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牛子有多长,女邻居当了我的X奴

   温凉小心翼翼的推他。

 

    “傅御风,你先松开我,药没有了,我要起来给你换药。”睡得迷迷糊糊的傅御风听到这话,终于睁开眼睛,先看了一眼温凉却是没有放开她的意思,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药瓶,自己起身,迅速的拿起桌子上的药,迅速的给换了

 

    上去。

 

    温凉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只觉得目瞪口呆。

 

    “你竟然还会单手换药?”

 

    她赶紧上前搀扶住傅御风,害怕他头晕摔倒。

 

    傅御风看了眼她的动作,倒也没拒绝,说道:

 

    “嗯,以前李老头给我治腿的时候,每天都要扎针,我已经习惯了。”

 

    说着,他抱着温凉重新躺回到床上,淡声说道:

 

    “你也不用这么紧张,我没那么脆弱。”

 

    温凉:……看出来了。您老人家连药瓶都能自己换,还有什么是您办不到的!

 

    换了药,温凉松了口气,躺在傅御风怀里,却依旧盯着头顶的药瓶看。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炙热,还是不知傅御风原本就在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他猝不及防的开口说道:

 

    “睡吧,李老头对于输液的时间把控的很好,到时候他会自己进来给我拔针的。你不用再盯着了。”

 

    温凉下意识的就说道:

 

    “那怎么可以,万一李医生忙其他的事情,把这边给忘了怎么办,回血会很痛的。”

 

    毕竟刚才李医生给傅御风扎完针离开的时候那一脸淡漠的样子,让温凉怀疑他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把傅御风的生病放在心上。还真是巧了,李医生还真是这样想的,傅御风生病的次数一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再加上现在正是午休时间,李医生帮他扎完针以后,还就真的不操心的跑去睡午觉了

 

    ,心大的让人惊叹。

 

    所以得亏了温凉一直在盯着傅御风的输液瓶子,等到快要拔针的时候,左等右等不见李医生过来,她终于躺不下去,挣脱开傅御风的怀抱,快步的跑下去喊人。

 

    李医生一边给傅御风拔针,一边打着哈欠,碎碎念叨。

 

    “你这个臭小子,人不怎么样,运气倒是不错,竟然有一个对你这么好的老婆,这是让人羡慕。”

 

    傅御风此时也已经醒来,听了李医生的话,他嘴角微勾,罕见的没有反驳,手一直抓着温凉的手,放在手心里着,轻笑着说道:

 

    “嗯,我一直都知道我的运气很好。”

 

    要不然上天也不会安排我遇见温凉,这傻傻的,只想把自己的一腔心意都送给自己的女人。

 

    李医生:……

 

    得!还以为这人生了病会有什么不同,现在一看,还是原来的那个人,臭屁的毛病一点都没变,给两分颜色就能开染坊,快把他得意的要上天了!

 

    李医生一刻也不想在这里久留,这房间里面的恋爱的酸臭味已经深深地熏到了他,匆匆的拔了针,他丢下一句“多喝热水”,就迅速的撤离了房间。

 

    温凉因着傅御风刚才的那番话,脸有些红。

 

    “你刚才怎么那样跟李医生说话呀!”

 

    她不免抱怨,语气轻轻软软的,听在傅御风耳朵里,更多的是在娇嗔,只想教人把她按进怀里,好好的疼爱。

 

    傅御风不知所以然,在她的额头轻轻的吻了吻,说道:

 

    “困不困?”温凉乖巧的点点头,盯着一个药瓶子看,还是眼睛眨都不眨的那种,眼睛早就酸的快撑不住,也是看着傅御风被烧红的脸,温凉才坚持下来的,现在傅御风输完了液,她自然是困得不行了。

 

 第五百一十四章 回国过年

 

    本来弗洛伊德安排的是让温凉在腊月二十六的这一天开始接受治疗,可因为二十四的时候她拉着sur出去放风,吹了一上午的冷风,再加上周边最亲密的一人一狗都

 

    发了高烧,傅御风实在是不放心温凉的身体,便让弗洛伊德的治疗计划推迟。

 

    既然推迟了治疗计划,时间空出来了,傅御风看着时间,傅御风便想带着温凉回国一趟。

 

    这个计划刚刚给温凉提出来的时候,温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真的要推迟治疗计划,回国过年?”

 

    傅御风认真的看着她,将人拥进怀里,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说道:

 

    “是啊,怎么,你不想回去?”

 

    傅御风专程问过了弗洛伊德,按照温凉现在的状态,回国待几天并不是不可以,只要注意不要让她的情绪二度受到刺激就可以了。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弗洛伊德再面对傅御风,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高傲,现在每次跟傅御风说话,都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众人都知道这种小心翼翼是为了什么,但也不戳

 

    破,毕竟,让弗洛伊德带着这样的情绪去给温凉看病,对温凉只会有益无害。

 

    傅御风认真的记下了弗洛伊德说的重点,暗暗盘算了一番,便打算在腊月二十七这天带着温凉回国。

 

    这次行程因为是突然的决定,傅御风谁也没有通知,只告诉了易凡大概的接机时间,便带着温凉踏上了回国的专属的航班。

 

    南山别墅里面有专程的停机坪,傅御风不需要跟航空公司协商起飞停飞的时间,直接起飞,降落在了南山别墅前面的那块停机坪。温凉想过自己再次回到东城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但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以这样一种突然的方式突然降临在南山别墅,这种感觉,新奇,激动,但更多

 

    的是惊喜。温凉和傅御风不过才走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东城的气候几乎没什么变化,依旧冷的不像话,傅御风在上飞机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在下机的时候把温凉团团包

 

    住,整个人裹成了一个粽子的模样,抱着回了别墅。

 

    李医生牵着sur跟在他们两个人身后下了飞机,而同时,降临在z国这个其妙国度的,还有一位陌生的朋友……弗洛伊德。尽管弗洛伊德已经跟傅御风强调了很多遍,现在温凉的身体情况完全可以带着她回国过年,但谨慎惯了的傅御风依旧不放心,直接去掳了弗洛伊德,拉着人就上了飞机,

 

    一起带着飞回了z国。下了飞机,看着周围优美的环境,弗洛伊德被强行掳走的那一点儿不满的小情绪顿时灰飞烟灭,他本来就是一个随性的人,最近也一直都有打算出门远行,只是碍于温凉

 

    的病情,才耽搁了下来,这次被傅御风强行的带来东城,看看自己没有见过的风景,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样想着,他拖着胖胖的身体,跟在李医生的身后迅速的下了飞机。

 

    他快步的追上李医生,问道:

 文学

 

    “李医生,我们这是在哪里?”李医生没有说话,虽然已经答应了弗洛伊德给温凉治病,但是他们对于这个曾经不怀好意的人却是再也回不到最初那时候的信任,李医生并没有要回答弗洛伊德问题的打

 

    算,倒是他手边牵着的sur,不知道怎么回事,刚一看到弗洛伊德,sur就对他的态度很不友好,多次冲上前去嚎叫,吵得整个飞机上的人都不得安宁。

 

    “汪汪汪!”

 

    看到弗洛伊德主动凑上来,sur挣扎着就要扑上去。

 

    李医生慌忙的拽住牵引绳,就算是这样,sur过于狂野的动作还是吓得弗洛伊德迅速后退,抖着他身上的肥肉,看上去十分滑稽。

 

    李医生冷眼旁观的看着这一切,并没有责怪sur的打算。

 

    在他看来,sur真的是一只十分有灵性的狗狗,知道面前的这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欺负过它的妈妈,所以才对他这么的凶恶。

 

    弗洛伊德兀自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学习了这么久,还是这么不得动物的喜欢!”

 

    李医生蹙眉看着他,闻言冷哼一声,说道:

 

    “本就长了一副讨厌的模样,你指望谁喜欢你!”这话说得,把弗洛伊德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时候他兴奋的劲头过去,才隐隐的想起来,好像之前自己是被李医生给羞辱过的。顿时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半晌缓

 

    不过来。

 

    众人进到别墅里,张妈热情的迎了上来。

 

    “先生,太太,早前的时候听易秘书说你们最近两天会回来过年,我还以为他在说笑,竟然真的是你们,这可太好了!”

 

    傅御风没有停顿,抱着温凉径直的往楼上走,说道:

 

    “张妈,后面还跟着一位客人,你看着地方给安排一下房间,路留时和苏乘最近也会过来,记得给他们也留着地方。”

 

    一句话,交代了两个意思,张妈毕竟也是跟了傅御风这么多年,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笑着说道:

 

    “先生放心。”

 

    然后她看向跟在最后进来的弗洛伊德,笑着上前,说道:

 

    “这位先生,想必您就是我们先生口中的客人吧,先生让我带您去安顿,请跟我这边来。”张妈早前的时候也是在荷兰待着的,英语说的十分流利,顺利的把弗洛伊德给带了下去,李医生身边终于没有了弗洛伊德的气息,总算是可以躺在沙发上好好的松了口气

 

    。

 

    傅御风抱着温凉进了主卧,虽然已经将近一个月不住,这里面却还是跟他们离开之前是一个模样。

 

    房间里十分温暖,傅御风抱着温凉来到床上,先帮她解了身上所有的衣服,温凉的脑袋终于可以露出来,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好热。”

 

    她喃喃的说道。

 

    傅御风轻笑。“房间里暖和,外面很冷。先坐一会儿,适应一下气候,张妈已经做好了饭,我们等下下去吃饭。”

 

 第五百一十五章 我回来了

 

    温凉咬着下唇,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抬头,忍不住打量着这个房间,轻笑着说道:

 

    “看来我们走了以后,张妈没少帮我们收拾屋子。”

 

    傅御风颔首。

 

    “张妈一向细心。”

 

    温凉打量着,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忍不住问道: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呢,你怎么突然把弗洛伊德先生也给带回国了?我看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不会是你直接把人给拽回来的吧?”

 

    傅御风小心翼翼的顺着温凉的头发,闻言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说道:

 

    “怎么,多一个人陪你过年,你不高兴?”

 

    温凉抿唇。

 

    “倒是谈不上什么高兴不高兴,毕竟弗洛伊德先生也是我的主治医生,你既然把人带回来了,那就好好招待人家,不要让他在异国他乡感觉不到温暖。”

 

    傅御风听了她这话,嗤笑一声,说道:

 

    “你倒是会为他考虑。”

 

    反过来,别人把你当成试验品的时候,可没替你考虑半分。

 

    后面的话傅御风没有说出口,他知道温凉向来心软,说这些不开心的话只会让她回忆起不好的事情,白白糟蹋了这美好的气氛。

 

    温凉沉默了一瞬,说道:

 

    “来者是客嘛,傅先生,你就不要再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啦!”

 

    她说的十分轻易,但傅御风却是不可能那么轻易的释怀。温凉躺在床上无声无息的那四天,是除了傅御风的父母死的那一阵,他这辈子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好了,不要再想了。去收拾一下,我们下楼吃饭。”

 

    他们降临在东城是当地时间下午一点。

 

    张妈十分用心,做了一桌子温凉喜欢吃的饭菜来迎接他们回家,这让温凉感到十分温暖。

 

    在南山别墅,温凉总是十分的容易满足,张妈一直在扮演着母亲的角色,给着她和傅御风力所能及的关怀,面对傅御风的时候,也不像在海滨别墅的刘嫂那样战战兢兢。

 

    比起海滨别墅,这里更有家的感觉。

 

    一顿饭,除了初来乍到的弗洛伊德以外,所有人都吃的十分愉快。

 

    自从生病以来,温凉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傅御风也一直都纵着她,有时候甚至会陪着她一起午睡。

 

    温凉吃过饭以后就有些昏昏欲睡,可这次傅御风却没像以前那样直接抱着她上楼睡觉,反而将人拥进怀里,不停的晃啊晃,晃得温凉心烦意乱。

 

    “傅御风!”

 

    终于受不了,温凉挣扎着推了身后的男人一下,不满的说道:

 

    “你不要再晃我了,我好困。”

 

    傅御风低声说道:

 

    乖,别睡,刚回来,要倒一倒时差,我们等到晚上再休息,现在带你去南山看看建成的温泉室,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