉觉得周珂弄错了因果关系。

    要是简宁意一直像以前那样,他的态度也不会改变。

    人还是那个人,但祁玉坚信简宁意是有哪里不同了。

    简宁意前后对他的态度改变确实在他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怀疑过,疑惑过,可惜过……他甚至卑劣的想过,要是简宁意改变后还能对他抱有曾经的心思多好,可他明白世事两难全。

    如今简宁意正一步步朝更好的方向走,比起他以前的疯狂和浑浑噩噩,祁玉觉得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至于他对简宁意那超出的在意……他不确定这是不是戏里的桑禾影响了他的判断,那就交给时间。

    他们两人之间到底会酿出一坛什么酒,时间会告诉他一切。

    经过上次的哭戏,秦导也受了工作人员们的说辞影响,以为简宁意旧情难忘,本来担心简宁意演的祖师爷会对着祁玉演的厉策渣不起来,可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

    简宁意表现一如既往的好,该渣就渣,该狠就狠,情绪非常到位,连他都只能挑到几个无伤大雅的小失误。

    秦导心中感叹——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恋爱脑不再恋爱脑后有多可怕。

    …………

    简宁意签的公司叫腾吉娱乐,是一家老牌娱乐公司,多年经营下来对艺人有一套自己的管理体系,总体来说还是利益至上。

    公司在给段风和简宁意两人同等资源试水后,最终决定捧更听话的段风,简宁意就任由他自由生长。

    除了黑料之外,简宁意这些年没在圈内扑腾出什么水花,每年签的艺人又多,渐渐地公司就忘记简宁意这号人了。

    简宁意出演祖师爷一角能瞒得住外界,签了合同后却瞒不住公司里的人。

    简宁意真实水平是什么样,签人的腾吉娱乐再清楚不过,知道他为了祁玉砸了四千万就为了个男三号,公司高层并没有在意。

    简家少爷有钱,砸四千万跟玩儿似的,等《长生无聊》正片播出,就他那垃圾演技,能保留下来的镜头绝对寥寥无几,但他又得了祖师爷一角后,终于引起了公司高层的注意。

    这个戏份不多的空缺角色人设好,在外界眼里也是一块香饽饽,腾吉娱乐自然也趁此机会试图塞人,还推荐的是他们公司人气中上、演技外形都不错的男演员。

    但都被剧组拒绝了。

    而现在祖师爷落到简宁意手里,还是秦导认可指定的,这可没塞几千万走后门。

    公司里的人开了会,最后就决定趁着《长生无聊》这部剧的东风捧一捧简宁意,凭借他的外貌条件,万一捧起来,当不了实力派总能成偶像明星。

    连简宁意的人设公司开会讨论出来了——

    豪门小少爷走出舒适圈大胆逐梦演艺圈,有钱有颜还低调。

    腾吉娱乐准备找个合适的时机给简宁意买个热搜宣传一下,这事公司没跟正拍戏的简宁意说,也没知会贺柳。

    公司的人想的很好,要是这次真的捧红了简宁意,贺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经纪人也就配不上简宁意了,公司会派更好的经纪人去带他。

    公司高层并不在意贺柳这个小经纪人这些年为简宁意付出多少,也不考虑她甘不甘愿为他人做嫁衣。

    只要简宁意红了,她过渡的使命就完成了。

    两天后,陆续有营销号发博深扒简宁意的家境,言语间都在惊叹简宁意家的壕,说他是豪门在逃小少爷:

    放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过,要来娱乐圈摸爬滚打,还从来不炫富,出道至今没有借家境营销,简直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

    顾忌着简宁意背后的简家,也怕得罪秦导,腾吉娱乐这热搜买得中规中矩,营销号没透半点他出演祖师爷一角的消息,扒了半天也没说出简宁意父母到底是谁,全留给网友发挥。

    有水军引导,刚开始评论风向都还挺正面的,直到有位网友评论了这么一句:

    【这年头连简宁意这种私生饭都能洗了?都2021年,不会还有人不知道简宁意是祁玉私生粉吧?就算他家再有钱了,也改变不了简宁意追车祁玉、查人酒店房号、买人航班信息后买机票去围追堵截等事实,他进娱乐圈的动机本就不单纯,就别买通稿说什么追梦演艺圈了,人家是追祁玉呢?我要是奇遇姐姐,看私生饭和正主同组拍戏,我得恶心死[再见]。】

===第44章 抱歉===

祁玉名气太盛粉丝数太多, 本该被水军评论淹没的一条评论,刚开始只是引起了一小部分祁玉粉注意,各大粉丝群截图一转发, 一传十、十传百,事态至此一发不可收拾。

    简宁意这些年蹭了祁玉多少热度吸了多少血, 外人不知, 祁玉粉可太清楚了——

    在公开场合只要有机会,简宁意绝对会拉着祁玉下场, 说自己多喜欢祁玉,做梦都是想跟对方交朋友。

    人不红,倒是爱蹭。

    好在他太糊,除了粉丝之外没引起什么注意。

    后来祁玉三番两次在公开场合帮简宁意说话, 祁玉粉就算心有不爽也只能忍下,可那位网友的那条评论,几乎是字字句句都是在往她们心窝子里戳。

    追车、蹲点、买祁玉的私人信息……桩桩件件,恨得奇遇姐姐牙都痒了,再一想到简宁意厚着脸皮跟去了《长生无聊》剧组,现在连祁玉拍戏时间都不放过,又气又心疼,纷纷下场留言:

    【抱走祁哥不约, 简宁意既然这么有钱了,不如他早点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不要再出来祸害其他艰难打拼的正经人了。】

    【往事随风,希望从今以后某人不要再带我家下场了,放过我家吧。】

    【别蹭了别蹭了, 这么多年了, 总不能逮着一只羊薅吧?】

    【……】

    简宁意接到贺柳的电话知道自己又上热搜了时, 还以为他演祖师爷的消息被曝光了,然而贺柳语气沉痛地告诉他不是。

    贺柳:“不是祖师爷,是祁老师的粉丝悲痛欲绝,在微博上万人血书,求你不要对她们哥哥下毒手。”

    简宁意一头雾水:“我又怎么了?”

    接了祖师爷后他比平时更忙,连晚上泡脚的时间都少了二十分钟,哪里还顾得上对祁玉下什么毒手?

    贺柳念着平板上的评论:“还有人让你赶紧回去继承家产,安安分分当你挥金如土的富二代的。”

    简宁意:“……我倒是想。”

    也是没这个机会。

    了解来龙去脉后,简宁意无奈叹气:“我要是祁老师的粉丝,我也得在那万人血书上签名。”

    就原主对祁玉做的那些事,就没一件是不招人恨的,上次媒体见面会,祁玉的粉丝没朝他扔臭鸡蛋都是人家粉丝修养好素质高。

    贺柳:“……”

    简宁意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热搜,词条上挂着的仍然是豪门在逃小少爷简宁意,点开话题一看,点赞最多评论还是祁玉粉丝声讨他的。

    这热搜太假了,一看就是买的。

    简宁意几乎是没怎么思考问:“公司给我买的?”

    “你怎么知道?”贺柳惊讶:“公司的人联系你了?”

    贺柳还是热搜上了之后才知道的公司给简宁意买热搜了。

    简宁意平静道:“不是黑热搜,但我最近一没通告二没作品播出,又不是什么特别的新闻消息,想也知道是谁买的。”

    分析完后简宁意问:“怎么,公司是准备捧我了?”

    简宁意一猜就对,贺柳:“……嗯。”

    听贺柳的语气,简宁意顿了两秒,又问:“公司是不是有给我换经纪人的意向?”

    有些惊讶于简宁意聪慧,贺柳沉默两秒有叹口气:“总觉得小简你变聪明了不少。”

    贺柳问公司这次热搜的事时,的确是收到了上头这方面的暗示,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

    这种事她在公司其他同事身上看到过,但没想到会发生自己身上。

    简宁意心想不是自己聪明,而是贺柳表现得太明显。

    以前他有个不错的资源贺姐比他还高兴激动,现在公司决定捧他了,贺姐却闷闷不乐兴致不高,稍微动脑子想想,就知道是什么回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