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味小白兔H,纱衣乳H快穿,在龙椅上玩皇后H

   钱玉英轻轻打了女儿手背一下:“你还笑!”

    王林道:“不然能怎么办?”

    钱玉英道:“孩子生下来以后,怎么处理?”

    王林道:“带大啊,难不成送人?”

    钱玉英道:“对,必须送人!王林,你可算替我们想出个好办法来了!”

    王林听了,不由得大吃一惊。

    以他对钱玉英的了解,她真做得出来这事!

    这一来,王林是真的紧张了!

    周粥坚决的说道:“不送!”

    钱玉英瞪眼道:“不送?不送出去,你以后还怎么嫁人?你想过没有?”

    周粥咬着牙说道:“我不嫁人,我带着孩子长大,我有孩子就够了。”

    周汉民缓缓说道:“王林,你的意见呢?这孩子能不能送人?”

    “不能!”王林沉声说道。

    周汉民微微一笑:“你帮着养?”

    这一丝微笑,含义就深刻了。

    王林满口应承道:“好,我帮着养。我是孩子的干爹,以后这孩子我帮着带。我向你们保证, 绝对不会短他们娘俩吃喝,缺他们娘俩钱用度!”

    钱玉英摇头说道:“这叫什么事?那周粥还得嫁人不是?带着个拖油瓶,谁敢要她?”

    周汉民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

    钱玉英却唱反调:“不行!上次听你的,结果把我女儿给害惨了!她现在怀着孩子,都是你害的!她要是听我的话,半年前就把孩子拿掉了!现在哪有这回事?”

    周粥急道:“妈!你再这么闹,我以后都不回这个家了!”

    钱玉英伸出手,往她额头上一戳,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啊!你还好意思说这话!你想想你以后的人生怎么走吧!”

    周粥无比坚定的说道:“我的人生我负责,我是大人了,马上就要当母亲,我能管好自己。”

    钱玉英冷哼一声:“你能管好自己?你看看你,你闹腾了这么久,你从那个杰克上身得到什么好了?我看你连个小姑娘都不如!你还好意思说你长大了!”

    周粥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说道:“妈,我得到了很多!我得到了一个孩子!我收获过美好的回忆。我有了一幢别墅,那套花园洋房是我的了。别的不多说,便是这一套房子,就值几百万, 还有里面的钢琴,也值一百多万。你们一定要算钱的话,这笔钱,抵得过多少彩礼了?我姐那段失败的婚姻,她又得到了什么?连套房子都没有!”

    周霞打了妹妹一下:“又拿我说事?我欠你的?”

    周粥眨眨眼睛,示意姐姐不要生气。

    “你!你存心要气死我是不是?这是钱的事吗?”钱玉英恨得牙疼,伸手捂住半边嘴,说道,“你想想看,你以后漫长的人生怎么办?这才是最重要的。”

    周粥道:“我有房产,有工作,有存款,我怎么就不能过了?”

    “存款?他给过你多少钱?”钱玉英问。

    周粥看了一眼王林,说道:“一千万。”

    “美元!”王林在旁边补充笑道,“周粥跟我说过这事。是一千万美元。”

    周粥本来就是信口胡谄,现在听王林这么说,也就有了底气,说道:“对,就是一千万美元!”

    钱玉英瞠目结舌,半晌做声不得。

    不管是几百万的花园洋房,还是一百多万的三角钢琴,还是这一千万美元的存款,都是钱玉英一家人几辈子也赚不到的钱财。

    钱玉英道:“这、这么多的钱?他还真大方!”

    周粥笑道:“都说了人家有钱嘛!这些都是给我的安家费。妈,你说,我嫁不嫁人,还有什么所谓?就算以世俗的眼光来说,我现在是个千万富婆,哪个男人还配得上我?我看中的男人,他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不配?”

    钱玉英不得不承认,现在这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女儿都这么有钱了,未必还要找个男人来受气?

    她完全可以过财务自由的日子,如果遇到可心适意的男人,那就谈一个也行。

    周粥笑道:“我比我姐强多了!我姐离婚后,才是真的什么也没有得到。”

    周霞生气的道:“你再扯上我,我走了啊!”

    周粥拉住姐姐的手,低声说道:“借你的事情,帮我打打掩护!你别生气。”

    周霞狠狠瞪了她一眼。

    周汉民沉声说道:“孩子肯定是要生下来的,至于送人,我看也没有必要。王林不是答应了我们,要好好照顾这个孩子吗?王林,你以后多费心,帮我们照顾好周粥和她的孩子。我们都知道,你把周粥当亲妹妹看待,和她之间的感情也是两小无猜,我们相信你能照顾好她,她也听你的话。”

    王林总有一种感觉,就是周汉民已经知道,周粥就是他王林的女人,只不过周汉民碍于身份和面子,不会戳破这层窗户纸。

    每次遇到危机的时候,都是周汉民在维护他和周粥。

    钱玉英还能怎么办?

    事到如今,一切不由人。

    “行!先生下来再说。”钱玉英道,“你要不要搬回来住?妈妈照顾你。”

    当事情无可更改的时候,钱玉英的母性自然而然的生发出来。

    这三个孩子里面,她最喜爱的就是小女儿周粥。

    现在周粥遇到人生中最难过的坎,她这个母亲当然要帮她。

    周粥的语气也低了下来,说道:“妈,我在那边住得挺好。王林帮我请了两个佣人,那两个人都是高中毕业后,知书达礼,也爱卫生,和我也聊得来,我就住在那边吧!等我坐月子的时候,你过来照顾我一个月就行了。”

 文学


    钱玉英握住小女儿的手,又把大女儿的手也握住,唉了一声:“你们两个啊!太让我操心了!没有一个省心的!为什么就不能好好找个男人过日子呢?人生不只有年轻,还会有老了的时候。没个知心的伴,老了以后怎么办?”

    周粥柔声说道:“人与人之间,其实都只能陪伴一程。父母儿女如此,夫妻之间也是如此,总会有人先离开。我都有了孩子,以后我可以靠孩子。至于我姐,我觉得你们也不用担心,她条件这么优秀,还怕嫁不出去吗?”

    周霞黯然神伤,想到自己这小半生的坎坷,不由得滴下泪来。

    周汉民道:“她俩都还小呢!人生才刚开始。以后的路还长得很!把日子过得幸福、快乐,这比什么都重要。”

    周粥感受到父亲的关爱,说道:“爸,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幸福、快乐的。”

    钱玉英拍拍小女儿的手:“你先生下孩子再说。小霞,你的终身大事?”

    周霞眼珠子一转:“妈,我刚想起来,我约了朋友去逛街,再见!”

    “小霞!”钱玉英喊道,“你先别走!”

    周霞拿起自己的包,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对王林道:“你送下我妹妹!”

    王林点头说:“好。”

    钱玉英无奈的道:“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一说到相亲的事情,她就躲!”

    王林和周粥相视一笑。

    这一关,又过了。

    周汉民和王林聊到股市。

    “股市的交易量并不如想象中的大。”周汉民缓缓说道,“一是因为股民手里的纸质股票,都舍不得变现成电子股票。二是因为股票太少,总共才八支股,总市值才十几个亿,都不够你一年的利润。”

    王林笑道:“这个不能比。”

    周汉民笑道:“是吧?你一个人的力量,比八家上市公司还厉害!还说不能和你比?”

    王林摆摆手:“领导,你这么说,那我就无地自容了。”

    周汉民问道:“爱秀集团真的不准备上市?”

    王林道:“再等等。等我的企业再成长一些。以后就算要上市,我也要分拆上市,旗下几家公司分开上市。”

    周汉民道:“那你不得手握四、五个上市公司?”

    王林道:“差不多,以后说不定企业会更多。”

    周汉民道:“对于股市,你有什么建议?”

    王林沉吟道:“顺其自然。当股价涨起来的时候,股民看到别人的股票能交易,能赚钱,他们自然会把手里的股票换成电子股票。从第九家上市企业开始,就不要再发行纸质股票了,全部改用电子股票。以后股民想炒股,就只能购买电子股票。我相信,不用一年时间,纸质股票就肯定会退出历史。”

    周汉民道:“明年将发放30个上市名额,你确定不参与一把?”

    王林道:“我的意见,还是再等等。现在上市,融资额度有限,对我来说,用处不大。上市以后,财务要公开,我的一些商业机密,就会被外人知晓。”

    “哦!”周汉民道,“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我相信你不管怎么做,你都能在商海中成为领头羊。”

    “谢谢领导的赞赏,我会努力。”

    “王林,周粥的事,就拜托你了。她是个脾气不好的姑娘,从小性子执拗,不听我们的话。我们越是反对的事情,她越反对着干!”

    周粥在旁边说道:“爸,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差劲了?”

    周汉民慈详的说道:“你是我的女儿,我带你到这么大,你心里想什么,我还能不清楚吗?”

    周粥抿抿嘴,笑道:“那你还这么护着我?从来不见你打过我。”

    周汉民道:“父母教育子女,不是打就能解决问题的。打在儿身,痛在娘心!”

    周粥忽然就破防了,咬着嘴唇,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钱玉英道:“别哭!粥粥,以后的路你可不能再行差踏错了!一定要走好每一步。你说得对,父母也不能陪伴子女一生,我们终将先你们离开这人世。往后的日子,你们都得靠自己。”

    周粥用力的点点头:“妈,我懂得照顾自己。是我不孝,让你们操心了。”

    钱玉英握住女儿的手,擦去她眼角的眼滴:“好好照顾自己。时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息了吧!”

    王林起身告辞,送周粥离开。

    他俩出了门,周粥再也忍不住,一头扑进王林怀里,哭得像个孩子。

    王林拍拍她的背:“别哭了,对身体不好,等下孩子在里面会感受到苦味。”

    “王林!我是不是特别不孝?”

    “你已经很好了。以后我们加倍孝敬你的父母。”

    “我感觉,我爸知道我和你的事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领导真的是慧眼如炬!”

    “你说,他是不是同意我和你在一起?”

    “他永远不可能同意!但他也不会反对,因为木已成舟,生米做成了熟饭。他还能怎么办?你没听他刚才说的话吗?他越是反对的事,你越是要做。所以他干脆就不反对,顺其自然。”

    “我爸对我真的是太宽容,太好了!我这辈子,却净惹他生气。”

    “养儿方知父母恩,以后你可以孝敬他们的时间还长着呢!”

    “嗯。”

    王林送她回到吃粥馆。

    周霞早就回来了,正在看电视,见他俩进来,冷哼一声:“以后你们休想再让我帮你们!拿我当枪使,还拿我当皮球踢!”

    王林笑道:“霞姐,你不帮我,谁帮我?我赖定你了,你逃不掉的。”

    “你给我妹这么多,又是别墅,又是钢琴,又是存款,你给过我什么?”周霞白了他一眼,伸出手来,“你多少也赏我一点吧?”

    “行,只要你开口,我给。”

    “……”周霞不过这么一说,她不可能随便花王林的钱。

    王林送周粥上楼,安抚她睡下,这才离开。

    回到家里,李文秀他们还在看电影。

    王文今天晚上精神也特别好,看着不知道看过几遍的龙猫,眼睛一眨不眨,看得口水直流。

    李文秀问王林道:“我听琳姐说,周粥被甩了?”

    “是啊!”王林道,“被钱阿姨骂了个半死。”

    李文秀道:“这外国人果然不靠谱!把周粥这么好的姑娘给害惨了!这样的男人,该拿把刀子把他给咔嚓了!”

    王林听了,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周粥的事情,虽然告一段落,但更严峻的考验,也接蹱而来,周粥马上就要生产!

    而沈雪的肚子也大了,预产期只比周粥晚半个月左右!

    这两个女人,将在同一时期坐月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