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车里咬我乳尖;深喉按住头吞浓精H

    “小荷,等会你可能要委屈一下了。”燕九飞快的将衣裳换上,昨天夜里的事情,他应该是不知情的,这会天刚亮,马上就会有人来禀报了。

    “没问题,你放心,我肯定会很伤心,很难过的。”毕竟她作为苏安歌的表姐,苏安歌没了,她这个当表姐的肯定是难过的,她问:“皇上信了吗?他是什么反应?”

    “听说,皇上就呆在废墟里,抱着焦骨坐了一个晚上。”燕九也是有自己消息来源的渠道的。

    今天的早朝,也不用上了。

    苏妃没了的消息,相信会在极短的时间传散开。

    “早知现在,当初干什么去了?”秦荷嘀咕着,皇上要真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对苏安歌情深,害云凡的人,为何不处置?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安

    歌呢?

    “小荷,皇上有时候也不能随心的。”燕九虽然没有登上那个位置,可是他懂这些年皇上的操劳。

    皇上想要当一个明君,南安虎视耽耽,还有老思想的臣子,哪怕皇上上位之后,已经在布局,提拔了不少自己人,有些政令依旧推行的缓慢。

 文学



    秦荷抿了抿唇,没有再回答,赶到皇家寺院的时候,这会天已经大亮,明媚阳光的照耀下,那一片废墟显得格外的荒凉,一股焦味传来。

    若不是知道里面死的人不是苏安歌,秦荷看到这一幕,怕也无法承受的了。

    姑姑秦芳菲在一旁哭着,她拿帕子擦了擦眼睛,浸了姜汁的帕子擦眼睛,她的眼睛瞬间就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妈呀,这姜汁的帕子擦眼睛,还真不是人干的,眼睛辣的不行。

    “姑姑。”秦荷到秦芳菲的面前,叫了一句之后,她就没说话了,只是含泪看着她,她不敢说话,她怕露馅了。

    “小荷,你快告诉姑姑,安歌没死,对不对?”秦芳菲已经晕了三回了!

    晕了又醒,醒了就哭,到后面直接就哭晕过去了,再醒,再哭。

    看到秦荷的时候,她死死攥着她的手:

    “小荷,这里面的人,肯定不是安歌,是不是?”

    “姑姑。”秦荷眼皮子一跳,差点以为秦芳菲也知道事实了。

    “明明昨儿个还让安辰那小子回来说,想吃红豆酥呢,我昨儿个夜里都让人把红豆泡好了,她怎么……怎么就没了呢?”

    秦芳菲哭诉着,这话她已经说过好几遍了,一旁的苏安辰被秦芳菲训斥过后,就跪在一旁,低着头的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他不敢想姐姐是不是平安离开了,他怕一想就露陷了,他想着姐姐进宫之后的日子,想着云凡死的时候,姐姐就像是天塌下来了一样。

    而他这个当舅舅的,却什么也不能做。

    这一次,他一定会护着姐姐,平平安安的离开。

    “小九,让你媳妇来。”皇上抱着焦骨枯坐了一夜没合眼,这会眼睛里都是红血丝,一开口,嗓子便哑的不行。

    “皇上。”燕九上前。

    “让你媳妇来。”皇上眼珠子转了转,许久维持着一个姿势太久了,这会转动着脖子,觉得难受极了。

    燕九的唇动了动,同样一晚上没睡的燕九,这会眼眶发红,他起身将秦荷喊了过来。

    秦荷刚到皇上的

    面前,正要跪下,就听到皇上道:“小九媳妇,你给我看看,这是不是安歌?”

    秦荷嘴角抽了抽,烧成焦黑,她能分辨出来才有鬼了。

    不过,皇上大概是真心有那么一丝丝爱安歌的吧?

    不然的话,现在的他,也不会这般颓废……

    没错,就是颓废,她见皇上的机会不算多,每一次见到皇上都是威严、贵气、高高在上,皇权不可冒犯的。

    可是眼前的他,一个晚上没睡,胡子也没有处理,抱着焦骨坐了一晚上的他,确实有些狼狈。

    “小九媳妇,你是郎中,你告诉我,这不是安歌,安歌没死,对不对?”皇上的声音有些沙哑。

    秦荷跪了下来,“皇上,寺院里可有别的人被烧了?”

    皇上眼珠子一转,立刻让守将过来,可,守将被他在皇宫里就刺了一剑,死没死也不知道,他让人把寺院的师太叫了过来。

    师太是一位尼姑,她行礼过后才道:“除了苏妃和丫环,寺中所有僧人都在。”

    “那,安歌为何在院中没有逃出?”秦荷开口质问道:“院中走水,为何没有人救火,反而让火势这么大呢?”

    师太跪了下来,念了一

    句‘阿弥陀佛’,她道:“苏妃的喜欢清静,连续晴朗了几日,昨天夜里风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