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美人强制H,禁慢天堂公告板触碰封印解除

    上证所的成立是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 是我国经济金融体系从单一的间接融资体系走向间接融资与直接融资双轨并驾齐驱的突破性举措。

    12月19日,申城证券交易所在浦江饭店正式挂牌并开业。

    外滩北侧黄浦路15号,浦江饭店,一幢已有150年历史的欧式建筑。它曾经是中国乃至远东地区最豪华、名气最大的酒店。中国的第一只电灯、第一部电话都是出现在这里。饭店一层的孔雀厅,几乎就是摩登、华丽的代名词。

    1990年12月19日,农历十一月初三,在浦江饭店孔雀厅又诞生了我国历史上的一个“第一”。

    这天上午11时,“当———!”的一声锣响,在孔雀厅内响起,宣告了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市营业,也标志着我国证券市场的正式诞生。

    锣声在浦江饭店孔雀厅的拱形穹顶和大理石廊柱间久久回响。这声锣响,敲响了我国股市的宏大乐章。

    刚营业时,上证所只有8家上市公司、12.34亿元总市值。

    开业这一天,市主要领导和主管部门的领导悉数到场, 参加开业仪式的还有香江以及国外的众多政商界人士。

    爱秀集团王林同志受邀出席了上交所的开业仪式。

    在最前面的一排座位中,王林代表申城工商界坐在了首席。

    上交所最初上市交易的仅有30种国库券、债券和8只股票, 这8只股票是:飞乐音响、延中实业、真空电子、申华实业、爱使股份、飞乐股份、豫园商城和凤凰化工, 人称“老八股”。

    但其实这8只股票并不是新上市的股票, 而是早在上交所成立之前就已经开始交易了。

    沪市的基点为100点,首个交易日以96.05点开盘,最低95.79点,我们这些股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这样的点位了。

    王林之前收购了大量的老八股股票。

    但他并没有马上卖出。

    现在还不是卖出的时候。

    在结束开业仪式后,现场出现火爆的交易情况。

    王林带头进行了多笔交易。

    上交所的第一笔交易,也是王林完成的。

    第二天的人民日报第一版,发表了标题为《我国金融市场发展完善重要标志上证所正式开业开市半小时就成交49笔》的文章加以报道。

    报道配发了一幅图片,正是王林进行第一笔交易时的情景。

    田晓青和吴大壮、罗伟、小四海等人,都陪同王林出席了本次仪式。

    其它人是比较淡定的,因为在上交所开业之前,市里早就有了证券交易场所,对田晓青等人来说,上交所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营业,换了一块招牌而已。

    他们并不能像王林这样意识到,这个交易所的开业,意义何其重大。

    从这一天开始,国人从对股票完全陌生, 到心怀疑虑, 再到后来发展到了集体狂热。

    每一天,股市都将演绎新的故事和传奇,有喜有悲。

    股市开业的当天,更多的交易数量,都是现场的人完成的。

    对大多数市民来说,股市还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存在。

    还有一点影响到了股票的交易量。

    上证所从一开始,就实行电子化交易。

    但老八股当年发行的时候,却全部是纸质股票,是实物的。

    持有实物股票的人,并不放心把手里的纸质股票交出去,换成看不见、摸到不着的电子股票。

    他们担心,股票变成了一个数字,以后不见了,我去哪里找?我去找谁?

    但上证所推行电子化交易的决心是很大的。

    为了全面实行电子化交易,交易所做出决定,股票必须电子化,才能实现交易。

    在这种强制措施下,股民们才渐渐接受了电子化交易。

    王林当然是相信电子化交易的。

    国际上的大型证券交易所,早就是电子化交易了。

    电子化交易更快速、便捷,大大提高了交易效率。

    王林将手里的股票,全部换成了电子股票。

    这样一来,以后田晓青他们再来买卖股票时,就不用再持有实物,这样反倒更加安全,也方便王林管理。

    现在的股市,整个盘子都不大。

    王林交待田晓青他们,这段时间,主要是以学习为主,学会怎么样达成一桩交易,熟悉电子交易的流程。

    等明天开放更多上市公司后,股市交易才会真正的火爆起来。

    王林占据了我国股市开业的最佳地位!

    他手里有资金,可以在新股上市时就大量买进,等到高位时才抛出。

    比起当初经营国库券来,现在的王林投身股市,可以说是龙游大海,如鱼得水。

    吴大壮问王林,既然现在股票交易交不火,我们是不是继续买卖国库券?

    上证所开业的当天,国库券的交易量明显大过股票。

    国库券赚钱稳定,不像股价起起落落。

    同一天里,同一支股票,隔一个时辰来看,价格就不一样。

    只要股市营业,很多股民就守在营业厅外面,时刻留意股价变化。

    股市收盘以后,股民们也舍不得离开,聚在一起讨论。

    田晓青也道:“王林,国库券还可以跑一跑,现在价格又上涨了。”

    得益于上交所的开业,国库券的交情行情一路看涨。

    如果到外地省市去收购低价国库券,带回申城来卖,肯定能赚不少钱。

    王林问道:“小可不是出院了吗?你如果出去跑国库券的话,她谁来照顾?”

    田晓青道:“家里不是有佣人吗?而且我一个星期也只出去跑两趟,隔两天就回来一次。小可白天也要上学。”

    “嗯,你觉得可以的话,那你们就跑一跑国库券也行。”王林道,“这半年时间里,股市不会有太大的起伏。”

    在新股上市之前,上交所卖来卖去,只有这八支老股,股价肯定会上涨,但涨幅不会超过王林的预期。

    股市真正的第一个春天,要等到后年,也就是1992年的春天。

    在此期间,王林只需要关注新股的上市,不错过新股的买进就行。

    当初王林让田晓青他们休息一段时间,并不是因为国库券无利可图了,而是真的体恤他们。一个人长年累月的飞来飞去,经常出差,心身是会疲惫的。

 文学


    既然他们提出来继续买卖国库券,王林自然同意。

    田晓青和王林的关系,这段时间并没有进展。

    小可出院以后,正式落户到了田晓青的户口本上,把名字也改成了田小可。

    田晓青帮她找到了一所学校,就在踏青园的附近,将她送进了学校上学。

    田小可摇身一变,从一个可怜的被抛弃的农村小女孩,变成了城里漂亮可爱的小姑娘,住着别墅,享受着田晓青的关怀,家里有佣人侍候。

    从某种程度上,她的苦难,又成了她改天换命的转折。

    田晓青从小可的身世、命运上,体会到了更伟大的人生感悟。

    在对待王林的感情上,她还是没有突破自己内心道德的底线。

    或许,她这一辈子,也只会为王林冲动那么几次,往后余生,两个人就以这种亲密的方式共处下去?

    王林摸不准她心里的想法,和她谈过几次心,她也只会说再等等,我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

    那个大胆、炙热的田姐,变得成熟、稳重,不再轻易为爱冲动。

    王林也无法强求。

    感情之事,本就不知所起,不知所终。来的时候,能让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去的时候也能让人不生念想。

    王林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处理。

    时间来到了阳历12月份底,周粥的临产日期越发近了。

    根据周粥怀孕的日期推算,她的临产期就在一月份。

    周汉民和钱玉英,已经和女儿谈过好几次,他们询问最多的,就是那个假洋鬼子“杰克”在哪里?

    女儿马上就要生产了,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面的假洋鬼子,为什么还不露面?

    不管是回来陪伴周粥生产,抑或是接周粥到国外去生产,总得有个交待吧?

    他们甚至讨论起周粥到国外生产,或是到国内生产的事情。

    周汉民听说到米国生产的孩子,一落地就是米国籍,马上表示了坚决的反对,说自己的孙外,怎么能成为一个米国人?

    钱玉英反倒无所谓,说孩子的父亲就是米国人,那孩子是米国人,又有什么不对的?

    就在他们争论不休时,一个重磅消息,将两口子给打懵了。

    这天,周粥在王林和姐姐的陪同下,来到家里,告诉父母说,杰克消失了。

    钱玉英不解的问,杰克不是孩子他爸吗?怎么会凭空消失?他还跟我们通过电话呢!

    周汉民反应快,沉声问周粥,那个杰克抛弃你了?

    钱玉英一听这话,也明白过来,立刻拍着大腿,大声呼喊:“他在哪里?找他拼命去!”

    王林、周霞,都陪着周粥在一起。

    听到这话,周霞拿脚轻轻跺了王林一下。

    王林尴尬的摸了摸下巴。

    周粥一脸平静的说道:“爸,妈,事情就是这么一个事情,杰克已经和我和平分手,他换了电话号码,联系不上他。他已经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钱玉英身子一阵发颤!

    她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扶着沙发,缓慢的坐下来,指着周粥,气息紊乱,喘不过气来的说道:“你、你把他家的地址给我,我去米国找他!哪有这样的道理?玩弄了别人家的女儿,让她怀上了孩子,他拍拍屁股就走人?他们米国人,就这么不讲道理吗?”

    王林在旁边臊红了脸。

    周粥道:“妈,我和人家只是谈恋爱,又没有结婚,他要分手,我又有什么办法?我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上哪里去找他?再说了,即便是结婚,难道就不能离婚?我姐不就离过婚吗?”

    周霞瞪着妹妹:“说你呢!别拿我说事!我那段婚姻,是个意外!”

    钱玉英指着周粥的肚子:“这、这可怎么办?他为什么不早些分手?等你肚子这么大了,他才分手?现在怎么办好?这孩子也不能打了!”

    周汉民沉声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么大的孩子,马上就临产了,你还说得出打掉这样的话?亏你还是个医生。”

    钱玉英打着手背,哭天抢地的道:“我早就说这外国人不靠谱!我就说他肯定是玩一玩的!你偏说没事!现在好了吧?你女儿要当未婚妈妈了!她以后还怎么嫁人?周汉民,都是你害的!都是你纵容女儿!让她未婚先孕!现在你说怎么办?”

    周汉民掏出烟来,看了看旁边王琳怀里抱着的孙子,又把烟装进了口袋。

    王琳起身说道:“爸,你抽烟吧!我带长弓去找小文文玩。”

    周汉民点点头。

    不等他再次掏烟,王林已经掏出自己的中华烟来,递一支给周汉民,帮忙打着了火。

    周汉民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忽然将深邃锐利的目光,投向王林:“王林,你说这事怎么办?”

    王林眼皮直跳!

    他感觉得到,周汉民这话,问得不寻常!

    钱玉英道:“这是你女儿的事,你问王林做什么?”

    周汉民神情很镇定,看不出来他是在生气?还是愤怒?还是真的无所谓?

    他犀利的眼神,盯着王林,缓缓说道:“王林主意多,我想听听他的意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3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