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朋友是我养大的第5章;军婚当嫁长官请节制

    “我没有想过跟她在一起,至少没有想过跟她在一起会有结果。”赵阳把小宝放到床上,让他自己玩儿:“南笙,我跟她在一起也有将错就错,破罐子破摔的意思。我看清楚了,我这个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你跟着我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我想着,出轨就出轨吧,你恨我也行,怨我也行,跟我离婚也行。你还年轻,离了我说不定能找个更好的。”

    “既你都这么想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也舍不得你啊。”赵阳道:“就算没有爱情也有亲情,你是从小跟我在一起的,我又何尝不是从小跟你在一起的,我付出的跟你一样多。”

    赵阳瞄了一眼孩子:“再说了,不还有儿子呢。我怕你跟我离婚之后真把孩子给带走了,真不让我见他们了。南笙,我不指望着他们将来能给我养老,我只希望等我老的时候,身边能有个人陪着我,让我不那么孤独就行。”

    “少年夫妻老来伴儿,这个伴儿说的可不是儿子,而是妻子。”南笙摇头道:“你是指望不住儿子的,等他们长大了会有自己的家庭,他们也会像现在的我们一样,忙于工作,忙于养家挣钱。”

    “逢年过节的总会回来看看吧。”

    “他们能不能回来,要取决于他们的媳妇儿。这不孝顺的儿子,有可能因为娶了一个好媳妇儿而变得孝顺起来,这孝顺的孩子也有可能因为找了个不孝顺的媳妇儿从而变得刻薄起来。”南笙一动不动,紧盯着赵阳那陷入阴影里的瞳孔:“若他们跟你一样,为了个情人不回家,跟亲生父母反目成仇,你心里又是何种感受?”

    “我没跟我父母反目成仇,我就是希望他们不要管我。”赵阳的情绪变得急躁起来:“南笙,你不知道我小时候都是怎么过的。”

    赵阳把自己的烟盒摸了过来,打开,发现盒内空空,有些丧气的将其丢到一旁。

 文学

    “就我上小学那会儿,别的孩子放学都能回家,都有热饭热菜吃。我呢,一个人坐在门外,没人管没人问的。我爸在市里打工,一年到头的不回家,对家里的事情也是不管不问的。我妈呢,也总有她的事情要忙,也不关心我的吃喝拉撒。我奶奶就更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她心里就只有我叔跟我那堂弟赵磊。我经常是等到月亮上了枝头,才能等到他们回来给我开门。”

    “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姐因为我妈反对不得已去了外面打工。我呢,直接被送到我姨家里。虽说我姨对我挺好,但寄人篱下的感觉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高中,我妈好不容易回来了,但她回来不是因为关心我,而是回来阻止我继续上大学的。她希望我跟别人一样出去打工,一样的早早挣钱给他。要不是我姨跟我外公坚持,我压根儿上不了大学。”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你不知道。”赵阳反驳道:“在他们能管我的时候,在我想要他们管我的时候,他们不管我,当我是空气,是多余的,是影响了他们幸福生活的最主要的因素。现在我长大了,我三十好几快四十了,他们又在这里指手画脚,想要指挥和参与我的生活。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第121章 死灰复燃(3)===

“赵阳——”

    “好了南笙,我不想听你跟我说教,我也不需要我的妻子跟我说教。”赵阳困倦地闭上眼睛:“南笙,作为一个男人,我只想自己的妻子依赖我,信任我,而不是像个母亲一样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

    “你以为我不想嘛。”

    南笙也觉得累,但凡眼前这个男人能够像个真正的男人那样顶天立地,她又何须把自己变成唠唠叨叨的老妈子。但凡这个男人活得现实一点,她又何须把自己困在柴米油盐里低头捡那六便士。

    就是因为她选的男人不够强大,她才硬生生把自己锻炼成了钢筋水泥,用原本柔弱的双肩为他抵挡下了生活中所有的鸡零狗碎。

    可眼下,却被他明明白白的嫌弃着。

    “我困了,我先带孩子睡了。”

    “睡吧。”赵阳用手掐着太阳穴:“南笙,你说我们两个怎么就把日子过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因为穷。”

    “对,因为穷,穷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癌症。”

    南笙把小宝从床上移到了地铺上,将枕头垫高,孩子抱到怀里,用手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哄他睡觉。赵阳没开电脑,却也坐在电脑前一动未动。

    南笙有一句每一句地跟他说着。

    “你还记不记得我有个同事叫程杨,就住在东区那边。凡凡小的时候,我经常带他去程杨家里找程杨的女儿玩。”

    “就那个个子挺高,长得挺壮实,说话噼里啪啦跟机关枪似的女人?”

    “看来你有印象。”

    “有印象,因为她是你同事里头为数不多的特别聒噪的女人。”

    “可她也是我认识的人里头过得最幸福的女人。”

    “因为有钱?”

    “对,因为有钱。”南笙颇有些不甘心的承认:“但不是因为她有钱,也不是因为她老公能挣钱,而是她的公公能挣钱。”

    “程杨的老公你应该也见过,跟你个头差不多,逢人就笑,不爱说话。”

    “有印象。”

    “她老公在市里一个红酒庄给人卖酒,因为不思上进,没什么绩效提升,每个月顶死了也就拿三千块钱。”

    “这还没你挣得多,你上班那会儿再不咋地也能挣三千五呢。”

    “对,没我挣的多,而他老婆,也就是程杨的工资跟我一样。”

    “你想说什么?”赵阳转过身来,低头,看着南笙。

    南笙却没有回视他的目光,继续用不紧不慢地语气说着。

    “程杨的父母跟她的公婆是同事,可她的父母只是工厂里的普通工人,公公却是工程师,画图的那种。程杨的父母都有退休金,虽说不多,但足够老两口日常生活。公公呢,比较厉害,退休后还被别的厂子返聘,这退休金加上工资一个月能拿两三万。”

    “然后呢?”赵阳转过身去。

    “程杨家的婚房是她公公全款买的,程杨老公的汽车也是她公公全款买的,程杨的女儿自小也是公婆帮着带的,从请育儿嫂,到上幼儿园,学前班,小学这一路所有的花销也全都是公婆负担的。”

    “啃老呗。”

    “对,就是啃老,实打实的啃老。”南笙看了眼怀中已经熟睡的孩子:“从前,你跟我都看不起这些啃老的人,总觉得我们有知识,有文化,只要肯吃苦,只要努力干,别人有的我们也都能有。可结婚十年,你我都明白,啃老不可怜,可怜的是你想啃却无处可啃。”

    “说变了就是嫌我穷,嫌我家里穷呗。”

    “若是我嫌弃你,今天出轨的那个人就是我了。”

    赵阳闷着头不吭声。

    “赵阳,如果我是那种注重物质的女人,我不会嫁给你。说句不好听的,我在我们娘家那边随便找一户都要比你家里富裕。我嫁给你,是因为我想嫁给你。我嫁给你,是因为你是赵阳,不是赵设计,赵主管或者是赵副院长。”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我这个人,也知道朱利利跟我在一起是另有所图。”

    “我想要跟你说得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我知道你向往那种轻松自在的生活,我也向往。我也希望能够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随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哪怕生了两个孩子,我们也能抽空去过二人世界。”

    “那为什么就不行呢?”

    “因为我不会分身,我没有三头六臂啊赵阳。”南笙继续道:“你想要的生活,我想要的生活,就是我同事程杨跟她老公现在的生活。他们不用为房贷担忧,不用被车贷束缚,更不用操心家里的日常开销。他们俩每个月挣的那六七千块足够他们吃喝玩乐,说走就走。”

    “你这说来说去不还是嫌我家里穷,嫌我没能耐嘛。”

    “不是你没能耐,实际上你已经比这个城市里大多数的同龄人努力,只是起点太低,够不着你想要的东西。”南笙侧身,蜷缩着抱起自己的身子:“我也比程杨努力,比程杨付出的更多,可我却没有办法活得像她一样洒脱。”

    “他们的女儿由公婆带着,吃喝拉撒,读书上学,家教辅导统统不用他们操心,他们想看电影就去看电影,想约会就约会,想出去旅游就出去旅游。想孩子了就接回来住两天,培养培养感情。忙了就把孩子送回到公婆那边,一心投入工作,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南笙长叹一口气:“虽然我找的老公不比她找的差,可我的公婆却比不上她的公婆,这就导致了我跟她的生活天差地别。”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如果我不用为家里的一日三餐发愁,如果我不用每天带着孩子,连一点儿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都没有,我也可以极具浪漫,温柔体贴。”

    “那孩子小的时候你也没带啊。”

    “我是没带,可我要为一日三餐发愁,要耗尽心力的去调和你父母不带孩子,以及我父母迫不得已必须要帮我们带孩子的矛盾。”南笙转过身来,“赵阳,在婚姻关系中,不止你是夹心饼干,我也是。”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赵阳叹了口气。

    “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南笙闭上眼:“不是口头上的理解,而是真真正正的站在南笙的角度,去看待南笙的生活,理解南笙的不易。”

===第122章 死灰复燃(4)===

“理解,我能理解,你赶紧睡吧。”赵阳这口吻一听就是在敷衍南笙,不多会儿,耳朵里就传来了他游戏的声音。

    南笙轻叹口气,心说:“赵阳,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没有抓住。”

    赵阳什么时候睡的,南笙不知道,只知道第二天早上醒来,看见一米八四的他蜷缩在客厅的那个沙发上。手机放在茶几上,看似随意,实则角度颇有讲究。

    南笙盯着他看了会儿,从柜子里抱出一床被子来盖在他身上。赵阳一惊,下意识去摸自己的手机,待将手机攥进手里后才开口道:“几点了?”

    “六点多,还早,你再睡一会儿吧。”

    “那我再睡会儿,困了。”赵阳重新躺下,但却翻了个身,把手机连同被角一同卷到了身下。

    南笙去送赵凡上学时,赵阳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等她送完孩子回来,沙发上已经没了人,新拿出来的被子被卷成一团,窝在沙发一角。

    桌子上的饭菜没动,卧室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南笙抱着孩子走进去,只见卧室的地板上多了两个烟头。

    “你要写书吗?等我这盘儿结束。”

    “不写,孩子不睡我写不成。”

    “那等会儿我帮你带孩子。”赵阳说着又抽出一根烟来:“媳妇儿,你别总写那些小众文儿,你也写点儿那种畅销的,大多数人喜欢看的。等哪天你出名了,我就不用出去上班了。”

    “你想让我养着你?”

    “不行吗?”

    “等我哪天火了再说吧。”

    “我相信你,你文笔不差,只要好好写,勤奋点儿写,说不准那天就火了。”赵阳说完,又开始对着电脑里的虚拟人嗷嗷直叫。

    南笙在卧房站了会儿,觉得有些聒噪,抱着孩子去了客厅。

    “媳妇儿你去哪儿?”

    “带孩子出去转转。”

    “你先别出去,我跟你商量件事儿。”

    “什么事儿?”

    南笙刚问完,就见赵阳从卧室里冲了出来:“那个,我下午想出去一趟。”

    “去哪儿?”

    “去新区那边儿。”赵阳眼神飘忽,“就我在新区租得那个房子。我仔细考虑了一下你说的话,我觉得你说得挺有道理的。我下去去一趟,把该拿的东西拿了,剩下的就让房东看着处理。”

    “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你带着孩子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楼下打辆车就过去了。你放心,我不上去,我就抱着孩子在楼下等。”

    “这么冷的天,你抱着孩子再把孩子给冻坏了怎么办。你把心放到肚子里,我就去拿个东西,顶多两个小时我就回来了。”

    “你在怕什么?”

    “我能怕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个天气不好,不想让你带着孩子折腾。”

    “出租屋里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

    “不是不能看,是觉得不太好。”赵阳支支吾吾:“那房子是她跟我一起住的,街坊邻居都认识。你说你这突然抱着个孩子过去,你让人家怎么想我?”

    “一起住的,都认识?行啊,你们这是明摆着以夫妻的名义共同居住啊。”

    “我错了,我真错了。”赵阳连声道:“那都是别人想的,我没当面儿承认,她也没有。”

    “你俩这脸皮可是真够厚的。”

    “我就问你同不同意。”

    “不同意。”

    “真不同意?”

    “真不同意!”

    “那日后事情出来,你可别怪我没跟你说。”

    “什么事情?”南笙未及防备,思路跟情绪开始跟着赵阳的走。

    “她骗了我五千块钱。”

    “你哪里来的五千块钱?”

    “用信用卡套现的。”赵阳没好气道:“你知道我这个人,一旦接受了谁,对谁都是掏心掏肺的,压根儿没防着她。谁知道她是这种女人,拿着我的钱,还跟别的男人腻腻歪歪,纠缠不清。”

    “她骗你钱跟你去新区的出租屋有什么关系?”

    “出租屋里还有一台电脑,是我后来配的。虽说没有家里的这台好,但怎么着也值个两三千块。我想下午过去一趟,把电脑拉回来,就算当二手买,也能回点儿本儿不是。”

    “你怎么确定电脑还在那儿?”

    “不确定,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回出租屋拿。”赵阳摸着耳朵后面:“我打个车过去看看,如果电脑还在,我就给搬回来。如果不在,就当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不说这个事儿了。”

    “那就别去了,只当那个电脑不在了。”

    “我咽不下这口气啊。”赵阳道:“媳妇儿,那不是两三百,是两三千,拿回来还够咱过个年。”

    “你几万,十几万的都花在她身上了,现在开始心疼钱了?”

    “我那不是不知道她改不了嘛,现在知道了,就不能再往里头亏钱了。”赵阳走到南笙跟前:“媳妇儿,你就让我去吧,要不我这心里不得劲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睡不着?”

    “不是你想的那样啊!”赵阳赶紧解释:“我可不是想她想得睡不着,而是恨她恨得牙痒痒。我就觉得不能便宜了这个人,那屋里头的东西我宁可烧了,扔了,我都不能便宜了她。”

    “一定要去?”

    “不是一定要去,而是不去的话,我心里过不了这个坎儿,总想着。”赵阳将烟摁灭扔进垃圾桶:“你也不想我这心里总搁着事儿吧。媳妇儿,老婆,咱得把这件事儿彻彻底底的翻篇才能真正的开始新生活。”

    南笙见他伸出胳膊来想要抱自己,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

    “要想去也成,但去之前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

    “这也有条件?”

    “当然。”

    “什么条件?”

    “不要理会她的东西,你只管拿了自己的就走。不要跟她联系,不要跟她打电话发信息,也不要跟她有任何的交流,哪怕在出租屋里碰见了,你也能转头就走,毫不留恋,你能做到吗?”

    “她不会去出租屋的。”

    “为什么不会?”

    “她有工作,这个点儿正上班呢。”赵阳道:“我特意选下午过去就是不想碰见她。”

    “她找到工作了?”南笙抓住了一个点儿。

    “嗯,啊,她有工作。”赵阳眸光闪躲,故意岔开话题:“咱不说她了,等我把该拿的东西拿回来,咱们就好好过日子。”

===第123章 死灰复燃(5)===

吃过午饭,赵阳主动提出由他送孩子上学,可南笙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他回来。

    发信息问他才知道他送完赵凡后直接搭车去了新区,而搭车的钱用得还是她之前转给他的“生活费”。

    从中午的两点半一直等到晚上的六点多种,南笙始终没有等到赵阳。

    信息一直没回,电话一直没接,饶是南笙是个傻子,也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她借故支开了赵凡,又把熟睡的小宝放好,拿着手机去了卫生间。

    信息,电话,视频,语音,直到南笙快要绷不住发火的时候,赵阳才接了电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