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幕后大佬-替嫁后怀了男主的孩子[穿书]

    虽然她早就知道王林不是一般的男人,但每一次和他接触,总能刷新她对他的认知。

    “我托你办的事,办得怎么样了?”王林夹了些清蒸鳜鱼肉放进嘴里,轻轻的咀嚼。

    顾清雨并没有点太贵的菜,除了清蒸鳜鱼外,就只有葱姜肉蟹、尖椒牛粒,一个时令蔬菜。像蟹粉鱼翅、虾仔大乌参等名贵菜肴都没有点。

    梅龙镇酒家的消费,就算是在名流汇集的上海滩,也算得上高贵。

    顾清雨平时也只有应酬或有人请客时才来这里消费。

    山珍海味如同最贵的烟一样,吃的人一般不买单。

    顾清雨道:“王林,你放心,你托我办的事情,我绝对会办妥的。你捐的三千万巨款, 我一分不少, 全部送到了青江县。我也会时不时的进行督促和监督他们使用这笔善款, 让他们把这钱用到实处,用到预防水患上来。”

    “好。”王林点点头:“辛苦你了。”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桌面上摆着的那封信,似乎被王林给遗忘了。

    吃过饭后,王林掏出一方蓝色的手帕,擦了擦嘴。

    顾清雨笑道:“你还不看信的内容吗?”

    王林道:“不用看,我也知道他胡编乱造了些什么内容。我怕影响我的胃口,所以没看。”

    他拿起信封,抽出里面的一信纸。

    信纸有两张,洋洋洒洒,写满了字。

    果然是于大军实名举报王林,把王林骂得一文不值,什么脏话、屁话、丑话,能想到的词全部用上了,双说他本人亲眼目睹,看到王林陪着一个美女在华亭喜来登开过房。

    王林还以为于大军知道什么内幕,或者知道自己和沈雪、周粥之间的秘密,原来是这个!

    他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随即发出一声冷笑!

    华亭喜来登?

    王林只和李佳欣到过那边开房。

    而且还不只一次。

    估计是被于大军撞见过?

    王林脸上波澜不兴, 慢慢的将信折起来,塞进信封里。

    “你有何感想?”顾清雨问。

    “根本就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我的确到过华亭喜来登,也帮女人开过房,不过那都是生意上的来往。香江永华公司的李经理,经常来这边出差,她每次来,都是我帮她订房,也是我负责接待。还有香江大华公司的唐氏兄妹,他们来申城出差时,有时也会下榻在华亭宾馆。我和他们都会有来往。”

    “嗯,有道理。”顾清雨道,“我更感兴趣的是,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恶意中伤你?”

    王林把于大军和李文秀的冲突说了一遍。

    “原来这样!”顾清雨秀眉微蹙,“那这是个小人!睚眦必报!”

    王林道:“今天上午,他还打电话到我办公室威胁我!清雨,我还要请你帮我一个忙。”

    顾清雨道:“王林,你有话请说便是了。”

    王林道:“这种所谓的举报,你们台里能播出?”

    “一般来说是不行的。”顾清雨笑道,“谁没事播这种狗屁倒灶的花边绯闻?而且又没有什么实质证据,这不是抹黑人吗?电视台的编审们,没这么傻。”

    王林道:“所以我一点也不害怕。你们电视台如此,想必其它媒体也是如此,不可能把这种信件刊登出来。”

    顾清雨道:“当然不可能!除非那报社的人脑子有病。”

    王林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把这举报信,转送到有关部门。”

    顾清雨大吃一惊,还以为王林开玩笑的。

    王林却又说道:“你有这方面的人脉吧?没有问题吧?”

    顾清雨惊讶的问道:“王林,你认真的?”

    王林点点头:“你一定以为我疯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用意?”

    “清雨,我说句粗俗一点的话,叫黄泥巴掉进……”

    “打住!你不用说下去了,我明白你要说什么。”顾清雨连忙伸出手来,轻轻掩住了王林的嘴。

    她的手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王林张开嘴要说话,结果吻了她的手一下。

    顾清雨的身子,轻轻的一颤,像一朵白莲花,被风一吹,抖掉满身的晨露。

    王林轻咳一声,拿手帕轻轻擦了擦嘴角,说道:“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所以我想请有关部门还我一个公道。或许只有这样,我才能自证清白,也能让于大军死了这条心。”

    顾清雨道:“你确定吗?对你不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清者自清。”

    “你是清者吗?”

    “当然。”

    “……”

    顾清雨抿嘴笑道:“好吧,这可是你自己申请的,到时闹出什么乌龙事件来,你别怪我没提醒你。”

    “你就照我说的这么做好了。”

    王林是如此的淡定,淡定到让顾清雨怀疑他别有用心。

    然而,王林行事,又岂是一般人所能猜测到的?

    吃过饭后,王林回到家里。

    李文秀他们都在午休。

 文学


    王林来到卧室,刚靠近床沿,李文秀就醒了过来。

    李文秀问道:“文娟不是说,你有应酬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就跟清雨一起吃了个饭。我请她帮我办个事。”

    “哦。”

    “这事跟你也有关系。”王林先打预防针。

    “嗯?什么事?”

    “于大军回来后,到处写信告我呢!”

    “告你什么?”李文秀翻身坐起来,“他这不是疯狗乱咬人吗?”

    “他写信到电视台,要求曝光我,说我在外面养了女人。”

    “你在外面养了女人?他怎么知道的?”李文秀好奇的问道,“他有什么证据?”

    “他有个屁的证据!就是想抹黑我罢了。他以为媒体跟他一样傻!只要他是实名举报人,就能刊登出来?”

    “这个于大军,太不是个东西了!王林,我相信你,你不是那种乱来的男人。”

    “他说得有板有眼,说我和女人去过华亭宾馆,在那边开过房间。李佳欣来申城,都住在华亭宾馆,她长得又惹眼,我去接待她时,肯定是被于大军给撞见过。他一定以为,李佳欣就是我在外面养的女人吧!”

    李文秀扑哧笑道:“他要是说沈雪或者周粥,我还相信。他说李佳欣?我才不相信呢!”

    王林讶道:“这倒奇了,为什么呢?”

    李文秀道:“李佳欣是香江人,是个选美的冠军,还是个大明星,她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内地人?她知道你已婚,更不可能和你好了。”

    王林道:“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不高兴了。凭什么她就不能喜欢我了?我长得这么玉树临风、潇洒多金,怎么就不能让她和我好呢?”

    “你生啥子气?”李文秀挽着他的手,两个人躺在床上,“我这么说,只是想说明,你和李小姐之间,绝无可能。于大军这次告状,告的太没有含金量。”

    “嗯。”王林沉声说道,“这个人没有什么能力,也做不出什么伤害我的事来,就是行为太过恶心!”

    “别管他。”李文秀道,“反正我相信你。”

    王林摸摸她丝滑的秀发,在她额头印上一吻:“你相信我就好。”

    李文秀道:“我们儿子都这么大了,你不可能在外面胡来。你不为我着想,你也得为儿子着想。你不想他将来长大了,指着你的鼻子骂你吧?”

    王林怔了怔。

    李文秀道:“再者说了,你现在多么幸福?你不可能自毁家庭。”

    王林问道:“文秀,如果我在外面真的有女人,你要是知道了,你会怎么做?”

    “你真的有女人?”李文秀想也没想的说道,“那我会带着儿子离开你。你既然有了新欢,那你就和她过日子去吧!让她再给你再生一个呗!”

    “……”

    于大军告王林的事,外界并不知晓。

    这样的小事情,每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

    而能看到这些信的人,毕竟只是少数。

    不管是电视台,还是报社,也不会把这样的举报信当一个新闻来播出。

    要说娱乐板块吧,王林又算不上明星,上不了娱乐版,也不会有人看他的花边新闻,没有炒作的价值。

    另一方面,王林在申城,大小像个大富翁,是电视台和报社最大的广告客户之一,他们还指望爱秀集团来年多投放一些广告赚钱!谁吃饮了撑的没事做,去发表这种捕风捉影的举报?

    别说这事并没有实锤,便是有证有据,又算多大个事?

    所以,连着过了两天,于大军送出去的十几封所谓的实名举报信,一点风浪都没有惊起。

    于大军涉世不深,以为自己随便写几封信,就可以把王林搞臭,谁知道根本就没有人理睬他的信。

    所有的信有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

    于大军很不甘心。

    他被李文秀开除职务后,又挨了家里人一顿训斥。

    在这个遍地闹下岗潮的年代,一个铁饭碗的工作,可不是那么好安排的。

    于大军被开除后,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单位。

    种种怨恨积累在一起,让于大军被愤怒蒙蔽了双眼,人也丧失了理智,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能力。

    他也不想想,王林是什么人物,是他随便就能扳倒的吗?

    于大军见举报信没有激起浪花来,便想再炮制一个更震惊世人的新闻来,搞臭王林。

    王林在华亭宾馆和李佳欣约会,的确被于大军撞破过。

    于大军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会看走眼,因为他亲眼目睹,有钱人王林,搂着李佳欣走进了酒店房间!

    可惜他当时没有带照相机,没有拍下那一幕。

    于大军觉得,自己的举报信之所以不被人重视,就是因为没有实证。

    只要拿到证据,那些媒体敢不报道?

    这么一想,于大军又来了劲,他准备带上照相机,每天都去蹲守王林,一定要拍到王林偷人的证据。

    然而,不等他展开行动,有关部门已经找上他家门来了。

    几个身穿警服的执法人员,找到了于大军家里。

    于大军当时正准备去偷拍王林,看到执法人员,还以为自己写的举报信起了作用,警察们是来调查情况,然后就要抓王林了!

    “请问这是于大军家吗?”警察问。

    “是,警察同志,我就是于大军。请问有什么事?”

    “你看看,这封信,是你写的吗?”警察拿出一封信来。

    于大军一看那信,不由得心花怒放,来了!正义虽然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是,警察同志,这封信就是我写的!”

    “你确定?”

    “嘿,这就是我的笔迹,这还有假?”于大军得意洋洋的道,“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来调查此事的?”

    “对,我们就是来调查此事的。于大军同志,你能对你所写的一切负责吗?”

    “我能负责!我写的每一个字,都绝对真实可信!警察同志,我跟你们讲啊,那一天,我亲眼看到王林跟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走进华亭宾馆的房间。王林他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明明已经结婚,却在外面有女人!这是我亲眼所见!我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任!”

    “那就好!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好!——等等,我跟你们去哪里?去抓王林吗?”

    “抓王林?你可真敢想!”执勤的警察不由得乐了,“我们接到王林的报警,说你造谣诽谤,败坏他的名誉,我们是来调查你的!刚才你已经亲口承认,这信是你所写。这就足够了!走吧!不用我们抓你上路吧?”

    “啊?”于大军懵道,“不对啊,警察同志,犯法的人是王林!是他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你们不去抓他,怎么反倒来抓我呢?你们抓错人了啊!”

    “王林有没有乱搞男女关系,这不是我们应该管的事。不过你造谣生事,到处撒播不实传言,污蔑伤害王林,这可是证据确凿的事!我们刚才的对话,我们有录音!你想抵赖也抵赖不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