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假千金她A爆了——大家闺秀

    你爸和你妈制造了你,那你是不是听从你爸妈的每一条指令?你的叛逆,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出了bug?

    那智能机器人会不会出现叛逆,不听爸妈的可能?

    你说的智能,应该是通过程序代码来实现吧?那谁能保证程序语言的底层逻辑不会出bug?

    又或者说0和1排列组合的机器语言,说是计算机唯一可以识别的语言,这个谁又能保证它每次都能正确的识别?

    既然是智能,那计算量一定很大,有可能会大到无穷大,我记得无穷大可不是单纯的数学名词,它还是一个哲学名词,那有没有可能有无穷大分之一[1/∞]的存在?谷靉

    计算机也许有1/∞的可能性识别错误,要是错误了,又会引起什么样的连锁反应?

    智能机器人练成超级气功,可以飞天遁地,变成神仙一般的存在?还是直接原地变逆子,消灭全人类变成它们最高指令?”

    “等,等会,我都被你给绕糊涂了,我好好捋一捋。”

    “先别捋了,回去你有的是事情慢慢思考,现在我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玩。”

 文学



    什么无穷大、机器语言,南易就知道点皮毛,逻辑上有没有错误他都不敢肯定,他怎么可能让顾闻这会就想明白喷回来,那多打脸啊。

    还是让顾闻回去慢慢想,到时候,想喷也喷不着他。

    “也是,难得出来,下次再出来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想就回去想。”顾闻洒脱的说道:“还有多久能到啊?”

    南易透过车窗看了看,“前面就是国家公园,拐个弯就快到了。”

    工业机械臂这种人工智能的初级应用,南氏已经开始涉猎,机器狗、机器猫这种玩具,南氏也已经在布局,现在就差人工智能的高级应用领域还没有头绪。

    比如自动开启话筒收集语音,比如自动跟踪用户的使用习惯,比如自动开启前置摄像头,这些高级应用领域一旦实现,就可以做到广告的精确推送投放,进而南氏可以塑造出一家甚至好数家估值数千亿上万亿的公司。

    这可比投资研究什么机械臂、机器狗的前景更广,对人类的帮助也更大。

    南易需要高端的人工智能人才,将来在国内组建“老子最高端智能研究所”,填补国内人工智能高端领域应用的空白。

    “智能,智能,告诉我,我怎么才能变成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亲,南氏整形医院欢迎您,我们现在在搞优惠活动哦,割双眼皮,割一刀送一刀,三眼皮会让您的五官更加立体……”

    科技改变生活,科技改变抢劫模式。

    带着顾闻在自由女神像上留下“到此一游”的印记,南易接着又带他去了中央公园、帝国大厦、大都会博物馆、时代广场。

    临近七点半,请他吃了个饭,九点前把人送了回去。

    回到斯嘉丽庄园,南易就钻进了书房,给梁慧文去了一个电话。

    “慧文,我打算把情报小组负责人才资料收集的人员独立出去,成立一个专门的人才小组。”

    “南生,负责这一块的本身在情报小组就单独运作,成立专门的小组,只是加一块牌子的事情。”梁慧文那边说道。

    “嗯,预算做高点,人才小组需要收购一家猎头公司。”

    “明白。”

    “抓几只蚂蚱,我到香塂后,过去拿。”

    “是。”

    “挂了。”

    打完电话,南易就洗漱睡觉,斯嘉丽不在,他一个人可以踏实的睡,不用担心随时身上会坐上来一个人。

    在南易睡的正香的时候,第三生物制药的孟买子公司“光荣孔雀”,内部代号“小白鼠”,正派出两支志愿者队伍。

    一支直接奔赴孟买卡马提普拉,那里是世界上最大也是最密集的红灯区之一,有超过十万名的“小游戏邀请人”,这批志愿者的职责就是向“小游戏邀请人”传播艾滋病预防知识,并向她们免费发放安全套。

    另外一支去了达拉维贫民窟的隔壁,孟买的富人区,卡马提普拉“游戏平台”的前台控制人都生活在这片区域,生活纸醉金迷,经常向小伙伴炫耀“我家里有十五个厕所”。

    是的,厕所多在印剫绝对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特别是前台控制人们基本都出自低种姓,一个个都是从贫民窟跨阶层打拼上去,“上厕所难”的痛症,他们可以说是有过亲身体会。

    小伙伴们还在和几万人共用一个厕所,前台控制人们却已经实现了厕所自由,不炫耀厕所还炫耀什么,炫耀奢侈品,小伙伴们也不认识啊,那不是媚眼抛给了瞎子。

    光荣孔雀的总裁法拉奎坐在卡马提普拉游戏平台大boss拉里特的家里,双方正在签订合同。

    光荣孔雀提供一批屎黄色小药丸给卡马提普拉游戏平台,以用来提升游戏用户的体验,免费提供,不收取任何费用,但是游戏平台有义务向光荣孔雀提供“用户体验反馈表”。

    合同签完,法拉奎就向后招了招手,在他身后,一位看起来像打手多过助理的助理提着两个箱子上前交给法拉奎。

    法拉奎拿过箱子,放在桌子上打开,“拉里特先生,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拉里特往两个箱子看了看,一个箱子里是满当当的镶嵌着蓝宝石的黄金首饰,另外一个箱子里有好几块劳力士金表。

    他满心欢喜的拿起一只金表凑在左手腕上试了试,“法拉奎先生,我戴这只表怎么样?”

    “非常好,很符合拉里特先生你的气质。”

    “哈哈,法拉奎先生,谢谢,你的礼物我非常满意。”拉里特高兴的说道。

    “拉里特先生喜欢就好,今天我就先告辞了,一个月以后,我来拿反馈表。”法拉奎说完,就站起身,在拉里特仆人的恭送下离开。

    上了街头,法拉奎感觉肚子饿了,他就快步穿过富人区,来到贫民窟的街头,在一个摊位前停下,点了一个充满印剫风味的汉堡,还让摊主多撒点屎黄色的玛莎拉。

    玛莎拉是印剫人最喜欢的调料,几乎什么食物里都会大量的放,所以印剫料理最终的成品都是黄黄的,一坨一坨。

    等汉堡做好,法拉奎就接过来大快朵颐了起来。

    一个汉堡吃完,肚子就不再空荡荡,法拉奎回到车里,就杀奔孟买的郊区。

    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样子,他就来到孟买的郊区,一个风景秀丽的湖边。

    这个湖几天前被命名为孔雀湖,在湖边不远还有一座小山“孔雀山”,山上有几条蜿蜒的溪流沿着山势一路流淌,最后汇聚到孔雀湖里。

    溪流的水样已经经过检测和溯源,水质异常优秀,可以当做矿泉水直接饮用,并且和恒河也扯不上任何关联。

    围绕孔雀湖延伸出去两公里的半径范围内,现在都成了光荣孔雀的资产,有工人沿着边界线正在建造栅栏。

    孔雀湖的左岸,几百个工人正在热乎朝天的在那里搬运着巨型条石,那里是孔雀山庄的大工地;右岸,几百个农民在那里开垦田地;靠近山脚的位置,几十个农民在那里移栽、嫁接果树。

    孔雀山的半山腰,一个看起来非常彪悍的女人正拿着一个高倍望远镜观察着整个孔雀山庄的范围及延伸。

    这个女人名叫普兰,鲁班林业下属护卫队“达利特女兵”的首领。

    “标注,正30度,2400米,那是一个很不错的狙击阵地;正75度,2750米,那里是一片凹地,适合布置迫击炮阵地,填平;负35度,那里适合设立一个观察暗哨;负95度,那里设一个狙击阵地……”

    360度,普兰细致的观察了好几遍,从边上的人手里拿回记录的要点,又从自己背着的包里拿出一沓纸,把纸都摊在地上对照了起来。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做地形观察,达利特女兵已经到这里好几天,从第一天到达,她们就开始做地形侦察,不同的时间点,不同的天气,不同的角度,都有需要注意的要点记录下来。

    最终,这些要点会进行汇总分析,然后制定出孔雀山庄的防卫方案,等方案实施,还要进行几次模拟攻击和防守演习,尽可能的排除掉山庄的防卫漏洞。

    普兰必须做到尽善尽美,这不仅关系到她的职责,还事关达利特女兵的面子,她已经接到通知,到时候来执行第一次防卫工程验收的是王母果业的萨巴迪卡人妖小队。

    达利特女兵曾经和这帮不男不女的妖怪有过合作,互相别过苗头,达利特女兵输了,被这帮妖怪好一顿嘲讽,要是这次防卫工程被“它们”找出漏洞,达利特女兵的脸就要丢光了,以后别想抬起头来。

    “普兰队长,你们还要几天才能做完侦查?”法拉奎来到半山腰,找到了普兰。

    “后天有大暴雨,我们还要做一次侦查。”

    “一个星期够吗?”

    “足够了。”

    “那一个星期后,我多招点人过来帮手。”法拉奎摇摇头说道:“我们的时间很紧张,地下工程还没开始,需要抓紧时间。”

    “了解。”

    ……

    南易在三个漂亮空姐的护送下,走出了启德机场的出站口。

    他坐的是斯嘉丽的飞机,上面居然配了仨空姐,而且一个赛一个的漂亮,其中有两个还是他妈黛温介绍的,要论关系,算是她的前女友。

    “妈的,这个死蕾丝边,女朋友质量是一批比一批高,诅咒她得艾滋。”

    南易腹诽了一句,心里又想着该给黛温换个位子,她的私交太复杂,已经不适合再呆在涉及到太多机密的岗位。

    趁着转机的空隙,南易在机场拿到了梁慧文让人送来的关于蚱蜢和六指的反馈报告,看完之后又让人带回。

    接着和南有穷好好亲香了一会,又把他送上斯嘉丽的飞机,然后才带着南无为一起登上飞往京城的航班。

    京城。

    葛翠竹带着秘书施国丰从商标局走出来,看了一下时间,就坐上车,往机场赶去。

    垦殖集团已经在打造双总部格局,在京城也要建立一个总部。

    京城的总部倒不是为了方便南易,而是为了和政策靠的近一点,垦殖集团不管是现在和将来要做的领域,和国家政策都息息相关,将来跑农业和畜牧相关部门是全年无休都需要做的事。

    “国丰,你明天就出发去塞北,考察一下那边的奶牛行业,等考察完和地方上接触一下,了解一下他们那边的政策,注意打听一下那边的坐地虎是谁。

    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再飞趟欧洲,去考察一下珐国和菏兰的养牛行业。”

    “葛厂长,我们现在就布局牛奶行业会不会太早了一点,集团的精力有限,我觉得下一步应该集中力量在金兜山公司的发展上。”

    总裁这种叫法,在国内还不流行,垦殖集团内部的职工都管葛翠竹叫厂长,虽然垦殖集团根本没有一家工厂,倒是各种场不少。

    “铁扇乳业的执照虽然已经申请下来,可开展业务是几年之后的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做好前期的考察和准备工作,万事俱备,然后等待东风。

    你说太早,可你不知道,垦殖集团还叫垦殖小队的时候,南易就对我说过,我们未来会进入牛奶行业,七年前,他已经在做准备了。”

    葛翠竹感慨的说着,心里面又回想起南易曾经说过的一句私密话:“阿婶,等哪一天,垦殖集团影响深远的时候,你要做好它变成国企的心理准备。

    到时候,是急流勇退去养老,还是再扑腾几年,面对抉择的那一刻,你再好好考虑吧。”

    心里叹了一口气,葛翠竹再次咀嚼南易说的“粗放式”和“精耕式”进行割裂的问题,大而全的不一定留得住,小而精的可以做为家业往下传。

    背后站着一个把问题看的太透的人,这让人真有点气馁,还没开始干,就得做好自己建立的基业不属于自己的心理准备,很可能到头来,除了留下钱,其他一场空。

    “钱啊,我现在回家什么都不干也够花两辈子了吧?为忠自己的生意做得很好,不用我替他操心,我继续这样操劳,值得吗?”

    人嘛,一年总有几次会陷入自我否定中,迷失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又会回到既定的轨迹接着往下走。

    葛翠竹现在就陷入了自我否定。

    南易带着南无为下了飞机,先去了一趟厕所给南无为把了把尿,然后就把他架到自己的肩膀上,变成一头人驴往机场外面走。

    机场外面,南易和葛翠竹碰面,聊了半个小时,两人又分开,葛翠竹去候机楼,南易回老洋房。

    回到老洋房,南易就把藤条编的儿童椅找出来,绑在二八大杠的横杠上,载着南无为出去溜达。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