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破庙前后破苞;娇嫩无力张开腿抽搐h

   早就把其他都忘到了脑后。

    每天过得都很充实,又很忙碌。

    尤其剑法。

    自从输给洛辰以后,他再没练过一次。

    半个多月未曾集气,气海中早已空空荡荡。

    那柄无锋剑,也不知被他随手丢到了哪里。

    不得不说,李东玄对他本来抱有很大的期望。

    甚至可以说是把他当成亲儿子来培养的。

    初见宋一之时,他便被宋一的天赋震惊。

    那时宋一年纪虽是不大,可却有一股子锋锐劲,像是一柄初生之剑。

    李东玄自然看了个满眼。

    所以,算是连哄带求,才叫宋一的父母亲同意,让宋一随他修行。

    为此,从不谙世事的李东玄,还问过黎落。

    在黎落的建议下,给宋一的父母送了好些贵重礼品。

    而接到宋一,往后便是枯燥乏味的修行了。

    宋一也没什么怨言。

    毕竟他能感到自己一天一天,日渐强大。

    见识过邪祟,了解了世界的另一番面貌后。

    少年当然有了更远大的目标。

    可差错就出在,他没经受过苦难。

    太过顺当了。

    天下第一上赶着收他为徒,亲授一身绝世剑法。

    面对邪祟也是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与同阶,甚至高一阶的继承者对战,也是轻松加愉快,所向披靡。

    真的是太过顺利,从未经历挫折。

    直到输给洛辰。

    他心里的防线,全面崩塌。

    塌的一败涂地,塌的不能再塌。

    宋一开始怀疑自己,终日刻苦,不要命的修行,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铲除邪祟?

    这种事,有更强的人去做。

    是为了惩恶扬善?

    李东玄他们几人就在那里,哪有恶敢露出明面?

 文学

    后来,末世来了。

    许多人心中,杂七杂八的念想都绝了,只剩下活着。

    可末日第一天。

    宋一经过外城棚户区边上的时候。

    有一位美艳的大姐姐,叫住了他。

    那姐姐瞧他佩着剑,一身白衣,想想就知道他肯定身份不凡。

    于是拽着宋一的胳膊,把他骗进了棚子里。

    宋一哪经历过这种阵仗?

    红着脸,看着那名姐姐边脱着他的衣服,边给他讲男女趣事。

    正值风月之时,还教会了他,从身后,用鞭子。

    体会那种征服感。

    宋一握着鞭子,心一直砰砰直跳。

    比他第一次杀邪祟,跳的还厉害。

    他突然发现,比起剑,他更喜欢握鞭。

    比起执剑杀生,他更喜欢短鞭抽在人身上,夹杂着惨叫的舒爽感觉。

    那种哀婉,动听的声音,与血淋淋的鞭痕,实在令他难以忘怀。

    于是,宋一变了。

    并,逐渐沉沦。

    无法自拔。

    于是,才有了后续的那些美女。

    可难道能说,一切错处,都在最初的那位姐姐身上?

    不,当然。

    因为宋一是继承者。

    他若是反抗一下,那姐姐哪里抵挡得住?

    所以,一个巴掌拍不响。

    苍蝇啊,不叮无缝的蛋。

    宋一小院的房间里。

    李东玄斩了宋一右臂。

    心中虽是悲戚,但面上仍冷着。

    看着跪在地上,痛嚎的宋一。

    “你可知我为何断你一臂?”

    我特么哪知道!

    你个老不死的!

    我早晚要杀了你!

    宋一眼中难掩狂怒。

    “不知道!”

    李东玄看得出宋一不服。

    也看得出他心中愤恨。

    却只得叹息。

    “因为你不仅沉沦女色,肆意摧残妇女,而且还毫无担当,没有丝毫悔意,刘一二的小院我去过了,事情的起因我也一清二楚,许多人都言证,末日以来,你这房里,起码换了二十名……女子。”

    “刚才,你要是能亲口承认,我也许还不会如此。”

    “但你太叫我失望了,这些年的剑,你都白学了。”

    “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我徒弟,你走吧,这间小院,你也住不得了。”

    李东玄说完,转过身,背对宋一。

    他心情很糟糕。

    苦心培养多年,没想到就养出了一个这般的废物来。

    宋一捂着右肩伤口,忍痛听完。

    他心里清楚,李东玄说过的话,绝无转圜余地。

    于是,他挣扎着站起身。

    一言不发,咬着牙,颤抖着往外走。

    心里想着。

    千万别让我有机会能翻身。

    李东玄。

    你等着。

    还有告密的刘一二。

    对,还有洛辰!

    你们都给我等着!

    李东玄心里想的却是。

    多亏他没求饶。

    还算是个男人。

    “这间小院,以后就是你俩得了。”

    李东玄冲床上的二位佳人说过一句。

    随即迈步出门。

    脚下踏着剑气,身形缓缓浮空。

    高声朝城中喊。

    每一人都听得清。

    “从今日起,我与宋一断绝师徒关系,再无瓜葛,王凯旋,便是我新收的徒弟!”

    王凯旋才从城墙下来。

    听着这句,一时间又惊又喜,呆立当场。

    出了院门不知该往何处去的宋一,眼神满是怨毒。

    一路上,见了宋一的人,有继承者,也有普通人。

    从他们的眼里,宋一看到了鄙夷,漠视,冷酷,嘲讽。

    同情与怜悯。

    宋一十分厌恶。

    他一直往东边走。

    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该挑一个方向,一直走。

    走啊走,迎面却刚好,遇到了兴冲冲想进城寻找李东玄的王凯旋。

    二人一个兴高采烈。

    一个断了执剑的右臂,成了半废之人。

    王凯旋没说话,低头沉默。

    宋一也没言语,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但王凯旋心里觉得,宋一是活该的。

    虽说宋一完全是因为他的一句话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可无论如何,他都不后悔向李东玄说过此事。

    而宋一却以为,王凯旋心里有鬼。

    王凯旋对不起他。

    世人,都对不起他!

    于是,宋一走的更快了。

    断了的右臂,他没去捡。

    伤口断面,被李东玄的剑气斩过,无论如何都再也不可能续接得上。

    而他只能自个儿运起剑气,封住血脉,才止了血。

    讽刺的是,宋一的锋利无匹的剑气,竟是用来给自个的断臂疗伤。

    从来都是他断人臂。

    这会儿,也算是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他心事很重,正愤世嫉俗。

    走的不快。

    好久了,才走到了内城东门。

    出了东门,就是外城。

    他没做停留,也没说话。

    自然有人给他开了门。

    不过,出门后,他却听到身后传来对话。

    “他都断臂了,现在就是废人,难道还敢离了永安城去?”

    “他?没那个胆子!等会就灰溜溜的回来了。”

    “哈哈哈,我也觉得是!”

    哈哈哈。

    笑的多开心。

    宋一没回头,直往外走。

    东边儿的外城他来过很多次,许多人都认识他,如今见了他这副模样。

    挺多之前卑躬屈膝的男子,都忍不住,当面唾上一口。

    宋一也没理会。

    他径直来到了外城的城墙下。

    跳到了城墙上。

    看了看下面,再抬头往望了望远方。

    不管周围人的询问与劝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16.html