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的各种姿势高H:一瓶矿泉水插2根管子是干嘛

   安小诺心虚,其实她本来是想明天再带两个孩子过来的,谁知道……


    她的视线落在了战擎渊的身上,肯定是他说的,这个男人可真是——


    战擎渊倒是神情镇定,他只是淡淡扫了安宝贝一眼 ,哪里不知道这完全是小家伙的自作主张,安小诺根本没有邀请自己共进晚餐的意思,但他却兴不起丝毫责怪之意,甚至打算回头就奖励小家伙。


    这个安排他真是太满意了。


    “这位是?”李安娜打量着战擎渊,其实已经猜出来了他的身份,却明知故问。


    “哦,这是恒天集团的总裁战擎渊战总。”安小诺给他们做介绍,十分之官方、客套。


    战擎渊眉头微蹙,不满她的介绍,走到她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自我介绍:“我是安小诺的男朋友,战擎渊。”


    安小诺猛地瞪大了眼睛,什么男朋友,他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她可没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她刚想解释,李安娜就笑容满面地开口了。


    “久仰久仰,我是江秋寒的未婚妻,也是小诺的闺蜜,战总,很高兴见到你,我早就听小诺提起你很多次了,这次终于见到了你的真容。”


    李安娜说完,还给了安小诺一个“你看我给力吧”的眼神,安小诺气得脸色发红,谁在她面前提起他了,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战擎渊挑眉,垂眸看着安小诺,眸光宠溺,“哦?原来你经常在朋友们面前提起我?都说我什么?”


    安小诺嘴角微抽,你看不出来人家说的是客气话?


    战擎渊可不管李安娜说的是不是客气话,总之这话他很爱听,这位江秋寒的未婚妻可是比江秋寒会说话多了。


    因为李安娜的话,战擎渊连带着看江秋寒都顺眼了几分。


    “战总,你可能不知道,其实我还是中台财经节目的主持人,我们节目组一直想邀请你做个访谈,但都没有机会,不知道未来有没有机会合作?”


    此时战擎渊正高兴,自然答应了,“能与你们合作是我的荣幸,这是我助理的电话,回头你可以跟他确定时间。”


    李安娜简直欣喜若狂,她刚才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随口一问,没想到人家竟然就真的答应了,若不是顾忌着战擎渊还在场,她恨不得抱着安小诺亲几口。


    姐妹,你不仅是我的亲姐妹,你还是幸运大锦鲤啊。


===第302章 战叔叔,原来你还是个妻管严===


安小诺看着李安娜那仿佛看金大腿的眼神,一阵无语,这人简直了。


    最后还是江秋寒看不下去了,按下了激动的未婚妻,笑盈盈地对战擎渊说道:“战总,安娜性子比较直接,请你不要见怪。”


    战擎渊也难得露出了温和的笑意,浅浅的,不太明显,“我倒是觉得江先生的未婚妻挺不错,能找到她,是你的幸运。”


    江秋寒:……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不就是上次试探了他一下吗,至于记仇到现在?


    战擎渊就是小心眼,毕竟曾经为了江秋寒,他可是吃了一大缸的醋,现在想起来还酸得慌。


    安贝贝看着这个,又看看那个,捂着小肚子委屈巴巴地说道:“战叔叔,你们说完了吗?我好饿啊。”


    众人这才落座,李安娜特意坐在了安宝贝的身边,揉揉他的脑袋,趁着众人不注意,悄声说道:“干得漂亮,不愧是我的干儿子!”


    安宝贝跟她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眼底都有笑意。


    “对了战总,下个月1号是我跟秋寒的婚礼,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参加?”李安娜是个自来熟,到目前为止,对战擎渊的印象都非常好,于是主动发出了邀请。


    “到时候小诺要给我做伴娘,宝贝和贝贝要做我的花童,战总要是有空的话,可以一起来参加。”


    “不用了吧,战……他平时很忙的,只怕是没有时间。”安小诺急忙说道,生怕战擎渊答应了。


    战擎渊挑眉:“谁说我没有时间,我有时间的,到时候一定准时参加。”


    他未来老婆和孩子们都去了,他怎么可以不参加。


    安小诺:……其实你可以不去的,真的!


 文学

    安小诺瞅了他一眼,不说话了,默默吃饭。


    “贝贝,不要挑食,多吃一点蔬菜。”安小诺管不了战擎渊,只能管自己的女儿。


    安贝贝看着碗里的青菜,扁扁嘴,“妈咪,我不要吃青菜。”


    安小诺在战擎渊那里吃了憋,于是虎着脸道:“不行,你已经吃了三块排骨了,必须吃菜,不然你以后就会变成胖姑娘,就不能穿漂亮的小裙子了。”


    安贝贝瞅着她,忽然转头对战擎渊告状:“战叔叔,妈咪竟然说我胖,你管管她!”


    安小诺:“……”


    不是,安贝贝,你到底知不知道谁疏谁亲啊,你找他告状,让他管我?他管得着吗?


    战擎渊摸摸她的小脑袋,笑着道,“贝贝,我可管不了你妈咪,她管我还差不多。”


    安贝贝不可置信,“战叔叔,原来你还是个妻管严!”


    安小诺:“……”


    什么东西?


    “安贝贝!”安小诺炸毛,还狠狠瞪了战擎渊一眼,小孩子胡说八道也就罢了,这人都多大了,竟然还跟着小孩子胡闹。


    安宝贝默默观战,摇头晃脑,最后叹了口气。


    李安娜悄悄问他:“你叹什么气?”


    安宝贝压低声音:“干妈,你不觉得我妈咪被吃得死死的吗?以后家庭地位堪忧啊。”


    李安娜笑:“看来你认定他了?”都考虑到以后了。


    安宝贝更要叹气了,“这不是没办法嘛,比来比去,暂时也就他合适,勉勉强强七十分吧,凑合着过。”


    李安娜:……这样的极品男人在你这里竟然只有七十分,那你这要求可真够高的。


===第303章 他很不错,嫁了吧===


两人嘀嘀咕咕,被女儿和战擎渊气到的安小诺顿时说道:“安宝贝,吃饭的时候不要讲话。”


    安宝贝摊手,一脸的“你看,恼羞成怒的女人就是这样蛮不讲理”表情,安小诺气得手痒,这两孩子今天是专门来气她的吧?


    还是战擎渊给他们两个灌了迷魂汤?不然他们今天为什么净帮着他说话?


    安小诺瞪他,战擎渊无辜回视。


    吃到一半,安小诺去洗手间,没多久,李安娜也跟了出来,撞撞安小诺的肩膀,“哎,我鉴定过了,这人确实不错,小诺,考虑嫁了吧。”


    安小诺冷笑:“李安娜,你确定你不是因为人家答应了你的专访请求所以才认可了他?”


    李安娜吃惊:“怎么可能,我是那样卖友求荣的人吗?”


    安小诺冷冷地看着她,就差在脸上写上“你是”两个字了。


    李安娜被她看得讪讪,“好吧好吧,我承认确实有一丢丢这部分原因,但是小诺,我可是站在你的立场上考虑的,其实我之前跟宝贝聊过,宝贝对他挺认可的,我刚才也能看出来,他对两个孩子的好是出自真心的,并不是为了讨好你。”


    说到这里,李安娜的神情也变得认真起来,“小诺,你也知道我的工作,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这么多年,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这个战擎渊真的不错,我不是因为他有钱才这么跟你说的,纯粹是冲着他这个人。”


    安小诺吐槽:“那你是没有见过他怼我的样子。”那毒舌的样子,至今想起来还让她牙痒痒。


    “嗐,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想那么多干嘛,咱们女人的心胸要宽广一些,以前的事情就算了,以后他要是再嘴欠,你就抽他。”


    安小诺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看着外星人,抽谁?战擎渊?她敢吗?


    李安娜笑眯眯:“你相信我,那样的男人一旦把谁放在心上,一定会看着劲儿地疼,你就是抽他两下,他都是甘之如饴的。”


    安小诺面无表情:……我觉得你在想p吃。


    “哎,小诺,你不要总把我的话的当成是玩笑嘛,我真的没有跟你开玩笑,我是很认真,好吧,就算我这只是建议,那你自己怎么想的?我听宝贝说人家追你挺久了,你心里就没有一点点想法?”


    这话听着还比较靠谱,但是安宝贝到底告诉了她多少事情?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挺茫然的。”安小诺实话实说,“我大概能知道自己对他是有好感的,但再多的我也不敢确定,安娜,你知道的,我们之间差距挺大的。”


    “嗨,我知道你想说门当户对对不对?但是爱情不讲究这个,你只要问自己是否喜欢他,是否愿意跟他在一起就够了,至于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不重要吗?


    “你是不是在想你父母的事情?小诺,我说句实话你别生气,你父母,根本算不上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而是安建成这人太渣,跟爱情没有关系。”


    安小诺:“你让我想想。”其实这段时间她也在考虑她跟战擎渊之间的关系,只是暂时还没想通而已,或许哪一天她就忽然想通了。


    “这毕竟是你的终身大事,你想清楚是对的,但是也别拖得太久,战擎渊这样的极品男人看上他的人很多,你要是不积极一点,或许哪天就被人撬走了,到时候你就真的是哭都没地哭去。”


    安小诺狠狠白了她一眼,“你到底是谁的朋友,帮哪边说话呢?”她严重怀疑李安娜是战擎渊派来劝说她的卧底。


    李安娜一脸无辜,“我当然是你的朋友啊。”


    安小诺切了一声,“我看你就是因为一个采访把我给卖了。”


    李安娜笑眯眯,“我们这叫互帮互助,说什么卖不卖的,朋友之间的资源共享能叫卖吗?”


===第304章 小学鸡吵架===


两人说说笑笑地回到包厢,安贝贝立刻嚷道:“妈咪、干妈,你们去洗个手怎么洗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们被坏人抓走了呢。”


    安宝贝一本正经:“你怎么这么笨,妈咪和干妈那是去说小秘密。”


    安小诺:……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要点出来?


    安贝贝好奇地看着他们:“妈咪、干妈,你们说什么小秘密,贝贝也想知道。”


    安小诺皮笑肉不笑:“既然是秘密,自然不能告诉你,安贝贝,你要是再不好好吃饭,今天的零食就没有了。”


    小姑娘委屈地撇撇嘴,嘀咕了一句什么,安小诺没有听清,她挑眉:“安贝贝,你说什么,大声点。”


    安贝贝埋头吃饭,不吭声了,这也是她的小秘密,妈咪不说,她也不说。


    因为李安娜在场,这姑娘又会说话,这整个晚上,战擎渊的心情都很好,竟然也没觉得江秋寒不顺眼,甚至在吃完饭后,提出送江秋寒他们两个回酒店。


    江秋寒倒是想拒绝,但是李安娜却一口答应了,能跟这位多接触接触她是十分愿意的。


    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对别的男人这么热情,江秋寒酸溜溜的,看着战擎渊的目光十分不善。


    “战总日理万机的,我们自己打车去酒店就好,就不麻烦战总送了。”江秋寒淡淡地说道,脸上挂着营业笑容。


    战擎渊看着他眼底的不爽,心里舒服了,毕竟他当初吃的醋可是比江秋寒多得多了,于是说道:“不麻烦,顺路的事情。”


    江秋寒:……你都不知道我们住在哪里就知道顺路了?司马昭之心不要太明显!


    战擎渊微笑:……这叫一报还一报。


    两人四目相对,电闪雷鸣,噼里啪啦。


    李安娜无语地看着这两个,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还跟小学生似的,合适吗?


    “哎,战总,别理他,走吧走吧,正好我想跟你介绍一下我们的节目。”


    战擎渊客气而矜持:“好。”说完,还挑衅地看了一眼江秋寒。


    江秋寒脸色微黑。


    安宝贝和安贝贝站在安小诺的身边,看着这一幕,眼珠子滴溜溜地转。


    “哥哥,这是不是就叫做‘修罗场’?”


    安宝贝十分欣慰:“不错,你总算聪明一点了,不过这不叫修罗场,这叫小学鸡打架。”


    安贝贝茫然:“他们没有打架啊。”


    安宝贝:笨蛋,那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目前来看,战叔叔略占上风。


    安小诺听到两个孩子的对话,拍了儿子一巴掌,“不许跟妹妹灌输那些乱七八糟的,回家了。”


    “妈咪,我们不送干爹和干妈吗?”安贝贝问道。


    “不了,战叔叔会送他们回去的,你们该回去洗澡睡觉了,不然明天上学又赖床。”


    安小诺毫不犹豫地带着孩子走了,将李安娜和江秋寒留给了战擎渊,反正某人说了会送,她就不管了。


    李安娜和江秋寒这次过来一是为了看看安小诺和孩子们,第二就是为了婚戒来的。


    他们的婚戒安小诺早就设计好拿去制作了,前几天刚拿回来。


    “哇,小诺,这也太漂亮了吧!”李安娜看到戒指的那一刻,忍不住惊呼出声,虽然看过设计稿,但成品和设计稿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实物更美。


    “你喜欢就好。”


    “喜欢,我简直太喜欢了,啊啊啊啊,不行,我要拍照发朋友圈,他们要是知道这是你亲自为我设计的,估计羡慕嫉妒死,不对,不能发朋友圈,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看着兴奋的李安娜,安小诺的心里也不由升起了一股满足感,或许她喜欢珠宝设计的原因就在于此吧,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带给人们幸福和快乐。


===第305章 花开堪折直须折===


李安娜和江秋寒能在这里待三天,第二天,谭金凤知道安小诺的朋友来了,说什么都要请他们到家里来吃饭。


    在谭金凤的眼里,安小诺是自己的儿媳妇儿,安小诺的朋友那就等同于是他们的家朋友,人家远道而来,自然要尽地主之谊。


    李安娜简直受宠若惊,幸好安小诺帮她挡下来了,要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么说来他妈妈对你很好啊。”李安娜说道想,“小诺,这样你等嫁过去就没有婆媳关系了,真好。”


    安小诺气恼,“你要是继续这样三句话不离他,我就走了啊。”


    “行行行,我不说了,说回正经的,下个月我结婚,你可不许缺席,伴娘服我都给你做好了。”


    “哎,说起这件事我就想起来了,你为什么要邀请战擎渊去你的婚礼?”


    “因为他长得好看,能够拉高宾客的平均颜值,你想想看到帅哥的心情是多么的美妙。”


    安小诺冷笑:“原来你是基于这个理由才邀请他的,秋寒知道吗?”


    李安娜立即求饶“别别别,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他,不然你姐妹我就又要三天下不来床了,我的腰会阵亡的。”


    安小诺猝不及防地吃了一口狗粮,差点噎死,“李安娜,你怕不是要跟我友尽?”


    李安娜笑嘻嘻,“哪儿能啊,我这是提醒你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安小诺:……我可谢谢你了。


    她现在怀疑李安娜中了一种名为“战擎渊迷妹”的毒。


    ……


    两天后,机场。


    “小诺,你不要太想我哦。”李安娜抱着安小诺,依依不舍地说道。


    安贝贝:“干妈,明明是你不舍得妈咪,你看你眼圈儿都红了。”


    李安娜瞬间放开安小诺,捏住安贝贝的脸:“小丫头,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可爱了,看破不说破懂不懂?还有,我那是被风沙迷了眼。”


    安贝贝哼哼唧唧,说出来的话也含含糊糊的,听不清楚,安宝贝急忙上前拯救妹妹,“干妈,下个月就见面了,别哭。”


    李安娜气哼哼,抱住安宝贝就是一顿狂rua,“我才没哭,我才没哭,安宝贝,你也学坏了,以后我都不给你们带礼物了,哼。”


    安宝贝被她rua得生无可恋,求救般地看向了江秋寒,江秋寒赶紧将李安娜拉起来,“时间快到了,我们要登机了,宝贝说得对,下个月就见面。”


    李安娜叹气,“哎,真想把你们三个打包一起带走。”


    安小诺微笑不语,安宝贝翻了一个白眼,只有安贝贝很认真地说道:“干妈,你带不动我们的。”


    李安娜:……


    李安娜他们离开之后,安小诺的生活就再次恢复了平静,甚至比之前更平静,毕竟现在安家已经破产了,虽然何文欣和安若琳都失踪了,但总有一天他们会出现,安小诺五年都等了,并不急。


    至于安建成,就在前几天,法院已经宣判,他被判了有期徒刑十九年,几乎下半辈子都要在里面度过了。


    安小诺算是放下了大半的心事,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在安建成宣判的当天下午,还带着两个孩子去看了薛曼和外公。


    这天,安小诺如往常一般上班,却忽然接到监狱那边的电话,说安建成想见她。


    安小诺虽然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见自己,却也没有拒绝。


    再次见到安建成时,他整个人看上去老了起码有二十岁,就连头发都白了不少,眼睛也浑浊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头。


    “你来了。”安建成见到她还算平静,并没有那次的歇斯底里。


===第306章 亲生父亲是谁===


安小诺本以为再次见到他,自己依然会恨他,可现实是,她见到安建成,内心比她以为的要平静很多,“是,我来了,听说你想见我。”


    安建成定定地看着她,忽然笑起来:“其实你长得跟你妈妈有六七分相似,不过你更像你去世的外婆。”


    这一点,安小诺早就知道了,小时候外公没少给她看外婆的照片。


    “我还记得你出生的时候只有这么一点大,皱巴巴的,像个小猴子。”安建成用手比划了一下,“那个时候你妈妈每天都要看着你才能入睡,你如果脱离她的视线范围,她整个人就会变得极度不安,一直到你一岁以后才好些。”


    安小诺静静听着,这些都是她不知道的事情,就连外公都没跟她提过,虽然不清楚安建成提起这些的目的是什么,但她依旧想听。


    “其实我很不喜欢你,因为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又感谢你的存在,因为如果不是你,你妈妈根本不好会嫁给我。”


    安小诺脸色微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安建成却没有回答,继续说自己的,“唔,怎么说呢,当年你妈妈是陆家唯一的大小姐,而我只是从偏远地区考出来的一个穷学生,除了长得好看一些,其实并不突出,你妈妈当年还是我们学校的笑话,万众瞩目,璀璨耀眼,就像那天上的月亮,而我只是地上的淤泥,你妈妈是我只能仰望的存在。”


    “但我又清楚地知道,如果我能摘到这颗月亮,那么我的人生就不再是灰蒙的,我也会变成天上的星。”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会去追求我妈妈?”安小诺冷声问道。


    “是个人都会想的吧,毕竟是能改变人生的机会。不过当时你妈妈的身边追求者不少,不乏那些豪门大少爷,她根本不注意不到我,我只能默默关心她,企图用这种方式打动她,可惜啊,失败了,整整三年,我追在她身边三年,她却只当我是朋友,直到有一天,她忽然告诉我,她怀孕了。”


    安小诺听到这里,脸色变得很难看,她想到的是妈妈跟自己一样,被人算计了,意外怀上了孩子。


    却听到安建成继续说道:“我一开始以为她是被人强迫了,后来才知道她一直都有喜欢的人,只是那个人跟她不是同一个学校,而且两人都有意隐瞒,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当时我以为自己没机会了,结果你妈妈告诉我,她找不到那个男人了,就在她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


    “当时我就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我问她打算怎么办?如果想要打掉,我可以陪她去医院。你妈妈很犹豫,因为她真的很爱那个男人,但是那个年代,未婚生子那是要被钉上耻辱柱的,即便是你外公再疼你妈妈,也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你妈妈最后还是决定生下你,因为她说这可能是她跟那个男人最后的牵绊,你看多傻的女人,既然那个男人选择在这种时候离开,肯定就是不爱她,她竟然想要生下那个男人的孩子。”


    “所以你就提出了跟她结婚,做我的便宜爸爸?”安小诺问道。


    安建成咧嘴一笑:“是啊,这是最好的办法不是吗?这样你妈妈可以光明正大地生下你,而我也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就是可惜了,你一直活着,如果你幼年的时候就死了,那我肯定会好好对你妈妈。”


===第307章 安建成的用心===


“不要用这样鄙夷的目光看着我,其实那些年我对你够好了,虽然希望你去死,但我也没付出行动不是吗?甚至给了你很多的父爱,让你的童年完整、快乐。”


    安小诺气得发抖,这到底是怎样无耻的男人才能将这些话说得这样理直气壮。


    “所以我还应该感谢你是吗?”安小诺咬牙切齿,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弄死安建成,他活着都是在浪费空气。


    “我知道恨我,但安小诺,你恨我是没有理由的,我得到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付出了劳动所得,你要恨就应该去恨你的亲生父亲,如果不是他抛下你跟你妈妈,那我也不会跟你妈妈结婚,你妈妈也不至于抑郁而终。”


    “你放屁,分明是你跟何文欣那个贱人见死不救,生生气死了我妈妈。”安小诺气得爆粗口。


    安小诺相信,妈妈即便最初跟安建成结婚是迫不得己,但后面也是有真感情的,不然不会在发现安建成和何文欣的事情的时候那么伤心,在被夺走一切的时候那么绝望。


    “呵呵。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薛曼或许对我是有感情,可那又有什么用,就连给我生个孩子都不肯,如果她愿意给我生一个孩子,那么我也不至于这样对她,起码我会将何文欣的事情瞒着她一辈子。”


    “安建成,你简直无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