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舞蹈被教练折磨H文*合租屋里交换娇妻

    “战总,你就当我是在威胁你,因为你,我和琳琳现在过得生不如死,就算琳琳当初欺骗了你,但这五年来对你的心意也不是假的,可你呢,对她的付出视而不见,还这样对她,你自己跟安建成又有什么区别呢?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再说也没有意义,我现在要的只是离开,过去的种种都不想再计较。”


    战擎渊嗤笑:“计较?你有那资格吗?”


    何文欣脸色隐隐发青,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忍了又忍,笑道:“是,我没有资格计较,但战总你呢,隐瞒了安小诺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按照她的性格,只怕战总你也讨不好,那时候你又该怎么办?”


===第286章 神秘女人===


战擎渊最恨别人的威胁,也不吃这一套,毕竟威胁这种事,妥协了一次就会有后面的无数次,闻言,冷笑道:“看来安建成对你还是太仁慈了,既然你这么想告诉安小诺,那你就去。”


    “那如果我将这件事爆到网上呢,安小诺句成了父不详的私生女,还有你们的孩子,也将沦为谈资,这些你难道都不在乎吗?”


    “你以为这些东西你发的出去吗?或者说有人敢爆吗?”


    何文欣脸色一白,似乎这才想起来恒天集团旗下经营着娱乐公司,自然也与各家媒体关系密切。


    “战擎渊,你真的要赶尽杀绝?”


    战擎渊的回答是直接升上了车窗,根本不予回应。


    何文欣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车子开走,整个人无力地扶住了一旁的柱子,浑身冷汗直冒,怎么办,战擎渊不肯帮忙,她跟安若琳该怎么脱离安建成。


    她倒是想报警,可报警有用吗?迎来的不过是安建成更加疯狂的报复,这个男人彻底疯了,任何一点点行为都会激怒他。


    “你刚才说的事情都是真的?”忽然,一道陌生的女声响起,吓得何文欣一个激灵。


    何文欣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陌生女人,瞬间警惕起来,“你是谁?”


    女人轻笑了一声,“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是可以帮你的人就足够了。”


    何文欣自然不可能轻易相信她,“你为什么帮我?”


    女人嘴角轻勾,“大概是因为我跟你一样,有憎恨的人吧,怎么样,要跟我做交易吗?他不帮你,但我可以哦,我不仅能帮你离开这里,还能保证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说实话,何文欣心动了,这样的日子她一天都不想过了,“还有我的女儿。”


    女人点头,“我可以让你女儿跟你一起走,你女儿不是想成为大明星吗?我还可以为她提供资源,保证让她成为红极一时的大明星,但前提是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这人平生最恨的就是欺骗,如果你骗我,我会让你比现在还痛苦一百倍。”


    “好,我跟你做交易。”


    女人终于满意地笑了,伸出手:“合作愉快。”


    ……

 文学


    战擎渊回到办公室,脸色难看,对裴助理说道:“密切注意何文欣和安若琳,不能让小诺知道这件事。”


    裴助理点点头,“好,我会跟那些媒体打招呼,他们就算收到爆料也不敢爆出去。”


    毕竟是战擎渊的面子,他们肯定会给。


    “不过战总,如果何文欣真的去找了安小姐呢?”


    战擎渊目光冷沉,“你就让她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战擎渊有软肋,何文欣有何尝不是?这个时候比的就是谁比谁狠而已。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告诉了安小姐也无妨,安小姐因为安建成受了多少苦,她要是知道安建成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或许还能开心一点。”


    裴助理之前查薛曼的过往时,其实就意外查到了这件事,只是跟薛曼有了孩子的那个男人的身份却一直查不出来,那个男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何文欣说安小诺父不详倒也不算错。


    不过他是真心觉得安建成那样的渣男,不配成为安小诺的父亲。


    “这件事我有主张。”战擎渊说道。


    他在乎的根本不是安小诺的父亲是谁,而是安小诺知道了之后会不会难过,无法接受,毕竟在她的心中,自己的母亲是完美的,他不想让她对母亲失望。


    安小诺已经对父亲失望了,仅有的美好就继续保留吧,他无法改变安小诺的过去,只能尽量保护她的现在和未来。


===第287章 懵逼的小家伙们===


战擎渊没有跟安小诺提及何文欣来找过他的事情,安小诺自然也不知道。此时的她还在公司里加班,为客户的诸多要求烦恼。


    接到战擎渊的电话邀约时,她才注意到都快要下班了:“晚上一起吃饭?”


    昨天更跟他吃过饭的安小诺正想拒绝,就听到战擎渊说道:“上次贝贝说想吃北华街一家餐厅的甜品,今天去尝尝?”


    安小诺立刻转了口:“好啊,不过我现在还没下班,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


    “没关系,我去幼儿园接宝贝和贝贝,等下再来接你,时间上应该也差不多。”


    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会耽误不少功夫。


    安小诺对他的安排没有意见。


    幼儿园。


    安宝贝和安贝贝刚走出门口就开始东张西望,刚才妈咪说今天战叔叔会来接他们的。


    “在哪儿呢?”安贝贝睁着一双大眼睛,在人群里四处张望,但是她身高有限,暂时还没看到战擎渊。


    安宝贝指了指西北角:“那儿。”


    安贝贝这次看到了,顿时笑弯了眼睛,拉着哥哥的手就要往战擎渊那边跑去,却被一个小男孩拦住了路。


    “贝贝,你今天下午的时候为什么不理我啊?”小男孩委屈巴巴的。


    安贝贝皱眉看他:“我不喜欢你为什么要理你,你走开。”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很喜欢你的。”


    安贝贝很不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你揪我小辫子我为什么喜欢你?”


    “我就是喜欢你才揪你小辫子的,你不可以不喜欢我。”小男孩一改委屈风,骤然走了霸总路线。


    安宝贝眼眸微眯,盯着小男孩:“你揪我妹妹辫子?”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为什么不知道?


    小男孩有些怕安宝贝,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我就是喜欢她,想跟她打招呼。”


    小男孩是隔壁香蕉班地小朋友,早上的时候无意中见到了安贝贝,顿时惊为天人,时不时就在他们班外徘徊,可安贝贝基本都跟安宝贝在一起,安宝贝虽然长得玉雪可爱,可是小男孩却有点怕他,就不敢进来。


    直到下午课间休息时,安宝贝去上厕所,他才找到机会,小男孩吸引小姑娘注意的方式就是揪人家的小辫子,谁知道安贝贝竟然不理他,小男孩觉得很受伤,所以才会在放学后鼓起勇气拦住了安贝贝。


    安宝贝一想到有人趁着自己不在竟然欺负了妹妹,就很生气,他妹妹虽然笨,但也只能他自己欺负,别人不行。


    他挡在安贝贝的面前,瞪着小男孩,凶巴巴地道:“我妹妹不喜欢你,你以后离我妹妹远一点,不然我揍你哦。”


    他说着,还挥了挥小拳头,颇有种老大的风范。


    小男孩呆呆地望着他,忽然放声大哭,这一哭,安贝贝和安宝贝都傻眼了,他们都没做什么呢,怎么就哭了呢?


    小男孩哭得大声,却是干打雷不下雨,立刻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战擎渊听到动静,疾步走过来,蹙眉问道,“怎么了?”


    小男孩本来是在干嚎的,此时见到战擎渊,立刻被他的冷脸吓到了,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战擎渊:“……”


    他长得很吓人吗?


===第288章 这个叔叔好可怕===


“他怎么回事?你们欺负他了?”战擎渊转头问两个孩子。


    安宝贝和安贝贝齐齐摇头,小脸茫然,这个人莫名其妙就哭了,他们还郁闷着呢。


    小男孩的妈妈哪里想到就停个车的功夫就听到了儿子哭,匆匆走过来,看到这场景,自然以为是战擎渊欺负了小朋友,顿时就怒了,将儿子往自己身后一挡,就骂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儿,竟然欺负小孩!”


    战擎渊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但对方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话就跟连珠炮似的,“我儿子几岁,你几岁,你竟然欺负小孩子,要不要脸,有本事冲我来啊……”


    巴拉巴拉,一句接着一句,根本不带停的,甚至连气都不喘。


    战擎渊脸黑了,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这么刁蛮不讲理的人,拳头捏得嘎嘣响,安宝贝都担心他会打人。


    所幸战擎渊教养良好,即便无法忍受也不至于打人。


    幼儿园老师注意到这里的情况,赶紧过来安抚:“桐桐妈妈,冷静,我们有话好好说。”


    很巧,这位老师正好就是带小男孩他们班的老师,平时也会教安宝贝他们班的课,都认识他们。


    有她在旁边调停,事情的经过很快就弄清楚了,桐桐妈妈一听人家根本没有欺负自家儿子,顿时脸红,“那个,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了。”


    随即瞪着自家儿子,“人家都没欺负你,你哭什么?”


    小男孩抽抽噎噎,小小声:“这个叔叔长得好可怕,像灰太狼。”


    人在旁边站,锅从天上来的战擎渊:???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桐桐妈妈更加尴尬了,“对不住对不住,小孩子胡说八道,不要介意。桐桐,跟人叔叔道歉。”


    桐桐看了战擎渊一眼,往妈妈身后缩了缩,眼眶又红了。


    呜呜呜,这个叔叔好可怕,他要回家。


    安宝贝和安贝贝全程旁观,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别说,战叔叔冷脸的样子是真的挺可怕的,能止小儿夜啼的那种。


    安宝贝还收敛一点,只是咧咧嘴,安贝贝却笑出了声,一下子吸引了几人的注意力。


    战擎渊脸黑了,这丫头竟然还敢笑。


    桐桐却看呆了,情不自禁地说道:“妹妹,你长得真可爱,我长大了娶你吧。”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桐桐妈妈是尴尬的,战擎渊和安宝贝则是气的。


    战擎渊≈ap;安宝贝:就你这怂样也配娶我女儿(妹妹)!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安贝贝脖子一扭,一脸傲娇地拒绝:“我才不要,你都没有我爹地好看。”


    她说着,还主动拉住了战擎渊的手,“我以后要嫁给我爹地这样好看的男人,你不行,而且我不喜欢你,你太幼稚了。”


    桐桐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然后,嘴巴一张,再次嚎啕大哭,这次是真伤心了。


    桐桐妈妈:“……”当着人家爸爸哥哥的面耍流氓你怎么还有脸哭?


    她都要尴尬死了,夹起自家儿子就匆匆离开,心中暗暗决定,未来一个星期都让他爸来接,她丢不起这人。


    同样呆住的还有战擎渊,他垂眸看着还没他腿长的小姑娘,眸光颤动,她刚才是叫他爹地了吧,他没有听错吧?


    可惜安贝贝完全无法体会他激动的心情,晃了晃他的手:“战叔叔,我们走吧。”


    还沉浸在激动中的战擎渊定定地看着她,温柔开口:“贝贝,你刚才叫我什么?”


===第289章 好像是冲着安小诺来的===


安贝贝却以为他是生气了,顿时就慌了,对着手指,小心翼翼地问道:“战叔叔,对不起。”


    她只是不希望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知道她是没有爸爸的,所以才叫战叔叔爹地的,不是故意的。


    战擎渊:“……”他不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安贝贝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道:“他们都有爹地,我也想有。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不叫了。”


    一句话,瞬间刺痛了战擎渊的心,他一把抱住小姑娘,温柔地说道:“不用说对不起,我很开心你愿意叫我爹地,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可以继续叫。”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他,是他让他们过了五年没有爹地的生活,但是以后不会了,未来的每一天,他都会陪在他们的身边。


    他又搂过安宝贝:“以后我就是你们的爹地。”


    安宝贝扭过小脑袋,“你想得真美,先过了我妈咪那关再说吧。”


    可眼圈却悄悄红了,心变得很柔软很柔软,情不自禁地就抓住了战擎渊的衣摆,依赖的姿势。


    战擎渊带两个孩子上车,没有注意到马路对面的一辆车里,一直有人在注视着他们。


    “那两个就是安小诺和战擎渊的孩子?”女人不紧不慢地开口,视线还停留在幼儿园的方向。


    何文欣眼底满是恨意,“对,就是他们两个。”


    上次就应该弄死这两个小鬼,让安小诺和战擎渊痛苦一辈子。


    女人嘴角轻勾,“不错。我们走吧。”


    “你想对他们做什么?”何文欣问道。


    女人笑了笑,只是眼神有些冷,“这不是你该管的,回去告诉你女儿,如果想成为大明星,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如果以后不能听我的,那就趁早滚蛋。”


    她说话很不客气,但何文欣却升不起丝毫的怒气,现在的他们,就连生气都没有资格。


    “好,我们一定听你的,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只是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那个家啊。”


    安建成现在已经彻底疯了,天天买醉,喝醉了就发酒疯,不是指着他们的鼻子骂,就是动手,再这么下去,何文欣都担心自己会被打死。


    女人升上车窗,让司机开车,她不开口,何文欣也不敢催,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是什么,但既然这人敢跟战擎渊对着干,肯定是有底气的,这样的人不是她可以招惹得起的。


    而且现在她是他们的唯一希望,她也不敢触怒她,


    过了很久,女人才淡声开口:“最迟后天,我就会送你和你女儿出国,至于你女儿现在的经纪公司,我会去解约。”


    何文欣心中一喜,连忙说道:“好。”


    女人轻蔑地扫了她一眼,神情满是讽刺,何文欣也不敢表露出丝毫的不满,甚至还要冲她讨好地笑,就像摇尾乞怜的狗。


    “只要你们乖乖听我的话,我不仅能保证你们衣食无忧,我还能让安小诺变成一只可怜虫。”


    何文欣:“你说什么我们做什么,绝对没有二话。”


    女人满意了,随即像是不经意地问道,“当初安小诺离开安家,带走了什么东西吗?”


    何文欣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却还是老实说道:“什么都没有带走。”


    “也就是说,薛曼的东西现在都在你手里?”


    何文欣一僵,“不是,那些东西都烧了。”


    女人脸色一变,声音都变得尖锐了一些:“烧了?什么都没留下?”


    何文欣不懂她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激动,心中隐隐不安,却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有部分东西卖了。”


    她那么恨薛曼,怎么可能在家里留下她的东西,不值钱的都被她丢了毁了,值钱的则是被她卖了。


    “那这枚玉佩呢?”女人指着手机里的一张照片问道。


===第290章 见过这枚玉佩吗===


照片上只有一枚心形的玉佩,暖白色的玉佩,看着只有小孩的掌心大小,上面似乎还有一些纹路,不知道是什么,却挺好看的。


    何文欣摇摇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枚玉佩,您找这个做什么?”


    女人一听,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不答反问:“真的没有见过?”


    “没有,薛曼的东西里从来没有这个。”


    “也不在安小诺那里?”


    何文欣:“安小诺当年走的时候真的什么都没拿。”如果她拿走了这枚一看就很值钱的玉佩,她肯定会抢回来的。


    最重要的是,当年如果有这枚玉佩,薛曼也不至于没钱治病。


    想到这里,何文欣脑中灵光一闪,“或许安小诺把它给当了。当年薛曼生病,花了不少钱,安建成巴不得薛曼死,自然不会给她付医药费,如果安小诺真的有这枚玉佩,极有可能就是被她当了。”


    越想,何文欣觉得越有可能。


    女人听到这话,若有所思。


    “请问,这枚玉佩很重要吗?”何文欣小心试探着问道。


    女人眉眼一冷,“那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


    何文欣顿时就不敢多问了,生怕将女人惹得不耐烦了。


    原先她还以为这个女人是冲着战擎渊去的,现在看来,是冲着安小诺来的,难道是安小诺在国外时招惹的仇家?


    但不管怎么说,何文欣对此事都乐见其成,只要安小诺倒霉,她就开心了。至于自己是不是被利用了,那不重要,被这个女人利用总好过被安建成打死。


    ……


    e≈ap;x设计公司。


    安小诺知道安建成被保释出来后每天在家里跟何文欣、安若琳两人相爱相杀,却没想到这人竟然会找到自己公司这里来。


    “安小诺,你给我出来。”安建成在办公室外大呼小叫。


    同事们的目光顿时都落在了安小诺的身上,他们自然知道这人是谁,毕竟安建成最近的热度可不低。


    安小诺脸色阴沉,冷着脸走出去,刚一靠近,浑身的酒气就扑面而来,她后退了一步,神情厌恶,“你来这里干什么?”


    安建成瞪着她,“我当然是来找我那没良心的女儿啊,安小诺,我好歹养了你二十年,你竟然亲手举报了我,你对得起我吗?我就是养块叉烧都比养你强。”


    安小诺冷笑:“是啊,你恨不得回到二十六年前,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掐死我。但是安建成,我告诉你,你落得今天的下场是你活该,从你背叛我妈妈的那一刻起,你就应该料到了这般结局。我觉得你更应该感谢我,起码我没有让你孤家寡人,而是让你最爱的何文欣和安若琳陪你一起。”


    “安小诺,你给我闭嘴,薛曼那就是个贱人,水性杨花,不知廉耻,我娶她是她烧高香,不然就她那样当时谁敢娶她——”


    砰——


    狠狠的一脚打断了安建成的话。


    安小诺看着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眸,“你怎么来了?”


    战擎渊是跑上来的,他平稳了一下呼吸,才说道:“正好我在附近,所以就来找你一起吃午饭。”


    他这话半真半假,他在附近是真的,不过是在谈合作,只是接到设计部总监的电话,说安建成来了公司找安小诺,他担心已经穷途末路的安建成会说出安小诺的身世,于是丢下客户急匆匆赶了过来。


    幸好赶到的及时,安建成还没来得及说。


===第291章 根本不是亲生的===


战擎渊那一脚恰好踢在安建成腹部,他捂着腹部,疼得趴在地上猛烈咳嗽。


    战擎渊看都不看他,对安小诺说道:“你先进去,这里我来处理,这家公司的保安也可以换了,竟然让外人随意进出公司。”


    说到最后,眼神已经冷如冰霜。


    安小诺却没走:“不,我还有话问他。”她要问清楚刚才安建成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战擎渊装作不在乎地说道:“他的话也能信?不过是一些胡说八道的话,不用放在心上。”


    “不,我觉得他刚才不是胡说八道,战总,我会保护好自己,不会让他伤到我的。”


    “醉鬼的话不能信,进去。”战擎渊强硬地说道。


    他的态度太奇怪,安小诺反而起了疑心:“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战擎渊心一紧,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反问:“我能知道些什么?”


    安小诺想想也是,“那我更要问清楚了。”


    她看向地上的安建成,开口时,语气已经冷了下来,“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没人敢娶我妈?”


    安建成却不回答了,只是看着她笑,眼神疯狂。


    安小诺皱眉,“安建成,你如果不想马上回到看守所,那就告诉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小诺,你以为你妈妈是个什么好东西,也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罢了,如果不是我娶了她,她陆家大小姐早就成为众人的笑柄了。”


    “闭嘴!”战擎渊怒斥,对刚赶上来的保安喝道:“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将人给我丢出去!”


    “等等。”安小诺阻止,“我要问清楚。”


    战擎渊半抱着她,想要将她拖离这里,安小诺要是再察觉不出异样那就不是她了,她现在可以肯定,战擎渊绝对知道些什么。


    “战擎渊,你放开我。”她挣扎。


    战擎渊自然不肯放,“走,不要跟一个酒鬼疯子纠缠。”


    保安们拖着安建成就要走,还有一个保安要去捂住他的嘴,却已经来不及了。


    安建成冲着安小诺喊道:“你妈跟我结婚的时候肚子里就已经有了你这个野种,而那个时候我连你妈的手都没有碰过!你以为你妈真的爱我吗?那个贱人不过是拿我当挡箭牌,老子给你当了二十年的便宜老爹,拿她薛曼一点钱怎么了,这些都是我应得的。”


    战擎渊沉着脸站在原地,盯着安建成的目光仿佛在看死人,但他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担心地看向了安小诺。


    安小诺如遭雷击,不敢置信地看着近乎疯癫的安建成,“不,你胡说,我妈妈根本不是那样的人,安建成,你以为编造了这么一套谎言就能掩盖你害死我妈妈的真相了是吗?”


    安建成哈哈大笑,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们,“我是不是撒谎,你可以问问战擎渊,他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对了,他瞒着你的事情不止这一件,安小诺,你跟你妈妈一样蠢,被一个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哈哈哈哈哈哈。”


    安建成被拖走了,可他的话却深深地刻在了安小诺的脑海里,她怔怔地看着战擎渊,喃喃道:“他说的是真的吗?你早就知道我不是安建成的亲生骨肉?”


    战擎渊张了张嘴,一向能言善辩的人此时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我妈妈在结婚前就已经怀了我,那我的父亲是谁呢?为什么要丢下我妈妈让我妈妈跟别的男人结婚?”


    她眼神空洞,脸色惨白。


    战擎渊瞬间就心疼了,抱住她,“小诺,别想了,不管你的父亲是谁,你的妈妈都是薛曼,她给了你最完整的母爱不是吗?”


===第292章 被隐瞒的真相===


安小诺无法说清楚此时心里的感受,世界崩塌也不过如此。她以为是安建成背叛了母亲,夺走了母亲的一切,还害死了她,所以才憎恨着安建成。


    但如果母亲一开始就背叛了安建成呢?因为背叛,所以愤怒,报复,这一切似乎也变得合情合理。


    那么她呢?她的恨意算什么,她又算什么?


    她是母亲和安建成人生耻辱的证明吗?


    难怪安建成想要掐死她!会不会有那么瞬间,妈妈也是不希望自己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


    安小诺陷入了自我怀疑,钻进了死胡同里,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连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她手脚冰凉,眼底的神采一下子就熄灭了。


    战擎渊看着眼前这个一下子失去了灵魂的人,心中发慌,抱紧了她,“小诺,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妈妈是爱你的,安建成就是胡说八道。”


    是胡说吗?如果是胡说,他怎么会这么紧张?


    这一刻的安小诺,头脑无比的清醒,她想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已经被遗忘的事情。


    她想起小时候其实某些时候安建成看着她的目光确实是憎恶的,甚至是满含恶意的,只是转瞬即逝,当时的自己也没放在心上,只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错觉。


    “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安小诺哑声问道。


    战擎渊迟疑,“……不久前。”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战擎渊沉默,他就是担心她知道了以后会难过,没成想还真的就按照自己预计的发展了。


    “小诺,人生中很多事情其实并不需要那么较真的,既然你妈妈从来没有告诉过你,那就证明这件事不重要,起码对于你妈妈来说不重要,你只是她的女儿,仅此而已。”


    安小诺摇头,不是这样的。


    “小诺,不要否定自己,你问问自己,那么多年你感受到的爱难道都是假的吗?如果你妈妈现在还在世,知道你质疑她,她又该有多伤心?”


    安小诺一怔,是啊,妈妈那么爱自己,自己怎么可以怀疑她,不管自己的父亲是谁,妈妈都是自己的妈妈。


    安小诺沉默了,可眼底总算有了一丝丝神采。


    战擎渊悄悄松口气,还能走出来就好。


    战擎渊静静抱着她,安小诺也不说话,良久,她才轻声开口:“可以送我回家吗?我好累。”


    战擎渊二话不说,直接抱起她就走,丝毫不管现在是在公司里,而安小诺身心疲惫,只是轻轻靠在他的肩上,闭上了眼睛。


    她不想管了,外人的目光、同事的议论,什么都不想管。


    同事们瞪大了眼睛,今天吃到的瓜一个比一个大,肚子都要撑破了,尤其是看到最后一幕,一个个嘴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虽然大家对安小诺和总裁的关系一直都有猜测,可真正见到还是震撼的,原来安小诺才是那个要成为他们老板娘的人啊。


    设计部总监扫了他们一眼,冷着脸说道:“工作都做完了吗?一个个都那么清闲!”


    大家纷纷回神,不敢继续吃瓜,赶紧埋头工作,可心头的震撼却一点不少,心中迫切地想要跟人分享今天吃到瓜。


    可随即就听到设计部总监说道:“今天的事情都给我烂在肚子里,谁要是传出去一个字,那就不要干了,立刻收拾东西给我滚,甚至三年内,都不要想在这一行里混。”


    吃瓜群众们精神一振,赶紧收拾好那点八卦心,吃瓜固然重要,但面包更重要,还是好好工作吧。


    设计部总监摇摇头,这一群天真的人啊,也不想想那是谁的八卦,要是真的传出去了,就不是丢工作那么简单了。


===第293章 你这样是追不到我妈咪的===


战擎渊看着神色怔然的安小诺,欲言又止。


    可安小诺却闭上了眼睛,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战擎渊明白有些事情只能等她自己想明白,于是也不再说话,沉默着将她送回了家。


    “今天你先好好休息,两个孩子我去接,你放心的话,他们今天可以跟我住,我明天早上再送他们去学校。”


    安小诺没有反对,她今天浑身都充满了负能量,一时半会儿调节不过来,她不想将负能量传递给孩子们,这样的解决方案自然是最好的。


    “谢谢。”她说。


    战擎渊却只是抱了抱她,轻轻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柔声道:“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一觉,等你醒来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安小诺胡乱点点头,如幽灵般飘进了电梯里。


    ……


    “战叔叔,今天怎么又是你来接我们?我妈咪呢?”安贝贝眨着大眼睛,问出现在幼儿园门口的人。


    “妈咪今天有事,所以让我来接你们,我带你们去吃大餐好不好?”


    安宝贝背着手,不悦地皱起了小眉头:“妈咪今天是加班了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